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二章:槐城监狱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槐城监狱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槐城监狱 东城区港口,林昆开着车来到私人飞机场的大门口的时候,王胖子已经站在那儿等候多时了,林昆摇下车窗冲他招手,“上车!” 王胖子坐到了车上,林昆向门口的保安出示了天楚集团的证件,保安确认之后放行,车一直开到了私人直升机的跟前。 直升飞机的螺旋桨转动了起来,升空,一路向着中港市以北驶去。 飞机场,王胖子忍不住好奇的问:“我哥哥到底关在什么地方。” 林昆笑着说:“槐城监狱。” 王胖子脸上表情疑惑一下,道:“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个监狱?”目光警惕的看向林昆,道:“你该不会蒙我呢吧。” 林昆笑着说:“放心吧,我没那个闲心,等到了你就知道了。” 林昆合上了眼睛闭目养神,王胖子脸上的表情依旧将信将疑,他倒是听说过传言,说这漠北的狼王是一个极其守信的人,可他现在的心里头依旧忐忑难安,这小子万一蒙自己,把自己卖了咋整,毕竟接触后,林昆给他的感觉有些吊儿郎当,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市井无赖,却不像是一个机器守信的人。 甚至王胖子还怀疑过,就这小子一身痞里痞气的样子,真是那个漠北狼王?不过根据昨天晚上他的身手来看,他如果不是漠北狼王的话,怎么可能轻易的就把自己打败。 这一路上,王胖子的心里头就光瞎琢磨了,飞机飞了一个多小时,降落在一片深山坳里,王胖子低头往下看,只见下面的深山里头,一个钢筋水泥堆砌成的监狱匍匐在那。 周围荒无人烟,从天空自上而下的俯视,这监狱尤为的乍眼。 飞机降落在了监狱大铁门外的空地上,马上就有持枪的警卫端着枪过来,其中一个大声的质问:“你们是干什么的!” 面对那几只黑黢黢的冲锋枪口,仿佛只要说错话,马上就能被打成筛子。 飞机上的驾驶员害怕的不敢说话,王胖子也是一脸紧张,林昆这时才不紧不慢的睁开眼,打了个哈欠说:“自己人。” 说着,从怀里掏出了国安局特别行动处的7号特工证,递给了问话的那个敬畏。 那个警卫接过证件,上面的国徽尤其的显眼,光是封面上的‘国家安全局特工证件’的几个字已经够令他感到惊讶了,再一翻开证件里边,‘编号007’的几个字顿时令他惊讶的张大嘴巴。 他们这些狱警几乎都是军人出身,对于国家安全局的编号有着极其深刻的认识,甚至说能进入国安家安全局,对于他们这些曾经戎马边疆的军人来说,那绝对是莫大的荣誉。 七号特工,这就更不是自己可以想象的,简直就如同在做梦,甚至做梦的时候都不敢想象,自己能混上七号特工。 “敬礼!” 刚才问话的警卫马上大喊一声,双脚合并态度严肃,马上向林昆敬了一个军礼,其余的两个警卫见状心中不解,但也跟着敬礼。 “长官,请问有什么能帮到你的么!”问话的警卫双手将证件还给了林昆。 林昆道:“通知你们的监狱长,我要跟他见面。” 警卫马上说道:“是!”掏出腰间的对讲机就喊了两声,“麻烦报告监狱长,有国安局的特工同志要见他,over。” 对讲机回道:“收到,over。” 警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长官,请跟我来。” 开飞机的飞行员留在飞机上,林昆和王胖子跟着警卫来到了大门口,这时警卫的对讲机里又传来声音,“监狱长叫把人带进来,over。” 警卫回道:“收到,over。” 大铁门下的一个小铁门打开,警卫带着林昆和王胖子走进去,监狱后面的空间很大,进去后能看到一个用铁网隔开的操场,操场上面一群穿着囚服的犯人正在散步,见有人从外面进来,一双双狰狞的目光看过来。 旁边就是办公楼,警卫带着林昆和王福走进去,直接来到了顶楼的监狱长办公室,监狱长办公室的门开着,警卫走上前去敲敲门,正站在窗边望向操场上的监狱长转过身。 这监狱长是一个身材肥胖仿佛肉球的男人,看上去四十多岁,嘴里正叼着根烟卷,见到林昆和王福之后,马上笑着迎上来,伸手就向王福先递了过来,说:“同志,你好!” 王福脸上的表情一愣,显然这胖子是认错人了,他这手伸也不是,不伸也不是,干脆转过头向林昆看去。 王福的表情这么一变化,监狱长马上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认错人了,刚才两人走进来的时候,他快速的打量了两人一番,觉得还是这个胖子严肃一些,像国安局的特工,至于旁边的这个年轻人,脸上的笑容淡淡戏谑,一点也没有特工的相。 监狱长心中顿时懊悔,都说人不可貌相了,自己活了这么大岁数,怎么还没搞明白呢,关键时候居然掉这种链子。 监狱长马上尴尬的调转方向,把手伸到了林昆面前,道:“特工同志,久仰久仰!” 林昆笑着伸出手和监狱长握了一下,说:“监狱长,你客气了。” 监狱长笑着道:“应该的,这登门就是客,我这荒郊野外的,一般也很少有人来,不知道特工同志这次过来,有什么指示么?” 林昆递出证件,笑着道:“指示不敢当,这次过来是想探视一个犯人,希望监狱长行个方便。” 监狱长接过证件翻开,脸上的表情顿时惊讶不小,又抬起头刻意的打量了林昆一番,心中暗暗道:“我他个娘咧,可真是人不可貌相,这小子这么年轻,居然就是七号特工了!” 监狱长笑着说:“林同志,例行公事,我得让人检查一下这个证件,要是一切都属实,我自然全力配合你的工作。” 林昆笑着说:“那我先谢谢监狱长。” 监狱长将证件递给警卫,回过头笑着对林昆说:“大家都是为国家和人民服务的,互相配合一点都是应该的。来来来,两位同志先坐,我这儿也没什么好茶,希望两位不要介意。” 监狱长亲自倒了两杯茶,茶香一般,不过胜在礼节周到。 这边闲聊了几句,出去确认证件的警卫回来了,把证件交到了监狱长手里,贴在他的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监狱长马上双手将证件递到林昆的面前,道:“林同志,证件确认过了,你要探视哪位犯人,我现在就亲自跟你过去。” 林昆拱手谢道:“多谢监狱长,我要见的是三年前关进来的王力。” “王力?” 监狱长的眉毛挑了挑,看向身旁的警卫,道:“我不记得有这个人啊,小肖啊,咱们牢房里有这个叫王力的么?” 被唤作小肖的警卫说:“监狱长,我现在就让牢房查查。” 监狱长道:“快去!”回过头笑着对林昆说:“林同志,我这边需要查一下,麻烦你就先在这儿等一下。” 林昆笑着说:“监狱长您太客气了,我这登门拜访,实在是麻烦您了。” 王福皱起了眉头,贴在耳边阴测测的对林昆说:“姓林的,我哥要是不在这,我马上跟你拼命!” 林昆回过头,笑着小声说:“放心吧,拼命你也拼不过我。” “你……” 王胖子恨的牙根痒痒,但也不好在这发作,一对一的都打不过眼前这个家伙,现在又是在人家的地盘上,他更没胜算。 监狱长见两人小声嘀咕,愣了愣神,林昆回过头看过来的时候,他马上举起茶杯笑着说:“来,两位同志,喝茶,喝茶。” 警卫员很快就回来了,气喘吁吁的汇报道:“监狱长,人查到了,王力就是我们平时说的力王。” 监狱长笑道:“哦,原来是那小子啊。林同志,我们现在就下去吧。” 林昆和监狱长走在前面,王福和警卫跟在后面,一路上监狱长给林昆简单的介绍了一下监狱里的情况,别这监狱地处荒野,这监狱里的设施还真挺不错的,这儿关押的都是些重刑犯,就是这些家伙不太省心,平时总喜欢惹点事。 监狱长悄悄的向林昆凑了凑,说:“林同志,你和那王力什么关系?” 林昆笑着说:“也没什么特别的关系,他是我亲手抓住的。” “啊?” 监狱长看向林昆的目光中,不禁又是一阵惊讶,重新审视这个年轻人。 “怎么了?”林昆笑着说。 “没,没什么。”监狱长尴尬的笑了笑,说:“据我所知,那力王的身手很了得,在我这儿几乎没有犯人敢惹他,只不过这人不太好相处,他喜欢独处,不喜欢和其他人在一起。” 林昆笑着说:“他没给你惹什么麻烦吧?” 监狱长大倒苦水说:“别提了,这小子惹的麻烦多了去了,我几次向上级申请把他调到别的监狱去,可上级说了,在北方如果连我这槐城监狱都管不住他,就别指望别的地方了。” 说着话,沿着走廊来到了一个牢房的门口,监狱长冲旁边的警卫员递了个眼神,警卫员走过去敲了敲牢房的门,道:“王力,有人来看你了!” 里面没有声音,警卫员又喊了一声,“王力……”剩下的话不等说出来,身后的王福喊了一声:“哥,你在里面么!” 闻言,牢房的铁门后传来一声,“大福,真的是你么?” 监狱长诧异的向林昆看过来,旁边的警卫也是一脸的诧异,林昆笑着对监狱长说:“他们是兄弟俩,我带他弟弟来见个面。” “哦……”监狱长答应一声,神色里却是有些紧张,担心林昆是来劫狱的,这完全是出自于本能反应。 林昆笑着说:“监狱长,这门能打开么?” 监狱长马上摇头说:“不能,这家伙太狂暴了,把门打开了,我怕控制不住他,别的犯人都是关在正常的牢房里,只有他这个是加固的。” 林昆笑着说:“放心,有我在,他惹不起什么事的。” 监狱长道:“这……”犹豫了一下,还是让敬畏把门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