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首长怒了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首长怒了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首长怒了 余宗华和王兰今天的心情很不错,盼来盼去,终于盼到儿子领了个媳妇回来,余志坚今年的年纪其实也不大,可做父母的,总希望孩子能够早些成家立业,早些稳定下来。 余宗华和王兰都是农村出身,乡下人历来都是希望孩子早成家,虽然在城里住了这么多年,可这种想法一直未变。 余志坚和林昆、陆婷离开后,余宗华和王兰又和那请来的两位厨师还有刘妈一起又吃了一顿,余宗华亲自给两位厨师敬酒,这已经不是工作时间,人家还来到家里帮忙,身为领导也得表示一下谢意。 两位厨师诚惶诚恐,这可是省长亲自敬酒,在他们的心里头,要是能跟省长一张桌子吃饭,几乎都是不可能的,更别说省长给咱敬酒了,当下是既感激又惶恐,哆哆嗦嗦的把酒喝下去了,心里头却是说不出的高兴,以后再跟朋友出去喝酒吹牛逼的时候,可有的拿出来炫耀的了。 打电话让司机把两位厨师送回家,家里剩下的东西刘妈来收拾,余宗华和王兰坐在沙发上,两人还是笑的合不拢嘴。 王兰道:“陆婷这姑娘不错,算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呀!” 余宗华笑着说:“可不是咋的,我对着姑娘也是百分百的满意,要说也多亏了昆子,要是没有昆子在中间,咱们家志坚上哪认识这么好的姑娘,真要是结婚了,我得大摆筵席!” 王兰笑着说:“怎么,你不怕别人说你贪污腐败了?” 余宗华笑着说:“我花我自己光明正大赚来的钱,还怕别人说闲话?谁要是说我贪污腐败,我就让他找纪委来查我!” 王兰笑着说:“好,既然余省长没了估计,到时候必须大摆一下,把咱们乡下的亲戚朋友都请来,一起高兴一下!” 余宗华笑着说:“要是再早点给咱们生出个大孙子来,就像澄澄那么可爱,那可就完美喽,老王,我好像好久没这么开心过了,哈哈!” 王兰笑着说:“是啊,自从你当了这个省长以后,成天到晚的就是忙,别人当官吧,忙起来都是有私心的,你可倒好,赚的俸禄也没比过去多多少,我还真希望你依然是个人大的书记。” 余宗华笑着说:“老王同志,这你就不懂了,我能坐上这个省长,可是上面人的意思,是有人要我替昆子保驾护航。” “哦?” 王兰微微的有些惊讶,道:“之前怎么没听你说过。” 余宗华笑着说:“你也没问我,我也就没想着跟你说这么多。” 叮铃铃…… 两人正说着,家里的电话响了,刘妈过去接了电话,向这边喊道:“省长,是找你的!” 余宗华笑着站了起来,“来了!”走过去拿起电话,脸上的表情立马一变,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脸色变的阴沉起来。 “好,我知道了。” 余宗华挂了电话,王兰看了过来,说:“老余,怎么了?” 余宗华回到沙发上坐下,道:“志坚那小王八蛋惹事了!” “什么事?”见余宗华脸色不对,王兰跟着担心起来。 余宗华简单的把电话里秘书跟他汇报的情况说了一遍,王兰的脸色也是突然一变,道:“什么,几百个人斗殴!那……咱们志坚有没有事,受伤了没有,老余你刚才问了么!” 王兰紧张,在她这个当妈的心里头,不管孩子在外面惹了多大的事,首先她最关心的还是自己孩子的安全,其他的都是后话。 余宗华道:“这小子好着呢,倒是对方的两百多人全都是重伤,现在附近的好几家医院都住满了,影响太恶劣了!” 王兰倒不管什么影响不影响的,结婚这么多年,什么事她家老余自然能处理,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说:“志坚没事就好。” “你……” 余宗华很无语的看着自己的老伴,王兰疑惑的说:“我怎么了?” 余宗华道:“你养的宝贝儿子,现在惹了这么大的祸,你知道这影响有多恶劣么,万一要是有人死亡,他说不定就要坐牢!” “啊!?坐牢!”王兰这才紧张起来,道:“老余,那你快想想办法,咱们儿子刚谈了对象,可不能就去坐牢了!” 余宗华道:“从小到大就顾惯着这小子了,办起事来没轻没重的,这回要真把他给关进监狱里,也给他长点教训。” “余宗华!” 王兰气愤的说:“志坚是你亲儿子,有你这样的亲爹么!孩子从小就你忙工作,儿子都是我一个人带的,现在出了事你埋怨起我来了,我可告诉你,儿子真要是坐牢了,我就和你……” “我就和你离婚!”王兰咬牙切齿,一副决然的态度道。 余宗华微微一愣,接着忍不住的笑起来,道:“老王,咱俩都过了大半辈子的人,你真要和我离婚啊,我可不信!” 一旁的刘妈听到这话也是忍不住的抿嘴一笑,不过心里也是担心余志坚,刘妈的心也是突突的直跳,毕竟从小看着这孩子长大的,这孩子在外面怎么样她不知道,在家里可一直都很尊重她,从来没有大少爷的架子跟脾气,也不把她当下人看。 这时,余宗华的手机响了起来,手机放在餐桌上,刘妈给拿了过来,余宗华看了一眼号码,眉头不由的又皱了起来。 王兰道:“老余,接电话啊?” 余宗华道:“接什么接,肯定是穿着军装的那老头兴师问罪来了。” 王兰道:“军区的老廖?” 余宗华苦笑道:“咱那宝贝儿子惹了这么大的事,把部队都给牵扯进来了,除了老廖还能有谁?” 王兰道:“那你也得接电话啊,看看老廖是什么意思。” “嗯。” 余宗华硬着头皮,接听了电话,电话刚放到耳边,就听对面的老廖大声喊道:“余宗华,你必须给我一个解释!” 余宗华装傻道:“老廖,这大晚上的你老小子抽什么风?” 一号首长老廖道:“你别给我装孙子,我就不信你不知道,你家的那小子把我部队里的特种兵给拉出去,打了人闹了事,这一下可好了,中央军委那边都要怪罪下来了。” 余宗华道:“老廖啊,你先别激动,咱们见面聊聊?” 老廖道:“好,现在你马上到我的军区大院,咱们当面谈!” 余宗华挂了电话,冲刘妈说道:“刘姐,给司机打个电话,叫他来家里接我。” 王兰道:“你要去军区?” 余宗华道:“不去怎么办,老廖都已经要跳脚骂人了,再不去他不得发飙啊,这件事是因为咱们儿子起的,我必须去啊。” 王兰道:“那我跟你一起去。” 余宗华道:“你一个女人家的,跟我一起去干吗,听老廖发飙?” 王兰道:“有我在,老廖他应该会收敛一点吧,要是我不在,他指不定怎么咆哮,就他的那个脾气,我多少也听说了。” 余宗华点头道:“也是,他总不好意思在他弟妹面前吼吧,咱们这次过去,一方面是为了咱们那捣蛋的儿子,再一方面也是为了咱那捣蛋儿子的小兄弟们,这小子重情义,哎……” 王兰道:“还算你有点良心,知道儿子是你亲生的。” 余宗华苦笑道:“养了这么一个捣蛋的玩意儿,够操心的了。” 余宗华和王兰穿好了衣服,车已经等在外面,刚上车,余宗华兜里的手机又响了,掏出来一看,余宗华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抹笑容。 王兰道:“谁来的电话,你笑什么啊?” 余宗华笑着说:“我想,这事肯定能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