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坏了好事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坏了好事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坏了好事 从酒店里出来,天边的黄昏正浓,照在酒店大门的玻璃上,有着一阵说不出的美,暖融融的,又令人患得患失。 林昆依旧是器宇轩昂,像是一个奏着凯歌胜利归来的英雄,而韩心脚底下的步伐有些凌乱,走起路来总好似脚软。 “我送你回去吧。”林昆笑着说。 “我不回学校了,你直接送我回家吧。”韩心羞答答的道。 “也是,得好好的休息一下,要不明天请个假吧。”林昆调笑说。 “你……”韩心咬咬牙,恨恨的瞪了他一眼,骂道:“混蛋!” 吉普车停在了市政家属大院的门口,韩心从车上下来,慢悠悠的向大院的门口走去,门口站岗的警卫,见是省委书记的千金回来,马上关心的问:“韩姑娘,你这是哪里不舒服么?” 韩心抬起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没事,脚扭了下。”转过身,冲正摇下车窗看着她的林昆说:“记得给我打电话!” 林昆做了一个ok的手势,笑着说:“回去早点休息。” 韩心愤恨的瞪了林昆一眼,道:“你马上从我的面前消失!” 林昆摇上车窗,一脚油门,吉普车轰隆隆的一阵响,很快就消失在了视野里,韩心却依旧站在原地望着吉普车离去的方向,她问的问题林昆已经给出了答应,即便是宋家的那位真正的千金大小姐,也没有机会,就更别说她了。 不过她不在乎,好似内心里多少年被压抑的叛逆,一下子爆发出来一样,为什么事事都要在乎世俗的阳光,为什么就不能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去生活,这一次她要坚持,既然自己喜欢这个男人,那为什么就不能抛开一切去喜欢呢? 想到这,韩心那漂亮可人的脸颊上,洋溢起温馨的笑容,大门口站着的两个警卫看的有些痴醉,实在是太美了。 韩心转过身,两个警卫马上表情严肃,挺胸抬头,韩心也只是觉得两人的表情突然怪怪的,也没多往别处想。 林昆没有直接回酒吧,而是找了个酒庄,买了两瓶正宗的华夏好酒,给住在北陵公园附近小旅店里的老魁送去。 今天早上,老魁又是毫不客气的把他虐了一顿,这可真不是白虐的,每次虐完了之后,林昆总会多多少少的有收获,按照他的悟性理解,他过去就好比是一把出鞘的利剑,横冲直撞所向披靡,可以用最简单残暴的方式杀敌。 但那也只是在普通的功夫上达到了巅峰而已,自从师傅曲韶华传给了他内功之后,他完全是晋级到了另一个境界,这个境界里的武功学问要比原来的更为高深,只是自己的实战有限,又不能遇到合适的对手,一些东西虽然是掌握了,但也仅限于是理论上的,运用起来还是生疏的很。 和臭棋篓子下棋,会让自己的棋艺变的越来越差,反之和高手下棋,则会让自己的棋艺变的越来越厉害,武功切磋也是同样,找一个高手切磋,你总会从这个高手的身上看到他的优点,自己自己的诸多不足,提升起来速度飞快。 虽然老魁这老头看起来不近人情,而且顽固不化,但林昆觉得还是要登门感谢他一下,这老家伙喜欢喝酒,也喜欢抽烟,自己带着两瓶好酒,再送上两根极品的古巴雪茄,保证能把这老头乐的眼泪汪汪。 照着地址,找到了这家门头不大的小旅店,一眼看去,估计最贵的标间也就百八十块钱,林昆拎着两瓶酒刚一进门,柜台后的老板娘便热情的说道:“小哥,住店么?” 林昆笑着说:“来找一个朋友。” 老板娘依旧热情,道:“你朋友叫什么名字,我帮你长一下。” 林昆挠了挠头,干笑道:“老板娘,这不知道名字能查到么?” 老板娘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目光重新自上到下的打量了林昆一番,要不是他手里拎着两瓶好酒,穿着的还算利索,非得把他当成是故意找茬的给轰出去不可。 老板娘笑了笑说:“不知道名字,这可就困难了,我这儿这么大的店呢,十好几间房都住满了客人,总不能挨一个去敲门吧。”说着,老板娘的眼睛故意眨了眨,暗示着什么。 林昆马上会意,从兜里摸出了张百元大钞,放到柜台的桌面上,笑着说:“就当是兄弟请姐姐喝茶,麻烦姐姐了。” “哟,瞧兄弟说的,你真是太客气了,其实这也不难查,你能跟我说一下你要找的那个朋友的特征么,我帮你想想。”老板娘收好了钱,脸上笑开了花,态度也十分殷勤。 林昆想了想说:“我的那个朋友啊,他大概六七十岁,看起来挺硬朗的,长的一个国字脸,长相应该属于中等吧……” “不用继续说了。”老板娘笑着打断说:“楼上202房间。” “谢谢老板娘!”林昆屁颠屁颠的就准备上楼,老板娘却又叫住了他,意味深长的一笑,说:“小哥,我劝你还是别去打扰,说不定老人家已经休息了呢,多不方便呀。” 林昆心里头有些莫名其妙,这老板娘这话是啥意思?不过他也没多想,笑着说:“没关系,这才几点钟,天还没完全黑呢。”说完,转过身就噔噔噔的上楼。 老板娘抓起一把瓜子,边嗑瓜子边笑着说:“有好戏看喽。” 楼上,202房间的门口,林昆咚咚咚的敲门,屋里头刚才还有声音,这会儿却突然安静了下来了,林昆又敲了两下,还是没有声音,这老头该不会出什么事吧,把耳朵贴听。 里面还是静悄悄的,林昆眉头一皱,冲里边喊道:“老前辈,老前辈你在么?我给你带了两瓶好酒过来,尝尝?” 门后还是将悄悄的,毫无声音,可刚才明明有声音的啊,该不会是老魁有什么隐疾,突然发作了吧,想到这,林昆也不再多想了,老魁的安全重要,抬起脚直接一脚就把门给踹开了。 “啊!!!” 林昆还没看清楚里面的状况,房间里突然一声女人的尖叫响起,紧接着林昆就看清了屋里的状况,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捂着胸口逃了出去,老魁赤裸着上半身,穿着个大花裤衩,正坐在床头,黑着脸瞪着他,一副仇深似海的模样。 林昆挠挠头,哈哈的笑了起来,道:“半个师傅,老当益壮啊!” 老魁气的吹胡子瞪眼,跳起来就要抽这个坏他好事的小子,林昆却是马上将手里拎着的两瓶酒挡在身前,扬言道:“半个师傅,你要是敢冲过来,我就把这两瓶酒给摔了!” 老魁眼睛微微一眯,打量着林昆手里拎着的两瓶酒,狐疑的问了一句:“是真的么?” 林昆笑着拍胸脯说:“我可以用性命担保,绝对是真的!” 老魁脸上的表情马上一变,满脸笑意,道:“这可是好东西啊!” 林昆笑着说:“半个师傅,看来你还是很识货的嘛!” 老魁白了他一眼说:“废话,我喝过的酒比你喝过的水还多。” 林昆伸手把酒递过来,老魁伸手要接,林昆马上又收了回去,老魁顿时又瞪眼道:“嘿,小子,你居然敢耍我!” 林昆嬉皮的笑道:“半个师傅,我怎么敢耍你,我是想跟你先约定一下,这酒你拿过去了,可不准又要动手打我,就算是打,也要等到明天再打。” “嘿,你小子居然还敢跟我谈条件,我……”老魁抬手又要打。 林昆马上从兜里掏出两根雪茄,连带着两瓶好酒一起奉上,说:“成交不?” 老魁愣了愣,马上喜笑颜开的说:“成交,你小子果然孝顺!” …… 夜色笼罩大地,林昆从老魁那儿回到酒吧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舞台上一群青春洋溢的小姑娘们正在排练,却不见张雨萌的身影,林昆坐到了台下观看排练的蒋叶丽身旁,问道:“你看好的那个小姑娘呢,怎么不见她人。” 蒋叶丽上下打量了林昆一眼,道:“这一整天的去哪了。” 林昆笑着说:“约了个朋友,叙叙旧。” 蒋叶丽道:“雨萌家里临时有事,接了个电话就请假离开了。” 林昆哦了一声,又和蒋叶丽闲聊了一些别的。 沈城老城区的一栋老楼前,停着两辆奔驰的吉普车,张雨萌家就住在这个楼,突然接到家里的电话,说家里有客人要见她,她没有多问,马上就请了假回来,心里却是清楚的知道,一定又是自己那个滥赌成性的父亲惹上麻烦了。 家里那老旧的沙发上,坐着两个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旁边又站了四个男人,自己的父亲跪在地上,脸上带伤,模样狼狈。 母亲早在几年前就对父亲绝望,撇开了他们父女离开了,现在只剩下她和自己这个一辈子不争气的父亲相依为命。 对于张雨萌来说,她恨自己的父亲,但又害怕失去他,毕竟他是自己身边唯一的亲人,他若是不在了,家也就不在了,她害怕那种孤苦无依的感觉,所以整个大学的时期,她拼命的在外面赚钱,她比别的同学付出的努力都多,为的就是能维持住这个家。 看着面前的这些陌生的男人,张雨萌很害怕,她弯下身要去扶跪在地上的父亲,被面前的男人给拦住,坐在沙发上的一个面容凶煞的男人笑着说:“小姑娘,你父亲欠了我们一屁股的债,想要救他的话,你就得乖乖听我们的!” 张雨萌道:“你们想怎么样?”表面倔强,内心却是害怕到了极点。 “很简单。”男人阴测测的一笑,从兜里掏出了个纸包,道:“你知道保证后天晚上维多利亚酒吧开业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