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狂 - 神兵奶爸

第一百二十章:狂

第一百二十章:狂 这年头总是有些个二世祖,仗着自己有点家世背景,就把自己当成大宋朝的高衙内了,酒坊外的那两位显然在列,牵个大狼狗出来差点伤人不追究自己的责任,倒打起了人家小海东青的注意,多行不义必自毙,也活该他们今个遇到了林昆和余志坚倒霉,这叫啥?老天开眼了! 警笛声传来,余志坚马上就皱起了眉头,很明显这警笛声是冲他和林昆来的,这省城是他的地盘,林昆不单是他的恩人,也是他崇拜的大哥,在恩人和大哥的面前必须不能丢了面子,再加上他本来就是个豪气冲天的主儿,外面那两个混蛋竟然还敢跟他找麻烦,心底的怒火顿时爆发出来。 “奶奶个熊,还没完没了了!”余志坚愤懑的低吼一声,迈起大步就向外走去,林昆拦了他一下,半开玩笑的道:“志坚,差不多就行了,别闹出人命。” “昆哥,放心吧,我心里有数!”余志坚应了一声,就向门外走走去,林昆让酒坊的老板把酒打包装好,领着澄澄和小海东青紧跟着也出去了。 警车上下来三个警察,是附近下去派出所的,接到了‘报警’电话之后,他们以超乎正常200%的速度赶了过来,一下车就直奔酒坊里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刚好被里面正往外走出的余志坚挡住,站在酒坊门口外面的男子甲和男子乙马上怨愤的叫喊道:“警察同志,就是他们!” 三个警察全都黑着一张脸,看上去大公无私,实际上他们是接到了上级的特殊指示,来了就是直接奔着护短来的,护的当然是被打的那两个倒霉蛋。 “你们涉嫌打人、伤害他人财物,请跟我们走一趟。”警察同志铁公无私的说道。 在沈城的地界上,林昆根本不需要开口,只见余志坚嘴角冷的一笑,一张线条刚毅的脸颊上不怒自威,冲三个警察道:“你们没有资逮捕我们!” 三个警察本来就黑的铁公无私的脸上,顿时黑的更深了一层,麻痹的老子警察办案天经地义,你他娘的算是哪根葱,居然敢说老子没权逮捕你们! 不等这三个警察开口,余志坚已经亮出了他的军官证,光鲜的大国辉往那一亮,眼前三个警察的脸色顿时变的有些难看起来,互相看了一眼交流了一下意思之后,站在中间的那个为首的警察依旧盛气凛人的道:“就算你是军队编制的,你也不能随便打人,现在你必须跟我们走一趟,如果你需要保释,可以给你们军区的领导打电话,让他派人来!” “呵……” 余志坚冷笑,目光陡然凛冽起来,一阵无形的压力就向三个警察笼罩而去,三个警察不由的在心底打了个冷颤,铁面无私的脸上露出了凝重之色。 余志坚手里握着军官证,冷笑道:“睁大你们的眼睛给我看清楚了,你们跟我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想要带我回去没问题,把你们辖区的局长给我叫来,这儿是归皇姑区的许大头管吧,让他赶紧给我过来!” 余志坚语气严厉,脸上更是说不出的凌厉,刚这么直呼辖区警察局局长的外号,就这一份气度,就绝对不是普通的老百姓能有的,三个警察也不傻,平时都是见过了世面的主儿,一看人家有这份气度,心里马上就嘀咕起来了,于是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交换了一下意见后,为首的那个警察走到一旁打电话,就这会儿工夫,被打的男子甲和男子乙愤愤的向余志坚冲了过来,两人以为警察来了有人给他们撑腰了,嘴里冲着余志坚就怒嚷着道:“麻痹的,你不是能打么,你再打老子看看!” 正常人的逻辑思维,警察就在眼前站着呢,就算对方再嚣张,也不敢轻易动手的,更何况这警察还是男子乙刚才打电话通过关系找来的。 可正常人的逻辑思维,在余志坚这位东北虎军团里的头号特种兵面前根本就不好用,人家不但自己的身份压人,老子更是省里的人大书记,在这沈城了一向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角色,就眼前站着的这两个富家衙内的小子,他压根就没放在眼里,现在这两个小子又冲过来了,纯属皮痒了找虐。 啪啪! 两个大耳刮子实实的抽在了男子甲和男子乙的脸上,这两巴掌的力道十足,直接把这两人给打的‘啊’的一声才那叫,猛的向旁边一趔趄,其中一个撞在了旁边一个民警的身上,另一个直接摔在了地上,两人嘴角都流出了鲜红的血迹。 周围围观看热闹的人都懵了,酒坊里的老板在酒坊里向外看着也懵了,剩下两个站在原地的民警先是表情一怔,紧接着脸上的表情马上变的异常严肃起来,张开嘴冲着余志坚就要教训,只是不等他们把话说出口,余志坚冷冷的冲他们喝道:“别特么的给脸不要脸,信不信我让你们这身皮给扒下来!” 两个警察马上闭嘴,这时打电话的那个警察打完电话回来,脸上一阵谨慎的表情看着余志坚,道:“我给所里打过电话了,许局长马上就到!” “呵呵……” 余志坚冷笑两声,转过头从兜里掏出两根烟,递了一根给林昆,替点着,另一根自己叼在了嘴里,又冲酒坊的老板招呼了一声,搬出了三张椅子分别给林昆、澄澄、他自己坐,转过身看着那名为首的警察冷笑道:“我只等许大头一根烟的时间,他要是不来,我可没时间候着他!” 三名警察面色阴沉,都不吭声,他们心里实在吃不准眼前余志坚的底细,只得老实得站在那儿,周围围观得人纷纷投来异样的阳光,多半是对余志坚的气势所崇拜,敢在警察面前这么叫板的,实在是普通百姓不敢想象的。 皇姑区警察局的局长许大头赶到的时候,林昆和余志坚刚要掐灭了烟头,许大头一脸阴沉的挤过了围观的人群,在两名贴身手下的护送下十分的威风凛凛,今天被打的两个是一个是他的亲外甥,一个是他的亲侄子,他心情本来就十分不好,又听说打人的敢跟他叫板让他出面,他心里的怒火顿时熊熊燃烧。 这许大头不愧绰号许大头,那脑门能比正常人大了三分之一,他身上警装,脑袋上没有带大檐帽,脑壳上的发生是典型的地中海,头顶锃亮,这人不看五官,光看这光秃秃的脑门,就丑的不用再继续描述下去了。 许大头挤过了人群的时候,余志坚和林昆以及澄澄刚站起来,省大书记的儿子,许大头虽然不熟悉,但还是认得的,当看到余志坚那张英气逼人的脸后,他脸上所有的阴沉、不高兴、愤怒,统统都消失的无影无踪,继而换上了一副完全是天壤之别的谄媚,堂堂皇姑区的警察局局长,瞬间变成了古代宫廷戏里那些太监的角色一样,就差叩首称颂了。 “余公子……” 许大头赶紧笑脸迎了上来,只是他这一张笑脸,看起来也实在令人不敢恭维。 余志坚没有正面搭理他的意思,只冷冷的瞥了一眼,嘴角淡淡的一笑:“许大头,你怎么还这么丑,坐在局长的位子上这么多年了,不会连点整容的钱都没捞到吧。” 许大头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在心里顿时将余志坚的十八辈祖宗都慰问了一遍,不过这些慰问的话就是打死他,他也不敢说出口的,脸上的表情赶紧又恢复了正常,“余公子,你看你,总是这么喜欢说笑……” “呵,我可没心情跟你说笑,也没时间和他扯犊子,我还着急陪我大哥回家跟我家老爷子喝酒。”说完,余志坚和林昆就向人群外走去,围观的人群自然给这位敢跟市区警察局局长叫板的主儿让开了一条道路。 望着余志坚离去的背影,许大头站在原地久久没能回过神,这时他的亲外甥和亲侄子冲他过来了,声音里满是委屈的哀嚎道:“叔……舅舅,那小子把我们的大熊给拉走了,说是要吃狗肉,你可得给我们做主啊!” 许大头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他的侄子和外甥一眼,骂道:“不长眼睛的东西……”后半句话没有骂出口,就看看周围围观的这些老百姓,赶紧把后边的话又咽回了肚子里。 许大头的侄子和外甥,这会儿才算真正的反应过来,敢情自己今天惹上了个惹不起的硬茬儿,就是自己的舅舅、叔叔都得看人家眼色三分,想到这里,这两人马上向许大头道:“叔……舅……,我们错了,那狗我们不要了……” “哼!” 许大头愤恨的哼了一声,转身就向人群外围走去,冲他的贴身手下小声的道:“告诉司机,开去市政府家属楼大院,去余书记的府上走一趟。” 余志坚开的是丰田霸道,军绿色的,牌照挂的是沈城军区的特号牌照,不管是进出军区还是市政府大院,全都是畅行无阻,载着林昆和澄澄就直接到了市政府家属楼大院里,停在了余宗华位于大院北方的小独楼前。 听说林昆要来,余宗华早早的就在小独楼前的凉亭里坐着等着,一起的还有他的爱人王兰,余宗华身高只有一米七,王兰的身高却有一米七五,要说余志坚能长出个一米九的大个头,全都是遗传了姥姥家的基因。 看到林昆从车上下来,余宗华和王兰马上迎了上去,热情亲切的说道:“林昆大侄子,能来看看你余叔和余婶真是太好了……”看着澄澄道:“这是?” 林昆笑着向二位长辈介绍道:“余叔,余婶,这是我的儿子澄澄……” “哎呀,昆子,你儿子都这么大了呀!”王兰惊喜的道,旁边的余宗华也跟着眼睛一亮,王兰紧跟着就对林昆说:“你可得好好说说我们家志坚,都这么大个人了,连个正八经的对象也没有,给介绍女朋友吧,他连看都不看,可把我和你余叔急坏了!” 余志坚马上道:“妈,昆哥刚到咱们家,这屋都还没进呢,你竟扯这些用不着的。” 余宗华和王兰赶紧同时说道:“对对对,昆子,澄澄,咱们快进屋吧。” 林昆笑着对澄澄说:“澄澄,快叫爷爷奶奶。” 澄澄乖顺的冲余宗华和王兰说:“爷爷,奶奶好……”小家伙面带羞涩,看起来更是可爱的晶莹剔透。 余宗华和王兰眼睛立马一亮,心里头说不出的喜欢,王兰连连的称赞道:“这孩子真是太可爱了,太招人喜欢了,来,快让奶奶抱一下……” 王兰抱起了澄澄,越看这小家伙越可爱,澄澄本来长的就是晶莹剔透,像个白嫩的陶瓷娃娃一样,王兰看向余宗华,余宗华看着澄澄,然后老两口目光对视闪闪发光,又一起将谴责的目光看向了余志坚,眼神里尽是恨铁不成钢的无奈,余志坚马上机灵的一个转身,朝屋里走去,边走边向屋里喊道:“刘婶,刚才送回来的那条狗,炖上了没有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