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飞翔舞厅(1) - 神兵奶爸

第一百二十三章:飞翔舞厅(1)

第一百二十三章:飞翔舞厅(1) 路上,林昆兜里的电话又响了,这次是冯佳慧打过来的,电话里冯佳慧的声音有些哽咽,她乞求的说:“澄澄爸爸,你能……你能帮帮我么?” 一听这声音,林昆知道冯佳慧是到了没有任何办法的地步了,他对着电话说:“冯老师你放心,你的忙我肯定帮,我这边有点事,一会给你打过去。” “嗯,好……”冯佳慧满怀感激的说道。 挂了电话,余志坚侧过头笑着对林昆说:“昆哥,你这一天天还挺忙的呀!” 林昆玩笑说:“活雷锋,没办法。” 吉普车开到了旧城区,驶进了一条窄巷里,两旁全都是80年代的红砖老楼,高高的楼墙上隔着老远悬着一盏昏黄的路灯,灯光在黑暗中无力的摇曳着,巷子的旁边随处可见堆积的杂物、垃圾箱,散发出阵阵的霉味儿。 余志坚看着两旁的狼藉,说了句:“这的生活条件也太差了点,等回去跟我们家老爷子说说,把这里给规划规划,提高下老百姓的生活质量。” “哼……”后座上的珍妮轻轻的冷哼一声,言语讥讽的道:“当官的总是说的好听,等到了实际的地方,什么事会替我们老百姓着想?” 余志坚透过后视镜看了珍妮一眼,笑了笑没说话,李春生的脸上一阵尴尬,毕竟余志坚是林昆的兄弟,按辈分排起来他还应该喊一声师叔呢。 车停在了巷子深处的一栋红砖老楼前,这老楼的旁边就是一条排污河,现在正值炎夏,阵阵难以言说的臭气从河里飘过来,熏的人一阵恶心。 李春生的反应最强烈,他毕竟和林昆、余志坚不同,林昆和余志坚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什么恶劣的环境都遇到过,就拿林昆来说,一次狙击任务的时候,他潜身在一条臭水沟里八个多小时,就为了一击必杀,那臭水沟的味道和眼前这条排污河比起来,这排污河简直就是春风河畔、清新怡人。 李春生忍不住的干呕了两声,珍妮站在一旁微微蹙眉,同时脸上一阵说不出的尴尬,能看出她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女孩,她一句话也没说,转身就向楼里走去,林昆、余志坚跟着走进去,李春生赶紧直起腰跟上。 珍妮家住三楼,她抬起白皙的手腕在黑乎乎的门上敲了敲,过了几秒钟里面传来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声音听起来有些恐慌:“谁啊……” “妈,是我。” 门打开了,一个满头花白头发,脸上皱纹明显,身材矮小瘦弱的女人站在门口,他明明只有四十多岁,看起来却像是六十多岁一样,昏暗的楼道灯光照在她的脸上,有着一股说不出的愁苦惆怅,看到珍妮后,她的脸上露出笑容,可当看到珍妮身后站着的林昆三个人后,眼神里又是担心又是恐慌,她这是被那些要债的高利贷给吓的落下心病了。 “妈,他们是我朋友,不是那帮人。”不想让母亲害怕,珍妮赶紧解释道。 “哦哦……”珍妮的母亲打量着林昆、余志坚、李春生三个人,林昆他们三个脸上都是一脸的和善,看上去的确和那些个要高利贷的混混不同,她这才放下心来,脸上的笑容变的和蔼起来,笑着说:“快请进!” 这是一间只有三十多平米的小房子,古老的筒子楼,客厅里只摆了两张椅子,旁边还摆了一张床,紧挨着的旁边就是厨房,厨房简陋的只是一个灶台,在灶台的旁边摆着一张老旧的餐桌,餐桌上摆着一个小香炉,里面插着三根香,小香炉的周围摆了几样祭奠的供品,餐桌上面的墙上挂着一张黑白照片,照片里的男人微笑着,珍妮和他的模样很像。 “你们快请坐。”珍妮的母亲热情的招待到,客厅里只有两把椅子,她又从旁边那个狭小的卧室里搬出了两把小椅子来,“家里条件简陋,见笑了……” “没有,阿姨。”林昆笑着说。 林昆三人坐下,珍妮的母亲又去倒水,林昆继续打量着小屋,在客厅一边的电视柜上,放着一张全家福,里面有珍妮和她的父母还有一个男孩,那男孩看上去文文弱弱,五官和珍妮很像,长的十分的秀气。 “那是我弟弟,比我小五岁,读高二。”珍妮走到全家福旁边,面无表情的说道,她对林昆没有什么好印象,要不是自己实在走投无路,也不会跟着李春生来求林昆,她之前虽然在网上欺诈男人,但她的自尊心依旧很强,她之所以那么做也是被逼无奈,她不喜欢别人总把她当成骗子。 林昆和余志坚对视一眼,即便他们没有超乎常人的侦查能力,也能看出珍妮之前说的都是真的,林昆有些歉意的笑了一下,“误会你了。” 珍妮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正好珍妮的母亲这时端水过来,珍妮过去帮忙接过来,林昆接过珍妮母亲递过来的水,笑着说了声:“阿姨,谢谢!” 珍妮的母亲一脸和善的笑着说:“客气什么,你们来家里坐坐,都没什么好招待的,我还觉得过意不去呢。” “阿姨,你太客气了,你看我们这第一次过来,也没带个什么见面礼的,要真说过意不去,那应该是我们过意不去才对。”林昆笑着说。 “你们都是倩儿的朋友,不用这么客气。”珍妮的母亲笑着说。 林昆和余志坚同时看向珍妮,看来她的名字不叫珍妮,而是叫什么倩儿。 在珍妮家坐了一会后,林昆就提出说告辞,这大晚上的都快半夜了,在人家家里耽误太久也不好,再说他这次过来的目的是想看珍妮到底是不是在说谎,既然已经得到了答案,再继续待下去也没什么必要了。 既然回了家,珍妮晚上就不好再出来了,李春生跟着林昆和余志坚回到了车上,余志坚并没有马上把车开走,而是回过头问坐在后排的李春生:“春生啊,你的这个珍妮女朋友,她借的是谁的高利贷你知道么?” “当然知道了!”李春生眼睛马上亮了起来,目光中透露出愤怒的表情,忿忿的骂道:“那个龟孙子,白白讹了我五十万,就是烧成灰了我也认识他!” 林昆笑着回过头打趣道:“你小子泡个妞也真够下血本的,你真就那么喜欢那个珍妮?” 李春生坚定的点头,“嗯!师傅,说了你可能不信,我见到珍妮之后,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就好像我们很久以前就认识一样……” 这厮入情至深,在那滔滔不绝的就开始感慨,足足抒情了能有五分钟,嘴里的唾沫星子都快消磨完了才停下,林昆和余志坚的脑门上黑线如瀑的垂下,目光里满是纠结的神色看着这个抒情令人肉麻的家伙。 “师傅,师叔……”李春生召唤两人道。 余志坚跟林昆对视一眼,果断的道:“昆哥,你介意我把他给扔下去么?” 林昆道:“不介意!” 李春生马上意识到自己刚才抒情有些过火了,赶紧说道:“师傅,师叔,我错了!但是我……我真的很喜欢珍妮,我从来没这么喜欢过一个女孩!” “那你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么?”林昆面无表情的反问。 “王倩。” “呵,还行,我以为你忙活了一大顿,连人家的真名字都不知道……”说着,林昆转过头对余志坚道:“志坚,开车吧。” 余志坚转过身发动了车子,林昆转过了身,李春生有些慌神了,赶紧问道:“师傅,师叔,你们到底是帮不帮这样忙呀,你们要是不帮,我好不容易遇到的女朋友可就没了!你们就忍心看你们徒弟伤心难过么……” 这厮又开始表演了,语气哀伤触动人心,不过说的也是事实,要是林昆和余志坚真不帮这个忙,他拿那些个放高利贷的黑社会一点办法也没有,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界,就算是报警恐怕也是无济于事。 “在什么地方。”林昆坐在前排问道。 “什么……”李春生微微愣了一下,紧接着马上反应过来,高兴的道:“飞翔舞厅!” 午夜十二点之后,城市的夜生活才真正的步入高潮,余志坚开着车直接来到了飞翔舞厅,他平常也是去过不少的夜场,但这家飞翔舞厅真是没来过,原因很简单,这家飞翔舞厅的格调不符合他的口味,明面上挂着舞厅的招牌,里面却是以人肉交易为主,里面的女孩几乎都是鸡,几乎没有正常的良家或者小白领来这里消遣,而到这里的男人们,也都是抱着出来花钱买肉的心思,重要的是这里的肉都是以物美价廉为主,来这里买肉的大都是收入低下或者年龄偏大的男人,肉的质量自然不高。 按说飞翔舞厅这种情色场所,早就该被查封,但依然能坚挺到今天,确实是有些实力背景的。 林昆三人进了舞厅,迎面顿时扑来一阵浓浓的胭脂味,只见嘈杂的舞厅大厅里,无数个穿着露肉的女人在那儿招风的摇摆着,林昆他们三个一进来,马上就有无数的女人向他们看过来了,那眼神都是妩媚带勾的。 余志坚呵呵一笑,眼神向前指去,小声的对林昆说道:“昆哥,那个质量好像还可以。” 林昆循着余志坚的眼神看去,只见一个化着浓妆,穿着齐逼短裙的女人正往他们这边看过来,见林昆和余志坚看过去,更是直接伸出了舌尖挑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