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砸场子(1)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砸场子(1)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砸场子(1) 这一顿晚饭吃的其乐融融,陆婷只有在刚一见到余志坚父母的时候觉得尴尬,她身为特别行动处的一员,适应能力还是很强的,很快就和余宗华夫妇聊到了一起。 不管是王兰说的普通的家庭琐事,还是余宗华偶尔提起的政治上的一些问题,陆婷都能从容不迫的应答,并发表一些自己独到的见解。 这让余宗华夫妇马上对这个漂亮的姑娘更加刮目相看,吃饭的中间,王兰高兴的好几次偷偷的冲余志坚竖大拇指。 “爸,我和林昆哥还有事,就先不陪你们了。”余志坚放下筷子,抽出张餐巾纸擦了擦嘴。 “什么事啊?今天难得陆姑娘在,就不能留下来多陪陪我和你爸?”王兰嗔怪道。 余志坚道:“妈,陆婷也不是今天来,明天就走了,我和林昆哥的事情是男人之间的事,你还是别问了。” 余宗华道:“哟,男人之间的事情你妈不能问,那我能问了吧。” 余志坚咧嘴笑着道:“爸,你也不能问,虽然是男人之间的事吧,不过是我们小年轻之间的事,你年纪大了,不宜过问。” 余宗华道:“嘿,你这小子,还跟我玩起了文字游戏是吧!” 余志坚站了起来,笑着说:“爸,真不方便说,你先别问了。” 林昆也站了起来,笑着说:“叔叔,婶子,我和志坚就先去忙了。” 王兰道:“昆子,你和志坚到底搞什么鬼呢?” 林昆笑着说:“这……”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总不能说今天晚上帮派火拼,我和志坚得去打头阵吧,抛开余宗华夫妇身为父母长辈会担心不说,余宗华好歹也是一省之长,这在省长面前公然提黑帮火拼,肯定不合适啊。 余志坚拉着林昆和陆婷就往外走,回过头喊道:“爸妈,我先去忙了!” 余宗华夫妇面面相觑,“这两个小子,搞什么名堂呢?” 王兰一脸担心,余宗华倒是放宽心的笑了笑,说:“放心吧,昆子这孩子不管做什么事都很有把握,不会有事的。” 酒吧一条街,维多利亚酒吧的大门口,人来人往,客流不断,这一条街上少说也有十家酒吧,但生意像维多利亚酒吧这么红火的,还真就没有第二个。 临近的几个酒吧里的负责人,有站在办公室里往外看的,也有蹲在门口看向这边的,脸上还有眼神里都是那酸溜溜的妒忌。 林昆和余志坚还有陆婷从吉普车上下来,陆婷站在维多利亚酒吧的门口,回过头笑着对林昆说:“林老板,生意不错啊!” 林昆笑着说:“陆大美女,你可千万别这么说,要不算你一股?” 陆婷笑着说:“算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好歹也是组织上的人,私自收受你的好处,会被别人说成贿赂的。” 林昆笑着道:“你是组织上的人,我也是组织上的,咱们同事之间赠与点什么东西,别人总会不那么闲的嚼舌根吧?” 陆婷没有继续接话,直接进入下一个话题说:“你这是打算在沈城扎根了?” 林昆笑着说:“算是吧,中港市太小,关不了我这条过江龙。” 陆婷笑着说:“本来我以为你只是随便说说,没想到你真的动手了。” 林昆笑着说:“男人嘛,总得有点野心和报复不是?” 陆婷笑着说:“你们今天晚上准备干嘛?” 林昆道:“志坚没跟你说?” 余志坚笑着说:“这不,我还没来得及说么。”回过头笑着说对陆婷说:“是这么回事,今天晚上昆哥打算和王勤虎过过招,省得他总咋咋呼呼的,以为自己是块材料。” 陆婷笑了笑说:“如果我现在去劝王勤虎最好不要跟你们动手,你说他会不会听?” 余志坚道:“肯定不会听啊,他会把你当做是神经病。” 陆婷笑着说:“可往往有时候就是这样,明明说的是实话,可对方就是不愿意相信,我调查过聚一堂,他根本不会是百凤门的对手,王勤虎真要跟百凤门死磕,后果一定会很惨。” 林昆笑着说:“陆婷,你这是太相信我了吧,还是在故意给我打气。” 陆婷笑着说:“我这是有事实根据的,聚一堂的王勤虎混江湖多年,手底下确实有些能征善战的兄弟,可真要和你漠北狼王比起来,不管是他本人还是他手底下的人,都逊色了不少,另外聚一堂在政界有关系,可在现在的辽疆省,有哪个政界的头目敢说自己比余省长和韩书记强?” “即便是盘根错杂的关系到了燕京,那又有哪一个大员敢说自己的实力会比燕京朱家的朱老强?敢说的人,恐怕只会自觅绝路吧。” 林昆哈哈的笑了起来,说:“陆大美女,照你这么瘦,我是在欺负王勤虎了。” 陆婷笑着说:“你现在之所以在中港市从一个酒吧慢慢做起来,一方面是想在沈城有一个扎实的根,另外也想慢慢的发展一下,震慑一下辽疆省其他的大大小小的帮派。” 林昆笑着点头说:“好吧,我承认你都说对了,女人太聪明了不好,小心我兄弟嫌弃你。” 余志坚马上咧嘴笑道:“陆婷,我才不会嫌弃你呢,别听昆哥瞎说。” 吱嘎…… 三个人正站在酒吧的门前说着话呢,突然一声急刹车声传来,紧接着又是一连串吱嘎吱嘎的声音传来,回过头一看,只见十几辆的面包车停下来,呈扇形的将维多利亚酒吧的大门口给围住,车门哗啦啦的拉开,下来一群大汉。 整条酒吧街顿时不安起来,许多路人纷纷停下来看热闹,一些个本来想要往维多利亚酒吧这边来的人,也纷纷驻足。 车上下来的这群大汉,一个个面目狰狞,手里头拎着家伙什,每辆车上至少下来八个人,一共将近一百多个人,顷刻间就将维多利亚酒吧的正门口围的个水泄不通。 酒吧门口的服务员顿时吓的面色苍白,赶紧转身就往酒吧里跑,去报信了。 这一群大汉的中间散开,一个身材又矮又粗的男人走出来,具体多大的年纪看不出来,身高最多不超过一米六五,剃着个板寸,脸上凶光闪光,鼻梁处有一大块疤痕。 这身材又粗又矮的男人站在酒吧的门口,一口吐出了嘴里叼着的牙签,冲着门口已经吓的哆嗦的服务员喊道:“老子我是虎哥手下十三太保的大太保宋姜,叫你们姓林的那个混蛋出来受死!” 门口站着的那服务员两条腿直哆嗦,身后的女服务员全都吓的蜷成一团不敢抬头,浑身上下止不住的哆嗦着。 这会儿,刚好有几个从酒吧里走出来的喝大的小年轻,一个个穿着的都挺潮,身旁都揽着一个漂亮姑娘,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二世祖,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的在外面瞎混,不管惹下了多大的篓子,只要舍得坑爹就一定能摆平。 几个小青年吐着酒气,揽着各自怀里的小妹,那叫一个得意,走出酒吧的大门口,突然看见眼前一大群人拦着,身旁的姑娘们全都吓的花容失色,几个小青年却是不然。 或许是仗着酒劲,不想在刚泡上手的妞面前丢了面子,几个小青年毫不畏惧的就冲眼前的这一群凶煞的大汉吼道:“怎么,仗着人多就了不起啊,都快给哥几个让开!” 此话一出,周围所有的人,都替眼前这几个小年轻捏了一把冷汗。 这时,一群大汉为首的那个又矮又粗的大兄弟,阴测测的一笑,手里头拎着根钢管,就向几个小年轻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