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飞翔舞厅(2) - 神兵奶爸

第一百二十四章:飞翔舞厅(2)

第一百二十四章:飞翔舞厅(2) 浓妆女人走了过来,眼神狐媚,嘴角水性杨花的冲林昆三人微笑,然后很熟练的报价道。 余志坚和林昆都不动声色,脸上的笑容云淡风轻,李春生皱起眉头,冲着浓妆女就说道:“我们不是来买肉的,把你们老板给我叫来!”被讹了五十万,他的心情大大的不好。 浓妆女眉头一挑,对李春生的态度很不满意,嘴角不屑的一笑,道:“抱歉,没工夫!” “你……”李春生气急的就要跟浓妆女理论,麻痹的你一个卖肉的牛逼个甚!却被林昆一把拦住,林昆从兜里掏出张红票子,塞给浓妆女道:“这是小费。” 浓妆女脸上的表情马上变的和善起来,前一秒还是阴雨绵绵的,这一刻立马阳光春风般的灿烂,用两根手指夹过一百块钱,媚笑着冲林昆道:“还是这位大哥敞亮!您在这稍等,我这就去通知我们老板……几位怎么称呼?” 林昆笑着说:“你就跟他说老朋友就行了。” “好的,大哥您稍等!”浓妆没媚笑连连的转身离开,临转身前不屑的瞥了李春生一眼,气的李春生差点扑上去抽她的大嘴巴子,好在被林昆拦住。 “次奥,就是个卖肉的还这么牛逼!”李春生愤恨的道。 “春生啊,淡定,咱们是来这办事的,不是来闹事的。”余志坚笑着说道。 飞翔舞厅的老板胡大飞,在沈城是位颇有名气的主儿,早年在大街上打打杀杀,积累下了汹汹的恶名,后来召集了一帮小弟,专干偏门老钱,放高利贷就是他诸多偏门产业之一,他今年刚刚四十多岁,身体却已经发福的不成样子,大大的肚皮走起路来都是一颤一颤的,一张脸也圆的流油。 胡大飞是个酒色之徒,喜欢酗酒,喜欢夜夜换新娘,这会儿他正在舞厅的一个豪华的包间里,和刚下海的两个小妹玩的正high,外面突然有人找他,这舞厅里的小姐百分之八十都是他的直系手下,他对待这帮小姐一向都很客气,只要这些小姐姐乖乖的替他赚钱,他也愿意给小姐们笑脸。 “什么事啊,阿红。”胡大飞懒洋洋的问。 “老板,外面有人找你,说是你的老朋友。”浓妆女阿红恭敬的说道。 “哦?” 阿红又道:“老板,其中的一个好像是今晚来给你送钱的那个,王倩的姘头。” “呵……”胡大飞冷冷的一笑,道:“这小子又特么的来送钱了?麻痹的,我设计了王倩那小妞这么久,就是想把她给玩了,这小子倒好,想特么的半路出来截道,看来不给他点狠的教训,他是不会死心了。” 包间里还有胡大飞的几个小弟,马上就有人展出来,气势汹汹的说道:“飞哥,你在这继续玩,我们去把那小子给废了,丢进浑河里喂鱼!” 胡大飞挥手制止:“着什么急,先榨他点钱再说,那小子一看就是个有钱的种,这钱不榨白不榨!”冲浓妆女阿红道:“阿红,你去把他们带过来。” 林昆三人跟着阿红来到了胡大飞所在的包间里,这包间里一片淫乱的景象,一共七八个男的,却簇拥着三十多个衣装暴露的女的,胡大飞坐在整个包间最中间的位置,左右各环抱着一个姿色上乘的小姐,见林昆他们进来之后,嘴角的笑容倏尔冷冷的一笑,几分轻佻的意味。 “怎么,又凑到钱了?”胡大飞没有在乎林昆和余志坚,盯着李春生道。 “没钱!”李春生决绝的道。 “没钱你特么的来干嘛!”胡大飞旁边的一个光头小弟突然站了起来,冲着李春生就吼叫道,声势震耳发聩,这气势这架势像是要吃人一样。 胡大飞也是眉头深深的一皱,他让阿红带李春生等人过来,无非是想再敲他一笔,这小子居然特么的说没钱,早知道这样还不如直接废了丢进混合离喂鱼! 僵持的间隙,林昆笑呵呵的走到了李春生的身前,看看稳稳端坐的胡大飞,又看了看旁边站着的要吃人的那个光头小弟,笑呵呵的冲胡大飞说道:“老板,你这小弟不守规矩啊,你在这坐着呢,哪轮到他说话了?” 光头小弟一听顿时火了,不等胡大飞开口,冲着林昆就叫嚷的骂道:“你特么的算哪根葱,我大哥岂是你这样的小瘪三能随便说的,找死呢吧!” 不等林昆说话,余志坚已经动了起来,扬起他的一双大拳头,冲着小光头那光秃秃的脑袋就砸了下来,就听砰的一声闷响,光头小弟应声闷哼一声,紧接着整个人就栽倒在了地上,嘴里吐着白沫昏死了过去。 屋里所有的人都懵了,那些个衣装暴露的小姐们顿时‘啊’的一片尖叫,胡大飞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继而一阵暴怒翻滚的表情涌上面堂,嚯的一下站起了身,张开嘴巴就要怒吼发威,突然就见眼前一道虚影投下,紧接着就听砰的一声闷响,同时响起一片玻璃碎茬的声音……哗啦啦。 胡大飞张大的喉咙里,发出一声极其痛苦的闷吼,脸上的表情瞬间扭曲起来,同时脑袋上一大片的血迹汇成了一条河流从脸颊上淌了下来,他的眼前顿时一黑,浑身上下凝聚起的暴怒之势瞬间崩溃的支离破碎,整个人软趴趴的就坐回了沙发上,不等他再有所挣扎,一只闪着寒光的玻璃瓶口抵在了他的喉咙上,他轻轻的一晃动,喉结处马上一凉,一滴鲜血溢了出来。 这边,林昆毫不费力的制住了胡大飞,另一边余志坚已经放倒了三个小弟,剩下的三个有战斗力的小弟完全被惊呆了,一时间愣在那不敢有所动作。 “朋……朋友,咱们有话好说。”胡大飞心底一片冰凉,他清晰的嗅到了死亡逼近的味道,眼神恍惚的看着林昆,声音哆嗦的像是弹指的琴弦。 林昆看着胡大飞这张胖脸,嘴角阴森的笑了起来,“我要是今个就想弄死你呢?” 胡大飞吓的差点尿裤子,他见过无数的人,也历经过生死,但从来也没有像此刻这么害怕过,他继续声音哆嗦的道:“朋……朋友,就是一点小事,咱们不至于闹出人命吧,咱们有什么都好商量,好商量……” 林昆冷冷一笑,回过冲李春生递了个眼神,李春生走了过来,瞪着胡大飞就道:“次奥尼玛的,让你讹老子的钱,老子说了你惹不起老子,你特么的还不信!” “我信我信……小兄弟,我真的错了,我讹了你多少钱,如数还上还不行么……”胡大飞哭声哀求,“要不,我再多给你二十万,赔偿精神损失……” 林昆看向李春生,只要李春生觉得差不多就行了,哪知李春生这小子趁机狮子大开口,吼了一声道:“麻痹的二十万,打发叫花子呢!五十万!” 胡大飞心底一阵的肉疼,可碎口的玻璃瓶子就抵在脖子上,也由不得他有别的选择,只要忍气吞声的答应,而且还得装出一副孙子的表情。 “我给,我给……”胡大飞连声道。 林昆看向李春生,李春生看着林昆道:“师傅,放了这混蛋吧。” 林昆把瓶子挪开,就地坐在了沙发上,拿起桌子上的一瓶洋酒,倒在了旁边的杯子里,端起来喝了一口之后,看着惊魂未定的胡大飞道:“老板,别在这愣着了,快把钱拿来吧。” “这……”胡大飞想要打太极,装出一副为难的表情道:“这位大哥,这一百万也不是小数目,要我一下子拿出这么多的钱,确实有困难……” 不等他把话说完,林昆已经反手一巴掌甩在了他的脸上,就听啪的一声清脆的响声,直接把胡大飞打的一个趔趄,直接一头栽倒了旁边的女人怀里,那小姐被吓的啊的一声尖叫,仿佛扑到他怀里的是死人一样。 “别特么的给脸不要脸。”林昆语气阴森的道。 胡大飞捂着脸坐了起来,冲站着的一个小弟道:“还特么愣着干嘛,快去给大哥准备钱去!” 那小弟愣神中回过神,应了一声之后赶紧就出了包间。 余志坚也坐下来倒了杯酒喝上,李春生则站在胡大飞的跟前,怒声道:“老子警告你,你特么的要是再敢找珍妮的麻烦,我就把你扔进浑河里喂鱼!” 胡大飞恨极了李春生,但此刻只能装孙子,连连说道:“不会,不会……”心里却是暗暗的下定了决心,麻痹的早晚有一天老子要报仇! 那小弟出去了十多分钟也没回来,林昆目光不由微微的一眯,看向胡大飞,道:“你最好别给我耍什么花样,否则我一把火烧了你这地方!” 胡大飞装孙子的道:“不敢不敢……”心里却是暗暗的阴冷的一笑,暗暗的骂道:“麻痹的敢来老子这撒野,老子今天非让你们有来无回!” 这时,包间的外面突然一阵的骚乱,隐约的一片紧张的声音传来——“散开,都散开,警察办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