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三章:折翅雄鹰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零三章:折翅雄鹰

第一千二百零三章:折翅雄鹰 吱,门开了…… 监狱长和警卫本能的往后退,警卫没那么大的胆子,监狱长倒是干脆,直接躲到了林昆的身后,林昆回过头,监狱长咧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我,我……”支支吾吾的,却也不知道到底要说个啥。 林昆倒是很善解人意的一笑,道:“监狱长,不用怕。” 监狱长尴尬的圆脸通红,说:“我,我没怕啊,这小子……” 说着话,眼睛突然直勾勾起来,这时就听一声阴森森的声音传来,“监狱长,好久不见啊。” 监狱长紧张的面色铁青,嘴角咧开了一抹不太好看的笑容。 林昆回过头,就见一身干净整洁的王力走了出来,手里抱着一本圣经,嘴角挂着微笑,可脸上表情说不出的阴森。 “哥!” 王福激动的一声叫喊,一下子就扑到了王力的怀里。 王力的身材不是很高大,差不多一米七的个头,看起来有些单薄,被王福这个大块头一把抱住,真让人有些担心会给抱‘碎’了。 王力一只手提溜着圣经,另一只手拍了拍王胖子的肩膀,道:“小鬼,都多大个人了,怎么还改不掉哭鼻子这毛病。” 王胖子在王力那干净整洁的肩膀上蹭了一把鼻涕说,“哥,我想你!” 王力道:“这么多人在这儿呢,你小子能不能出息点。”说完,一把将王胖子从怀里推开,目光冷的向林昆看过来。 “呵呵,林昆,好久不见,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你,带我弟弟来看我?” “这倒不用,我们也算是老相识了,举手之劳不用放在心上。”林昆笑着说。 “是么?”王力冷笑道:“敢不敢单独和我到我的房间里谈谈?” “我只怕你不敢。”林昆哈哈笑道,当先向牢房里走去。 “呵呵……”王力冷笑,回过头冲王福道:“你先在这儿等我一会儿,我进去和他叙叙旧。” “哥!”王福担心的喊了一声,抓住王力的胳膊,林昆的身手有多可怕,王福昨天晚上刚刚见识过,大哥三年前能被他抓进来,就证明三年前大哥也不是他的对手。 王力笑着说:“放心,大哥心里有数,不会有事的。” 王力抽出了胳膊,走进了牢房,牢房坚硬的铁门铿的一声关上。 警卫来到了监狱长的身边,说:“头儿,这……要不要叫些人手过来?” 监狱长面色紧张,道:“先不用,应该不会出什么茬子。”结果话音刚落,就听牢房铁门的后面呼通的一声响。 监狱长马上紧张的后退一步,看向同样胆战心惊的警卫员,道:“还是叫几个人过来吧,能保险点,多叫几个。” 警卫员答应了一声,马上就去搬人。 呼通…… 牢房的门后又是一声响,监狱长望向王福,笑了笑说:“里面的这两个的脾气好像都不怎么好,这声音整的。” 王福阴沉着一张脸,脸上担心而又紧张,道:“我进去看看!” 咣咣…… 推了两下门,门后面被人用东西给别住了,推不开。 王福回过头,监狱长赔着笑脸说:“这是特殊牢房,里外都有锁,估计是他们两个叙旧不想我们打扰,所以反锁上了。” 闻言,王福隔着门冲里面大喊,“哥,哥你没事吧!” 呼通,呼通…… 回应他的只有里面传来的声响,似乎一下比一下更重了。 牢房里。 王力擦了一把嘴角溢出的鲜血,微微低着头,目光冰冷的看着林昆,道:“三年不见,你比以前更强了。” 林昆晃了晃脖子,活动了下筋骨,笑着说:“你的力气也比以前更大了。” 王力拳头一挥,一股英勇的霸气展现出来,道:“这三年来我从未放弃苦练,为的就是能把你给打趴下!” 林昆呵呵的一笑,道:“那恐怕你要失望了。”说完,甚至还不慌不忙的随手掏出根烟卷叼在了嘴里,打火机掏出来,王力的拳头已经砸了过来,直奔林昆的胸前。 林昆原地一个侧身躲闪,手中的打火机喀嚓一声,火苗点燃,烟卷点着,这时王力的一拳又是横的向林昆的脑门扫了过来,林昆弯身向下一躲,旋即果断的一掌推向王力的腰腹。 王力眼角的余光看到了这突如其来的一掌,他心底下意识的一紧张,但马上嘴角勾起了一丝不屑的笑容,这一掌看起来要速度没速度,要力量也没力量,完全对他构成不了任何的威胁。 “林昆,刚才挨了你一拳是我大意了,不过你这一掌真没……” 还剩下‘水平’两个字没说出口,王力脸上的表情突然僵住了,与此同时砰的一声闷响,声音不大,但所承受的可怕力量,只有王力感受的真切,时间仿佛凝滞了半秒钟,当王力口中一声痛哼响起,他整个人已经两脚离地的倒飞了出去。 呼通…… 又是一声闷响,这名槐城监狱里凶名赫赫的力王,直接被一掌推飞,而且还是看起来毫无力量感可言的一掌,这若是被这槐城监狱里的其他犯人,哪怕是那些警卫们亲眼见到了,一定会把所有人的下巴还有眼珠子都惊掉。 王力靠在坚实的铁墙上,一只手捂着胸口,脸色红一阵白一阵,强忍了一会儿,但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噗…… 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紧跟着整个人一虚脱,单膝跪在了地上。 “这是什么功夫?”王力抬起头,一脸不甘心的冲林昆问道,他苦练了三年,本以为再见面足以将林昆打败,没想到到头来还是打不过。 林昆笑着说:“内家功夫。” 王力道:“我不服!” 林昆走过来,笑着说:“那我再打你一次?这次照脸打。” 眼看着林昆一脸淡淡不屑的笑容走过来,王力却也只能恨的牙根痒痒,可再一想到打脸,三年前这家伙就是硬生生的把自己给打成了个猪头,他可不想再丢那人了。 “慢着!”王力抬起手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再给我十年时间。” 林昆笑着将已经亮起的拳头慢慢的收回来,说:“好,那我就再给你十年时间,等十年后我再来这看你。” 说完后,林昆转身就要从牢房里出去,王力却开口叫住他。 “等等!” “哦?” 林昆回过头,道:“怎么,还有事么?” 王力强撑着站了起来,深呼了一口气,向林昆走过来道:“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当年你没有杀死我,而是把我关在这,为什么?” 林昆回过头,笑着说:“你觉得一只雄鹰,你是直接杀死它好,还是折断了他的翅膀,把它关在铁笼子里好。” 王力的眉头跳了跳,道:“姓林的,没想到你这么阴险!” 林昆咂巴了一口嘴里咬着的烟卷,说:“就你过去犯下的那些事,杀你十次都不多,把你关在这儿让你受点折磨不应该么?” “你……” 王力咬牙切齿,一双拳头握紧,可旋即马上又松开来,垂下头一脸的沮丧懊悔说:“这三年来,除了刚被关进来的那段时间,每日每夜我都在反省,你知道这三年里我脑海里浮现的最多的画面是什么,你能猜的到么?” 林昆吐出一个烟圈,道:“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猜不到。” 王力道:“我脑海里出现的最多的就是那些被我害的家破人亡的人,我看到他们在哭泣,他们的眼睛在愤怒而又仇恨的看着我,我是他们心目中的恶魔,人人得而诛之的魔鬼!” 林昆道:“所以呢?你想要改过自新,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王力摇头道:“犯下的错就永远也无法弥补,为了赎罪,我的后半生也只能被关在这里,就当是自我的救赎吧。” 林昆道:“可我怎么觉得你在这过的挺舒服的呢,监狱长都怕你。” 王力呵呵的一笑,道:“我在哪儿都不喜欢被欺负,何况我欺负的那些人,他们之前在外面也是十恶不赦的恶棍,我欺负他们,那是帮他们救赎,他们应该感激我!” “哟呵,你这理由还挺高大上的么,按照你这么说,你这也是在救赎别人喽。”林昆笑呵呵的说:“算了算了,我没时间跟你在这扯皮了,要不是你那弟弟以为你挂了,非得找我拼命,打不过我还发誓做鬼也不放过我,你以为我愿意大老远的过来看你这恶棍啊,再见!” “再等一下!”王力又出声叫住林昆。 林昆很无奈的回过头,道:“我说大哥,你还要说啥。” 王力道:“林昆,我能求你一件事情么?” 林昆道:“说。” 差不多二十分钟后,牢房的大铁门打开了,林昆从里面走出来,王胖子马上跑过来,一双手抓住林昆的肩膀,一副将要和他拼命的架势吼道:“我哥呢,你把他怎么样了!” 走廊里的敬畏们纷纷抬起手中的枪,对准着王胖子,喊道:“别动!” 与此同时,监狱长也一脸紧张不安的看着林昆,心里暗暗松了口气,对于他来说,林昆是国安局的人,要是在自己的地界上出了事情,那可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蒙混过去的。 相比之下,要是监狱里这个上头特批过不许死的王力挂了,倒是好解释一些,大不了把责任都推到林昆的头上。 林昆将王胖子的手从他的肩膀上拿下来,道:“你哥让你进去,有话要对你说,待会儿你小子出来了要是还跟我这么一副态度,我就抽你丫的嘴巴子。”蒲扇大的巴掌亮了亮。 王胖子将信将疑的看着林昆,最终还是毅然走进牢房。 牢房的门再次关上,监狱长和一群警卫全都是一副好奇的目光向林昆看过来,林昆笑着对监狱长说:“监狱长,这儿让抽烟么?” 监狱长笑着说:“理论上是不让,不过凡事都有例外。” 林昆从兜里又摸出一根烟递到监狱长的面前,道:“来一根?” 打火机喀嚓的点着,林昆替监狱长把烟点着了,监狱长吸了一口之后,被呛的咳嗽了两声,但还是忍不住心中的疑惑问:“林先生,刚才里面发生了什么,你和王力动手了?” 林昆咧嘴一笑,道:“那不叫动手,只是例行切磋一下。” “哦……”监狱长将信将疑,却也没有再继续问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