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灭掉禽兽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灭掉禽兽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灭掉禽兽 “怎……怎么可能!” 仇云鹤踉跄倒退,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林昆,眼窝深处满是恐惧,他的左脚踝被林昆强行夹断,两条胳膊也被拧的变了形,没有任何花哨的动作,只有绝对力量的对决。 仇云鹤败了,眼下他只拖着一条腿,根本不可能有反击的机会,他开始害怕起来,不停的踉跄的往后退,眼前的林昆却是越逼越近,一股难以形容的威压碾压过来。 纵横江湖数十载,仇云鹤已经很久没感受到过这种威压了,尤其是在黑暗中,这感觉浓烈的像是燃烧的烈火。 “你,你难道要杀我么?”仇云鹤声音颤抖,脸上也开始哆嗦。 “难道你还有继续活下去的理由么?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林昆语气淡然,脚步停下,眼前的仇云鹤已经再没有任何退路了,背后靠着斑驳而又坚硬的墙。 “你,你要是杀了我,外家功夫的高手们,一定不会放过你!”仇云鹤咬着牙说:“你敢与整个外家功夫为敌么!?” “呵呵……” 林昆笑道:“老禽兽,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要说你是外家功夫的第一高手,别人都敬重你,我信,可那也只是敬重你的实力,论起人品道德,还会找出比你更差的么?” “我今天杀了你,你先不要说有人找来我为你报仇,你还是先祈祷祈祷,不要有人到你的坟前吐口水倒大粪吧。” “你……” 仇云鹤咬着牙根,本来就已经颤抖的身体,这会儿更哆嗦了,但最终还是服软道:“只要你不杀我,我可以给你好处!” 林昆笑着道:“哦,什么好处?” 仇云鹤见状,以为有戏,马上说:“我可以给你钱,很多钱!” 林昆道:“多少?” 仇云鹤费力的抬起一只手,强行的张开手指道:“这个数!” “五万?” “五十万?” “还是五百万?” 林昆笑着调侃道,仇云鹤老脸一横,憋足了一口劲儿,道:“五千万!” “五千万!?” 林昆佯装出一副惊恐状,道:“老禽兽,你的命这么值钱呢?” 仇云鹤道:“五千万不是小数目,只要你答应放了我,我马上可以把钱转给你,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两不相干。” 林昆笑着说:“这个买卖好像很划算,不过我恐怕不能答应,这一来呢,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对钱还真是不感兴趣,别说是五千万了,就是五个亿又能怎样?” “二来呢,你的命可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你欠下了太多的孽债,死都不足以偿还,替天行道这种事我今天到此为止,剩下的就交给那些你欠下债的人来处理吧。” “你……” 仇云鹤要急眼,但这会儿功夫由不得他耍脾气,他只要忍着满腔的怨气,继续劝道:“小伙子,你可想明白了,五千万可不是小数目,我的命不值五千万,这个交易你是收益方,我跟别人有什么恩怨,那也不关你的事啊!” 林昆道:“行了,老禽兽,你还是省省吧,找你算账的人,这会儿估计也快到了,也亏你认识了我这么久,难道你就没看出来,我天生就是一个视金钱如粪土,正义感、社会责任感、兄弟情义感爆棚的社会优秀青年么?” “……” 闻言,明知道自己即将面临死亡的仇云鹤也是一脸无语。 “哈哈,说的好,乖徒弟,你这不要脸的功夫,比为师还厉害呢!”另一边,老魁扶着墙角哈哈大笑道,说完,活动了一下筋骨,竟跟个没事的人似的朝林昆走过来。 林昆诧异的道:“半个师傅,你,你没事?” 老魁道:“你小子叫错了,把前面的两个字去掉,我不打你。” 林昆疑惑的道:“半个师傅,你为什么要打我?” 老魁板着脸说:“当然要打你了,你小子没良心,不打你打谁?你的功夫能有今天的造诣,多亏了谁和你陪练?” 林昆想了想说:“首先多亏了我师傅传授我内家功法,其次得感谢半个师傅你这段时间跟我陪练。” 砰! 老魁直接一记爆栗敲在了林昆的脑袋上,说:“小子,你也太没良心了吧,我陪你练了这么久,你还叫我半个师傅?” 林昆摸着脑门,给敲出来了一个大包,一脸冤枉的道:“半个师傅,当初不是你说非得收我这个半个徒弟么,还怕收了我以后,我出去给你丢人,你这怎么反悔了?” “有么?” 老魁脖子一仰,道:“我怎么不记得我说过,你小子别诓我,当初我收你做徒弟,就是看中了你天赋异禀,是个练武的好材料,我决定把我毕生所学都传授给你,以后行走江湖,要是有人敢欺负你,提你师傅我的大名就好!” 林昆道:“为啥啊?” 老魁翻着白眼说:“我说你小子能不能走点心,走点心,我这大半辈子都没收个徒弟,好不容易碰上你这么一个奇才,我想让你以后在江湖上说是我的徒弟,给我的脸上贴点金,你小子这脑袋怎么就这么榆木疙瘩呢!” 林昆愣了一下,哈哈笑道:“这样,没问题,不过这师傅可不能白叫。” 老魁警惕的道:“你小子想干嘛,可别想敲诈我啊,小心我揍你!” 林昆道:“算了,徒弟敲诈师傅,这本来就是不对,要不你随便传授我点什么功夫,就当做是给我这个徒弟见面礼了?” 老魁笑道:“这个行,没问题,回过头马上就能落实。” 林昆的眼中又泛起一丝疑惑道:“师傅,你刚才不是受了重伤么,这会儿怎么跟个没事的人似的,怎么回事?” 老魁哈哈笑道:“你小子也太好骗了,你师傅是什么人,能轻易的让那两个二货给伤着了,我那是骗你的?” “咳咳……” 话刚说完,老魁就咳嗽了两声,但还是强撑着打起精神,总不能在徒弟面前丢了面子不是,接着说:“我这还不都是为了激发你的潜能,让你处于绝境中寻找自己。” “咳咳咳……” 咳嗽的更剧烈了,一口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林昆赶紧过来扶住老魁,关切的说:“师傅,你没事吧,你……” 老魁挺直了腰板,说:“那两个家伙也不是那么脆弱不堪,也还都是有点实力的,为师刚才也只是一时大意了。” 林昆知道老魁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也不拆穿他,顺着话头说:“是啊,能跟仇云鹤这老禽兽站在一起,怎么也不会是等闲之辈,而且两人的实力不俗,配合起来就更不一般了,甚至比仇云鹤这老禽兽还要厉害几分呢。” “哈哈,这话我爱听!”老魁开心的大校,眉头却是一皱,道:“咦,那个老禽兽呢,怎么不见了,跑了?” 林昆笑着说:“师傅,你放心好了,他跑不远的,欠下的债总是要偿还的,今天晚上就是他还债的时候。” 话音刚落,厂房的大院里一声惨叫传来,不是别人,正是那仇云鹤。 刘一燕手中提着刀,锋利冷寒的匕刃上带着一丝血液,血液凝聚滴落在地上,一滴接着一滴,面前的仇云鹤躺在地上,目光惊恐的看着脸色冰冷的刘一燕,哆嗦的道:“贱,贱女人,你想干什么!我好歹也是铁男的师傅,你这么做难道是想欺师灭祖么!?” 刘一燕冰冷的双眸里,两道清澈的泪水流了下来,咬牙切齿的叫喊道:“老禽兽,老混蛋,你还有脸提铁男,当初要不是因为你……铁男怎么会死,是你杀死了铁男!” 仇云鹤想心知自己今天是死命难逃了,仰天大笑,目光狰狞而又淫邪的盯着刘一燕说道:“话说回来,还不是因为你这骚娘们太诱惑人了,我一下子没把持住就……” 嗖! 空气中一道寒光闪过,姜夔生躬着身子,手中的短刀滑落,斩进了仇云鹤的嘴里,刀锋精准,血柱喷出,仇云鹤的声音戛然而止,喉咙里发出一声撕裂心扉般的惨叫,姜夔生果断你的捏住他的下巴,将他的脖子往上一抬。 “呜,呜呜……” 仇云鹤挣扎着,喉咙上下艰难的蠕动了一下,将自己那被斩断的舌头吞了下去。 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姜夔生,姜夔生平静的说:“这种说话难听的人,就让他的舌头烂在他自己的肚子里。” 刘一燕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动,挥起手里的短刀,向着仇云鹤的裤裆就扎了下来,噗嗤的一声,鲜红的血液再次喷溅了出来,仇云鹤两只眼睛一翻白,直接昏死了过去。 杨星雨和曲筱筱走到前面,姜夔生和刘一燕让开,杨星雨问曲筱筱,道:“师姐,咱们是不是该杀了他替师傅报仇?” 曲筱筱摇摇头,道:“他这个人坏事做尽,要是就这么一刀了解了他,也未免太便宜了他。” 刘一燕道:“曲姑娘的想法和我差不多,我倒是有一个提议。” 几个人都向刘一燕看过来,刘一燕面色冰冷的说:“倒不如废了他的手筋和脚筋,让他变成一个彻底的废人,再给丢到大街上,让他受尽这世间的白眼与折磨。” 几个人互相对视一眼,纷纷点头,曲筱筱又说:“可是刘姐,他有不少的家产,即便废了他,怕是他也能过的不错。” “这个好办!” 林昆笑着从厂房里走了出来,道:“这个还是得拜托一下志坚。” “拜托我?” 余志坚有些不解,道:“昆哥,我又不能冻结他的资产。” 林昆笑着说:“可是陆婷可以呀,只要你跟她打个招呼,分分钟就能搞定。” 余志坚恍然大悟,笑道:“对啊,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