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事大了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事大了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事大了 沈城军区的一号首长,亲自出现在酒吧,脸色阴沉,身后跟着一群警卫。 余志坚和张亮对望一眼,心里头一咯噔,赶紧陪着笑脸迎上去。 “首长,你怎么来了?”余志坚笑着说道。 “我不来,难道要你们把沈城的天给捅出个窟窿?”一号首长语气阴沉的说,眼神中闪过一抹厉色,冲张亮道:“立正!” 本来也是嬉皮笑脸的张亮,赶紧挺胸抬头,双脚并拢。 一号首长又将目光看向大厅里正拎着酒瓶,端着酒杯的一群士兵,语气阴沉的喊道:“我说的是让你们所有人立正!” 叮叮铛铛一片响,酒瓶子、酒杯放在桌上的,掉到地上的,所有人一瞬间身体倍直,神情严肃,仿佛在接受审阅。 一号首长目光冰冷,转过头落在余志坚的脸上,“志坚,你已经退伍,不属于我们部队的人,这次事件我无权追究,但是他们,你昔日的这些战友们,今天犯下的错,必须严惩!” 余志坚立马身体挺的倍直,神情庄重的回道:“一切听首长安排!” 一号首长冷了他一眼,说:“现在你已经退伍,我不是你的首长,以后也不是,永远都不是,你最好别再来我们军区惹事!” 余志坚眨巴了两下眼睛,眼珠子转转,左右看看,然后笑嘻嘻的陪着笑脸凑到一号首长的跟前,小声的说:“首长,别这么说嘛,我一天是你的兵,一辈子都是你的兵……” 一号首长深呼一口气,脸色依旧阴沉的吓人,没有搭理他,转而对着大厅里所有的士兵喊道:“你们可以继续留下来喝酒,也可以马上跟我回部队,但回去以后,必定严惩!” 说完,一号首长转身向酒吧的门外走去,大厅里所有士兵的目光向张亮看过来,张亮向余志坚看过来,小声的说:“志坚哥,首长这次好像是玩真的,我和兄弟们……” 张亮的话不等说完,余志坚快两步向一号首长追了过去。 “首长……” 酒吧的大门口,余志坚出声叫道,一号首长明明听到,却没有任何停留,余志坚只好再快两步拦在了他的身前。 “首长,你听我解释。”余志坚站在跟前,小声的说:“今天打的都是黑社会,不是普通的老百姓,咱们军人就应该保家卫国,搁过去,这些黑社会就是土匪,咱们军人打土匪,天经地义理所应当,首长你消消气,下次我一定提前通知您!” 说完,余志坚咧嘴笑了笑,一脸小孩子做错事的认错模样。 一号首长冷冷的道:“余志坚,你知道今天的事情影响有多恶劣么?你说是打了一群土匪,老百姓们会这么认为么?我们军人的职责是保家卫国,拥有铁一般的纪律,你可倒好,把人给我拉到城里来打架,上面若是问下来,我如何交代!?” 余志坚愣在原地,“这……” 一号首长上了车,张亮等人也跟着从酒吧里出来,一号首长的车已经开走,张亮等人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站在余志坚的面前,问:“志坚哥,首长好像是真发火了,怎么办?” 余志坚道:“你们先回去,不管什么惩罚,先接下来,我马上让我们家老爷子亲自找一号首长谈谈,实在不行的话,再想办法。” 张亮道:“好!今天这事是我们自愿过来的,不管结果怎么样,志坚哥你都不用自责!” 余志坚苦笑一下,说:“亮子,你这是说的什么糊涂话,大家都是兄弟,这件事又是因我而起,我怎么可能……好了,大家赶紧先回去吧。”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上了卡车,林昆从酒吧里走了出来,望着卡车轰隆隆离开的背影,拍了拍余志坚的肩膀说:“挺难办?” 余志坚苦笑,道:“一号首长亲自过来,这事闹大了。” 林昆笑着说:“你打算怎么办?” 余志坚道:“还能怎么办,我只能求我们家老爷子出面。” 林昆道:“余叔和你们的一号首长交情不错?” 余志坚道:“老爷子之前闲职的时候,倒是经常去军区里跟一号首长喝酒下棋,认识了也有将近二十年,有些交情吧。” 林昆道:“余叔不会骂你吧?” 余志坚苦笑说:“我还真不怕他骂我,就怕他拿鞋底子抽我。” “哈哈!” 林昆笑了起来,说:“行了,你小子也别在这为难了,余叔那边我不去说,实在不行的话,我再想想别的办法。” 余志坚咧嘴一笑,道:“昆哥,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林昆道:“呵,合辙你小子撂下话头,在这儿等着我呢。” 维多利亚酒吧斜对面的酒吧楼上,王勤虎那阴冷的脸上勾起一抹笑容,亲眼看着沈城军区一号首长的车停在维多利亚酒吧门口,没过上几分钟,那一群让他恨的牙根痒痒的大头兵,全都上了卡车离开,他并不认得一号首长,但认得那车牌子。 王勤虎阴测测的笑道:“军区首长亲自出面,看他们这群大头兵怎么收场!军区的人是肯定再也搬不动了,我看姓林的还有什么能耐,等八大金刚归位,马上推平他的酒吧!” 身旁站着的四位堂主齐声说:“虎爷英明,虎爷威武!” 王勤虎道:“行了,你们都回去歇着吧,顺便把伤员都安排一下。” 聚一堂的大堂主李南天道:“虎爷,今天晚上受伤的兄弟们怎么办?” 王勤虎皱着眉头想了想,道:“全部及时的安排救治,是我聚一堂的兄弟,受了伤我们聚一堂不能不管,重伤或者的残疾的,给予一定的补偿,不能叫人骂我们聚一堂忘恩负义。” 李南天道:“那十三太保呢?他们今天晚上伤的也不轻,我的意思是万一他们里有人残疾了,我们是不是还要继续留用?” 王勤虎道:“十三太保毕竟是我的嫡系,到时候尊重他们的意见,有想就此退出的,我们不阻拦,给一笔丰厚的抚恤金,要是想继续留下来的,视情况给他们安排一个闲职吧。” 李天南道:“但愿十三太保伤的不重,以后还能够重用。” 王勤虎道:“行了,时间不早了,你们抓紧回去休息吧。” 李南天等人离开,王勤虎转过头看向丁锦玉,丁锦玉正微笑的看着他,一脸欣赏之色,王勤虎笑着说:“干嘛这么看着我。” 丁锦玉莺莺燕燕的一笑,撒娇道:“人家崇拜你嘛,不行呀?” 王勤虎哈哈笑道:“行,当然行了,我就喜欢被美女崇拜。” 丁锦玉道:“我不美。” 王勤虎笑着说:“当我更喜欢聪明的女人,女人生的再漂亮,没有脑子,也只能做男人身子底下的泄欲工具罢了。” 丁锦玉道:“可还是有那么多的男人,愿意把漂亮的女人当宝贝。” 王勤虎道:“那是别人,不是我,而且我敢笃定,把那种漂亮,却没有脑子的女人当成宝的男人,同样没脑子。” 丁锦玉咯咯的笑了起来,抬起一根手指轻轻的戳了一下王勤虎的胸口,微微颔首,脸颊上缭绕一抹绯红,声音软绵绵的道:“行啦,人家知道你是有脑子的男人。” “那就让我这个有脑子的男人……”王勤虎淫邪的一笑,欺身向丁锦玉压了过来,道:“先泄泄欲,再谈点正事?” “哎呀,人家不方便啦,那个来了……”丁锦玉娇滴滴的说。 “没关系,我就当你是第一次,这样岂不是更刺激。”王勤虎彻底的将丁锦玉压在了身底,大手在伸进了衣服里。 一番风雨过后,丁锦玉靠在王勤虎的胸前,道:“虎哥,我今天在外面搜罗到了一个有用的消息,你要不要听一听?” 王勤虎低下头看着丁锦玉,道:“有用的消息,怎么不早说?” 丁锦玉道:“人家心里本来想着,今天晚上咱们就能推平了姓林的酒吧,把他这只放进来的狗,一下子给打断了腿,所以就没急着说,现在看来倒是有个人,适合我们借刀杀人。” “借刀杀人?” 王勤虎眉头一皱,眼神里闪过一抹厉色,道:“真要是能借刀杀了人,倒是个良策,人不是我们杀的,就算百凤门的余孽想要找我们报仇,也找不到我们的头上来,只要姓林的不在,百凤门的那些人早晚都会瓦解,到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