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六章:打人的老头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打人的老头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打人的老头 夜深,街边的一家羊汤馆,周围不是什么繁华地段,除了几盏路灯摇摇晃晃,一片漆黑,也只有这家馆子亮着灯。 生意还算不错,不大的房间里面,倒是坐了几桌客人。 其中的一桌,坐着三位老人,三位老人表情严肃,互相之间并没有什么交谈,只顾着低头喝羊汤,嚼馍馍,时不时的再灌下一口白酒。 周围的几桌,大都是些年轻人,也有一些中年人,喝点羊汤,就着炒菜,几杯啤酒下肚,便在那咋咋呼呼吆五喝六的。 只在靠着收银台的角落,坐着一个面容安详的老人,坐在羊汤馆里却并没有喝羊汤,桌子上摆着两大盘子的红烧肉,烧的是猪肉,是老百娘特意从别的饭店买来的。 这羊汤馆里的菜系主要都是以羊肉为主,也没别的肉,要是羊汤馆里卖猪肉,不伦不类且不说,也难免会令人怀疑,羊汤里的那些肉是不是有参杂了猪肉的,口碑肯定就差了。 老头一口一口的吃着红烧肉,旁边放着一个精致的陶瓷酒瓶,吃上一口红烧肉,那肥腻腻的油顺着齿缝流下,再喝上一口白酒。 老板娘四十左右,胸大臀圆,还算是有几分姿色,坐在收银台的后面,正目光有趣的看着老头,像这种奇葩的客人还真是少见,像这么能吃肉的老头儿也是不多见。 “哥俩好啊,五魁首啊……” 一桌上的几个小年轻喝大了,在那儿情绪高涨的划着圈。 “输了,喝!” “再来……没酒了,老板娘,再给哥几个拿一箱酒上来!” 一个胖不溜秋,身上直穿着一件背心的小年轻冲收银台大喊道。 老板娘冲旁边的伙计打了个眼神,伙计马上搬着一箱啤酒送过去,伙计放下酒箱,拿出了两瓶酒笑呵呵的说:“几位大哥,先给咱们开几瓶?” 其中一个长头发的小年轻,红扑扑的脸蛋,甩了甩头发,说:“不用你开,边上待着去。”说着话,目光却是向收银台后的老板娘看了过来,眼角泛起一阵色眯眯的光芒。 “老板娘,咱们哥几个也经常来光顾生意,过来陪哥几个喝两杯怎么样?哥几个高兴了,以后肯定还会常来。” 长发小青年声音轻佻的道,话音落罢,同桌的几个小青年一起跟着起哄。 老板娘口开饭店,自然也是见过世面的,站起来就向这一桌的几个小年轻走了过来,笑盈盈的说:“兄弟几个常来我这捧我的生意,今天我就敬大家一杯,兄弟们玩的开心,今天晚上的这一箱酒,就算是我送兄弟几个的。” “哎!” 长毛的小青年伸手摸在老板娘端起酒杯的手上,淫笑着说:“老板娘,这敬酒用杯子怎么行,怎么也得用瓶子啊。” 老板娘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动,笑着说:“兄弟,你这不是纯心要你姐姐的命么,一下子一瓶酒,姐姐可喝不下。” “哟,老板娘,既然这就姐姐都叫上了,那就更得喝了。”长毛小青年向旁边穿着背心的圆不溜秋的小青年递了个眼神,圆不溜秋的这个小青年马上开了一瓶酒,硬塞到了老板娘的手里。 长毛小青年笑着说:“姐姐,别犹豫了,喝了这瓶酒,咱们以后就是亲兄弟,你这店里的生意,我罩着了!” 老板娘握着酒瓶,脸色犹豫,喝吧,这一瓶酒她肯定喝不下,可要是不喝吧,这几个小青年正起着哄,这些人都是附近的一些没有正经工作的小混混,趁着酒劲儿说不定就闹出个什么事儿来。 “这……”老板娘面色犹豫的道。 “怎么回事啊!”后厨里,一个穿着白大褂,戴着厨师帽的男人走了出来,这男人看起来四十左右,典型的脸大脖子粗。 长毛小青年几个人微微一愣,旋即笑了起来,道:“哟,这谁啊!” 长毛小青年看向老板娘道:“姐,这该不会是你男人吧。” 老板娘尴尬的笑着说:“是你姐夫。”边说,边冲这羊汤馆的老板递眼色,那意思是在说别惹这些小混混。 羊汤馆的老板一走出来,就看见那个长毛的小青年在抓着自己媳妇的手不放,这明显就是在耍流氓,是个爷们都忍不了,也不顾老板娘的劝阻,径直的就走了过来。 “把手撒开!”羊汤馆老板冲着长毛小青年冷冷的道。 “哟,胖子,你这是在威胁我么?还是在吆喝我呢?”长毛小青年冷冷不屑的道,“不就是个摸个手么,又没摸屁股。”说着,还真就抬起手摸了一把老板娘的屁股。 “嘿,真大!”长毛小青年一脸淫邪的笑道,“干起来一定很爽吧!” 老板娘脸色羞红,夹杂着愤怒,老板脸上的表情也彻底愤怒了起来,同桌的这群小青年倒是哈哈的大笑起来,一个个伸出手咸猪手还都要往这老板娘的屁股上摸。 老板一把将自己媳妇从长毛小青年的手里给拉了过来,拎起桌上的酒瓶子,冲这一桌的小青年吼道:“都特么的找死是吧!” 啪! 一声脆响,夹杂着玻璃碴子的爆裂的声音,长毛小青年突然拎起了个酒瓶子,冲着老板的脑门就砸了下来。 酒水撒了一地,带着鲜红的血水,老板脑袋上的脑子迅速被血水染红,捂着脑门,眼前突然一阵的眩晕,他强撑着想要跟几个小青年拼命,可脚底下突然一软,扑腾一声摔地上了。 “啊!” 老板娘尖叫,蹲下来扶老板。 “我呸!” 长毛小青年冲趴在地上的老板吐了口唾沫,骂道:“怂样,还跟老子叫唤!”转过头,冲其他几个小青年挥了下手道:“哥几个,走,咱们换个地方继续乐呵去!” 一群小青年骂骂咧咧的就准备离开,还冲地上的老板吐口水。 “你们几个小杂种,这样是不是太不礼貌了,吃了人家的东西,调戏了人家的媳妇,还吐了人家的口水,可就是不给钱,你们是天生没爹娘,还是有爹娘生,没爹娘教?” 一声平静而又苍老的声音传来,声音不是很大, 但羊汤馆里的每一个人都能听到,众人循着声音望过来,目光都落在了坐在收银台前的吃红烧肉的老人身上。 老人放下筷子,擦了擦嘴,拿起一根牙签剔了剔牙。 长毛小青年几个人一愣,互相看了一眼,随后这长毛小青年向老头走了过来,张嘴就骂道:“老不死的,你说谁呢?是不是活的岁数大了,不耐烦了,找死呢!” “呵呵……” 老头冷笑一声,站了起来,向着长毛小青年走了过来,长毛小青年胸脯一挺,像一只好斗的公鸡一样,冲老头恐吓道:“老头,别以为我不敢打你啊,打了也是白打!” “是么?” 老头阴测测的一笑,手上突然一动,一个大巴掌就甩在了长毛小青年的脸上,速度奇快,几乎所有人都没看清他是如何出手的,只见虚影一闪,啪的一声响,长毛小青年哎哟一声痛叫,就抱着脸倒在了地上。 跟在长毛小青年身后的几个小青年同时一愣,那个圆不溜秋的小青年瞪大了眼珠子就骂道:“老不死的,你还敢动手打人!兄弟们,今天就送这老不死的进棺材!” 这圆不溜秋的小青年话音刚落,拳头刚刚抬起来,就听砰的一声闷响,老头的叫已经踹在了他的胸前,圆不溜秋的小青年哎哟的一声痛叫,两只脚离地的就向后倒飞出去。 呼通一声…… 整个人摔在了他们刚刚吃饭的那张桌子上,桌子上放着的汤盆里热汤,一下子拳头浇在了他的头上,把这小子烫的呜嗷的惨叫。 其余的小青年本来也准备动手,但此时一个个的都犹豫了,互相看了一看,脚下都开始往后退。 老头阴测测的一笑,突然就向这几个小青年冲了过来,一通拳打脚踢下来,也只是短短几秒钟的功夫,剩下的这五个小青年全都咿呀痛叫的躺在了地上。 老头转过身走到了长毛小青年的面前,一把拎起抱着脸躺在地上装死的长毛小青年,道:“吃了人的饭,该给钱给钱,打了人家,医药费也得赔,砸坏了桌子,也得赔。” 长毛小青年继续装死,老头啪的又一个结实的大巴掌甩下来,直接把长毛小青年打的惨叫一声,嘴里的牙飞出去了一颗,满脸惊恐的望着老头,跪在地上道:“爷爷,我知道错了,错了……钱我赔,我现在就赔。”边说边往外掏钱。 羊汤馆里所有的人都看过来,大家心照不宣,都觉得解气,只有坐在临近门口的三个老头,依旧不动声色的吃吃喝喝。 为首的老头喝光了碗里的汤,擦了擦嘴,另外的两个老头也跟着放下了碗,掏出三张百元钞票放在桌子上,起身离开。 这边打人的老头嘴角阴测测的一笑,紧跟着也走出了羊汤馆。 长毛小青年掏光了身上所有的钱,也赶紧逃了出去,剩下的那几个小青年跟在后面。 铃铃铃…… 打人的老头走在街上,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电话里传来一个老者的声音,道:“老魁,计划有变,先不要动手……” 仇云鹤和另外的两个老头站在羊汤馆不远的一个巷子里,正好能看的见外面打人的老魁,老魁挂了电话之后,向这边看了一眼,转身向马路的另一边走去。 仇云鹤身旁的一个老头说:“仇老,这老家伙是什么人?” 仇云鹤道:“不知道。” 另一个老头说:“他怎么突然走了,不是想要跟我们动手么?” 仇云鹤道:“不知道。” 另外的两个老头不再言语,沉默了一会儿,仇云鹤道:“我们暂时先在沈城待下,既然我收了徒弟的钱,姓林的就必须死!” 两个老头同时点头,道:“我们听仇老的!” …… 早上,林昆在余志坚家,和余宗华夫妇一起吃了个早餐,余宗华工作忙,吃过早饭就去上班了,林昆和余志坚也去刚收购的酒吧看看。 刚刚上车,林昆就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电话里一个平静的老头声音说道:“小子,限你半个小时,北陵公园门口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