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蒙混警察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蒙混警察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蒙混警察 一听说要到里面谈谈,两个带头起哄的小弟,马上就吓的脚软了,被余志坚拎在手里的那小子挣扎着想要跑,还咋咋呼呼的冲余志坚挥拳头,结果被余志坚一个大嘴巴子抽了下来,啪的一声响,顿时给打的老老实实的。 趴在地上的那个小青年爬了起来也想要跑,结果被程梅一个拦腰扫荡腿,一下子给抽的趴在地上起不来了,嘴里头咿咿呀呀的痛叫,道:“林老大,我错了,我……” 林昆走过去,将这小弟给提溜了起来,笑着说:“兄弟,不用着急,咱们到里面慢慢说,我再给你沏壶茶。” “林老大,我们……我们也是拿钱办事,我们知道错了……” 林昆不顾拎在手里的小弟苦苦哀求,提溜着径直的走进了酒吧,找了一个单独的包间,把两个人扔了进去。 这时,外面传来了警笛声,两辆警车停在了酒吧门口,五个全副武装的人民警察从车上下来,作势就要往酒吧里冲。 他们都是附近派出所里的,刚刚接到了一个匿名报警电话,说维多利亚酒吧的门口有人行凶,亲眼看见凶手将人拖进了酒吧里面。 五个警察刚要撞开酒吧的大门,酒吧的大门从里面开了,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站在门口,一把将冲在最前面的警察给推住了。 “干什么,你要妨碍警察办公么!”为首的警察出声厉喝。 余志坚呵呵一笑,站在门口的正中间,大有一股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道:“警察同志,你们这是要干嘛?” 为首警察身后的一名年轻的民警出声喊道:“我们刚刚接到报警,说你们酒吧里有人行凶,赶紧让我们进去!” 说着,五个警察作势又要冲进酒吧,余志坚双手一伸,拦住道:“哎,我说警察同志,你们接到个电话就要冲进来,万一那电话要是恶作剧咋整,我们这岂不是让你们白闯了?” “警察办公,你无权阻拦,让开!”为首的警察声色严厉的道。 “呵呵,来横的呀,哥们你知道我谁不?”余志坚轻佻的笑着说。 “我管你是谁,你要再不给我让开,我就……毙了你!”为首的警察也是果断,说着,便已经将手枪掏了出来。 黑漆漆的枪筒对准着余志坚的脑门,身后的几个民警同时一惊,有人小声的劝道:“队长,别冲动,他就算是阻挠我们办公,也罪不至死,你要是打死了他可就……” 不等这民警把话说完,余志坚嘴角突然阴测测的一笑,一套标准的缴械手法使了出来,反手将为首警察手里的枪给夺了过来,并对准了为首警察那光秃秃的脑门。 “你干什么,快把枪放下!”其他的民警惊慌了,纷纷掏出了腰间的枪,对着余志坚,道:“你……你别乱来!” 为首的警察已经被吓的面色苍白,哆哆嗦嗦的道:“哥,哥们,咱们有话好说,你这要是打死了我,可就……” “砰!” 余志坚佯装开枪,嘴里配音,为首的民警顿时啊的一声,两只手抱着头蹲在了地上,裤裆子下面一片湿乎乎的。 其余的民警也都是被吓的一愣,余志坚哈哈大笑,指着地上的为首民警道:“次奥,就你这怂样,刚才还跟老子咋呼呢,老子玩枪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混呢。” 说着,余志坚快速的将手中的手枪给拆了,完整的一把手枪,不到十五秒的时间,就变成了一地零散的部件。 眼前的几位民警仿佛活见了鬼一样,瞪大着眼睛看着他。 余志坚把手伸进了衣服里,几个脑门上已经渗出一层冷汗的民警,纷纷向后退了一步,枪口继续指着他道:“不,不要动,再,再,再动我们就开枪了……把,把手拿出来!” 余志坚微笑着,慢慢手拿了出来,手中多了一个印着个国徽的证件,微笑说:“你们确定要这样用枪指着我?” 几个民警不太认得余志坚手中的证件,不过上面的国徽总不会错吧,再一联想到刚才余志坚的身手,他该不会是国家秘密组织里的人物吧,这可不是自己能得罪的起的啊。 余志坚双手夹着证件,向前递了递,说:“几位警察同志,你们要不要检查一下?” 余志坚慢慢的将手中的证件翻转过来,正面朝上,上面印着几个清晰的大字——国安局特比行动处特工证件…… 这年头,能当民警的肯定都不是文盲,看清楚上面的几个大字后,一个个脸上的表情惊讶异常,手中的枪哆嗦着赶紧收了起来,赔着笑脸说:“领导,对不起领导,今天的事都是我们的错,那个匿名电话一定是谎报。” 话音刚落,酒吧里突然传来了一声惨叫——啊!!! 几个民警脸上的表情突然一凛,暗暗的抻着脖子向酒吧里看去,这里面还是有情况啊。 余志坚吊儿郎当的晃了晃手里的证件,说:“怎么,我们特别行动处办案,难不成还要你们地方警察局插手?要不这样吧,回过头我向上级打一个申请报告,就说咱们地方警察能力出众,已经可以出面干涉我们特工办案了。” 闻言,几个民警脸上的表情又是一慌张,连连道:“不不不,领导,我们绝对没有这个意思,我们马上离开,不妨碍咱们特工办案,回过头领导要是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们地方派出所联系,只要是我们地方派出所能帮得上忙的,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余志坚微微一笑,道:“好啊,那我先谢谢几位了。” 几个民警见好就收,赶紧扶起了地上那尿了一裤裆的队长,一溜烟的坐上车逃走了。 余志坚晃了晃脖子,翻看了一眼手中的特工证,上面贴着林昆的照片,照片里他一身军装,神态说不出的威严。 余志坚回到了酒吧里面的包间,林昆擦了擦拳头,地上的两个小青年满脸血糊状,余志坚把证件还给林昆,笑着说:“昆哥,这证件啥时候我也能搞一个啊,真管用!” 林昆笑着说:“你真想加入特别行动处?跟陆婷说去。” 余志坚嘻嘻的笑了笑说:“还是算了,我可不想受束缚。” 林昆道:“里面的两个都招了,是受一个叫疤三的指示的,这疤三只是沈城的一个名不见传的三流混混,犯不着跟我们过不去。” 一旁走过来的蒋叶丽道:“会是受聚一堂的人指示的?” 林昆笑着说:“不管是受谁指示的,既然敢公然挑衅我们,也当是杀鸡给猴看,决不能轻饶了这个疤三。” 余志坚道:“昆哥,那我现在就去把那小子给办了?” 林昆道:“算了,你小子别暴脾气一上来,把人给活活打死了,真要打死了人,可是要负刑事责任的,还是我来吧。” 余志坚小声嘟囔了一句,“就好像你脾气比我脾气好似的。” 林昆把擦手的纸巾团成一个团,丢到了垃圾桶里,回过头笑着说:“你们说,这疤三要是被废了,王勤虎要是不站出来替他主持公道的话,王勤虎的威望会不会降低。” 蒋叶丽道:“可王勤虎真的要站出来替疤三主持公道怎么办?我们现在还不是跟聚一堂开战的最好时机。” 林昆笑着说:“我赌王勤虎不会站出来替疤三出头。” 余志坚笑着说:“我跟一百块钱的!” 蒋叶丽和程梅对视了一眼,旋即笑着说:“这么无聊的游戏,我不参与。” 此时,维多利亚酒吧斜对面的酒吧顶层,王勤虎愤愤的一拳直接砸在了墙上,墙壁轰隆一声,他的肉拳却是无恙。 “哼,本来以为会给那姓林的上点眼药,结果就这么被这小子给蒙混过去了,还抓了那两个没用的东西!” “虎哥……”丁锦玉微微蹙眉,道:“当务之急,我们是不是应该尽快联系到疤三,不能让他被林昆逮到。” 王勤虎坐下来想了想说:“疤三要是落在姓林的手上,我是站出来保他也不是,把他弃之不顾也不是,道上许多人都知道他是我的一个狗腿子,可狗腿子也是腿,我要是不站出来保他,肯定会被道上的其他人看扁的。” 丁锦玉道:“看真要是站出来保他,那我们关门打狗的计划才刚刚开始,就极有可能流产了。” 王勤虎道:“我马上安排人去把疤三给藏起来!找不到疤三,姓林的就是再能耐,他也折腾不起什么浪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