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五章:有个老魁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有个老魁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有个老魁 吃过晚饭,林昆没有和蒋叶丽一起回酒店,把王胖子安排到了酒店住下,他跟着余志坚一起去拜访余宗华夫妇了。 林昆当年救下余志坚,余宗华夫妇一直将林昆视作他们家最大的恩人,后来几经交往之下,又是将林昆当成亲侄子。 林昆从中港市过来,要不是有事情需要先商议,最应该马上过来拜访夫妇二人,余志坚的母亲王兰亲自嘱咐,今天晚上不管林昆忙到什么时候,都要把林昆叫到家里来。 林昆本来还觉得这么晚了登门去拜访,会打扰到余宗华夫妇休息,余志坚却是一脸委屈的说:“昆哥,俺妈说了,今天晚上要是不把你带回去,那我也不用回去了。” 林昆玩笑道:“那岂不是更好,咱俩随便找个地方玩玩去。” 余志坚道:“我也想去玩玩,可那是我妈,以后都不让我回家可咋整。” 林昆哈哈的笑了起来,说:“我来的匆忙,也没带什么礼物,咱俩得找个地方给叔叔婶子买点礼物。” 余志坚看了下时间道:“这大晚上的,商场都关门了,去哪买?昆哥,你也不用买了,前两天蒋姐刚替你把东西送家里。” “嗯?” “不是你让蒋姐送的么,她来沈城的第二天就去我家了,给我爸拿了两盒好茶叶,给我妈带了一条苏杭的正宗丝巾,把我爸和我妈高兴坏了。” 瞧着林昆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余志坚道:“昆哥,这事你不知道?” 林昆笑了笑说:“不知道。” 余志坚微微一怔,旋即咧嘴笑道:“昆哥,蒋姐替你想的可真周全。” 林昆笑了笑,心里也是一阵暖融融的,蒋叶丽总是把事情想的很周到,一些他没想到的事情,她都能替他安排好。 吉普车开进了政府家属的大院,余志坚家别墅里的灯还亮着,余宗华夫妇都还没有睡,正坐在电视里看综艺节目。 “爸,妈,我回来了!”余志坚推开门,先把林昆让了进来。 “叔叔婶子,你们好!”林昆微笑着说。 “哎呀,林昆来啦,快过来坐。”王兰马上站了起来,热情的招呼道,边说边走过来拉着林昆的胳膊,坐到沙发上。 “昆子,来啦!”余宗华慈善的笑着说。 “余叔,婶子,今天过来的匆忙,也没给你们带什么礼物。”林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 “跟叔叔婶子就不用那么客气了,再说前两天你刚让蒋姑娘给我们俩捎来礼物,这才隔了几天的功夫,总破费可不好。”王兰笑着说。 余宗华道:“老伴,你先别顾着在这说话了,快去给昆子倒杯茶过来。” “哦,对对对,我去倒茶,你们爷仨先聊,我马上回来。” 余宗华道:“昆子,你在中港市的事情我都听说了,折腾的轰轰烈烈啊,余叔说什么也没想到,你小子居然把整个中港市的地下世界给统一了。” 林昆笑着说:“余叔,我那就是小打小闹,登不上台面。” 余宗华笑着说:“你小子少跟余叔打马虎眼,本来余叔是很反对黑帮的,但我也听说了,你统一了中港市的地下世界以后,中港市黑帮的犯罪率明显下降了很多,这是好事。” 林昆笑着说:“我要是在中港市胡作非为,以后怎么登你的门,对了余叔,我还没恭喜你呢,当选了辽疆省的省长!”说着,拱起双手笑着说:“余叔,恭喜你仕途高升!” 王兰这时刚好端茶过来,道:“昆子,你就别恭喜他了,我倒是觉得他以前那样当个省人大的书记挺好,至少比现在省心,现在每天忙里忙外的,有时候大半夜才能回家。来,先喝茶,边喝茶边聊。” 王兰将茶杯分了下来,重新坐到沙发上,笑着问林昆:“昆子,静瑶和澄澄最近都挺好么?可有时间没看到他们了,我和你余叔都想澄澄那孩子了,有机会叫静瑶带着他来沈城串串门。” 林昆笑着说:“等我在这边稳定下来了,就接他们过来住几天。” 王兰道:“还用稳定什么呀,直接接过来住家里不就行了。” 余宗华道:“行了,老伴,林昆自有他的安排,你别替孩子瞎安排。” 王兰白了余宗华一眼,道:“我和昆子说话呢,老余你能不能别乱插嘴。” 余宗华哈哈笑道:“好,那我先不说。” 王兰道:“算了算了,你们爷仨聊着吧,聊你们男人的话题,我在边上听着。” 余宗华道:“林……”刚说出一个字,王兰马上又打断,道:“昆子,我听志坚说,他在中港市遇到了一个喜欢的姑娘,你对那个姑娘了解么?好像是叫陆什么……我这脑袋,又给忘了。” 余宗华道:“是陆婷。” 王兰道:“对对对,就是陆婷。志坚这孩子的眼光我怕靠不住,昆子,你觉得这个陆姑娘人品怎么样,家是哪里的,什么工作啊?” 林昆看向余志坚,余志坚红着个脸低下头,竟似有些不好意思。 林昆笑着说:“陆姑娘挺好的,长的漂亮,知书达理,也是在政府机关工作,正好分派在中港市,也是我的朋友。” “哦,这条件听起来很不错呢。”王兰满意的笑了起来,说:“昆子,从你的嘴里听出来,我和你余叔的心里都踏实了。” 余志坚不满的道:“妈,我才是你的亲儿子好吧,你应该相信我啊。” 王兰道:“亲儿子怎么啦?你要是平时着调点,让我和你爸少操点心,我和你爸对你的信任程度或许会提升点。” 余宗华道:“老王啊,你先别这么说,志坚去中港市这半多年的功夫里,春节回来的时候我就发现了,这孩子比以前更懂事了,做什么事也不像之前那么随意毛躁了。” 余志坚小声的咕哝道:“就是……” 王兰道:“好啊,你们爷俩这又是站在统一战线上了?”目光从余志坚和余宗华的脸上扫过,最终又落在了林昆脸上。 林昆笑着说:“婶子,叔叔说的没错,志坚这半多年来成熟了很多,不管是做事情,还是在对待个人感情方面,他都比以前稳重的多了。” “真的呀!” 王兰的脸上马上高兴起来,似乎只有林昆说的话,他才相信,道:“昆子,当初我和你叔不就说了嘛,让志坚跟着你肯定有好处,你瞧瞧,这才半多年的时间,这要是以后一直跟在你的身边,那以后我和你余叔可就不用再操心了。” 说完,王兰回过头看向坐在身旁的儿子,说:“什么时候把女朋友带回来给爸妈见见,要是合适的话,赶紧结婚生孩子。” “啊!?” “啊什么啊,早结婚早生孩子,我和你爸也好抱孙子。” “额……”余志坚捂着肚子道:“哎哟,我这肚子突然疼了,我得去上个厕所。”说完,站起来猫着腰就往卫生间跑去。 “嘿,这孩子!”王兰道:“打小学一年级就会这么干。” 余宗华道:“昆子,听志坚说,你这次来沈城,是来收购一个酒吧的,跟余叔叔说说,以后是打算来沈城发展了?” 当着余宗华的面,林昆自然不能说他来沈城是为了和聚一堂开战,笑着说:“我想把产业扩大一点,不仅限于中港市。” 话是这么说,但林昆心里也知道,肯定瞒不过余宗华,但应该是能瞒的过王兰。 余宗华笑着说:“不错,年轻人就应该有胸襟抱负,金鳞岂是池中物,余叔看好你将来必定会有一番作为,加油!在沈城的地界上,要是有什么余叔能帮的上忙的,尽快开口。” 林昆笑着说:“谢谢余叔!” 余宗华笑着道:“你这孩子,怎么跟余叔还客气上了?” 晚上躺在床上,林昆久久不能睡去,一是因为换了新的地方,可能有些不适应,另外他在想今天晚上火车站的那股杀机会是谁的,从那股杀机上,他能清晰的感觉到对方是高手,而且应该不是一个人,难道真会是聚一堂的人? 应该不是…… 可不是聚一堂的人,又有谁会想在沈城对自己下手呢。 而更让他感到不解的是,他似乎在暗处感觉到了两股杀机,那两股杀机是敌对的,这也是其中一方没有对自己出手的原因吧。 另外,余宗华说在沈城有什么需要帮助尽管可以开口,林昆心里知道,余宗华此话绝对是出于真心,凭他和余家的关系,绝对不比亲人差,而且余宗华被提升为省长,从一个无实权派,变成了一个手握大权的实权派,这一切都和爷爷有关,但自己和余家的关系,绝不是利益,而是亲情。 林昆来沈城,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向余宗华开口,主要不想给余宗华带来麻烦,余宗华现在虽然坐在省长的位子上,可暗中不知道多少人盯着他,万一落下了口实,会有什么后果谁也不敢预料。 此时躺在床上无眠的还有余志坚,他抱着手机,鼓足了半天的勇气,才将编好的短信给陆婷发了过去,短信上写着:我爸妈想见你,什么时候有时间,能来沈城一趟么? 等了几分钟,手机安静的没有回应,这么晚,她可能已经睡了吧。 就在余志坚准备放下手机的时候,手机突然嗡嗡的振动两下,只见屏幕一亮,弹出一条短信来:“我看看时间。” 余志坚顿时欢呼的从床上蹦了起来,呼通的一声,就听隔壁传来老妈的声音:“大晚上不睡觉,你小子要干嘛!” 余志坚马上消停的躺下,盖好被子,脸上尽是幸福之色。 此时的燕京城,朱家的府邸,朱老静静的坐在书房里,时间已经很晚了,可他还是没有困意,这人到老了睡眠总是越来越少。 老管家坐在朱老对面的椅子上,汇报说:“老魁已经暗暗跟踪少爷到了沈城,在火车站上遇到了姓仇的那个江湖人。” 朱老道:“好,只要他不动手,就不让老魁动手。另外把我的意思告诉老魁,我希望林昆的敌人,能由他亲自踏平。” 老管家面露担忧的说:“朱老,那老魁出手没轻没重的,会不会伤害到少爷?” 朱老笑了笑说:“不会的,你跟他说,这件事替我完成了,他欠我的人情就两清了。” 老管家道:“明白。” 朱老笑着说:“几个江湖人的命,换了他一大家子的命,值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