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你死我亡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你死我亡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你死我亡 被砸中手腕的老头正在痛苦中挣扎,万万没料到对面的老魁,在挨了他全力的一拳后,居然还能够马上反击,当他不可思议的看着老魁做出挥拳的动作,胸腔处一阵凛然的寒意蔓延,近在咫尺,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砰! 闷响,夹杂着胸骨被砸断的碎裂声,被砸中的老头喉咙一颤,惨叫之声仿佛撕破了喉咙,声浪震荡出去老远。 应声,一口鲜血从喉咙里喷了出来,惨叫声戛然而止,整个人双脚离地的倒飞在空中,嘴里喷出的血浪挥洒…… 呼通,摔倒,挣扎了起来,却是怎么也爬不起来了。 另一个老头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愣,望着自己的好兄弟,回过神来瞪着老魁怒吼道:“md,今天晚上我要杀了你!” 老魁深吸一口气,强行的将心中那不断翻涌而上的憋闷忍住,挥着拳头就赢了上来,砰的一声,两人一拳对上,对面老头戴着指虎,老魁只是赤手空拳,两人同时向后倒退。 老魁后退了两步停下,手上擦掉了一大块的皮,鲜血淌了下来。 对面的老头退后三步,指虎上黏带着一块老魁手上的皮肉,他目光阴鸷,嘴角冷笑,突然又是向老魁扑过来,这一次匕首挥舞在半空中,向着老魁的胸口就扎了下来。 快…… 速度极快! 这一下,对面的老头几乎拿出了他浑身凝聚的力量,森寒的匕刃,冷冽的杀气,一瞬间仿佛化作长虹刺穿了老魁的胸膛。 老魁不为所动,静静的站在原地,迎面疾驰过来的杀气,已经提前打在了他的脸上,他神色安详,眼看着那匕首就要扎进胸膛的一瞬间,他的目光里突然射出寒芒,伸手一抬。 噗嗤…… 老魁抬起手,直接向那扎过来的匕首接了过去,锋利的匕刃,凝聚着强大的力量,瞬间就将他的手掌洞穿。 疼,扎心的疼! 鲜红的血水顺着匕刃流了下来,老魁暗暗的一咬牙,趁着这短暂的一瞬间,另一只手握紧了拳头,向着面前这老头的面门就砸了过来。 这老头赶紧抬起另一只手格挡,刚刚抬到面前,老魁的拳头已经砸了过来,径直的砸在他的拳头上,又硬生生的砸在了他的脸上。 呼通…… 声势骇然,面前的老头只觉得眼前一黑,脚底下铿铿倒退,手中还握着那把黏着鲜血的匕首,血水正顺着匕刃滴下来,落在那满是灰尘记录了岁月沧桑的地面上。 一滴,又一滴…… “死!” 老魁脚底下一蹬,口中一个‘死’字吐出,同时那鲜血直流的手掌,化作了一个虎掌拳,向着还在倒退的老头的喉结就砸了过去。 砰…… 喀嚓! 喉结被砸碎的声响,在这漆黑的环境里听起来尤为的瘆人。 “额啊……” 面前的老头一声惨叫,声音却是仿佛被一层纱布遮住,嘶哑而又浑浊,他面前本来就是一黑,再加上老魁的这一招完全就是奔着要命来的,速度和力量都已经达到极致,他根本避无可避,退了两步之后,整个人呼通倒地,一只手捂着喉咙,目光呆滞的挣扎了两下,彻底挂了。 老魁可真不是惯孩子的人,紧接着就走向了躺在地上的另一个老头的面前,脸上表情阴冷,像是一个无情的屠夫。 “不……不要……”躺在地上的老头满脸恐慌的哀求道。 老魁的脚已经抬了起来,他的脚不大,但力量却很足,砰的一声闷响,重重的落在了地上老头的胸前,骨头碎裂的声音蔓延,像是无数个长指甲的妖精挠着墙壁。 地上的老头两眼瞪大,昔日里江湖上也算是颇有名气的一位高手,就这样嘴角淌着鲜血,蹬直了双手双脚挂了。 噗…… 老魁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脚底下一软,整个人靠墙扶住,他这种以命搏命的打法,看似所向披靡,对自己的伤害也很大。 另一边,林昆和仇云鹤正斗的难舍难分,仇云鹤本来只拿出了七成的力道,就想把林昆解决,结果一通对擂下来,却是丝毫的便宜也没占着,还有些落于下风的趋势。 接下来,仇云鹤渐渐拿出了更多的力道,八成,九成…… 可即便是他拿出了九成的力道,依旧没能完全的压制住林昆,仇云鹤皱起了眉头,目光里满是惊讶的看着林昆,这才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的进步竟如此神速! 不过旋即他的心里也释然了,内家功夫的要点在于练气,内家的那些高手们,一辈子几乎都在修炼自己的气,有些人甚至修炼了一辈子,也练不出这小子身上的那股刚烈犀利的戾气来,他就像是一把寒夜里现身的刀子,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令人心寒而又咄咄逼人的戾气。 “小子,没想到你进步这么快,看来今天我必须咩了你!”仇云鹤阴冷的道,说着,目光向一旁的老魁看去。 “等我灭了你,再去灭了那个老混蛋,杀我的同僚!” 林昆无奈的一笑,说:“我说老家伙,咱能不能别吹牛逼啊,你早就说要灭了我,可直到今天我不也好好的。” “哼!” 仇云鹤冷声道:“今天我绝对不会再让你从我的眼皮子底下逃了,曲韶华收你做徒弟,就是想你弘扬内家的功夫,将来好压制我外家功夫的晚辈,我不会让他如愿的!” 林昆摇摇头,道:“老禽兽,你真是想多了,我师傅跟我说过,以后不要介意内家和外家之分,天下武功本来就是一家,应该互相取长精进,而不是一味的闭门造车。” “哼,果然是有什么样的师傅,就有什么样的徒弟!”仇云鹤嘲讽道:“你师傅就是满嘴的仁义凛然,你也一样!” 不远处,扶着墙的老魁正等着看热闹呢,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老头等烦了,大声的冲林昆喊道:“半个徒弟,你跟他墨迹什么,就用我教你的方式,赶紧解决他!” “半个师傅,你没事吧!”林昆关切的向老魁问了一句。 “有事就不能在这跟你说话了,赶紧弄死这个老禽兽,完了带我好好的吃一顿,再去来一个全套的大保健!” 林昆:“……” 生死攸关的关头,自己嘴里头还淌着血呢,这老头居然还想着要大保健,能理解一下此时咱们林大兵王的心情么? “哼,老流氓!”仇云鹤冷声骂道。 “那也比你这个老禽兽强,至少我不会亵渎徒弟媳妇!”老魁大声回道。 林昆这时突然就向仇云鹤发起了进攻,浑身蓄满力道,一双拳头挥出。 仇云鹤嘴角咧开一抹阴森的笑容,同样双拳迎了上去。 真正的高手之间的武功对决,到最后拼的都是最简单直接的两样东西,一个速度,一个是力量,除此之外没有其余的花哨的动作,在真正的武学高手看来,那些光好看的花里胡哨的招式,只在马戏团表演的时候才用得着。 砰、砰…… 接连的两声闷响,仇云鹤双脚扎地纹丝不动,林昆却是接连退出了五步才稳住身形,同时胸口里隐隐的一阵憋闷泛起。 林昆抬起手捂着胸口,暗暗的运起一口气,目光惊讶的看着仇云鹤,这老禽兽要比他想象中的要厉害的多。 仇云鹤嘴角泛起一丝得意,道:“小子,你真以为学了几天的功夫,就能把我打败了?哈哈哈,你也太天真了吧!” 老魁见状脸上也是一阵的紧张,冲林昆喊道:“半个徒弟,不要慌,这老禽兽已经拿出了全部力量,你也拿出来!” 闻言,林昆心中一阵叫苦不堪,他已经拿出了全部的实力了,还怎么拿。 仇云鹤慢慢走过来,阴森森的冷笑道:“小子,十招之内,我必然取你的性命!” 林昆嘴角微微一笑,道:“好啊,反正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