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吃狗肉 - 神兵奶爸

第一百二十一章:吃狗肉

第一百二十一章:吃狗肉 狗肉刚炖上,不过满满的一桌子饭菜,却是早已经准备齐全,余宗华和王兰夫妇带着林昆和澄澄来到了餐厅里,坐下之后余宗华才注意到林昆肩上的小海东青,脸上露出好奇的神色,问道:“林昆侄子,你这鹰……” 林昆笑着说道:“昨天游凤凰山的时候遇到的,我帮了这小家伙一个忙,这小家伙就跟着我了。” 王兰年轻的时候下过乡,对乡下的飞鸟走兽都很熟悉,端量了林昆肩上的小海东青后,啧啧称奇道:“老余啊,咱们林昆侄子肩上的这只小鹰怕是不简单啊,我在乡下的时候也没少见过鹰,但没有一只眼睛像这只这么机灵的。”又向林昆问道:“大侄子,你这小鹰是啥品种的?” 余志坚刚才去了厨房查看狗肉,这时正好返回餐厅,听了王兰的话后,不等林昆回答就说道:“妈,这可不是普通的鹰,是只小海东青!” “海东青?”王兰的脸上立马露出惊讶的表情,她在乡下的时候当然听说过这种鹰,那可是传说十万只神鹰里才能出一只的‘神兽’,它的速度比正常的鹰更快,智商比正常的鹰更好,攻击力比正常的鹰更高! 大山里曾有传说,说一只成年的海东青,能够轻易的杀死一头黑瞎子,那黑瞎子在山林里可是霸主的角色,就连一向凶猛的老虎都不愿与之为敌。 余宗华土生土长的沈城人,年轻的时候也没下过乡,自然就不知道海东青是什么神兽,奇怪的看向一脸惊讶的老伴,疑惑的问道:“兰啊,海东青是什么鸟?” 余志坚拎起一瓶茅台,不等王兰回答,他一边开酒一边对余宗华说道:“老爷子,还是我给你科普一下吧……” 余志坚说完,余宗华将信将疑的看着林昆肩上的小海东青,这只小鹰隼看起来灵气的很,一点也不像成年之后能把黑瞎子干死的那种神鸟,不过他心里转念再一想,小狗小时候都是可爱的,长大了不就凶了么? 余志坚给余宗华、林昆、还有他自己都满上了一杯酒,王兰把澄澄抱在了身边,溺爱的要照顾小家伙吃饭,余宗华提了一句词,说了句简单热忱的开场白,对林昆和澄澄以及小海东青的到来表示欢迎,家宴就开始了。 边吃饭边聊天,聊着聊着余宗华才想起问余志坚锅里炖的狗肉哪里来的,余志坚哈哈一笑,就把刚才街上遇到的那点事从简的说了一遍,余宗华听了之后目光凌厉的瞪了余志坚一眼,道:“你小子就脾气冲,早晚要出事!” 余志坚夹了块花生米放到嘴里,嘎嘣嘎嘣的嚼着:“谁让那两个小子不长眼,在这沈城的地界上,就是省长的亲儿子我都走过,他们算个球?” “你啊你!”余宗华无奈的冲余志坚指了指,余志坚马上端起酒杯,提词道:“老爷子,昆哥,咱们爷仨再走一个,同时宣布我一个决定!” “啥决定?”喝完了酒,余宗华马上问道,林昆也好奇的看向余志坚,这小子别看长的高高壮壮的,却是一个心思极为细腻有灵性的主儿。 “我这不快退伍了么,我不打算留在部队里干了……”他的话不等说完,余宗华马上就拿出父亲的威严,冲这位东北虎军团里的兵王吆喝道:“你小子不在部队里干打算去哪?就这你脾性到社会上能混的了?你还是少给我惹麻烦了,就老老实实的在部队里待着,一辈子保家卫国挺好!” 余志坚嚼着花生米很淡定的说:“老爷子,你先别动气,让我在部队里待着,那是您的意愿,可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啊,我想要自由的天空!” 余宗华别人面前一向都是和和善善的,能把脾气收回去的才叫本事,可唯独对自己这个儿子,他这个混迹官场大半生,一向以老好好示人的省人大书记,却是实在忍不住脾气,也怨这小子从小到大没让他省心过。 余宗华砰的就拍了下桌子,噌的一下站起来,拿出了严父的威严,挥起巴掌就要过来揍这个让他不省心的儿子,林昆赶紧起来拦着,“余叔,你先消消气……” 旁边的王兰不愿意了,瞪了老头子一眼,说道:“余宗华,你这臭脾气赶紧给我收了,咱们昆子大侄子带着澄澄大孙子来吃饭,你还想造反啊!” 余宗华在外人的面前,那绝对是笑面虎,可在自己媳妇的面前,却是个怕老婆的主儿,听王兰这么一说,他马上就老实了,而且也猛然惊醒林昆和澄澄在这儿呢,自己这么发脾气,还让不让人家吃好饭了。 余宗华重新的坐了下来,脸色阴沉的瞪着余志坚,“你小子给我说说,你不在部队干了,你想干点什么,什么才是你想要的生活,给我说!” 余志坚平常在外人的面前一直都是很严肃的,咱堂堂沈城军区的特种兵团的兵王,好歹也得有个气质,可在余宗华的面前,却一直都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他嚼着花生米嬉皮笑脸的对余宗华说:“老头子,你别生气,我已经打算好了,等退伍之后就去中港市发展,跟昆哥混!” 余宗华听了之后和媳妇王兰对视一眼,然后一起的点点头,余志坚这混小子从小到大没少给他们惹麻烦,做过的决定在他们看来都是无厘头的,但这个决定他们勉强可以接受,不为别的,就因为他们相信林昆。 老两口一起将目光看向林昆,余宗华道:“大侄子,我家志坚这混小子要真到了中港市去投奔你,你可得好好得看着他,别让他惹出什么乱子来。” 王兰道:“是啊,大侄子,志坚这熊孩子从小到大就知道惹麻烦,你一定的好好看着他!” 林昆笑着答应道:“余叔,余婶,你们放心吧,志坚要真去中港市投奔我,我一定好好带他。” 余宗华和王兰放心的点点头,几个人继续边吃边聊,王兰频频的帮林昆夹菜,她虽然对林昆的了解不多,但也是听过一些林昆在部队里的事迹的,重要的是林昆当初可是单枪匹马的就把她的儿子从恐怖分子的手里给救了出来,这份大恩情到了她这里自然就变成了浓浓的亲情呈现出来,尤其听说林昆从小无父无母是个孤儿,她就更把林昆当自己的孩子看。 热乎乎的狗肉端上来了,这种专门吃高档吃食的德国纯种黑贝的肉可真不是一般的香,不光桌子上的大人小孩闻到了这肉香直流口水,就是林昆肩膀上站着的小海东青,闻了这口味的香味之后也是直扑棱翅膀。 林昆挑了一块大肉枣放在了盘子里放到了地上,小海东青马上扑棱棱的跳下去就开始吃了起来,别看馋虫被勾引起来了,这小家伙吃东西还是很斯文的,一点也不像那些自然界的猛兽吃东西时狼吞虎咽的。 “余书记在家么!”门外突然传来了恭谦的声音,余宗华奇怪的抬起头,冲家里的保姆道:“刘婶,你去看看是谁。” 刘婶答应了一声就去了,余志坚嚼着狗肉道:“老爷子,不用让刘婶去看,肯定是那个许大头,这狗肉就是他侄子和外甥养的那条狗。” “哦?”余宗华嘴角露出一抹深邃的笑容,许大头这个人他是知道的,平时仗着手里的权势,对上面巴结奉承,对下面飞扬跋扈,实在是个坏种。 “余书记,是皇姑区的许局长。”刘婶的声音传来。 “快把徐局长请进来吧!”余宗华应了一声。 许大头跟着刘婶来到了餐厅,远远的就闻着狗肉的香味,他心里一阵的肉疼,那条德国的纯种黑贝他也是一直都看好的,本来还想从外甥和侄子那儿弄到自己家养几天,哪知道好端端的一条威风凛凛的大狗,现在居然变成了人家桌子上的肉,这叫他心里怎能不难受的百感交集。 可人家省委书记就在眼前,他心里就是再不愿意,也不敢表达出来,俗话说官大一级压死人,人家省人大书记可比他大的远远不止一个等级。 “余书记……”许大头脸上一副谄媚的表情。 “嗯,来了啊,小许。”余宗华礼貌的回道,脸上的表情和话说的都很客气,却没有让许大头坐下的意思,这意思很明显,老子不待见你,可你又说不出来个啥来,毕竟我对你还算客气的,你就在心里烧高香吧。 “余书记,我来是想和你检讨一下工作……”许大头语气有些哆嗦的道。 “什么工作啊?”余宗华装作不知道的道:“小许啊,你这官当的是不是糊涂了,你检讨工作应该去你们市中心警察局于局长那,怎么跑我这来了?” “余书记,我……”许大头要说话,却被余宗华给打断,“小许啊,我家里来了贵客,正在这吃饭呢,你的工作的事确实不归我管。要不,你也坐下来吃点?我这可有新鲜的狗肉,这味道可是好极了,你尝尝?” 能爬到市区警察局局长的位子,许大头凭借的绝对不是偶然,要是基本的好赖话听不出来,那他早就死在滚滚的官场洪流当中了,人家余书记说的这番话,尤其后面用了一个反问,明显就是在下逐客令啊。 事儿虽然没办成,但要是死皮赖脸的赖在这儿,只会让人家余书记更反感,所以许大头快速的在心里反应了一遍之后,马上就说:“不了,余书记您不知道,我吃不了狗肉,余书记你们吃饭,我先告辞了……”说这话的同时,许大头在心里暗暗的咆哮着:“谁说老子不吃狗肉,老子就特么的爱吃狗肉,麻痹的你们宰了老子侄子外甥的狗,吃了老子的狗肉,老子连汤都不能喝一口,这真特么的叫人心里窝火!” 许大头的到来只是一个小插曲,丝毫没有影响到一桌子人吃饭的心情,大家伙开开心心的吃完了饭之后,余宗华邀请林昆到楼上去喝茶,只是他们两个人单独去喝,连余志坚的份儿都没有,余志坚只好在楼下跟母亲王兰一起哄澄澄,实际上这母子俩却是被澄澄逗的乐个不停……

上一篇   第一百二十章: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