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十分惨烈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十分惨烈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十分惨烈 维多利亚酒吧门口的大乱斗十分惨烈,血水染红了黑漆漆的板油马路,哀嚎遍野般的惨叫声传荡的老远,令人毛骨悚然。 这一次大乱斗的结果,以十三太保惨败告终,将近二百多个人,最终勉勉强强能站着的,也就不到二十个人,王勤虎得意的十三太保,全都躺在地上,平时耀武扬威人五人六的,这会儿躺在地上或是惨叫,或是咿咿呀呀的痛哼,再也神气不起来了。 附近的各大医院派出了十几辆急救车,才把伤员全部运走,这一次事件太过轰动,又牵扯到了军方,警察局出面也没敢有太大的动作,只是暂时控制住了场面,等相关领导出现调停。 事件的影响是绝对恶劣的,为了不扩大影响,相关部门第一时间将现场的消息进行封锁。 林昆一方倒没有太大的伤亡,狗哥介绍来的那五个小弟,王猛和邱池伤的最终,脑袋被人用钢管开了瓢,已经送去医院了。 值得一说的是侯小宝,这小子的身上血污没少沾,可浑身上下一点伤也没受,倒不是说这小子刚才乱斗的时候到处打酱油,他撂倒的人数在他们五个人至少排在前三位,有七八个。 张亮带来的这些大头兵就不用怎么说了,一群人都是特种兵,战场上和敌人拼刺刀都不怕,可别说对上一些普通的小混混,整队来了将近一百个人,只有十余个人受了点轻伤。 而酒吧里十几个保安,刚才打起来的时候,上来就被人撂翻了两个,其余的见状马上被吓破了胆,丢了手里的家伙什就跑了。 此时,酒吧的正门口,蒋叶丽和陆婷神情自若的从酒吧里走出来,外面一片血腥,场面狼藉,可两人完全一副视若无睹的姿态。 在两人的身后,跟着一群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酒吧顾客们。 刚才外面厮斗的正凶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维多利亚酒吧今天晚上是保不住了,本来正在酒吧里狂欢的一群人,马上惊吓的混乱起来,要不是蒋叶丽紧咬关头站出来稳住局面,站在舞台用手中的麦克风向众人大声的说了一番话,酒吧里今天晚上怕是要发生严重的踩踏事件。 蒋叶丽站在舞台上面,用那高音麦克向众人保证道:“今天晚上外面就算是发生了全世界最大的地震,维多利亚酒吧也会没事!” 众人显然不肯相信,但来酒吧里来消费的,有一多半都是昨天晚上来过的,当时因为节目的事情,差点发生闹事事件,也是蒋叶丽在紧要关头站出来,稳住了众人那暴躁的情绪。 所以,这些人对蒋叶丽的话,心里头还是有一份信任的。 外面厮杀的凶残,酒吧里的人哪还有心思继续玩了,dj停了下来,一群人就站在酒吧的门口,屏住呼吸聆听着外面的声音,男人们一脸紧张,手心里噌噌的直冒冷汗,女人胆小的直接吓的哭了起来,平时这么激烈的乱斗场面,也只有在电影里看过,现实中见过的最多的也就是几个人在一起打群架。 可像这样一大群的人,加起来有三百多人聚在一起持械斗殴,怕是他们中百分之九十九的人这一辈子都没见过,今天见识到了,也将会是这辈子唯一见到的一次。 蒋叶丽回过头,微笑着对身后的一群人说:“大家要么就此散了,想留下来喝酒的,今天晚上的维多利亚的酒水免费,庆祝我们就把初来乍到,躲过一劫,也感谢前来帮忙的诸位兄弟们!” 蒋叶丽拱起双手,冲在场的士兵以及朋友们做了一个感谢的姿势。 张亮站在余志坚的身边,这小子勇武过人,在沈城军区里,就服余志坚一个人,余志坚过去也是他的长官,现在即便是退伍,不管什么时候,只要说一声,张亮就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 张亮一边看着蒋叶丽,一边小声的问余志坚,说:“志坚哥,这位美女是谁啊?” 余志坚道:“蒋姐,林昆哥的女人,百凤门昔日的大姐头。” 张亮的眼睛顿时一亮,拱起双手,学着蒋叶丽的模样回了一礼,道:“蒋姐,都是自家的兄弟,不用这么客气,要是蒋姐非要感谢的话,那今天晚上就让俺的这群兄弟好好的喝个痛快!” 蒋叶丽笑着说:“没问题,不知道这位兄弟怎么称呼?” 张亮笑着说:“俺叫张亮,张飞的张,锃亮的亮,俺这辈子最佩服志坚哥,可志坚哥最佩服的是林昆哥,蒋姐又是林昆哥的……” 余志坚赶紧用胳膊顶了张亮一下,张亮疑惑的道:“志坚哥,你顶我干嘛?” 余志坚咧嘴尴尬的冲蒋叶丽笑了笑,微微的侧过头,咬着牙对张亮说:“你小子脑袋是不是长屁股上了,什么话都能说么?” 张亮一脸冤枉的表情,再抬起头看向蒋叶丽,却发现蒋叶丽的脸颊也是微微发红,像是喝酒喝的,又好像是灯光映的,也好像是羞的。 张亮捎了捎后脑勺说:“我就是想说,蒋姐又是林昆哥的大姐头。” 余志坚彻底松了一口气,蒋叶丽脸上的表情也恢复了正常,笑着说:“张亮兄弟,今天晚上就和所有的兄弟们,一起喝个够!” 张亮啪啪啪的鼓起掌,开心的道:“好哦,成天在部队大院里圈着,俺和兄弟们可好长时间没喝酒了,兄弟们,今天晚上敞开了喝,只要不喝的爹妈不认,找不到回去的路,尽管喝!” “好哦!” 一群士兵群情高涨,看架势,是要把酒吧里的酒喝光了才肯罢休。 一群人呜闹的走进了酒吧,开酒,上小菜,劲爆的dj调小了音量,一群人推杯换盏,有的直接拎着个啤酒瓶对着瓶嘴吹。 余志坚带着张亮向林昆走了过来,介绍说:“昆哥,这是张亮,小名亮子,是我在沈城军区的时候关系最铁的小弟。” “亮子你好。”林昆笑着伸出手,举起手中的酒杯和张亮碰了一下。 张亮赶紧举起酒杯,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笑着说:“昆哥,这一杯算我敬你的,跟志坚哥打电话的时候,还有他春节回来的时候,他总跟我念叨你,说你是他这辈子最佩服的人。” “我,我先干为敬!”说着,张亮仰起头,一口将杯中的酒干了。 林昆笑着说:“那我也干了,也总听志坚念叨你,今天终于见到了。” 林昆又笑着对余志坚说:“志坚,你说亮子是你最铁的小弟,到底怎么个铁法?” 余志坚笑着说:“他对我的崇拜,就尤如那滔滔的江水,我对这小子的信任,就……就好像你对我的信任一样,嘿嘿。” 林昆笑着拍了拍两人的肩膀,笑着说:“亮子,以后咱们就都是兄弟了,等你退伍了,以后想过来发展,百凤门随时欢迎!” 张亮顿时一脸感激的说:“昆哥!有你这句话,小弟知足了!” 林昆笑着说:“亮子,先别说知足不知足,有件事我要问你。” 张亮马上挺直了腰板,说:“什么事,昆哥尽管问!” 林昆道:“部队里的纪律可是铁打的,你私自带了这么一群兄弟出来,又折腾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回过头你们领导处罚你怎么办?” 张亮想也不想,直接笑着说:“还能咋办,怎么处理我怎么接着不就完了。” 林昆笑着说:“今天这件事情影响恶劣,可不会只是蹲禁闭那么简单,搞不好你这一身军人的衣服怕是要脱下来,除了这个,恐怕还有其他比这更加严厉的处罚。” “额……” 张亮忽然有些害怕,道:“昆哥,真会有这么严重么?” 林昆笑着说:“亮子,你这当兵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吧,不会连部队的纪律都没搞明白吧?” 张亮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昆哥,不怕你笑话,我还真就没搞明白部队的纪律,以前志坚哥在的时候,什么事都听志坚哥的,那时候也捅过篓子,不过也都没啥事。” 林昆笑着看向余志坚,余志坚咧嘴笑了笑说:“确实。” 酒吧的大门口,突然走进来了一群人,同样是穿着军装,不过和正在酒吧里喝的高兴的这一群大头兵比起来,此时正走进来的这些个人,各个脸色严肃,神色庄重。 “都给我安静!” 一声厉喝响起,酒吧大厅里的人们,全都安静了下来。 循着喊声望去,现场所有的人,几乎同时脸色一凛,安静了下来。 “首,首长……”余志坚和张亮同时望向不远处的一个一身军装的老头,喃喃道,两人赶紧放下酒杯迎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