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老魁出手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老魁出手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老魁出手 “半个师傅,你怎么来了?”望着远处走来的身影,林昆一下就认出了是老魁,脸上并没有过多的惊讶,笑着问道。 “我早就来了,既然受人之托,要保你这小子的安全,就不能看你被这老奸巨猾的东西给算计了,再说了,我江南老魁一辈子也没收个正儿八经的徒弟,虽然你是个便宜徒弟,但有人想打你的主意,我是肯定不同意的。” 老魁懒洋洋的道,已经走到了近前,看着仇云鹤道:“老滑头,瞧瞧你这点出息,非跟一个晚辈过不去,你跟别人怎么样我不管,但今天这事摊我半个徒弟的身上,呵呵,就算你倒霉了,这月黑风高的正是个杀人夜。” 仇云鹤微微的眯着眼睛,冷飕飕的盯着老魁,道:“江南老魁,你的名声我听过,江湖上不是说你已经隐退多年了么,怎么现在突然又出来了,还非要跟我过不去!” 距离仇云鹤不足五米的地方,老魁站定,笑着说:“是啊,我是退隐江湖了,可总有人能叫的动我,所以我又出来了,姓仇的,我以前也听过你的名号,不过你的名声好像不太好啊,坏事可没少干,我今天算不算替天行道?” 仇云鹤眯着眼睛说:“怎么,你以为你能稳赢我?” 仇云鹤摇头,笑道:“不是我,我来是打酱油的,是我徒弟要赢你。” 仇云鹤回过头,阴测测的看了林昆一眼,哈哈大笑道:“江南老魁,你难道是个老逗逼么,就凭这小子,想要我的命?” 老魁道:“行了,咱们都是江湖上的高手,能不能别在这墨迹了,有失高手的风范,我知道暗处还有你的两个爪牙,也是你们北方外家功夫里的高手,叫出来吧。” “老二老三,出来!” 随着仇云鹤一声喊,暗中又有两道身影走了出来,这两人林昆认得,就是之前跟着仇云鹤一起在点将台上比武的那两人。 仇云鹤道:“老二老三,你们两个今天晚上的人物,就是干掉这个江湖老魁,不留活口,你们两个不是一直想在江湖上名号能更响亮了,干掉这个老魁,你们就能如愿了!” “老大,你放心,交给我们兄弟俩了。”两人齐声道。 老魁隔着仇云鹤,冲林昆喊道:“半个徒弟,你能搞定这个老家伙不?要是打不过,你就多想想这老家伙是怎么打死你师傅的,你跟他不共戴天,不是他死就是你亡。” 林昆暗暗咬牙,道:“知道了!” 老魁笑着说:“先不用这么紧张,还没开打呢,哦对了,楼上那对父女没事,我怕惊吓到他们,都给打晕了,那小姑娘长的可不错,你小子要是艳福不浅,倒是可以……” “看招!” 不等老魁把话说完,身后的两个人一左一右的夹击过来,老魁只要硬生生的将余下的话咽回肚子里,砰砰的迎着两人砸过来的拳头硬接了两记,老魁脚底下未动,冲上来的两个人却是身形微微一颤,脸上的表情不由紧张起来。 强…… 这是一个很强大的对手,江南老魁的名头看来不是虚的。 老魁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戏谑道:“还不错嘛,有点料,可惜你们俩的天分太拙,一辈子估计就这么个水平了,还想在江湖上立威,我劝你们这辈子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找死!” 两人羞愤交加,再次向老魁夹击过来,这是两人手上都戴上了指虎,黑暗中寒光凛凛,风声呼啸,是动了全力。 老魁眼角微微一眯,道:“好,动真格的了!”脚下一蹬,也是冲了上去。 另一边,仇云鹤不再言语,怀着必杀的决心,向着林昆就冲了过来,足底生风,气势如虹,一双拳头破碎虚空而来。 “杀!” 林昆怒喊一声,浑身上下的气势陡然间再次攀升起来,不光对面冲过来的仇云鹤气势如何的强大,他都不躲闪,直接迎着仇云鹤就对轰了过来…… 吉普车停在了城南郊外的小河边上,河水浓稠发臭,月光下颇显几分阴森。 刘一燕道:“志坚兄弟,你怎么把车停了,咱们的赶快赶过去。” 车上坐着刘一燕、姜夔生、杨星雨还有曲筱筱,几个人都是看着余志坚。 余志坚捣鼓着手机,说:“好像是手机坏了,定位不见了。” “手机坏了?” “是啊,刘姐你看。”姜夔生把手机递到了刘一燕面前。 刘一燕拿过来,和姜夔生一起看了看,姜夔生道:“这恐怕不是你的问题,是对面林昆那边的定位信号断了。” 余志坚马上紧张起来,道:“昆哥他不会出事了吧!” 姜夔生道:“刚才你看没看那具体的位置,我们可以赶过去。” 余志坚道:“这一片都是属于废弃地带了,地图上也没有详细的标示,不过我可以按照大致的方向找过去。” 姜夔生道:“那还等什么,要是慢一点的话,昆子怕会有危险。” 余志坚凭着记忆,大致的在地图上标识出了方向,一脚油门踩下去,轰隆隆的吉普车冲过小河,溅上一身臭水。 江南老魁,那可绝对是江湖上的一名狠人,也绝非浪得虚名,仇云鹤带来的老二和老三,使出了浑身解数,最终却也未能占得上风,反倒是隐隐有被老魁压制的势头。 两人对视了一眼,目光中多少有些无奈的味道,眼前的这老家伙论实力,他们自愧不如,但也不至于两人加在一起,也斗不过他一个人,只是这老家伙的招式太过狠辣,很多都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大发,他们又不敢硬拼,所以一招接一招的下来,两人被逼的有些狼狈。 老魁呵呵笑道:“怎么了,是害怕了,还是觉得打不过了?” 其中一人咬牙道:“你这种打法,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你就不怕?” 老魁笑着说:“我也是活了一把年纪了,这一辈子该得到的也都得到过,该失去的也都失去了,没什么遗憾了,死对于我来说没什么好怕的,何况凭你们俩还杀不死我。” “哼!” 另一个人冷哼一声道:“不就是一命换一命的打法么,我们奉陪,我就不信我们两个人,换不过你一个人!” “哟,来真的?”老魁轻佻的笑道。 “受死吧你!”两人同时喝喊一声,向着老魁就冲了过来。 老魁脸上表情云淡,波澜不惊,其中一人一记掌刀扫向他的喉咙,另一人一拳倒向他的心窝,与此同时,两人的另一只手里,又同时亮出了银光闪烁杀气跳动的匕首。 老魁眉头轻轻一皱,不过也没有任何的紧张之色,他的眼眶里两道寒光射出,身子横的向一旁躲闪,完全躲过了前面的那个人的攻击,紧接着一拳握紧,向着后面那人的握着匕首的手腕就砸了下去。 拳风呼啸,空气仿佛都被砸的沦陷一般,被砸过来的这人大惊,不过最终还是硬咬牙没有退缩,砰的一声闷响,一拳干脆果断,而又决绝的捣在了老魁的胸口上。 砰! 同时,另一声闷响响起,伴随着一阵咔嚓的碎裂声,老魁的拳头如同那铁榔头一般,精准的砸在了这人的手腕上,那握着匕首青筋暴突的手腕,瞬间被砸的扭曲变形,如果将动作放慢了来看,可见那手腕如同橡皮管一样弹了一下。 铛啷…… 一声响动,匕首掉在了地上,被砸中的这位脸上的表情痛苦狰狞,张开嘴巴‘啊’的一声吼叫,撕心裂肺。 老魁咬紧牙关,嘴巴紧闭,脸上的表情也是一抽搐,胸腔里一股憋闷直欲喷出来,但被他强行给忍了下去,手起拳出,如同那从枪膛里奔腾而出的子弹,向着眼前的这人的胸口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