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死在他的手上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死在他的手上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死在他的手上 (最近这两天,确实事情比较多,昨天中午朋友女儿百天吃饭,喝了点酒,脑袋疼的厉害,不是二斗偷懒,实在是那种状态下写不出东西。) “开门,快开门!” 砰砰砰…… 外面的人边吼叫着,边猛砸门,气势汹汹,像是要把这门给砸碎了一般。 屋里,张山已经已经害怕的两条腿直哆嗦,眼看着就要站不住了,脸色骇然而又慌张的看着林昆说:“怎么办,这可怎么办,这些人都是心狠手辣的,他们会杀了我的!” 林昆扶着张山坐下,脸上笑容云淡的道:“张大哥,今天这事我能帮你摆平了,但我要问你一句话,怎么样?” 张山半信半疑的看着林昆,神色慌张的说:“林,林老板,你真能帮我摆平?别说是问我话了,就是叫我做牛做马都可以。” 林昆笑着说:“张大哥,今天这事我要是帮你摆平了,以后你还赌么?” 张山嘴唇哆嗦着道:“我,我……” 林昆转身就要离开,背对着张山说:“既然你死性不改,那我能救的了你一次,也救不了你一辈子,雨梦有你这样的父亲也是悲哀,倒不如让你自生自灭算了。” “林老板,你别走!”张山嚯的一下站了起来,两条腿还直打哆嗦,道:“林老板,我,我以后肯定再不赌了。” 林昆微微的回过头,嘴角勾起一抹阴森的笑容,说:“张大哥,这可是你说的,我林昆可是最讨厌言而无信的人,以后如果你再进赌场,我就把你的手指一截一截的剁下来。” 张山吓的脸色惨白,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浑身上下都哆嗦了起来。 林昆走到门口,门外的人还在拼命的砸门,林昆冲着外面吼了一句,道:“都特么的吵吵什么,我开门了!” 门外瞬间安静了下来了,外面的人面面相觑,什么情况,那个平时窝囊的恨不得躲到女儿裙子下面的张山,怎么突然这么爷们了,难不成是被逼上了绝路,小宇宙爆发了? 我呸,就那种怂货,别说是被逼上绝路,就是给逼上死路,也还是那么个怂样,待会儿门一开,照样乖乖的跪在地上。 吱…… 门开了,老旧坚硬的铁门,已经被外面的这群人给砸的走形了,林昆站在门口,脸上笑容云淡,瘦削的脸颊,给人几分和蔼之色。 门外站着的一群人,一个个手里头都拎着家伙什,为首的是一个剃着光头,面目狰狞的胖子,正疑惑的看着林昆。 不光是这胖子,几乎门外所有的人都是一脸疑惑的看着林昆。 这小子谁啊? 以前没见过这号人物啊? 也没听说张山还有个儿子啊? 难不成, 是这张山狗急跳墙找来了帮手? 可瞅这小子身材瘦削的模样,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在咱们一群人手底下挨过一招的主儿,杵在这儿像是个麻杆一样。 “小子,你特么谁啊!”为首的光头胖子瞪着林昆,语气阴狠的说道:“告诉你,别特么的多管闲事,知道咱们是什么人么?老子给你一次机会,马上从老子的面前消失!” 林昆咧嘴一笑,也不答话,突然一记闷拳就挥了出来。 顿时就听砰的一声闷响,眼前的这个一脸凶煞的光头胖子,完全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捂着脸一声痛叫,就向身后倒去,好在身后站着的小弟,两个人强行的把他扶住。 “我次奥尼玛的!居然敢动手,今天老子非废了你不可!” 光头胖子吃了一瘪,心里头的火气噌噌的往上冒,痛声嘶吼,大手往前一挥,“兄弟们,给我往死里打!” 一群手里拎着家伙什,怒气汹汹的小青年,向着林昆就扑了过来,在这群小青年的眼里,眼前这个身材瘦削不知死活的小青年,马上就得被他们给打的趴在地上求饶。 可结果…… 砰,砰砰,砰砰砰!!! 一连串的拳影挥出,再伴随着时而撩起的劲踢,眼前的这群小青年手里的家伙事还没等使出威力来,一个个就觉得眼前一黑,不知哪儿飞来的拳头,就把自己砸的七晕八素,有的胸口被那44码的大脚板子踹中,直接从楼梯上滚了下去,短短不到一分钟的功夫,七八个人四仰八叉的横在了地上,捂着脸的,抱着胸的,在那痛叫着。 为首的光头胖子捂着脸,傻傻的愣着神,目光呆滞的看着林昆,林昆咧嘴冲他一笑,这光头胖子马上呜嗷的一声惨叫,吓的趴在了地上直哆嗦,林昆走到跟前,蹲下身来,扯着这胖子的衣领就给提溜了起来,这胖子连连讨饶,“大,大哥,我错了,我有眼不识泰山……” “嘘!” 林昆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微笑着说:“你只是一个小头目,你背后的大哥是谁?我想请他出来喝喝茶,麻烦你转告一声,明天上午九点钟,正德轩茶馆天字间见。” “大,大哥……” “滚!” 为首的圆脸胖子还要出声,林昆直接冷冷的一声低喝,顿时吓的他爬起来就往楼下逃窜,其他的躺在地上的小青年们,也都赶紧爬了起来,随便找个家伙什拎在手上逃了。 林昆回到房间里,屋里头的张山哆哆嗦嗦的站着,裤裆处已经湿了一片,这是刚才林昆开门的一瞬间他被吓的,此时正瞪大着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林昆。 林昆笑着走进了屋里,“张大哥,没事了,希望你能记住刚才答应我的话,我最不喜欢出尔反尔的人,否则……” 张山连连道:“我记住了,记住了,以后肯定不再沾赌。” 林昆笑着说:“我们酒吧缺一个管理仓库的,有兴趣的话,明天过来上班吧,雨梦是个不错的姑娘,有这么一个好女儿,你应该懂得珍惜。”抽出一张名片放在了沙发上,“这是我的名片,要是再有人找你麻烦,给我打电话。” 门关上了,张山好半天才回过神,一步一步挪腾到沙发旁,捡起林昆留下的名片,喃喃的读道:“林昆……” 落下的巷子里,昏黄的路灯下,四个老头正对峙着,确切的说是三个老头对峙着一个老头,人数上明显处于劣势,可这一个老头并没有丝毫的畏惧退缩,反而战意高昂。 老魁静静的看着仇云鹤,嘴角冷的一笑,道:“北方外家功夫的第一高手,还带着两个小弟,要动手请尽快,三比一还在这磨蹭,可不是你们北方人豪爽直快的性子。” 仇云鹤冷冷的道:“你为什么要多管闲事?那小子跟你什么关系?” 老魁冷笑着说:“我的半个徒弟,我当然要管这个闲事。” 仇云鹤眼睛微微一眯,道:“你觉得你能胜的过我们三个?” 老魁笑着摇摇头,说:“我只知道你心里在害怕,我是不怕死,但你们三个都怕死,真要动起手来,最终我肯定是要死的,可你们三个里就不好说了,谁死谁活。” 仇云鹤道:“你真的不怕死?” 老魁笑着说:“都活了一把年纪了,还贪恋这世俗干嘛,都别在这墨迹了,要动手尽快,不动手的话赶紧滚蛋!” “你!!!” 仇云鹤的双眼里冷光射出,拳头握的咯吱咯吱的响,眼看着就要动手,这时对面的老楼里,林昆从里面走了出来。 仇云鹤马上放弃了动手的念头,不是因为他惧怕林昆,而是眼前一个不怕死的老魁,再加上一个林昆,他的胜算不大,最终仇云鹤冷冷的丢下一句:“哼,我就不信你能跟着他保护他一辈子,早晚有一天,他会死在我的手上!” 言罢,仇云鹤回过头,对身后的两个老头道:“我们走!” 老魁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早晚有一天,你会死在他的手上。” 仇云鹤眉头一动,脚步没有停下,内心的杀机却是更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