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七章:半个师傅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半个师傅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半个师傅 林昆挂了电话,余志坚奇怪的看着他,问:“昆哥,咋的了?” 林昆道:“这里离北陵公园多远?” 余志坚道:“不塞车的话,差不多二十分钟的路程吧。” 林昆道:“半个小时能到么?” 余志坚摇摇头,道:“这个我不敢保证,要不你来开?” 嗡! 吉普车一声轰隆隆的咆哮,蹿了出去,余志坚赶紧给自己系上安全带,紧张的看向林昆道:“昆哥,注意安全啊。” 林昆嘴角微微一笑,两只眼睛正视着前方,道:“我开车你还不放心?” 余志坚道:“放心,昆哥不管干什么我都放心,只是这车你最好轻着点跑,挂的是沈城军区的牌子,万一违章太多的话,我的那个昔日的上司,肯定会找我问罪。” 林昆笑着说:“怎么,你小子还害怕你过去的上司?” 余志坚道:“不是害怕,老话不都说了么,好借好还再借不难,我这回要是把这车给可劲儿的造,下回肯定借不出来。” 林昆转过头来,咧嘴一笑,道:“这简单啊,干脆不还不就玩了。” 余志坚微微一怔,旋即哈哈大笑起来,道:“这招好!” 话音刚落,就听吱嘎一声轮胎磨在地面上发出的刺耳声响,整个车身严重的一倾斜,一个大漂移甩尾过十字路口。 余志坚猝不及防,脑袋砰的一声磕在旁边的车窗了,抬起手揉了揉脑袋,磕出了个鸡蛋大小的包来,“昆哥,慢点……” 林昆嘴角勾起一抹充满野性的弧度,道:“你小子坐稳了!”脚底下又是用力的一踩油门,吉普车又是一声咆哮。 余志坚赶紧双手抓住车窗上的扶手,道:“我滴个神啊,昆哥,你这是要玩飞车的节奏啊,咱们都还年轻,珍爱生命啊。” 马路上,十字路口,刚刚被逼停的几辆车里的人全都一脸懵逼的望着咆哮远去的吉普车,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其中一个脸大脖子圆的大汉摇下车窗,远远的冲吉普车的背影骂了句:“md,开那么快,着急去投胎啊!” 马路边上,一辆警车刚刚逼停了一个超速的车辆,敬业职守的交警,一边开罚单,一边对驾驶员进行批评教育。 “速度超过百分之五十一样,情节就严重了,我们制定交通规则的目的不是为了处罚,而希望能够营造出一个安全的出行环境,为了你自己的安全,也是为了他人的安全。” “是是,警察同志,我知道错了,以后我一定遵纪守法。”被教育的驾驶员垂低着脑袋连连称是,态度倒很认真。 “我们沈城的交通出行纪律一向都不错,现在驾驶违法的情况越来越少,偶尔有超速的也都是百分之五十以下……”交警边说,边将手里的罚单撕下来递给驾驶员,“这次就当是给自己长个记性,扣分罚钱,以后别再翻了。” “一定,一定。”驾驶员接过单子,心里肉疼的很,就因为自己的一脚油门踩的狠了,兜里的钞票和驾驶本上的分就这么飞走了。 嗡!!! 突然一阵剧烈的咆哮声由远及近而来,嗖的一下从交警和被罚的驾驶员的身边蹿了出去,带着的一阵劲风,扫的交警和驾驶员都不由的捂住了眼睛,与此同时,交警身上揣着的专门测车速违法的工具滴滴滴的疯狂叫了起来。 驾驶员揉着个眼睛,望着转瞬即逝的吉普车的背影说:“警察同志,刚才过去的那辆车是违法了,而且超速不止百分之五十,你瞅瞅你那设备,看它具体超了多少?” 交警拿出测速的工具看了一眼,上面闪烁着红灯,写着:“超速百分之二百六!” 交警微微一愣,就连凑着脑袋过来看的驾驶员也愣住了,两人抬起头大眼瞪小眼,喃喃道:“这是真的么?” 吱嘎! 一声剧烈的急刹车,吉普车停在了北陵的门口,林昆和余志坚从车上跳了下来,余志坚晃了两下,脚底下怎么就站不稳,原地扭了两下秧歌之后,跑到一旁的花坛上狂吐了。 林昆走过来,拍了拍余志坚的后背,道:“你小子没事吧?” 余志坚吐完之后舒服多了,深呼了两口气,让自己变的清醒一点,道:“昆哥,我打小就有晕车的毛病,已经多少年没犯了,今天算是让你勾了起来……额哇!” 又是一顿狂吐…… 林昆擦了一把脑门上的冷汗,蹲下来看着余志坚说:“志坚,有你说的那么夸张么,我觉得我开车的技术还可以啊。” 余志坚道:“昆哥,你开车的技术当然可以了,明明需要二十分钟的车程,结果你十八分钟就跑到了,而且还是在交通拥挤的情况下。” 林昆回到车里拿了瓶水出来,抛给余志坚道:“漱漱口,喝点水,我们还有正经事要办。” 余志坚接过水瓶,漱了漱口,然后咕咚的喝了两口,道:“昆哥,刚才给你打电话的到底是什么人啊,至于你这么火急火燎的么?” 林昆道:“我也不知道他是谁,电话里就说约我到这里见面。” 这边正说着呢,林昆的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小子,挺守时啊。” 林昆回过头,四处查看,眼前只有一个看起来能有七十多岁的胡须都白了的老头,笑着说:“老前辈,刚才是你打电话给我的?” 老头脸色严肃的说:“少废话,我没时间跟你在这扯皮,让你的朋友先回去吧,今天你就跟我留在这了。” “哦?” 林昆笑了笑说:“老前辈要把我留下来,肯定需要有理由吧。” 老头道:“理由我会慢慢的告诉你,现在跟我来吧。” “昆哥!” 余志坚凑到林昆的耳边,小说的:“昆哥,我觉得这老头好像有点不正常,你可千万要小心。” 林昆笑着说:“放心,就算他真要对我不利,也不会轻易得逞的。” 余志坚道:“那今个我哪也不去,就在这等着你。” 林昆笑着说:“算了,你还是去找你蒋姐,商量一下买礼物的事儿吧,人家陆婷大老远的过来,得拿出点有意义的礼物。” 余志坚诧异的说:“昆哥,你是怎么知道的!” 林昆笑着说:“根据我对你的了解,和我对陆婷的了解推断出的。你跟蒋姐说一声,酒吧的装修让她先看着办就好,我这边完事了就会马上赶过去,和她一起商量,这边要是拖沓的久,就让她自行拍板就行了,不用管我。” 走在前面的老头,见林昆杵在原地和余志坚说话,顿时就耷拉下了脸,不愿意的冲林昆大吼道:“小子,我只是让你跟我进来,又不是叫你去签生死状,墨迹什么!” 林昆道:“来了!”回过头拍了拍余志坚的肩膀,道:“不用担心我,这个老头对我没什么威胁,把心放到肚子里。” 余志坚道:“昆哥,你怎么知道?” 林昆笑着说:“直觉。” 林昆跟在老头的后面,走进了北陵公园,此时公园里来来往往的行人不少,多数都是些退了休的老头老太太,早上来这公园里健健身打打太极拳什么的,偶尔也会看到来这儿溜达的小情侣。 老头把林昆带到了一个小树林里的空旷地,突然回过身来,一拳向林昆的胸口砸了过来,速度奇快,尤如子弹。 林昆脸上的表情顿时一惊,这突然袭来的一拳,凝聚的强大力量,让他打心底里感到了一阵恐慌,脚底下连连向后退,可眼前的拳头却像是躲不掉一样,紧紧的追过来。 林昆无奈,只好抬起两只手格挡,顿时就听砰的一声,林昆感觉自己的胳膊被火车撞上了一般,整个人凌空向后倒飞,他在空中翻了个跟头,落地后又铿铿的倒退了好几步,才止住了身形。 “呵呵!” 老头阴测测的一笑,道:“不错,果然有些身手,看来朱炳山那个老家伙的眼光不错,竟找到了这么一个晚生。” 林昆眉头轻轻一蹙,道:“你认识朱爷爷?” “朱爷爷?”老头哈哈笑道:“小子,你还是太单纯了,朱炳山那老家伙狡猾的很,你叫他一声朱爷爷知道代表着什么么?” 林昆嘴上问道:“什么?”心里头却是暗暗嘀咕,看来这老头还不知道自己和爷爷的关系。 老头道:“代表着你将来要替他朱家卖命,不过也不是什么坏事,放眼整个华夏,能被他瞧上的年轻后辈还真不多,能替朱家卖命,那也是相当荣耀的一件事了。” 林昆道:“你这次来找我,是朱爷爷叫你过来的么?” 老头笑着说:“否则你以为呢?我大老远的从江南跑过来,暗中保护你这么一个毫不相干的小子?我可没那么闲。” 林昆道:“那在火车站的时候,暗中的两股杀机有你?” 老头道:“我当时要是不在场,暗中的那三个老家伙早就向你动手了,你现在估计也没有机会在这跟我说话了。行了,咱们废话少说,本来我是想解决了那三个老家伙,继续回到江南逍遥快活,可朱炳山那老家伙改变主意了,非要让我留下来训练你,你做好心理准备没有?” 林昆道:“请问老前辈,你是打算怎么样训练我?” 老头呵呵的一笑,表情阴森的道:“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林昆脸上的表情一凛,一股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他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结果眼前的老头已经向他冲了过来。 一顿拳打脚踢,硬碰硬的教训后,林昆被这老头一拳给轰飞了,凌空翻了两个跟头,落地后退了五步才止住身形。 林昆惊诧的道:“好强!” 老头同时也惊讶的道:“你小子,比我想象中的要强啊,而且你还会内功?” 林昆点了点头道:“我师傅教我的。” 老头冷冷的一笑说:“你师傅也是挺过分的,既然教了你功夫,为什么不帮着你把它练成,现在勉强只有七分的功力,每往上再提升一层的实力,难度会越来越大。” 林昆神情有些落寞的说:“我师傅传我功夫后不久,就离世了。” 老头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怔,旋即笑道:“人死不能复生,你小子运气还算不错,我叫老魁,以后可以算你半个师傅,武功进步的最快方式,就是实战,把我当成你最痛恨的敌人,来,攻击我,使出你的全力,打倒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