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战意高昂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战意高昂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战意高昂 “小子,受死吧!”仇云鹤一声吼叫,整个人瞬间就蹿到了林昆身前,双手握拳,拳风呼啸,凛冽的风声如同将空气撕裂一般。 砰,砰砰…… 林昆抬起双拳硬撼,几乎瞬息间,五招走过,林昆明显处于下风,被仇云鹤逼的勉强招架,同时胸口间的憋闷越来越严重。 “去死吧!” 仇云鹤占尽优势,战意高昂,目光透着冰冷的杀气,单拳高高挥起,脚底下一个奔雷之步迈出,向着林昆的胸口就捣了过来。 林昆眉头一皱,赶紧抬起双手挡在行前,这一拳若是真的砸中,那他至少半条命就没了。 砰! 闷响,带着阵阵轰隆之声,林昆双手握拳挡在胸前,仇云鹤那看似枯瘦,却凝聚了一拳足以将一头牛放倒的拳头,重重的砸在了上面。 “哼……” 林昆咬紧牙关,但还是憋不住一声闷哼,胸前仿佛被火车撞上了一般,双脚连连倒退,黑暗中激起一片的尘土飞扬,稳住身形后,脚下一软,整个人单膝跪在了地上——噗,一口心血喷了出来。 胸前的憋闷感消失了,但随之而来的,身体一下子仿佛被掏空了一般。 仇云鹤慢慢的走过来,战局的胜负似乎已经确定,接下来他要慢慢享受这胜利带来的喜悦,冷笑说:“小子,服气么?” 林昆抬起头,凝望着黑暗中的仇云鹤,冷笑说:“当然不服气!” 仇云鹤站在林昆面前不足三米远的地方,双手负在身后,冷笑说:“你服不服气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马上就要和你那死鬼师傅去地下团聚了,别忘了替我给他带的那几句话。” 林昆笑着说:“我看还是不必了,你有什么要对我师傅说的,自己去告诉他吧。” 仇云鹤冷笑,道:“怎么,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还不认命呢?难不成你还指望着有人来救你?哦对了,我倒是忘了旁边还有一位呢。”说着,回过头向不远处的老魁方向看去。 “江南老魁,名声不是一般的响,可惜再怎么响,以后都没什么用了,你收了半个徒弟多管闲事,还杀了我两个同门,今天我就把你一起解决了,也算是替我的两位兄弟报仇了。” “哈哈哈,老禽兽,你真以为你赢定了么?你也太小看我这半个徒弟了吧,据我对这小子的观察,他的实力可远不止此。”老魁哈哈笑道,浑然没有半点紧张担心之色,对已经被打的单膝跪在地上的林昆,还是那么的有信心,这信心好似要爆棚啊。 “哼!” 仇云鹤一声冷哼,道:“都已经死到临头了,还在这逞口舌之能,现在我就解决了你这半个徒弟,看你还逞什么能!” “好啊,有本事你解决给我看看,要不咱们打个赌,赌一百万,我赌你今天肯定死在这里,输了可不准赖账,如何啊?” “呵呵,我跟你赌一千万,你也要有命花才行。”仇云鹤冷笑,一双如同铁榔头般坚硬的拳头握的咯吱咯吱的响,转过身就准备向林昆砸过去,却意外的发现林昆居然站起来了。 “小子,你这是要准备做最后的挣扎么?”仇云鹤冷笑不屑的道。 “呵呵,我不能让我师傅输钱。”林昆嘴角惨然的一笑,深深的运了一口气,此时,他的目光变的异常坚定,身上一股若有若无的戾气正在凝聚,随着时间的流逝,这股子戾气越聚越多。 刚才的那一拳,差点要了他的命,同时也激起了他埋藏在血液里无尽战意,过去在狼牙兵团的时候,无数次的经历生死,每每在绝境之中,身体里的极限力量仿佛都能够得到激发。 他身上的气,是久经沙场的兵王的气,是无数次九死一生浴血重生后的杀气与戾气,这股子气绝不是普通人能练就出来的。 气沉丹田,田中盈满,突然间大声的一吼,那丹田里本来就盈满欲喷的戾气,霎时间充满了整个身体,像是一股狂暴的冰火两重天的气流,将身体的每一寸肌肉,每一寸皮肤灌满。 “啊!” 怒吼,必杀的怒吼,林昆仰天长啸,垂下头,目光冷冽的瞪向仇云鹤。 黑暗中,仇云鹤脸上表情未动,嘴角却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实力达到他的水平,绝对算是宗师级别的了,他一生对敌无数,但能像面前这个年轻人给他造成心灵震撼的,一只手能数的过来,要知道其他的那几位,可都是江湖上的前辈宗师。 而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这个他恨不得立马捏碎他的喉咙的年轻人,才刚刚二十多岁的年纪,居然就能爆发出这么强大的气势来。 时间仿佛静止,空气中的冷风嘶嘶流动,吹过现场的三个人的脸颊,不远处的老魁愣神,黑暗中虽然看不清林昆的脸,但他身上所爆发出的那股强大的气场,已经完全超出他原本的想象了。 而真正令他惊讶的不是林昆身上的这股强大的气场,而是林昆才仅仅二十多岁,如此年纪轻轻,便已经有了如此的武学造诣,倘若加以时日磨练,等他到了自己的这般年纪,岂不是…… 老魁不敢想象,现在他唯一想看到的,就是自己的这个天资简直可以用逆天来形容的徒弟,会怎么样把眼前的老禽兽给干掉。 不,以前是半个徒弟,现在是一个了,笑话,这么天资卓越难得一见的奇才,只收半个,那自己岂不是太亏大发了。 林昆一步一步的向仇云鹤走过来,脚下的步伐很沉稳,踩在那满是砂石灰尘的地面上,发出一阵咯吱咯吱的响声。 老魁微眯着眼睛,冷哼一声道:“虚张声势,看我怎么泄你的气!” 言罢,挥起拳头,闪电般的凿向林昆的胸口,这一拳凝聚了他十成的力道,刚才那一拳直接把林昆打成了重伤,这一拳丝毫不逊。 砰! 枯瘦的拳头如同疾驰的流星,却没能凿中林昆的胸口,而是被林昆大手一张,紧紧的抓在了手中。 仇云鹤脸上的表情一动,眼神中闪过一抹骇然之色,他第一反应想要将拳头抽回来,可一股大力使出之后,竟只争动了分毫,他所使出来的力气,仿佛泥牛入海一般消散的无踪影。 林昆目光冰冷,咧嘴一笑,此时的他一脸冷然,再也不似平时的吊儿郎当,借着那浑浊的光线,看在仇云鹤的眼里,仇云鹤的心底更是一惊,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仿佛陡然间化身为地狱修罗。 仇云鹤赶紧另一只拳头挥了出来,直奔林昆的面门,想要来一招围魏救赵,好像那被紧握住的一只手给挣脱出来。 嗖…… 拳风劲起,可结果并不如仇云鹤预想的那般,又是啪的一声脆响,他的拳头又被林昆的大手紧紧锁住,仇云鹤眉头深皱,心中大骇,赶紧抬起脚就欲向林昆的裆下踢来,这种不入流的招式,在江湖上都是被人耻笑的,不过这仇云鹤却是不在乎。 一个连自己徒弟的媳妇都能亵渎的禽兽,还会管它什么招式耻不耻笑? 脚刚刚踢了起来,就被林昆两腿一夹给夹住了,仇云鹤还是想要挣脱,林昆突然两条腿一用力,仇云鹤顿时啊的一声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