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都是误会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都是误会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都是误会 酒吧后台的演员化妆室里,一群年轻漂亮的姑娘正在化妆,临时的原因将他们登台的节目推后了两档,不过并没有小姑娘们的情绪,少数的姑娘紧张,多数的还是充满期待。 化妆室的角落,张雨梦一脸担心的模样,自己对着镜子描眉毛,居然将眉毛画歪了,还是旁边的同学提醒,她才发现。 “雨梦,你怎么了?”身旁的同学关心的问。 “我没事。”张雨梦笑了笑。 “没关系啦,大家都没怨你打翻了烫,你刚才没有烫到吧?” “没有。” “那就好,赶紧化妆吧,待会儿我们就要登台了,加油!” “嗯,加油。” 张雨梦笑了笑,继续化妆,可心里头还是七上八下的,她在担心父亲,自己没按照那些坏人说的做,他们会不会…… 后果她不敢去想,那些人都是凶残之辈,没有什么他们做不出来的,父亲欠了高额的高利贷,根本无力偿还,一次父亲喝醉酒的时候念叨过,这些人对付欠债还不上的,正常是不会真的杀死对方,但至少也要剁掉手脚。 虽然父亲一无是处,虽然他起跑了母亲,可毕竟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已经没有了母亲,要是父亲再没了,那家还叫家么? 鼻尖一酸,眼泪就要流下来,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张雨梦连忙忍住泪水回过头,身后站着的是一身黑色衣装的程梅。 程梅表情严肃的说:“跟我来一下。” 张雨梦心虚的道:“什么事啊?我,我马上就要演出了。” 程梅嘴角露出一抹微笑,道:“放心吧,不会耽误你很久。” 张雨梦跟在程梅的身后,来到了化妆室旁边的一个独立小房间内,这个小房间也是化妆室,是一个独立的化妆室。 蒋叶丽正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笑着说:“雨梦,请坐。” 张雨梦唯唯诺诺,道:“蒋老板,我,我站着就好。” 蒋叶丽笑着说:“雨梦,不用跟我这么见外,叫我蒋姐就好,给蒋姐一个面子,咱们坐下来说。” “哦。”张雨梦坐了下来,却是不敢抬头看蒋叶丽的眼睛。 蒋叶丽笑着说:“雨梦,你是有心事吧,说给姐姐听听?” “没,没有。”张雨梦低着头说。 蒋叶丽笑着说:“没关系,姐姐不会怪你的,其实姐姐知道刚才的汤不是你不小心打翻的,是你故意打翻的。” “我……” 张雨梦低着头,两只小手紧紧的攥着衣襟,语气都颤抖起来了。 “雨梦,不要担心,蒋姐真没有怪你的意思,要不然也不会让林先生去找你爸,待会儿好好演出,等今天晚上顺利的结束以后,有什么事情,咱们再慢慢商量。” “蒋姐,对不起,求求你们不要伤害我,求求你们……” 张雨梦跪在了地上,就要给蒋叶丽磕头,被蒋叶丽一般拦住扶了起来,道:“傻丫头,姐姐都说了没怪你,我知道你是一个善良的姑娘,你家的情况我也清楚一些,放心吧,姐姐不会伤害你爸爸的,林先生是去保护他。” 张雨梦慢慢的抬起头,双眼中已是热泪盈眶,“蒋姐,我……” 蒋叶丽微笑着说:“好了,雨梦,什么都不用说,快去准备吧!” 张雨梦还是担心的说:“蒋姐,那些人可都是很凶的。” 蒋叶丽笑着说:“那你是没见过比他们更凶的,林先生更凶。” “林先生……”张雨梦一脸的不可思议,脑海里却是浮现出一个痞里痞气,但是却如邻家大哥哥一般的一张脸。 黑色的国产轿车停在了一栋老旧的红砖楼下,林昆从车上下来,他自己过来的,让余志坚留在酒吧里照看着点,万一酒吧里真有人来闹事,程梅只能保护蒋叶丽,其余的那些临时搭凑起来的安保人员,他还真不放心。 林昆关上了车门,指着楼层往上数,“一,二,三,四,五……” 数到第六层,窗户上亮着昏黄的灯光,看来就是这儿了。 林昆抽出根烟叼在嘴里,开始上楼,一口气爬到六楼,站在一扇老旧的防盗门面前敲敲门,屋里头有电视的声音,可却听不到有人过来开门,等了十多秒钟,林昆再次敲门。 这时,防盗门的猫眼里黑了一下,紧接着又没任何的动静。 “张先生,你在家么?”林昆冲着门口喊道。 还是没人回应…… 林昆抬起手,又要敲门,这时身后对面的门开了,一个七十多岁的老爷子,穿着秋衣探出个脑袋,一双迟暮的眼睛上下的打量林昆,问道:“小伙子,你是来收账的?” 林昆笑了笑,不等他开口,老头又接着说:“放他一条生路吧,他本来是一个挺不错的孩子,要不是下岗了找不到工作,老婆跟了别人跑了,也不至于堕落成这样,你们这三天两头的来逼帐,早晚会把人给逼死的。” 林昆道:“大爷,你误会了,我不是来逼帐的,我是为了他女儿过来的。” 老头顿时激动起来,脑袋缩了回去,不过马上拎着一只鞋底子就出来,冲着林昆就要打过来,骂道:“你们这群畜生,居然对小萌下手,小萌那孩子从小就乖巧,你们……” 啪! 鞋底子没有抽在林昆的身上,被林昆徒手给接住了,林昆一脸冤枉的说:“大爷,这里头肯定有误会,先别激动!” “误会你个头,你们一定是看小萌长的漂亮,你们这群土匪,禽兽,我要去中央告你们,告你们这群黄世仁!” 老头硬拽着鞋底子还要打,林昆是松手也不是,不松手也不是,松手了吧,怕一下子晃到了老爷子,万一伤着了可咋办,可这要是不松手吧,看这老爷子这么死拉硬拽的,憋的脸都红了,也实在是于心不忍。 好在这时对面的门口里,又出来了一个老太太,老太太也是六七十岁,圆脸微胖,从后面抱着老爷子就拦道:“老头子,你找死呢啊,人家黑社会的,你惹得起么!” 老头道:“不行,他们这群前后打小萌的主意,我得跟他们拼了!” “小萌又不是你孙女。”老太太生气的说。 “可那孩子平时多懂事,你忘了她帮咱们洗衣服做饭了!”老头情绪激动的说。 老太太的脸色马上不好看起来,转过头拎出了另一个鞋底子向林昆抽了过来。 林昆的眼睛顿时瞪大,这老太太的立场也太不坚定了吧,心里头可真是有苦手不出,赶紧又抬起另一只手拦住。 “大爷,大妈,你们听我说……” 吱! 这时身后的门开了,张山一脸颓然的站在门后,瞪着眼睛冲林昆说:“有什么事冲我来,不要伤害我闺女!” 林昆道:“张大哥,你们真的是误会了,我是雨梦现在上班的老板……” 张山的脸色突然一边,心虚而又害怕起来,道:“你,你们到底要把我姑娘怎么样,她是无辜的,都是因为我……” 屋里,老旧破烂的沙发上,林昆坐在上面,张山去给他倒了一杯水,林昆接过水杯,张山却还不肯坐下来。 林昆道:“张大哥,我过来真没有恶意,主要是考虑到你的安全,雨梦没有做错事,所以担心那些人会来找你麻烦。” 张山低着头,道:“他们……” 话音未落,房门被从外面砰砰砰的敲响,凶神恶煞的声音传来,“开门,快开门!” 张山脸色一慌张,哆哆嗦嗦的道:“是,是他们,他们来了!” 林昆站了起来,笑着说:“张大哥,不用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