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谈话 - 神兵奶爸

第一百二十二章:谈话

第一百二十二章:谈话 余宗华不太喜欢喝茶,但不得不承认,喝茶能潜移默化的影响一个人的习性,可以让一个人慢慢的变的更加沉稳,就像那渐渐泡开的茶叶一样。 余宗华的书房里放了不少的好茶,都是亲戚朋友送的,他打开了一包今年新下的名品西湖龙井,在茶壶里泡了开来,书房里开着空调,喝起茶来倒不会因为发热而出汗,余宗华亲自给林昆倒了一杯茶,然后给自己斟上,两人一起喝了一杯之后,余宗华笑着说:“大侄子,别客气,自己倒!” 林昆给自己倒上了一杯,又替余宗华满上,笑着说:“余叔,你喊我上来肯定是有事……” 余宗华笑着说:“其实也没什么别的事,只事想问你一下关于姜峰的事。” “姜峰?”林昆稍微反应了一下,笑着说:“余叔,你是说中港市的副市长?” “对!”余宗华微笑着说:“姜峰之前给我打过几次电话,都是因为你的事,他表面上事在向我汇报你的情况,实际上他是想攀上我的关系。” 余宗华停顿了一下,林昆趁机问道:“余叔,那你的意思是?” 余宗华道:“林昆啊,你之前都是在部队里,对地方的政权可能不太了解,每个领导的手底下都得有自己的人,这样自己所处的位置才能稳定,我是想如果姜峰是块料的话,我倒可以考虑考虑栽培他一下。” 林昆笑着说:“余叔,你选料的标准是?” 余宗华正色道:“很简单,只要他有政治头脑跟能力,肯为老百姓做实事就行了!” 林昆想了想,说:“余叔,我刚到中港市不久,但听到耳朵里的消息是,姜峰确实是一个很有干劲儿的领导,中港市许多的产业都是他一手促成发展起来的,而且这个人我接触过两次,算是一个有胸襟有抱负的人。” 余宗华哈哈笑道:“既然是这样,那我心里也就有数了。” 林昆和余宗华从楼上下来,两人脸上都带着阳光灿烂的微笑,王兰笑着说:“老余,你和大侄子这是在高兴什么呢?” 余宗华笑着打哑谜道:“秘密!” 王兰笑着白了他一眼,道:“你和我藏了一辈子的秘密了,我才不稀罕再问呢。” 余志坚笑着问余宗华,道:“老爷子,那个许大头你准备怎么处置他啊?” 余宗华冷的白了余志坚一眼,笑骂道:“你小子属白眼狼的怎么着,吃了人家的狗肉,打了人家的外甥和侄子,还想再处置处置人家?” “我就是看他不顺眼,脑袋长的那么大,脸长的那么丑,这要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遇到了,我肯定会用个暴力管子把他的头给打碎了不可!”余志坚淡淡的笑道。 “你小子一天到晚没个正经的,人家长得丑怎么了,碍你啥事儿了?”余志坚气的教训了余志坚一顿。 晚饭也是在余宗华家吃的,幼儿园今天的行程是在沈城待一天,隔天早上再出发返回中港市,吃过了丰盛的晚饭后,余宗华和王兰留林昆和澄澄在家住,余志坚也希望林昆能留下来,晚上他们哥俩好叙叙旧,盛情难却林昆只好答应。 晚上先是让澄澄给楚静瑶打了个电话,然后就着电话林昆又汇报了一下这一天的行程,当然说的都是一些很平淡的事情,比如在酒坊门口遭遇的事,他可是一个字也没提,主要是怕远在中港市的楚静瑶担心。 澄澄很乖,知道晚上林昆要和余志坚叙旧,所以小家伙早早的就睡了,小海东青不习惯在屋里睡觉,就站在了窗外的栏杆上,林昆和余志坚悄悄的离开了房间,来到了别墅后院的小院子里,喝着两瓶冰镇的啤酒,边喝边聊。 两人之间的交集其实并不多,但话题却是源源不断,余志坚给林昆讲着东北军区里的事情,林昆给他讲漠北军区里的事,两个大男人这一说就快到半夜了,这时林昆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看是李春生打来的,林昆接听了电话问怎么回事,李春生说有急事要见他。 林昆对着电话坚决的道:“要是那个珍妮的事,你小子别找我帮忙。” 李春生在电话那一头苦苦哀求着:“师傅,你总得给我一个说话得机会吧,我真的没骗你,珍妮她是有苦衷的,她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坏女孩。” 在李春生三番两次的哀求下,林昆只好答应见李春生一面,让李春生来政府家属大院找他,也由不得电话另一头的李春生惊讶,林昆已经挂了电话。 “昆哥,你是时候收徒弟了?”余志坚笑着说。 “别提了,收了个便宜徒弟,还顶不让人省心,我都有点后悔了呢。”林昆笑着说。 “那你为啥收他?”余志坚笑着道。 “嗨,你可不知道这小子死缠烂打的劲儿,搁你身上你都能把他丢进浑河里喂鱼。”林昆笑着说。 余志坚哈哈笑道:“昆哥,你让然收当徒弟的人,肯定没这么简单,一定是他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等待会儿他来了,我跟他过两招。” 林昆笑着道:“志坚,你可别瞎扯了,这小子真不是练武那块料,我收他为徒是看他这人心底不坏。” 余志坚笑着道:“就这么简单?” 林昆摊手笑道:“我们俩出去吃拉面,钱都是我掏的,我还能有啥私心?” 李春生很快就到了,但被堵在门岗进不来,最后余志坚给门岗打了个电话,这才把他和珍妮放进来,两人在保安的指引下,找到了余宗华的小独楼,林昆和余志坚已经坐在正院门前的石桌旁等他,看到林昆后,李春生马上激动起来,“师傅!”那激动的劲儿就好像随时都能喷出眼泪。 “咋了?”林昆笑着问,眼神看了一眼站在李春生身后的珍妮,珍妮低着头,灯光下能看出她的表情很局促,她不敢跟林昆的目光对视。 “师傅,这个忙你可必须得帮珍妮,那群人太无赖了,吞了我五十万还继续要钱!”李春生愤恨的道。 “啥?”林昆表情一凛,瞪着李春生道:“你特么的又被人骗了五十万?”说完目光陡然凌厉的看向珍妮,冷声道:“你打算骗多少钱才够数?” 珍妮低着头抿着嘴唇不说话,李春生道:“师傅,真不是你想象那样的,珍妮是借了高利贷的钱给她父亲治病,没钱还钱,所以才帮那帮人骗人敲诈的……” “编,这样的谎话你都信,你小子的脑袋真是秀逗了!”林昆站了起身,恨铁不成钢的用手指着立春恒的脑门道,“你不觉得这样的骗局很老套么,人家随便下个套你就往里钻,你这智商真不应该出来混社会!” “那我应该干啥?”李春生一本正经的问。 林昆愁的直拍脑门,道:“听我的,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回酒店搂着苏有朋睡觉,别的事就别瞎搀和了,你被骗的那五十万就当打水漂了,以后别再被骗就成了。” “师傅,真不是你想那样的!”李春生着急道。 “我不想听你说,你赶紧走吧。”林昆摆手道,他现在是越来越觉得李春生这孩子傻,这孩子的智商傻的都不应该出来混社会,擎等着被骗。 “我没有说谎!”珍妮突然抬起了头,看着林昆道,目光里满是泪花打转,“你不信我就算了,但你不能侮辱我,我真的没有说谎骗春生!” 林昆盯着珍妮的眼睛看了能有五秒钟,他微微的眯起眼神,在透过珍妮的双眸来看她内心的变化,如果刚才她说了谎,那她一定就会内心恐慌,可最后林昆只在她的眼神里看到了愤怒、怨恨、坚定的色彩。 按照这种表情的变化来看,珍妮应该是没有说谎,但凡事都有个特例,要是珍妮提前接受过这种训练,那她完全可以表现的很坚定、很愤怒。 林昆嘴角冷冷的一笑,冲珍妮道:“行,我就索性相信你一次,不过事后要是让我知道你在故意下陷阱,我一定饶不了你和你的同党们!” 珍妮看着林昆的目光里突然流露出了一抹感激,但也是稍纵即逝,不过巧的是被林昆给捕捉到了,于是他心里更加相信珍妮没有说谎。 见林昆答应了,李春生马上喜上眉梢的道:“我就说嘛,我师傅不可能不管我……师傅,你真是我的好师傅!”说完,这小子才又后知后觉的看向余志坚,问林昆道:“师傅,这位是……” 林昆替李春生和余志坚两人介绍,互相认识了之后,李春生马上改口喊了声‘师叔’,把余志坚逗的哈哈笑了起来,夸赞道:“昆哥,你这徒弟不错哦!” 想要证明珍妮的话是真是假很简单,只要去她的老家一趟就行了,再联合当地的派出所,给出相关的户籍档案,基本上就能确定珍妮的身世了。 珍妮的家也在沈城里,不过是个贫民区,余志坚上楼跟母亲王兰说了一声,让王兰晚上照看点澄澄,然后便开着丰田霸道载着林昆、李春生、珍妮开往珍妮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