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替天行道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替天行道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替天行道 “咋的了,兄弟?” 林昆从被窝里探出个脑袋,头发凌乱,就像是刚钻了鸡窝一样。 “昆哥,你快看!”余志坚兴奋的叫喊了一声,拿着手机跑到了林昆跟前,“官方新闻出来了,说咱们昨天晚上是‘行侠仗义’!” “还有还有,你看看这个,这个企业网上说咱们是‘替天行道’,还有这个老鹰网说……” 余志坚边说,边用手指头划拉着手机屏幕,林昆根本看都没看,打了个大呵欠,又重新缩回了被窝里,蒙上被,继续睡。 “昆哥,还有这个……” 余志坚干说也没个回应,回过头一看,被窝里鼓鼓囊囊的, 还传出来阵阵微弱的鼾声,整个人愣了愣,旋即哈哈大笑道:“昆哥,我明白了,这一切你早就预料到了,所以昨天晚上到现在你一直很淡定,不过你可真不够意思,昨天晚上我都紧张成那样了,你就不能提前给我透露一下,让我睡个好觉?” 林昆的脑袋又从被窝里探了出来,道:“我昨天晚上不是劝你不用担心么,可你不听啊,怎么样,现在感觉到困了么?” 余志坚眨巴了两下眼睛,说:“还真别说,你不说我倒没觉得困,你这么一说,我还真就觉得困,不行,我得睡一觉。” 余志坚脱掉了鞋就要上床,林昆赶紧从被窝里钻出来,把他往外推,“小子,你要干嘛,这大白天的可不许耍流氓啊!” 余志坚强硬的往床上挤,咧嘴笑道:“昆哥,你怎么还害羞了,咱俩过去又不是没在一张床上挤过,我不也没把你怎么样么?” 林昆道:“嘿,你小子还长本事了是不,别在陆婷那得不到安慰,跑我这儿来耍变态,小心我把你给打成熊猫眼!” 余志坚闷着头硬挤,最终顺利的挤上床,累的气喘吁吁,躺在床上望着棚顶,说:“昆哥,你跟我说说,你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林昆道:“什么怎么办到的?” 余志坚歪过头,说:“怎么各大门户网站还有官方的新闻就全都帮我们说话了,你什么时候联系的这些媒体,我咋不知道?” 林昆笑着说:“你小子真以为我有那么大的能量啊,这还不多亏了余叔,他一省之长发话了,这些个新闻媒体还真敢和他拧巴着来?再说了,余叔也只是让他们据实报道,王勤虎的那群人,本来就不是什么善类,灭他们就属于惩恶扬善。” 余志坚咧嘴一笑,冲林昆竖起大拇指,道:“昆哥,真有你的!这一下什么问题都解决了,这个瘪那王勤虎算是白吃了。” 林昆笑着望着天花板,道:“现在王勤虎应该会气的发疯吧,白白的损失了十三太保,就是不知道他手下的八大金刚什么背景,找个机会把详细资料搞来,我好好的研究一下。” 余志坚道:“昆哥,你研究他们干嘛,干脆我再把张亮那小子喊过来,带上两卡车的人,直接把聚一堂的老窝端了算了。” 林昆笑着说:“哪像你说的那么容易,你再给张亮打电话,看他能不能出来,你们沈城军区的一号首长,这会儿一定把他给看的紧紧的,这次的事算是逢凶化吉了,敢保下一次么?” “这有啥,大不了再来一次替天行道呗。”余志坚大大咧咧的说。 “你说替天行道就替天行道呀,打压黑社会那是警察的职责,军人是保家卫国的,你一次打压黑社会了,别人说你是英雄,两次三次呢?别人还会说你是英雄么?怕是会说你动机不纯。” “哦……”余志坚道:“好像挺有道理的,昆哥,这个问题咱先不讨论了。” 说完,余志坚就闭上了眼睛,林昆瞪大了眼睛说:“哎我去,你小子还真打算赖在我这儿睡啊,我可不想和你同床共枕!” …… 省政府大楼里,一大清早的,各个岗位上的员工们,就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窃窃私语,一个个脸上的表情时而紧张,时而惊讶的,平时服务于人民的时候,可不见他们有这精神头。 余宗华和往常一样,早上七点五十,准时的走进政府大楼,他是一个时间观念很强的人,七点五十五分的时候,正好到单位,然后再泡上一杯茶,秘书这时会把当天的报纸送过来放到桌上,他端起茶杯抿一口茶看看新闻的头条,基本上等他放下报纸的时候,八点钟正式上班的时间就到了。 经常,他也有不按时放下报纸的时候,普通的老百姓看报纸,图的是一个解闷,余宗华看报纸却是为了了解一下,昨天一天省里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情,有没有需要他去解决的。 比如说,前段时间他看到新闻说,沈城工业区的一家工厂倒闭,老板欠了员工们一大堆的钱,老板全家都办理了移民想要跑路,结果他一个电话打给了相关部门,法警马上就去机场劫住了即将登机老板一家,然后他亲自出面,最终硬逼着这黑心的资本家把员工的血汗钱给拿了出来。 对于辽疆省的老百姓来说,余宗华坐上了省长的位置是好事,至少老百姓丛中看到了实惠,不像其他的省里官员,一个个能力怎么样不知道,但那领导的派头却足的爆棚。 今天早上,余宗华一踏进办公大楼,本来叽叽喳喳的大厅里,马上安静了下来,所有人各司其职,看起来工作的严谨有序。 手底下的这些人都是什么工作态度,余宗华再清楚不过了,只不过他暂时还没精力去整治工作的纪律,所以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余宗华在秘书的陪伴下,走进电梯,身后的员工们都向他投来异样的眼光,他不用回头也能想象的到这些人的表情。 余宗华坐在了办公室里,今天早上他没有喝茶,只是干翻着报纸,新闻头条上登出了昨天晚上的恶劣事件,显然这报商是受了人指使,几乎把所有的脏水都泼在了余志坚的身上。 往余志坚的身上泼,就等于是往他余宗华的身上泼,暗中指使报社的那个人,肯定是居心叵测之辈,心里肯定装着阴谋,不用去仔细的想,余宗华都能猜到这个人是谁。 秘书站在余宗华的面前,没有像往常一样送完了报纸就离开。 余宗华放下报纸,脸上的表情看不出什么一样,和往常一样,笑着对秘书说:“小陶,杨副省长这个时间来了么?” 秘书恭恭敬敬的说:“可能还没有,杨副省长一般都是八点半以后过来。” 余宗华笑着把报纸递给秘书,道:“你看看这头条,写的可真是非置我于死地不可啊,你觉得这回是谁干的?” 秘书犹豫,不敢开口,余宗华笑着说:“没关系,但说无妨。” 秘书道:“这,这家报社的社长,好像和杨副省长关系不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