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出事了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出事了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出事了 丁锦玉口中的行动,不单单是要对维多利亚酒吧动手,还有另外的一层意思。 丁锦玉的手机响了,是手下人给她打过来的,丁锦玉接听之后,答应了一声:“好,我知道了,我和虎哥亲自下去。” 丁锦玉挂了电话,王勤虎问道:“你请的那个高人到了?” 丁锦玉笑着说:“是的,我们现在下去迎接一下,对方来头大,咱们得拿出点诚意来,要不虎哥你真以为我会在这个不是最恰当的时机,同意派人去攻打维多利亚酒吧么?” 王勤虎哈哈的笑道:“我就说嘛,你不会是那种意气用事的女人,遇到了问题还是很会懂得权衡利弊的。” 丁锦玉站了起来,笑着说:“虎哥,咱们俩可以慢慢聊,别让楼下的那位老先生等急了,用他这把刀来杀林昆,对我们百利无一害。” 王勤虎笑着说:“好,我正好也要见见这位传奇中的高手。” …… 黄昏临近,酒吧一条街上热闹了起来,今天维多利亚酒吧的门口,聚了许多闲的没事来凑热闹的人,昨天晚上这儿刚发生了一起百人大乱战,消息轰动了整个辽疆省,沈城当地的一些好奇人,趁着下班的功夫就跑过来亲眼观摩一下。 观摩完了之后,第二天就是跟同事聊天吹牛逼,也会变的有料,可以说——我昨天你晚上去那酒吧门口了,那门口的板油马路上还有血呢,昨天晚上那可真要多惨烈有多惨烈。 而实际上呢,今天一早上,勤劳的环卫工人就过来用水把街道冲洗的干净了,此时的酒吧一条街除了凑热闹的人多了以外,其他的跟往日没什么不同。 林昆坐在维多利亚酒吧的门口,嘴里头叼着烟,一副慵懒的表情,看着眼前频频路过的那些好奇的人们,男女老少都有,还有的主动过来问他知不知道昨天晚上的大斗殴。 林昆最开始还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这些人聊两句,到后来也是聊的没啥意思了,索性干脆就说,自己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斗殴不斗殴。 余志坚的吉普车停在了酒吧的门口,余志坚急匆匆的从车上下来,跑到了林昆的跟前,说:“昆哥,不好了!” 林昆懒洋洋的说:“又有啥事吧,你就不能淡定一点?” 余志坚道:“事关紧急,淡定不了啊!” 林昆道:“咋的了,又有什么人使幺蛾子来坏我们了?” 余志坚道:“不是这个,我刚刚听到消息,说聚一堂今天晚上要对我们动手,有说是趁我们根基未稳,把我们连根拔起,也有说王勤虎是想扳回面子,压一压我们的气焰。” “哦。” “昆哥,你咋一点也不知道着急呢?他们今天晚上真要是杀过来了,我们根本没办法和他们抗衡啊,我们的人太少了。” “再把张亮给喊来吧,志坚你信不,张亮今天晚上要是再带人过来,肯定会把王勤虎的胆子都给吓破了,昨天就损失够严重了,今天要是再损失一下,他聚一堂该没人了。” 余志坚道:“昆哥,张亮他出不来了,我给他打完电话,他说他被一号首长亲自派人监督起来,根本没机会出来。” 林昆笑着说:“这也是情理之中,你和张亮是兄弟情义,但对于一号首长来说,才不管你们什么轻易不轻易的,他得从军人的角度,从国家的利益出发,这也是无可厚非的。” 余志坚道:“昆哥,那我们该怎么办,要不我们哥几个跟他们拼了!又不是没上过战场,大不了拼个两败俱伤!” 林昆笑着说:“还不至于这么严重,我倒是觉得聚一堂说要来平了我们,只是随口说说,王勤虎就算再意气用事,也不会轻易的在这风口浪尖上再惹事,真要是找来警察,他会比我们还麻烦。” 余志坚道:“昆哥,那照你这么说,聚一堂应该不会有什么动作了?” 林昆笑着摇摇头,道:“一定会有动作,只是暂时我还想不出他们会出什么对策,王勤虎现在的处境很矛盾,手下的十三太保被灭了以后,他的威望受损,他一定会想尽办法把面子找回来,同时也想尽快除掉我这眼中钉,可他又担心警察方面,他现在是进也不成,退也不成。” 余志坚冷哼一声,道:“就凭他那两把刷子,还想着要除掉昆哥你,简直是痴人说梦,全世界不知道多少个人恐怖分子想除掉你,结果哪一个成功了?” 林昆笑着说:“志坚你记住,我们要赢王勤虎,不是要硬在谁的武力值强,或者说谁跟政府的关系更牢靠,而是要赢在这里……” 林昆抬起拳头,捶了捶心脏的位置。 余志坚想了想说:“昆哥,你说的是有道理,可这要怎么才能赢在人心?我们还不如干脆点,尽快灭了王勤虎算了。” 林昆笑着说:“志坚,你觉得我们的目光将来应该放在什么地方?” 余志坚说:“以后不知道,现在是把辽疆省的地下世界给统一了。” 林昆笑着说:“你说的不对,现在的目标应该是把东三省给统一了,将来我如果想要去燕京发展,东三省必须是根据地,只有人心牢固了,我们的根据地才能够牢固。” 余志坚道:“昆哥,你说的是有道理,可人心这东西要怎么才能给攻下来?你要是让我去炸个碉堡什么的我在行,让我去攻人心,我可一点着落也没有。” 林昆笑着说:“想要攻下人心,无非就是四个字——恩威并施,过去在中港市的时候,我就是太过仁慈,所以才会出现三进会那种叛逆分子。我让你去调查的事情,你查的怎么样了?” 余志坚道:“查出来了,王勤虎本来是让他手下的大堂主李南天优厚的安排那些伤残的小弟,结果大部分的钱都被李南天给吞了,下面的那群伤残的小弟敢怒却不敢言,基本上就等于白白的被聚一堂给弃用了。” 林昆道:“哦?那个李南天是贪财之辈,呵呵,这对于我们来说倒是个好事。” 余志坚道:“还不止这些呢,王勤虎手下的那群人可跟我们不一样,这些人打最开始就是草根混起来的,好色的贪财的好赌的,总之吃喝嫖赌几乎样样都占全了,而且还一个比一个凶。” 林昆笑着说:“这就是我们的机会,把我们受伤的那几个保安,转院到聚一堂伤员最多的医院去,我们也不用作秀,就正常的对待这些个受伤的小弟就行,让聚一堂的那些小弟看看。” 余志坚马上醒悟了,嘿嘿的笑道:“昆哥,你这招挺毒啊,这么一来让聚一堂的那群小弟们怨声载道,早晚会影响到聚一堂内部的团结,等聚一堂内部的那些小弟有了对比,觉得我们百凤门好了,到时候我们就可以给它来个釜底抽薪!” 林昆笑着说:“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余志坚道:“好嘞,我马上就去办这事!” 林昆道:“不用急,等个两三天以后再办,两三天,聚一堂在医院里躺着的那些个小弟,就越能感觉到聚一堂的冷漠无情,先让他们在心底积压一些怨气,我们的人呢再过去。” 余志坚竖起大拇指,道:“昆哥,高!” 夜色很快的将整座城市湮没,林昆和余志坚回到办公室里,开了两瓶酒,叫了几个小吃,把姜夔生和杨星雨还有曲筱筱也一起喊了过来,刘一燕也跟着过来凑起了热闹。 几个人正喝着酒聊着天,蒋叶丽突然急匆匆的跑了上来,开门后,几个人都奇怪的看向她,林昆笑着问:“这是咋了?” 蒋叶丽道:“雨梦今天晚上没来!” 林昆道:“可能是小丫头临时有事吧,她没给你打电话请假?” 蒋叶丽道:“我给她打电话了。” 林昆笑着说:“没什么大事吧?” 蒋叶丽道:“可电话没人接,我担心她会出什么事。” 林昆道:“那雨梦她爸今天来上班了么?” 蒋叶丽道:“没有。” 正说着话,林昆的手机响了起来,电话里传来一声阴测测的声音传来,“不想让这个白白嫩嫩的小姑娘死,马上到城南的xx工厂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