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章:输掉的尊严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输掉的尊严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输掉的尊严 一群面目狰狞的恶人走了,四面徒壁的家里,只剩下父女两人,父亲张山跪在地上,张雨梦低着头手里捏着那包白色粉沫。 她不得不答应那群恶人的条件,否则他们就要剁下父亲的双手。 “嘶……” 张山齿缝间吸了一口凉气,他想要站起来,可两条腿跪的麻了,歪过头冲身旁的张雨梦喊道:“臭丫头,过来扶老子一把!” 张雨梦回过头,红红的眼眶里,委屈的泪水忍不住的流了下来,吧嗒吧嗒的落在了灰兮兮的地板上,道:“我不管你!” 说完,将那一包白色的粉沫重重的摔在地上,回到自己的房间。 砰! 房间的门关上,跪在地上的张山一愣,赶紧强行的站了起来,拣起地上那一包白色的粉沫,来到张雨梦的门前砸门,刚才在一群黑道大哥面前怂包一个,这会儿却是气势汹汹的大喊大叫起来,“臭丫头,你快把门打开,还反了你了!” 房间的门猛的打开,张山赶紧把挥出去的拳头收住,愣了愣,道:“臭丫头,哭什么哭,赶紧把这包东西收好了,事儿办成了,你老子欠的一屁股债就一笔两清了,否则我就得死!” 张雨梦咬着嘴唇说:“债清了又能怎么样,你还是会去烂赌,妈就是被你这么气跑的,这么多年,你一点都不知道悔改!” “嘿,小丫头片子,你居然也学会你那贱货老妈的口气,还来教训我,我是你老子,你什么时候都不能教训我,知道么!” “怎么就不能教训了,你从来都不知道悔改,不知道上进,我现在长大了,我有自己选择生活的权利,我不想只是做你的奴隶,我不想替你还债,不想去填你那没有底儿的窟窿!” 啪! 一声脆响,结实的耳刮子,抽在了张雨梦的脸上,半边黏带着泪水的脸颊,高高的肿起来,张山的手在颤抖,脸上的表情在心慌,张雨梦捂着脸,眼神凌厉的瞪着自己这个不争气的父亲。 砰! 房间的门再次重重的关上,张山整个人哆嗦了一下,抬起手想要再砸门,却是迟迟也落不下去了,脸上悔恨的表情涌现,嘴唇哆嗦的喊了一句:“打,打你也是应该的,你都是我生的!” 门口传来张雨梦的嘶吼声:“我不是你生的,我是我妈生的!” “你,你这个孩子,要是没有我,能有你么?”张山底气不足的说道,蹲下身来,将手中的纸包顺着门缝塞了进去,“这,这次你就帮爸爸一回,爸爸以后,以后尽量不赌了。” 门后除了哭泣的声音,再没有别的声音传来,张山站了起来,抬起手抽了自己两个巴掌,回到沙发上坐下来,满脸悔恨。 他的心里也是恨自己的,恨自己不争气,恨自己戒不掉毒瘾,恨自己的烂赌成性,恨自己输光了家里所有的东西,老婆跟人跑了,女儿也不待见自己,他连父亲的尊严都输没了。 可每每坐在赌桌前,嗜赌的性子,就会让他把这些对自己的恨统统忘掉,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翻本,翻本,翻本…… 可这么多年过去了,本钱赔的是越来越多,最终自己只剩下一屁股债。 泪水顺着瘦削布满皱纹的脸颊上涌了下来,张山捂着脸,像一个孩子一样啜泣了起来,口中喃喃道:“雨梦,爸对不起你……” 又是阳光明媚的早晨,北陵公园的小树林里,阵阵轰隆的声音传出来,公园里来晨练的老头老太太们,似乎早已经习惯了,有的好事的还专门拿了个马扎,坐在顺林外面看热闹。 透过那树林间的缝隙,能隐隐的看到一老一少在那切磋,有些个老头老太太还开起了玩笑,说:“瞧瞧人家那个,这才叫真功夫嘛,你们每天打的太极拳,跟人家的比起来差远了!” 有的老头老太太马上就不愿意了,道:“你懂什么,我们那是修身养性,我们习武是为了延年益寿,耳不是用来打架的。” 树林里,轰隆隆的声音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停下来,林昆最终坐在地上,喘着粗气,身上穿着的单件衣服也都湿透了,摆着手说:“停停停,不打了,半个师傅,你这身手也太变态了吧!” “哼哼!” 老魁得意的走过来,蹲下来说:“小子,你也不瞅瞅我多大岁数了,都快能破你仨了,今天我倒还是可以夸你一句,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可没有你这一身傲娇的资本,你比我牛!” “嘿,半个师傅,难得你夸我,要不今天中午我做东,请你吃一顿?” “贿赂我?”老魁脸色一板,一副油盐不进的正经做派道:“不过要是档次够的话,我还是可以勉强的考虑一下。” “嘿……” 林昆笑着要说话,这老头耍起宝来还是挺可爱的嘛,道:“半个师傅,你放心,徒弟请您吃饭,那必须要档次够高啊!” “对了,咱们吃晚饭,我再带你去洗个澡,全套来它一个大保健,保证让你身心舒畅,精神倍爽,明天再打我的时候更……” “哼!” 老魁道:“你小子这是在故意给我使绊子是吧,想用美人计来耗我的体力?”咧嘴一笑,道:“不过我喜欢,哈哈!” 说着,老魁直接提溜起了林昆,说:“春宵光阴一寸金,赶紧起来,咱们先去吃饭,再去大保健,记住,要高档的!” 北陵公园的门口,一个骑着摩托车的交警,正在那给一辆黑色的国产轿车开罚单,林昆见状马上冲了过去,喊道:“警察同志,我只停了一小会儿,现在马上开走,马上开走。” 警察抬起头,一双漂亮的美眸向林昆看过来,林昆顿时就惊艳了,没想到这个穿着一身臃肿警服,骑着摩的的交警居然是个女的,而且瞧人家生的这个小模样,就两个字——漂亮! “只停了一会儿?”美女交警冷冷的说:“我在这等了十五分钟,你一直都没出来,而且我来之前这车就停在这了。” 说着,美女低下头看了一眼手表,“现在十六分钟零十秒,已经超过了这儿临时停车的时间,按照规定我可以叫拖车来把车拖走。” “别呀,美女你就高抬贵手一挥,我保证下不为例。”林昆笑着说。 美女交警却并不吃他这一套的,低下头继续开罚单,道:“行驶证,驾驶证都出示一下。”撕下罚单贴在车上,道:“记得按时去缴罚款。” 美女交警转过头,看着林昆,林昆却是在这儿捎着后脑勺。 美女交警皱着眉头说:“快点,请你配合我执行公务,行驶证,驾驶证。” 林昆为难的笑道:“美女警察,行驶证我有,可这驾驶证……” 美女交警道:“无证驾驶?” 林昆马上摆手说:“不是不是,我有证,但没有驾驶证。” 美女交警道:“那还不是无证驾驶,这一下你涉及到法律责任,已经不是开罚单这么简单了,马上跟我去交警局走一趟。” 美女交警声色严厉,一副没商量的态度。 “喂,我说你这小娘们怎么这么墨迹,罚钱就罚钱呗,赶紧别在这碍我们的事了,我这半个徒弟还要带我去大保健呢!” “大保健?” 美女交警马上一皱眉,拿起对讲机喊道:“这边有情况,有人涉及无证驾驶,还要去嫖娼,请尽快联系公安科的同事过来协助。” “哎我去,你这小姑娘怎么不讲理呢,还不让人大保健啊!” 老魁吹胡子瞪眼道,林昆赶紧把这顽固的老家伙拉到一旁去,又走到美女交警的身前,掏出了特工证隐秘的递了过去。 美女交警接过证件,将信将疑的看了林昆一眼,翻开证件之后,眉头顿时又皱了起来,她对林昆的印象本来就不怎么好,再加上刚才老魁口口声声的说要大保健,内心马上就笃定这证件是假的,一把将证件没收了说:“待会儿跟我去局里解释吧!” “啊?” 林昆疑惑的愣了一声,这时警笛声自远处传来,几个警察下车,将林昆和老魁围住,为首的一个三十左右的男警贴着笑脸走到女交警的面前,说:“小惠,就是这两个人么?” 女交警冷冷的说:“是!” 男警察谄媚的说:“那好,我马上把他们给带回去审讯。”说完,回过头马上换上了一副凶巴巴的面孔,对林昆和老魁说:“带走!” “等等!” 老魁正想要跟这群不懂事的小毛孩子动手,咱老魁走南闯北,还没什么人敢说抓就把咱抓起来,大不了痛揍这群小毛孩子一顿,然后给燕京城里的朱老头打个电话,回过头屁事没用。 可是,还不等他先亮起拳头,林昆却已经提前亮起了嗓门。 一声‘等等’说的是气宇轩扬,慷慨凛然,把一群民警全都给震慑住了,旋即他又咧嘴一笑,一脸痞气的说:“给我两分钟,让我打个电话先。” 周围的民警们面面相觑,为首的男民警也和漂亮的女交警对视一眼,也不能他们做出回应,林昆已经把手机掏了出来,对着电话就大声的说道:“余叔,是我,我在北陵门口遇到了点麻烦,一个漂亮的女交警,还有一群凶巴巴的人民公仆,非要把我当犯人给抓起来……好的,那就麻烦余叔了。” 林昆挂了电话,周围的人全都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也都都在心里头暗暗的猜想,这家伙口中的‘余叔’到底是何许人也,听他说话的口气,对方应该是一个大人物,可纵观辽疆省的官场,或者说他们心目中认识的余姓官员好像就一个,是…… 几个人脸上的表情呈现出不一样的色彩,有的惊讶,有的疑惑,有的怀疑。 林昆直接无视后来的这个为首的男民警,目光跳过,笑着冲那美女交警说:“美女,等上两分钟,再决定带不带我们走。” 美女交警没吭声,这时候谁也不敢轻举妄动,万一这家伙认识的真是余省长,这里面真要是有误会,那他们肯定是要受处分的。 老魁走到林昆的身前,也是好奇的说:“小子,你给谁打的电话。” 林昆笑着说:“我的一个叔叔。” 老魁道:“官很大么?”目光扫视了周围的这一圈不讨喜的民警,“能镇的住这群小子不?” 林昆笑着说:“应该没问题,大不了咱们就跟他们去警察局呗。” “切!” 老魁不屑的道:“老子这么一把年纪,就从来没进过警察局,想让我进警察局,没门儿!” 这时,美女交警和那为首男民警兜里的电话几乎同时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