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章:太得意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太得意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太得意 省一号杂志社内,周善民正坐在办公室里,喝着茶,捧着手里的报纸,读着昨天他亲自监督的报纸内容,一脸得意。 这片报道写的真是太好了,周善民忍不住的在心里头给自己猛竖大拇指,他已经很久没冲到最前线工作了,这一冲到前线,马上就搞了一片这么好的报道出来,可真宝刀未老啊! 桌子上的办公电话响了,看了一眼是从省厅里打来的号码,周善民马上放下报纸,一脸认真的接听电话,“喂,你好……” 电话里传来了一个柔媚的声音,周善民马上听出来,是杨副省长的那个骚浪的秘书,跟她打过一次交道,印象深刻。 “好,好好,我知道了,”挂了电话,周善民搓了搓手,心里头淫邪的想着,要是能和副省长的副秘书来一发…… 咚咚咚…… 办公室的门敲响了,是那个已经被自己玩弄的有些腻了的小秘书,周善民最近一直琢磨着怎么把这个对自己来说,已经没什么吸引力的女人给支开,冷冷的说:“什么事啊!” 小秘书也不是省油的灯,当然知道这个老男人的心思,用脚后跟把门关上了,扭着两条笔直的大长腿,来到周善民的面前,下巴轻挑道:“外面有人找,省长的人。” 周善民不以为意,冷笑一声,说:“告诉他们,我没空。” “好!” 小秘书也果断,转身就要走,周善民马上觉得不对劲儿,叫住她道:“等等!” 小秘书也不转身,语气同样冷淡的说:“怎么了,还有事?” 周善民轻轻的咳嗽了一声,道:“这儿是在单位,我是你的领导。” 小秘书咯咯的一笑,道:“现在说是我领导了,昨天晚上,是谁趴在我的两条腿中间,说是我的一条狗?” 周善民脸色青一阵白一阵,道:“这里是在单位,不能胡说。” “哟,现在说我胡说了,那你倒是不说啊。”小秘书转过身,目光轻佻的看着周善民,“怎么,玩过了就对老娘这么个态度?我告诉你周善民,老娘不是你说上就能上,上完了拍拍屁股就完事的,小心我跟你撕破脸皮。” “你!” 周善民气的嘴唇哆嗦,抬起手指着小秘书,一甩胳膊向门外走去,小秘书那妖娆的声音又从背后传来,“你一个快六十岁的老家伙,每次都弄不舒服,我图的是什么你应该知道,你要是不让我得到我想要的,咱们谁都没好日子过。” 周善民脚底下停了一下,阴测测的一笑,道:“你就是一个女人,没背景没靠山,真想要逼我,可得想清楚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还偷偷养了个小白脸,我对你已经够仁慈了。” 小秘书的脸色唰的一变,“你……”想要再说什么,办公室的门已经砰的一声关上了,她恨恨的跺了一下脚,赶紧跟出去,关上门不管怎么和这个老男人闹都行,但目前还没到撕破脸皮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对外她还是周善民的秘书。 余宗华的秘书小陶,带着女秘书等在报社的会客厅里,周善民推开门,满脸笑容的走进来,递过手来说:“哎呀,陶秘书大驾光临,可真是稀客稀客,欢迎欢迎!” 正说着话,周善民的小秘书紧跟了进来,周善民回过头,一脸慈善的冲小秘书说:“小杨啊,快给陶秘书倒茶啊!” “不用了。” 陶秘书笑了一下,说:“我今天过来不是喝茶的,而是有事情要跟周总商量一下,什么事周总你心里也一定清楚。” 周善民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怔,旋即恢复了正常,笑着说:“这个嘛,陶秘书你说的一定是今天的头条新闻吧。” 陶秘书笑了笑,说:“周总也是个明白人,那就好谈了。” 周善民摇摇头,一脸为难的说:“这件事我恐怕帮不上忙呀,陶秘书,昨天晚上的事你也知道,影响恶劣,我作为一个新闻人,职责就是要将事情的真相曝光给大家。” “周总的职业精神,真是令陶某钦佩敬重,但有些话我还是要说的。”陶秘书道:“今天的新闻头条,报道的一些事情的确属实,但其中的一些细节,还是应该值得推敲吧,至少连警方现在都没有完全掌握事情的真相,虽然斗殴的事件恶劣,牵扯到了省长的儿子,可……” 不等陶秘书说完,周善民打断道:“陶秘书,我打断你一下,我待会儿呢还有个会要开,你要是不着急就在这等我,我去去就来,你要是有别的事忙,咱就改天再约。” “周总,我……” 砰! 会议室的门关上了,周善民先一步走出了会议室,留下一脸尴尬又气愤的陶秘书和跟着他一起来的女秘书。 周善民的小女秘书走到门口,停下来回过头,冲陶秘书笑了笑说:“看在咱们认识一场的份儿上,劝你赶紧改变阵营,大势所趋,这一次你的头儿可能真的……” 小女秘书没把话说完,推开门走了出去,剩下的话不用说也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哼!” 陶秘书愤怒的冷哼一声,抬起拳头砸了一把桌子,吓的旁边的女秘书缩了下身子。 “陶秘书,那我们还等么?”带来的小秘书小心翼翼的问。 “我们回去吧,姓周的摆明了是不打算理我们,留在这也没用,早点回去把情况向省长汇报一下,看下一步怎么办。” “哦……” …… 副省长的办公室,杨光得意的哼起了小调,在办公室里这么干坐着,又觉得太单调了,这时候要是不去会会余宗华,心里总都觉得别扭,他想到了一个词,痛打落水狗,既然余宗华硬生生的把省长的位子,从他的手里给夺了去,那就是他在这个政府大楼里最深恶痛绝的敌人。 现在眼看着敌人吃瘪,自己要是再过去幸灾乐祸,说点风凉话,虽然不怎么地道,可自个的心里高兴就行啊。 咚咚咚…… 余宗华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余宗华坐在办公椅上,正低着头看文件,说了声:“门没锁,进来。” 办公室的门推开,杨光的声音响了起来,笑着说:“余省长,在忙呢?” 余宗华抬起头,笑着说:“杨副省长,怎么有空过来坐了?” 杨光坐在了沙发上,笑着说:“今天没什么事情需要处理,我就来你这坐一会儿,余省长你要是忙,我就不打扰了。” 余宗华放下手里的文件,道:“难得杨副省长过来坐,我就算是在忙,也得先放一放,喝什么茶,我给你沏一杯。” 杨光故意笑着说:“这种事哪用余省长亲自动手,叫陶秘书沏就行了,我对茶没什么要求,随便就好。咦,陶秘书人呢?哦,对了,我刚才听到他急匆匆的出去了,好像说要去什么报社,余省长是你派的陶秘书去报社的么?” 咚咚咚…… 不等余宗华回答,办公室的门又被敲响了,响的有些急。 不等余宗华开口,办公室的门已经被从外面推开了,陶秘书急匆匆的走进来,脸上的表情很气愤,也没想到这办公室里还有人在,张开嘴就说:“省长,姓周的那……” 话刚说了一半,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正一脸贼兮兮笑容的杨光,马上硬是将余下的半句话,重新给吞回了肚子里。 杨光笑着接过话茬说:“陶秘书,你说的是xx报社的周总么,我跟周总挺熟的,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可以跟他打声招呼,下次你再去找他,记得先告诉我一声,我在老周那还是有几分薄面的,至少不能让陶秘书惹的这么一肚子的气。” “谢谢杨副省长的好意。”陶秘书上脸上笑着,心里头却是牙根痒痒。 “不用客气,谁让我和你的领导是朋友呢。”杨光笑着转过头,对余宗华说:“余省长,既然你还有事,那我就先不耽搁了,改天我们再一起聊天喝茶。” “好,杨副省长慢走。”余宗华笑着说,不气也不恼。 办公室的门关上,秘书小陶马上就忍不住了,大声的说:“省长,他……” “先别激动。” 余宗华笑着说,“你跟我过来一下,给你看点东西。” 秘书小陶有些疑惑的跟在了余宗华的身后,来到了余宗华的办公桌前,屏幕里显示的是最新的新闻消息页面。 秘书小陶抬起头,疑惑的看着余宗华,余宗华笑着说:“读读看。” 小陶一个字一个的开始读了起来。 另一边的办公室里,杨光刚得意的回到办公室,他那尤物的小秘书就急匆匆的走进来,手里握着手机说:“省长,不好了!” “毛毛躁躁,天塌了还不成?”杨光今天心情好,笑着跟女秘书调侃道。 “省长,你看!” 秘书将手机递到了杨光的面前,杨光脸上的笑容突然一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