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城南之战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城南之战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城南之战 夜空深邃,像一个深不见底的潭,几点迷离的星光闪烁,像是潭底藏着的珠宝,月光清冷,隔着几万里传来。 沈城以南,是一片老的工业地,解放初期建立,到如今也有几十年的历史,几十年间荣辱兴衰,传统的企业在几代人的更新换代中,仅有少部分的存活下来,大部分已经倒闭了。 在整个沈城的版图上来看,城南这块地方距离城区很远,一大片的老工业区,也只剩下几家经营惨淡的企业存活。 也不是没有跟的上时代步伐的企业存活,效益好的企业,基本上都搬到了沈城的现代化工业区了,那儿的地脚以及各方面的办公条件,都要远远的比老工业区好的多。 此时的城南,一边漆黑,苍茫之中仅有几点的灯光闪烁,还是那种老式的白炽灯昏黄的光芒,给人阴森森的感觉。 黑色的轿车驶入城南,穿过一条河水发臭的小河,林昆按照导航地图上标记的地址,找到了一家废弃工厂的门口。 工厂的门口没有路灯,借着车灯的光,从那斑驳废弃的大牌子上,依稀能分辨出几个模糊的大字——红星钮扣厂。 林昆从车上下来,将手机上地位定位的位置,发给了余志坚。 踹了踹锈迹斑斑的铁大门,林昆站在门口四处张望了一下,这时大门口的院子里,黑漆漆的深处,传来声音:“进来!” 这要不是提前知道里面有人,这么突兀的一声,配合上周围的环境,肯定会让人以为撞见了鬼呢。 林昆冲着黑暗深处说:“人在哪?” 黑暗处的人不耐烦的道:“废什么话,叫你进来没听见么!” 林昆呵呵一笑,抓住铁大门的栏杆,几个起跳翻了过去。 砰! 双脚稳稳的落在地上,这时黑暗处又传来声音,“跟我来!” 林昆微微的眯着眼,循着声音的方向,这才看清了暗处的这个人的轮廓,是一个身形不是很高大的背影,穿着一件风衣。 林昆跟在后面,很快就来到了废弃的厂房门口,一股岁月沉淀下来的腐朽发霉的味道,从厂房里面扑鼻而来。 “进来!” 人影已经走了进去,林昆没有跟进去,说:“我怎么知道人在没在里面?” “你不进来,怎么知道?”人影停下脚步,背对着说道。 林昆淡淡的一笑,道:“最好不要耍我,否则你会死的很惨。” “呵……” 前面的人阴测测的一笑,不再言语,径直的往里面走去。 林昆仔细的感觉了一下周围,确定眼前没有埋伏的危险,跟着走了进去。 借着外面朦胧的月光,隐隐能察觉到周围的轮廓,这儿以前应该是一个生产加工的地方,很空旷,脚步声有回音。 就在林昆左右察看的时候,前面的人影突然一闪,消失了。 “喂!” 林昆喊了一声,回应他的只有那沙沙的越来越远的逃跑声。 林昆拿出手机,想要打开手电看一看这周围的具体情况,电话里的人说张雨梦父女在这儿,应该不会有假,暗中的人主要针对的是他,而不是张雨梦父女。 才刚掏出手机,暗处突然一阵劲风,斜地里的袭击过来。 林昆赶紧躲闪,手机吧嗒一声掉地上,这国产的山寨手机很不争气,这么一摔,直接把后盖和电池一起摔飞了。 嗖嗖嗖…… 眼前一连串的劲风袭来,林昆脚底下连连向后退,找到了一面墙靠了上去,双手握拳,目光警惕的盯着四周。 不见人影,连呼吸声都听不到,林昆嘴角微微一笑,道:“出来吧,我知道是你!” “哦?” 暗处冷冷的一声传来,一个苍老的身影走了过来,脚底下不留声音,黑暗中仿佛鬼魅一样,透着逼人的杀气。 “你还是挺聪明的嘛,怪不得曲韶华那老鬼看中了你。” “你一直在找机会杀我,怎么,今天就是你找好的机会?” 林昆淡淡的一笑,鄙夷道:“只是没想到,你一个外家功夫的泰山北斗,居然会绑架一对无辜的父女,有失风范,我可以留下来,咱们新仇旧恨一起算,但我希望你能先放了他们。” “放了他们?” 仇云鹤冷笑,道:“我仇云鹤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人是没少杀,好人也有坏人也有,但绑架这种事从来不屑。” “哦?” “你得罪的人那么多,有人想要你命,帮我找到机会单独把你叫出来,否则有那个老家伙在身边,我不好下手。” “呵呵,看来你是真的害怕老魁,你这北方第一外加功夫高手的名头,也只是虚名?” “小子,你不用尝试来激怒我,我活了这么一把年纪,什么事情没有经历过,我仇云鹤从来就不做赔本的买卖,既然没人出钱买那老家伙的命,我又何必跟他拼的两败俱伤?” 仇云鹤冷笑,向前逼近,身上的寒气大盛,一双黑暗中沾染着一点光芒的双眼,平静却又散发出无尽的冰冷。 “今天是你的死期,去地下见到了你师傅,告诉他,这辈子他都不是我的对手,下辈子也一样,哈哈哈哈!” 仇云鹤猖狂的大笑,林昆无奈的叹息摇头,仇云鹤脸上的表情一冷,喝道:“小子,你摇头是什么意思?” 林昆不屑的笑道:“你这么说,不觉得自欺欺人么?之前百晓生也在场,你的所作所为可是已经传遍了江湖,你还有脸在这儿说自己比我师傅厉害,不觉得害臊么?” “你……” “仇老头,先不说你这辈子干了多少的缺德事,就说你这不要脸的精神,我实在是钦佩的五体投地,一个人的脸皮得厚到什么程度,才能修炼出像这么不要脸的技能来?” 林昆笑着揶揄道:“我师傅重病膏肓,你若不是使了阴谋诡计,即便我师傅病入膏肓,你也不是他的对手,现在还好意思在这里猖狂,你就一点也不觉得自己不要脸么?” “小子,我要杀了你!”仇云鹤怒喊一声,拳头扬起,杀气凛冽。 “慢着!” 林昆伸出大手阻止,脸上却是并没有慌张之色,目光向不远处的电话看了一眼,本来还指着靠地图定位,把跟在后面的余志坚等人给引过来,现在看来是没希望了。 仇云鹤暂时停下,冷冷的盯着林昆,鼻孔里喷着杀气,说:“小子,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林昆嘴角轻佻一笑,道:“我只是想说,刚才是谁说自己经历的多,不会被轻易激怒来着,说话不算话,这跟放屁有什么区别?好了,我的话说完了,动手吧。” “你!” 仇云鹤气的牙根直打颤,恨声道:“我今天就成全你!” 言罢,整个人身上的气势陡然攀升到极致,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剑,枯瘦的拳头,嗖的一声向林昆的胸口砸来。 快……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这外家功夫的极致,便是那力量与速度的巅峰,一拳即出,气势如同奔雷,无可抵挡。 林昆眉头轻轻一蹙,不敢大意,这一次他不再躲闪,丹田里沉着一股气——他身上的那股子久经沙场沉淀下的戾气,气入全身,凝于双拳,嚯的一下直接迎着砸了上去。 呼通,呼通…… 两声巨响在空旷的地面上传来,伴随着两声撕心裂肺的痛叫,一道人影从楼上跳了下来,将地面才的轰的一声响。 林昆和仇云鹤同时眉头一动,手上的拳头已经撞击在了一起,仇云鹤向后倒退,回过头向身后看去,林昆背靠着腔,目光也是向那声响传来的地方望去,只见一个人影走了过来,黑暗中看不清面孔,却能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