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章:员工起哄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员工起哄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员工起哄 离开艺术学校,已经是快下午四点钟了,对于今天的招聘,蒋叶丽十分的满意,雇用这些还没毕业的艺术学校学生,不管是对学校、学生还是即将开业的维多利亚酒吧而言,都是有利的。 学校得到了可以让学生锻炼能力的机会,学生还可以赚到很高的佣金,而维多利亚酒吧可以花比雇专业演员更少的钱,而雇佣来一群正值青春期的漂亮女艺术学生们,重要的是这群孩子的才艺都很不错,只要多加排练一定会表现惊艳的。 蒋叶丽笑着对林昆说:“怎么样,这些个小姑娘都不错吧?” 林昆笑着说:“你从哪想来的来艺术学校招聘的主意?” 蒋叶丽道:“我老早以前就有这想法了,这次来到沈城,正好这儿有艺术学校,就实验了一下,虽然这些孩子还没正式的登台演出,不过我想一定差不多,尤其那个张雨萌,她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 林昆笑着说:“你就对那个小丫头这么有信心啊,万一演砸了呢?” 蒋叶丽笑着说:“演砸了也不怕啊,她们个个年轻漂亮的,即便是什么都演站在台上,也够台下的男人们流口水了。” 林昆道:“真没想到啊,你把这前前后后都想的明明白白了。” 蒋叶丽得意的一笑,道:“那当然了,酒吧那么贵的钱买来的,总不能横在那儿就是一个摆设吧,怎么也得赚钱才行。不过有件事,我现在就得嘱咐你……” 不等蒋叶丽说完,林昆接过话头说:“学生们的安全必须有保障,哪怕她们自己受到诱惑把持不住,我也得给他们勒住。” 蒋叶丽笑着说:“聪明!” 林昆道:“可这样会不会有太不人道了,这些女学生也都是成年人了,万一在这酒吧里遇到了喜欢的人,咱们还能棒打鸳鸯?” 蒋叶丽道:“你可快算了吧,你们男人来酒吧的,有几个不是想着把妹的,尤其看到年轻漂亮的女学生,还不得疯了。” 林昆道:“那人家一群大老爷们眼巴巴的来了,你一个也不给人机会,久而久之这些人会把怨怒加在咱们身上的。” 蒋叶丽微微一笑,道:“林昆,你一定听说过一句话,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你们男人,大多数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往往越是得不到的女人,你们往往就会越来劲儿。” 林昆道:“这叫对爱情的执着好吧!” 蒋叶丽笑了笑,道:“强词夺理。”转而对开车的余志坚道:“志坚,找一个有特色的菜馆,肚子有点饿了。” “好嘞,正好我也饿了。”余志坚咧嘴一笑,油门狠的一踩,中午光急着来学校招聘来了,几个人买了点面包简单的凑合了一口,现在事办完了,而且还很圆满,也是该来坐下来好好的吃一顿了。 余志坚把车停在了一家火锅店的门口,蒋叶丽从车上下来说:“志坚,火锅也算是特色?” 余志坚笑着说:“蒋姐,这你就不知道了,进去就都懂了。” 四个人走进了火锅店,刚一到门口,蒋叶丽马上就明白了,门口站着的两个服务员,穿着冬装的旗袍,笑容甜美,微微欠身,暖暖的冲四个人喊了声:“先生女士,欢迎光临。”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两个服务员不是华夏人,而是金发碧眼的波斯人。 蒋叶丽向余志坚白了一眼,笑着说:“瞧瞧你们男人这心思,志坚,你说我要是把这事告诉了陆婷,她会怎么样?” 余志坚举起双手,表示投降,道:“蒋姐,弟弟求你了,这事千万不能告诉陆婷,否则我……我可能就得打一辈子光棍了。我也是冤枉的,这家店的火锅也确实是沈城特色!” “是么?” 蒋叶丽轻佻的一笑,道:“要是这火锅的味道不好吃,那你可就死定了。” 余志坚可怜巴巴的望向林昆,意思是要求救,林昆咧嘴一笑,很不仗义的来了一句:“兄弟,门口的服务员挺美。” 余志坚两条眉毛瞬间耷拉了一下,道:“昆哥,不带你这么坑兄弟的啊。” 点了两个火锅,一个辣的一个不辣的,涮的肉啊菜啊海鲜什么的,也都点完了,另外还要了一箱子的啤酒过来。 程梅保护蒋叶丽的职责所在,不能喝酒,回去的时候她可以开车,这倒是彻底的解放了余志坚,菜还没上来呢,余志坚就倒了杯酒出来,敬林昆和蒋叶丽。 三个人很快就喝上了,吃的东西也很快就上来了,四个人边吃边聊,不亦乐乎,一顿饭吃完以后,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程梅开车,先是把余志坚送回了政府的家属大院,林昆进去和王兰打了声招呼,今天晚上还有事忙,就先不住下了。 王兰知道林昆不能和她瞎客气,笑着说:“昆子,那你先忙你的。” 余志坚喝的有点多了,王兰又得照顾他,林昆也没多停留就告辞离开。 商务车停在维多利亚酒吧的门口,酒吧的门口此时聚集了一大帮子人,蒋叶丽和林昆从车上一下来,这些人马上便围了过来,嚷嚷的喊道:“你们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 林昆眉头轻轻的一皱,笑着冲蒋叶丽开玩笑说:“你欠人家高利贷了?” 蒋叶丽小声的嗔怪了一句:“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林昆微微一笑,旋即清了清嗓子冲众人喊道:“大家都安静一会儿好吧,大家口口声声说要说法,能不能告诉我是什么说法啊?” “你说的算么!”马上有人提出质疑,其他人纷纷跟着起哄道:“对,你说的算么,你能给我们一个说法么?” 蒋叶丽道:“他能说的算,就连我都听他的。” “……” 林昆转过头看蒋叶丽,小声的说:“你这高帽给我戴的,我怎么有一种骑虎难下的感觉?” 蒋叶丽微笑着说:“我对你有信心,你一定能处理好。” 马路斜对面的那间酒吧的楼上,王勤虎站在窗边,望着维多利亚酒吧的门前,脸上一阵得意的笑容,喃喃道:“这刚一来就被酒吧之前的员工闹,也是挺闹心的吧,呵呵。” 身后的沙发上,蒋叶丽穿着睡袍,手里端着一杯红酒,阴测测的笑着说:“这只是刚刚开始,大麻烦还在后面呢。” 王勤虎回过头笑着说:“锦玉,你的这一招高明啊,酒吧易主,这些过去的员工肯定不愿意继续干下去,心里头没底,经过我们暗中的这么一唆使,他们跑过来这么一闹,姓林的小子要么破财免灾,每个人赔个几万块钱的解约费,或者就干脆的死猪不怕开水烫,把这些人统统赶走找来劳动稽查。” 丁锦玉道:“劳动稽查真要是来了,这酒吧两天后肯定不能准时开业,光查一大堆的数据资料,没有个一两个多月是搞不明白的,而且政府机构一向很忙,办事效率也不高。” 林昆耐心的听完了这群人的话,冲纷纷起哄的众人挥挥手说:“大家先安静,我也听明白大家的意思了,大家是怕我们新老板上位,无情的将你们这群老员工开除,我林昆现在可以向咱们大家保证,只要大家的价值在那儿,维多利亚酒吧就绝对不会开除你们的,而且这次我们接手酒吧以后,会给大家小幅度的涨一下工资,以后再视能力而定。” “只要大家能齐心协力的为酒吧努力,我林昆可以拍着胸脯对大家说,我们维多利亚就是绝对不会亏待大家的!”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对,谁知道你是不是蒙我的!” “我们要求解决,赔偿我们的违约金!” …… 众人又是纷纷起哄起来,林昆跟蒋叶丽对视了一眼,心底同时会意了一下,向前两个起哄的小年轻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