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章:荒野激战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章:荒野激战

第一千二百章:荒野激战 夜风,透骨的凉…… 野马车隆隆的咆哮声,震荡在这座城市边缘孤寂而又阴森的公路上。 路笔直,风中夹杂着淡淡的纸灰与死亡混淆的气味,像是通往九幽深处,又仿佛黄泉路上的一段小小的开端。 常青园依山而建,山上亮着一片灯光,微弱如同萤火虫。 常青园的对面是一片荒地,野草蛮生,中间堆满着各种各样丧葬留下的废弃物品,有亡者生前留下的衣物,也有那些葬礼上残留下来的东西。 野马车停在了常青园对面的马路上,这儿有一盏明亮的路灯,林昆从车上下来,对面岗楼里的老保安打开窗户探个头,远远的冲林昆招呼道:“小伙子,晚上不开门!” 林昆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午夜十二点了,冲这老头咧嘴一笑,道:“大爷,你怎么这么面生,以前没见过你啊!” 老大爷道:“我是新来的,之前的那个前两天刚去世。” 林昆笑着说:“怎么,晚上还有人来这儿上坟的?” 老大爷道:“晚上没人上坟,倒是干什么来的都有。” “干什么的都有?” “是啊,这里面睡着的都太淘气了,大半夜的总偷偷往外流,这大铁门也关不住他们,有的还从外面带人进来。” 老保安说的有鼻子有眼,就像是真的一样,随后又幽幽的叹了口气,说:“说了你们这些小年轻的也不相信,还是算了,这儿晚上不清净,劝小伙子你还是不要来了,尤其这月黑风高,又刚刚要过午夜了,更不安生。” 林昆听的后背上直冒冷汗,倒不是因为胆小害怕鬼魅,他一个从死人堆里摸爬滚打出来无数次的男人,会怕那东西?之所以冒冷汗,是被这神神叨叨的老大爷给吓的。 鬼吓人不可怕,人吓人才更可怕! 嗤啦…… 林昆刚想要和这故弄玄虚神神叨叨的老大爷再扯上几句,这老保安干脆的把窗户给关上了,灯熄灭,无声息。 “呵,这老头还挺有意思的。”林昆回过头向旁边的荒地看了一眼,里面闪烁了几下灯光,应该是那王福给他发信号。 穿过杂乱的荒地,深一脚浅一脚的来到了约定的空地,这空地不大,下面是一片水泥地,过去这对面应该是一个荒废的小广场,周边杂草丛生,水泥地上倒显得干净。 王福站在黑暗里,头顶上那惨淡朦胧的月光,半遮半掩的在他的脸上,本来模样里透着几分滑稽的一张圆脸,此时看起来却有几分阴森之气,尤其此时他还板着一张脸。 “林昆,你还算守时,传说中的果然不假,你很在乎家人。” “我说胖子,咱能不能别总板着一张臭脸,今天晚上你把我叫这儿来,不就是想给自己找点不痛快么,我成全你。” 林昆掏出根烟叼在了嘴里,目光轻佻的向王胖子看过来,吊儿郎当的随意架势,似乎根本没把这胖子当成一盘菜。 王胖子眉头一皱,两只眼睛里一道冷光射出,挥了一下拳头,道:“姓林的,你别太狂,今天晚上我就要你……” “先等一下。” 林昆语气轻佻的出声打断,在人家说的正起劲儿的时候打断,多少显得有些没爱,“我们之间到底有什么仇?” “哼!” 王胖子冷哼一声道:“在你死之前,我会告诉你的。” 言罢,他的手中突然变戏法似的多出了两把寒光闪烁的短刃,脚底下噌的一声蹬地,整个人如同一直加肥版的猎豹,向着林昆就扑了过来。 速度极快,卷起一阵劲风,两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向着林昆身上的胸口和小腹两处要害就扎了过来,当真是直奔着一击毙命而来。 林昆眉头轻轻一蹙,脚底下快步的向后躲闪了两步,唰唰的两刀贴着他的衣襟斩落下来,冰冷的杀气,却仿佛已经穿透了衣服。 王胖子身高一米八左右,体重看样子至少也有个二百多斤,若是走在大街上看见这么一个人儿,第一感觉就是一个肉球,但可别小看了这肉球,此时的身手敏捷的很,两把短刃握在手中挥舞的猎猎作响,周围的一片方寸之内,刀光霍霍连成一片,仿佛自然形成了一个禁区。 林昆连连向后退了两步之后,果断的一个凌空后跟翻,落在了至少三米开看,望着眼前的网盘子,轻佻的笑道:“哟,胖子,没看出来还有两下子么,动全力了么?” 这一连几招攻击了过来,结果连林昆的一共汗毛都被给劈下来,王胖子深深的喘了两口,心中的火气更大了起来,冲着林昆就叫吼道:“姓林的,今天你必须死!” 一声吼罢,紧接着又是挥起了双刀向林昆劈砍了过来,这一次气势更凶,短刃挥舞在空气中的声音更撕裂。 “这下玩真的了?” 林昆嘴角戏谑的一笑,两只眼睛微微一眯,同时左手一挥,乌金色的光芒一闪,‘鬼畜’握在手中,向着王胖子劈下来的两把短刃就迎了上去,顿时就听叮叮铛铛的一阵响…… 火光迸溅,场面激烈,朦胧的夜色中,乌金流光的鬼畜和两把寒光雪白的短刀快速的碰撞着,像是发狂厮斗的凶兽。 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十几招就走过,王胖子手中的两把短刃,明显抵不过林昆手中所向披靡的鬼畜,每一次撞击,每一次火光迸溅,王胖子就觉得虎口一阵发麻,并且越来越严重,同时手中的两柄短刃发出的嗡鸣声,仿佛随时都能断裂。 借着清冷的月光,再向面前的林昆看一眼,只见他面色平静,嘴角挂着一抹淡淡戏谑的笑容,从这轻松随意的背后来看,他绝对是没有使出全力,甚至八成的力道都没用上。 王胖子的心中顿时大骇,他早料到过两年的时间,林昆会变强,只是万万没想到,自己和他的差距居然会这么大。 铛! 一声极其凛冽清脆的响声,王胖子瞪大了眼睛,眼睁睁的看着手里的短刃,硬是被那把乌金流光的三棱军刺给削断。 紧接着又是一声极其清脆的响声,另一把短刃也断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瞬间充满胸膛,眼前的这个嘴角始终挂着淡淡不屑笑容的年轻人,此时如同死神一般令人畏惧。 王胖子的身体本能的就要往后退,可脚底下还不等动,身体也只是做出了一个想要后倾的姿势苗头,那冰冷散发着无穷尽杀气,仿佛毒蛇口中嘶嘶吐出的蛇信的鬼畜,已经搭在了他的肩膀上,看似很随意的一搭,一点压力也感觉不到,但王胖子的心中却十分清楚,眼前的这个男人,脖子上的这把军刺,倘若想要他的命,便是分分钟的事。 林昆微笑着,目光迎上王胖子不甘而又恐惧的眼神,王胖子咬紧牙关冷哼一声,颇为豪气的道:“姓林的,要杀要剐随你的便!” “不错,是条汉子。”林昆笑着说:“只是我想知道,我到底什么时候得罪过你,至于和我这么大的仇,非要把我约到这荒地上干一架,拿我的家人来威胁我,还要杀我。” 说着,林昆脸上的表情陡然一变,笑容消失,目光冰冷,甩手一个大巴掌就打在了王胖子的脸上——啪!!! 声音清脆凛冽,王胖子身子猛的一扭,一个趔趄险些倒地,眼前一片的小金星乱蹿,他感觉自己的脸上不是挨了一耳光,而是被一列火车撞上了一般。 林昆紧跟着一个大脚板子踹了过来,砰的一声响,正中王胖子胸口,王胖子前脚刚堪堪稳住身形,紧接着身体猛的向后倒去,呼通一声四仰八叉的摔倒在地。 林昆一只大叫踏在了王胖子的胸前,踩的王胖子一阵窒息,他弯下身来,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冲王胖子说:“这就是你拿我家人威胁我的后果……”唰的一声,手中的鬼畜劈落下来,王胖子的眼睛顿时瞪的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