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老子是过江龙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老子是过江龙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老子是过江龙 林昆莫名其妙,望着地上躺着的老魁,说:“半个师傅,这就出师了?我虽然是你的半个徒弟,可你也得负责啊!” 老魁躺在地上瞧着二郎腿,迎着阳光微眯着双眼,笑着说:“小子,虽然才几天的功夫,但你进步神速,我能教你的已经教了,再对上姓仇的那老鬼,胜负就看你自己了。” 林昆道:“半个师傅,你确信我现在对上姓仇的那个老混蛋,不能被他一下子就给秒杀了?” 老魁道:“理论上也不是没有可能,但可能性极低。” 林昆干脆坐到了地上,说:“可我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老魁道:“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你觉得自己出师太快了?” 林昆道:“对!” 老魁道:“你小子对自己还有没有点深刻的认识了,别的且不说吧,早先的时候你已经是漠北狼王,后来又学了叶氏的咏春拳,之后又拜到了北方内功精粹曲韶华门下,现在又有我江南老魁对你实战指点,就算你是一个草包,有我和曲韶华那老头这两位师傅,也该出类拔萃了。” 林昆道:“可是……” 老魁坐了起来,伸手指了指林昆的心,说:“在你战胜敌人之前,信念必须要足,狂暴能够增加一切生物的战斗力,同样强大的信念也能给你带来质一般的提升。” 老魁站了起来,道:“好了,你我师徒的缘分今天到底结束,以后不用再来这公园了,等你手刃了那仇老鬼,我就离开沈城,去燕京城转一圈,再回我的江南逍遥快活。” 望着老魁的背影,林昆道:“半个师傅,你还是放心不下我。” 老魁背对着道:“你一个人对上三个人,叫我怎么放心?你小子真有个三长两短,燕京皇城里的那位还不得满世界的通缉我。” 林昆笑了笑,对着老魁的背影喊道:“半个师傅……” 余下的话音未出,老魁打断道:“不用跟我说谢,来点实际的!” 林昆笑着说:“放心,酒和女人一样都不少!” 老魁哈哈大笑:“这还差不多!” 林昆从小树林里走了出来,树林外坐了一圈看热闹的老头老太太,见林昆从里面走出来,老头老太太们依依不舍的问道:“小伙子,明天和你师傅再不过来了么?” 林昆笑着说:“不过来了。” 老头老太太们叹了口气,道:“哎,以后没热闹看喽。” 说完,一群老头头老太太拎着马扎散了,该干啥干啥去了。 走出北陵公园的大门,林昆掏出手机给姜夔生打了过去,既然老魁已经说他出师了,那接下来也该和仇云鹤算账了,姜夔生得带着刘一燕过来,亲眼见证为邱铁男报仇。 挂了电话之后,林昆又给杨星雨打了过去,他和曲筱筱也得过来,师傅病入膏肓不假,但最终却也是因为这仇云鹤而死,也算是深仇大恨一件。 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九点钟了,林昆开着车来到了正德轩茶馆,茶馆的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吉普车,车里坐着一个面目狰狞的司机,正冷眼的看着林昆从车上下来。 林昆从车上下来,瞥了一眼吉普车,直接就走进了茶馆。 茶馆楼上,天字号包间,丁锦玉正坐在主座,悠哉的品着茶,一身雍容的打扮,再加上神情自若,浑身上下透着一股贵妇的气质,身后站着两个一身黑衣的保镖。 林昆直接推门进来,看见丁锦玉之后,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惊,但马上就恢复了正常,坐在了丁锦玉的对面。 丁锦玉笑盈盈,语气里透着阴森说:“林老大,我们又见面了。” 林昆笑着说:“是啊,这世界这么小,走到哪都能遇见。” 丁锦玉笑着说:“没想到你来沈城不久,挑的这间茶馆却是不错,今天有劳林老大破费,我点了一壶这儿最贵的茶。” 林昆笑着说:“哦,是么?我只是约昨天晚上那一群人的老大出来谈事情,可没说要请他喝茶,丁姑娘,你是他们的老大?实在不好意思,我可真没有请你喝茶的意思。” 丁锦玉微微一笑,揶揄道:“怎么,林老大难不成连一壶茶都请不起么?” 林昆笑着说:“我林昆请客一向是要看对方的身份,丁女士还真不在我林昆请喝茶之列,换言之,就是丁女士请我喝茶,恐怕我也喝不下。”抬起手打了个响指,道:“服务员,给我来一壶你们这儿最便宜的茶。” 茶水很快就上来,林昆自顾的斟茶慢饮,对面的丁锦玉脸色却不是很好看。 林昆放下茶杯,笑着说:“丁女士,你不会没带喝茶的钱吧,要是这样的话,你可以给你的虎哥打个电话,叫他给你送过来,顺便我也想见见他,我们好好的谈谈。” 丁锦玉道:“我就是代表虎哥来的!” 林昆笑着摇摇头道:“你代表王勤虎,你凭什么代表他?” 丁锦玉道:“我现在是聚一堂的人,我是虎哥的女人!” 林昆哈哈笑道:“丁锦玉,你可真够不要脸的……” “你说话注意点!”丁锦玉身后的两个开口怒气汹汹的说。 林昆的目光顿时一冷,看着两个保镖说:“这儿有你们两个手滑的地儿么?” “放肆,你知道这是在谁的地盘么,你在中港市再牛,到这儿也一样是一个虫,可别真把自己当成是过江龙了。”保镖怒瞪着林昆吼道,握着拳头在空气中比划了一下。 林昆站了起来,直接将杯中的茶水泼向了说话的这个保镖,这保镖抬起手来挡了一下,旋即骂道:“你特么找死!”挥着拳头就向林昆扑了过来。 身边的另一个保镖见状,也握紧了拳头一起扑了过来。 丁锦玉想要阻拦,已经来不及了,她目光惊恐的看向林昆,她心里当然知道林昆的实力有多恐怖,她是在为自己的两个保镖担心。 啪! 一声脆响,林昆的大手一把抓住了挥过来的拳头,紧接着用力一扭,就听嘎嘣的一声脆响,面前年的保镖那本来凶煞的面孔,顿时因为痛苦而狰狞了起来,大叫一声:“啊!” 紧接着林昆又是一拳挥出,精准无误的砸在了另一个保镖的鼻梁上,这保镖一声痛叫,直接捂着脸倒在了地上,殷红的血液顺着指缝流了出来。 林昆拍拍手,微笑着坐了下来,对面的丁锦玉已经是被惊吓的面色苍白,林昆笑着说:“丁锦玉,还是叫你们的虎哥出来聊聊吧,就凭你,我真没兴趣聊下去。” 丁锦玉嘴唇颤抖了一下,起身到外面打电话去了,不一会儿的功夫回来,坐下来说:“虎哥十分钟以后到。” 林昆笑着说:“好!反正王勤虎现在还没过来,我们倒是可以聊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你认为聚一堂一定会赢?” 丁锦玉道:“林昆,你太不了解聚一堂了,它远比你的百凤门实力要大的多,我劝你还是不要白日做梦,妄想斗的过聚一堂。” 林昆笑着说:“看来你和王勤虎的关系果然非同一般,这才几天的功夫,就对聚一堂这么了解了,谢谢你的忠告。” 丁锦玉道:“我倒是觉得,你应该好好的在中港市待着,来沈城和聚一堂斗,天时地利人和你一个都不占,凭什么赢?” 林昆笑着说:“这就不用你操心了,我的性格生来就是这样,别人对我不仁,我就一定会对他不义。” 两人聊着天,没过多久王勤虎就过来了,他正好在附近的一家场子里,身后跟着两个保镖,一走进包间的门口,马上一阵凛冽的杀气涌了进来,丁锦玉让开了主座,王勤虎坐下,面色冷然的看着林昆,上下的打量了一番。 “哈哈!”王勤虎忽然大笑,道:“林昆,早就听说过你的大名,今天总算见到真人了,兄弟你确实气质不凡啊。” 话是这么说,但怎么听,都有着一股鄙夷揶揄之意。 林昆微微一笑,道:“虎哥,我也早就听闻你的大名,你比传说中的可要威武多了,果然是个能成大事的人。” 王勤虎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怔,接着冷笑道:“行了,林昆兄弟,咱们还是直奔主题,今天约我出来什么意思?” 林昆笑着说:“什么意思,王老大你应该知道,昨天晚上我的酒吧开业,是你叫人威逼一个小姑娘要做手脚。” 王勤虎直接承认道:“不错,那小姑娘的爹欠了我很多钱,帐也收不回来,总得让她做点什么算点利息吧。” 林昆眼睛微微一眯,笑着说:“王老大,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可以不计较,但那姑娘的爸欠你的钱,一笔勾销。” “一笔勾销?” 王勤虎哈哈大笑,道:“林昆兄弟,你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啊,你以为你是谁啊,你说一笔勾销就勾销?” 林昆笑着说:“我已经决定了,今天叫你来只是通知你一下你,如果你不接受这个条件,昨天晚上你让那姑娘对我的场子做手脚的事情,我可是要向你讨个说法的。” “向我讨说法?”王勤虎哈哈大笑,像是听到了莫大的笑话一般,道:“林昆兄弟,做大哥的不得不说你一句,你这太把自己当回事的毛病可不好,这里是沈城,不是中港市,我要是想灭了你,也就分分钟的事儿。” 林昆笑着说:“哦?是么,那王老就灭一个我看看。今天晚上我在维多利亚酒吧里等着你,你最好叫够了兄弟。行了,我还有事要去忙,就不在这里跟你浪费时间了,王老大你记住了,不管是在那儿,我林昆都是过江龙!” 王勤虎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阴测测的说:“你不想活着离开沈城?” 林昆淡淡不屑的笑着说:“那你也得有那个本事不是,我们之间早晚都有一战,什么时候撕破脸皮都没关系,记住了,今天晚上我在酒吧里等着你,不来的是孙子!” 王勤虎怒道:“小子,你别太狂!” 林昆不再答话,笑呵呵站了起来,转身向门外走去。 服务员追了上来,“先生,您还没付钱呢。” 林昆回过头看了一眼包间里气的鼻孔撑大的王勤虎,笑着说:“让那位老板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