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八章:维多利亚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维多利亚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维多利亚 呼通! 轰隆! 砰…… 阵阵声势骇然的声音,自小树林里传了出来,小树林旁边不远就是一个小广场,一些个白衣唐装的老头儿老天太正在那儿打着太极拳,这刚听到一个声音的时候,众人倒没觉得什么异常,可这接二连三的隆隆声传来,老头老太太们不由的停了下来,集体向那小树林里张望。 周边的一些路人闻声,也都好奇的向小树林里看去,隐隐的好像有两个人影在那里缠斗,你来我往速度很快,其中一个看起来削瘦的身影,明显处于下风,被另一个看起来结实的人影步步紧逼,一拳接着一拳的打在身上。 那隆隆的声音就是拳头砸在身上发出来的,依稀看清楚里面状况的人,各个脸上惊讶,这么打下去还不得出人命啊。 而旁边那些没看清状况的,一边抻着脖子看,一边问向旁边的人,“看清楚了么,里面到底什么状况啊?” “还能有什么情况,两个人在里面打起来了,打的很凶咧!” “走,过去看看!” “不想活啦,万一溅身上血怎么办,就在这儿看着吧。” …… 半个多小时后,林昆躺在了地上,浑身上下的骨头像是散架了一样,抬头望着天空,蓝天白云还有一只麻雀飞过,抬起脖子看了看站在面前,脸上表情颇为得意的老魁,道:“我说老魁,你到底是我朱爷爷派来训练我的,还是要玩死我的,我刚才怕伤着你处处收力,你可倒好,每一拳下来都恨不得把我砸死,你跟朱爷爷有仇呢吧!” “没仇,他对我有恩,这次来找你,就是报他当年的恩情。” 老魁呵呵一笑,摸了摸光秃秃的下巴,道:“今天就到此为止,明天咱们还是这个时间见面,继续训练。” “啊?”林昆目瞪口呆,张大嘴巴,道:“还要训练啊?” “明天你可以动用全力,我觉得我比你的防御力要强,别到时候说我倚老卖老欺负你,你能把我打倒,我的任务就完成了。”老魁微微一笑,道:“姓仇的也奈何不了你了。” 老魁转身欲走,林昆强撑着站了起来,道:“等等!” 老魁停下脚步,林昆捂着胸口问道:“你的实力比仇云鹤强?” 老魁道:“不一定,或许只是半斤八两,他是北方江湖上的翘楚,而我常年混迹在南方,要不是因为你,可能一辈子我都不会和他有交集。” 林昆道:“那你凭什么就说我能打倒你,就不用惧怕仇云鹤了?” 老魁呵呵一笑道:“我有信心能杀死仇云鹤,你能打倒我,就也能干掉他。” 林昆道:“不对,你这话说的矛盾,你说你和仇云鹤半斤八两,那凭什么就有信心能杀死他,这逻辑上说不通。” 老魁回过头,神色平静的看着林昆,“我不怕死,他怕死,这就够了。小子,你身上有雪茄的味道,来一根?” 林昆嘴角轻佻的一笑,道:“刚刚打完了人,现在想要烟抽,没门儿!” 老魁嘴角阴森的一笑,道:“那我就再打你小子一顿!”说着,一双拳头握的嘎嘣嘎嘣的响,向着林昆就要走过来。 “等等!” 林昆大手一挥,一改刚才的轻佻姿态,道:“不就是一根烟么,有什么了不起的!”眼角闪过一丝狡猾的光芒,随手掏出了根普通的烟,就向老魁丢了过去,“接着!” 老魁伸手接烟,眉头突然的一皱,一拳将那飞过来的烟卷打的粉碎,回过头来想教训教训这小子,结果林昆早跑了。 余志坚正坐在吉普车的机关盖上,嘴里叼着烟卷,在那低着头鼓捣着手机,他正在给陆婷发短信,可编辑完的话总觉得不妥,来来回回的删除再编辑,都已经耗了十多分钟了。 林昆一口气从北陵公园里跑了出来,时不时的回过头看看,生怕被那老头给追上来了,那老头出手太狠,打人太疼。 见余志坚坐在机关盖上一副入定的姿态摆弄着手机,林昆抬起手就在机关上拍了一巴掌道:“小子,快上车!” 余志坚被吓了一跳,手指头一哆嗦,直接将短信发了出去,也不等他回应,林昆已经伸手把他从车上给拽了下来。 吉普车驶离了北陵公园,余志坚边开车边疑惑的道:“昆哥,你进去的时候好好的,出来怎么狼狈成这模样了,那老头呢?” 林昆嘴里叼着雪茄,跟余志坚也塞了一根,说:“甭提了,那老家伙说要训练我,结果就是把我当肉沙包打。” “啊?” 余志坚惊讶的说:“没看出来,那老家伙还是个高手呢?” 对余志坚,林昆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就将事情的前前后后说了一遍,余志坚听完后,恍然道:“这么说,在火车站的时候,这老头也在场?” 林昆点了点头,摇下车窗吐出一口白烟,道:“现在仇云鹤也跟着来沈城了,是好事也是坏事,至少不用我到处去找他了,既然他想要我死,我也想要他死,早晚都有一战。” 吉普车停在了不醉不归酒吧的门口,酒吧的门口挂着停业装修的牌子,几个工人正在酒吧的门梁上面拆牌匾,蒋叶丽和程梅都在,见林昆和余志坚从车上下来,笑着打了声招呼。 林昆笑着问蒋叶丽,道:“这是要把酒吧的名字换掉?” 蒋叶丽道:“这酒吧的名字叫不醉不归,我觉得没有什么诱惑力,再说我们新入主这酒吧,也应该换个名字重新开始。” 林昆笑着说:“那新名字叫什么?” 蒋叶丽道:“想了一个,不知道好不好。” 余志坚道:“蒋姐,说出来听听。” 蒋叶丽笑着说:“维多利亚酒吧。” “维多利亚?” 林昆和余志坚面面相觑,道:“维多利亚是啥意思?” 蒋叶丽道:“维多利亚曾是英国的女王,也是现今的一个名模,也是塞舌尔共和国的首都,是人名也是地名,象征着美丽、漂亮的意思。” 林昆点点头,道:“这个名字好,一听就很洋气,吸引人。” 余志坚干脆的竖起大拇指,道:“蒋姐,你真是知识渊博,有才华啊!” 蒋叶丽笑了笑说:“行了,你们两个都别拍马屁了,酒吧的内部装修我也想好了,只是做一下简单的处理,最主要的是要更换掉里面的音响设备,再去招一些小美女过来。” “招小美女?”林昆和余志坚都有些咂舌,道:“去哪招?” 蒋叶丽道:“我已经和沈城艺术学校联系好了,招一些模特系的女学生过来,三天后酒吧正式开业,既然酒吧的名字叫维多利亚,没有些漂亮的姑娘怎么能行,待会儿你们就跟我一起去学校吧,你们是男人,选美女你们最擅长。” 林昆和余志坚互相看了一眼,咧嘴一笑,这差事不错。 酒吧的牌匾拆下来,新的牌匾从旁边的货车上抬了下来,艺术字体设计的几个大字,龙飞凤舞——维多利亚酒吧。 光是看一眼这牌匾,仿佛就能想象到,夜色笼罩大地,街灯明亮的时候,它在夜色中,散发出的那一阵媚人的诱惑。 酒吧斜对面的一家酒吧楼上,一双眼睛正躲在暗处偷偷的望向这里,屋子里坐着一个穿着干练,妆容精致的女人,微笑着说:“虎哥,咱们是不是不应该让他们这么顺利把酒吧开业?” 王勤虎回过头,道:“锦玉,你的意思是?” 丁锦玉道:“门已经开了,狗已经迈进来一只爪子了,我们要不送上点见面礼,是不是也有点太说不过去了?” 王勤虎呵呵一笑,道:“好,我也正有此意,这酒吧收购的顺顺利利,想要开业,可就没那么容易了,我马上安排。” 丁锦玉道:“虎哥,不用急,留意一下他们对外宣布开业的时间,我们要选择最恰当的时机出手,才能把狗打的最痛,这酒吧好歹也是真金白银买来的,本以为是个金疙瘩,要是突然变成个臭石头,你说姓林的会是什么心情?” 王勤虎微微一怔,旋即哈哈大笑起来,道:“都说最毒女人心,锦玉啊,今天你算是让你虎哥大开眼界了!” 丁锦玉微微一笑,道:“虎哥,锦玉是你的人,自然要为你着想,至于这个姓林的,我和他之前的仇恨就不去说了。” 王勤虎道:“放心,等这次把百凤门彻底给端了,我就把中港市南城区送给你管理,以后你就是那儿的大管家!” 丁锦玉咯咯笑道:“好的虎哥,你可要说话算话哦。” 王勤虎拍了一把胸脯,道:“我王勤虎从来说话都是一个唾沫一个钉儿!不过……” 王勤虎的嘴角突然咧开一抹淫邪的笑容,两只眼睛色眯眯的盯着丁锦玉,慢慢的走过来,“现在我们的心情都这么的好,是不是应该趁热打铁,再温习一下昨晚的功课?” 丁锦玉媚眼一抛,暖酥酥的道:“虎哥,你可真是虎虎生威,昨天晚上都把人家折腾大半夜,今天还要呢。” “嘿嘿,谁让你这小娘们活儿好,来,再来温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