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行动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行动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行动 得意,高调,张扬,甚至已经暗暗摸了好几把自己的屁股,准备从副省长的位置坐到省长的位子上去,满心的欢喜与期待,可在眼前的这一小方寸的手机屏幕上,被击的粉碎。 白色的地板,黑色的字,写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标题上加粗的几个字尤为的醒目——“替天行道,真英雄!” 杨光脸上的表情僵硬,眼神发直,在愣了两秒钟之后,脸上强挤出一丝笑容,对眼前的尤物女秘书说:“晓晴,这只是一家大网站的报道,不用放在心上,还有其他的网站呢。” 秘书胡晓庆的脸色很不好看,没有说话,但杨光已经觉察出了异样,胡晓庆关掉了手机上的当前网页,打开了另一个新闻网页,上面白底黑字依旧写的明明白白——替天行道…… 杨光脸上那刚挤出来的一丝笑容,瞬间僵硬成了钢筋线条一般硬朗,而且还是那种生了锈的钢筋线条,总会掉点渣下来。 “这……” 杨光的眼神里满是不可思议,感觉胸口好像是被大锤擂了一把,身体颤了颤,不由的向后退了一步,内心里的五味陈杂,一瞬间像是被浇下了滚烫的铁水一样。 “杨省长,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秘书胡晓庆小心的问道。 杨光退回到椅子旁,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面色沉重,拳头砰的一声砸在办公桌上,愤恨的说:“余宗华,一定是姓余的这个混蛋搞的鬼,他早就和这些媒体勾结过了!” 胡晓庆道:“那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想对策,万一余宗华趁机报复,我们是不是……” 杨光面色凝重的思索,摇摇头说:“我们没有把柄落下,他不能借此做文章,大不了这次让他侥幸逃过一劫!” 咚咚咚…… 办公室的门响了,杨光和胡晓庆同时向门口看去,胡晓庆回过头看向杨光,阳光冲她点了下头,胡晓庆走过去开门。 门开了,余宗华满面微笑的站在门口,笑着说:“小胡啊,杨副省长在么,我闲着没事,过来找他喝茶聊天。” “他……” “我在!” 不等胡晓庆回答,杨光爽朗的小声从办公室里传来,胡晓庆赶紧给余宗华让开路,躬身礼貌的说:“省长请进。” 余宗华走进办公室,哈哈笑道:“老杨,刚才在门口听说什么逃过一劫,怎么了,你这是在背后说谁坏话呢?” 杨光的嘴角微微的抽搐一下,笑着说:“我刚才和小胡讨论谍战剧呢,里面的我党间谍暂时侥幸的逃过了一劫。” 余宗华笑着说:“电视剧这么多年我也没少看,谍战片更是,我从电视剧里总结的经验,老杨你有兴趣听一听不?” 杨光笑着说:“好啊。”又冲站在一旁找不到自己位置的胡晓庆说:“胡秘书,去倒两杯最好的茶叶来,余省长喜欢浓的。” 余宗华笑着对胡晓庆说:“小胡,谢谢你啊。” 胡晓庆诚惶诚恐,道:“省长,这都是我该做的,不用客气。” 余宗华回过头,继续笑着对杨光说:“我总结出的经验,其实挺简单的,就四个字——邪不压正。” 杨光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变,目光闪烁的看了余宗华一眼,余宗华这话里明显有话,杨光哈哈笑道:“说的精辟!” …… 时间一晃,很快就到了下午,三四点钟,太阳已经西落,此时的聚一堂总部大厅内,王勤虎的脸色比那猪肝还难看,八大金刚已经就位,聚一堂的骨干领导人们也都在场。 早上的时候,王勤虎还一阵的得意,谋划着今天晚上趁机平了维多利亚酒吧,可这会儿却是一脸阴沉的坐在那老大的位子上。 所有人都在等他发话,只要他一声令下,他手下的这些兄弟都能冲到最前线,可半天过去了,王勤虎还是一言未发。 聚一堂的四位堂主里的大堂主李南天开口了,语气恭敬的说:“虎爷,咱们今天晚上行不行动?要是行动的话,兄弟们好赶紧去准备。” 王勤虎道:“那要是不行动呢?” 李南天道:“这……” 王勤虎的手机这时突然响了起来,看了一眼号码,接听电话道:“周总,你有什么吩咐?好,好的,我知道了,你放心。” 挂了电话,王勤虎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目光从众人的脸上扫过,道:“兄弟们,现在情况突然有变,咱们今天先歇着,静观其变,八大金刚你们最近也不要到外地去了,就留在沈城,和百凤门的恩怨,必须尽快解决!” 被唤作八大金刚的,是八个身材魁梧健硕的汉子,单从外表来看,就能感觉到一股异于常人的气势,其中一个大汉站出来,冲王勤虎道:“虎爷,那我们要不要先给它找点麻烦,就让它百凤门这么顺利的在沈城落脚,太便宜它了!” 王勤虎摸了摸下巴说:“算了,昨天晚上刚折腾了一通,今天晚上警察局肯定会派出大量的民警巡逻,我们还是先不要惹事,不过过了这个风头,我们马上就有所行动。” “虎爷,那是什么时候?”说话的大汉又说道:“虎爷,你过去可一直都是雷厉风行的,兄弟们都是急脾气,你给咱个准话,只要你一声令下,兄弟们就是上刀山,下油锅,也得把它百凤门给平了,要说在中港市的地界上有难度,这里是沈城,我们天地人都占了,还怵它不成!?” 王勤虎深呼一口气,道:“大刚,这件事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容易,我本来料定昨天晚上突然出现的那群当兵的会受到严重的处分,结果没想到,他们还赚了个替天行道的美名。” 被唤作大刚的,刚才说话的大汉,是八大金刚里的老大,听完王勤虎的话,他马上又急脾气的说:“虎爷,我就不信那群当兵的昨天晚上出来闹事了,今天晚上还敢出来得瑟!” 李南天也道:“是啊,虎爷,他们应该不敢再出来闹事!” 王勤虎苦笑,道:“可你们想过警察局方面么,万一我们真的惹事被抓,这后果可是很麻烦的。” 李南天道:“虎爷,咱们上面不是也有人么,这时候不用,什么时候用?” 其余的众兄弟们也纷纷道:“虎哥,请战,虎爷,我们要灭百凤门,替昨天那些伤残的兄弟们报仇,报仇,报仇!” 众人情绪高涨,似乎非战不可,众人的心情王勤虎这个做老大的也能理解,过去咱们是辽疆省的第一大帮派,走到哪不是让人敬畏,现在可倒好,在一个后来崛起的小帮派的面前丧尽了威风,昨天你晚上一站,损失了上百个兄弟。 这口气别说兄弟们咽不下去,就是王勤虎自己也咽不下去。 他也很想一鼓作气把维多利亚酒吧给平了,虽然百凤门这条狗还没大举的进入到沈城,至少可以先打击一下林昆的威风。 昨天晚上的事,在沈城甚至整个辽疆省都已经传开了,别的省份听到这个消息,最多也就是当一个故事来听听罢了,但辽疆省可不同,那些个各个城市里的大小帮派,对他王勤虎势必会产生怀疑,而百凤门的风头这一下会更盛。 回到自己在总部的休息室,王勤虎忽然间觉得疲惫,内心里甚至起了一丝惶恐,昨天晚上的事情,再到今天的事情,本来以为自己可以扳回一成,可结果却是更便宜了林昆。 不管丁锦玉如何说,在王勤虎看来,百凤门就是林昆一个人的天下,这小子看起来吊儿郎当年纪轻轻的,自己还真是低估他了。 丁锦玉坐在王勤虎的对面,看得出他有心事,于是问道:“虎爷,你还在为拿不定主意而发愁?” 王勤虎苦笑一下,说:“一开始我似乎把问题想简单了,这个姓林的的能量超乎我的想象,我现在对自己起怀疑了。” “虎爷,你……” “我再输不起了,一下子输了十三太保,我能拿得出手的砝码再就是八大金刚和四位堂主,要是他们再败了,我拿什么跟姓林的抗衡,到时候整个辽疆省怕是都会落在他手里。” 王勤虎掏出一根烟叼在嘴里,丁锦玉拿起打火机替他点着,王勤虎抽着烟,丁锦玉犹豫了一下,说:“虎爷,那你现在是怎么打算的,我们今天晚上到底行动还是不行动?” 王勤虎笑着说:“锦玉,你说呢,我们今天晚上该不该行动?” 丁锦玉目光坚定的说:“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