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关门才能打狗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关门才能打狗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关门才能打狗 时间一晃而过,两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第一天蒋叶丽去登门拜访了余宗华夫妇,带了不少中港市的土特产,都说是林昆让她带过来的,见面的时候,蒋叶丽笑着对余宗华说:“多亏跟林昆沾了光,才能见到余省长。” 余宗华夫妇很喜欢这个说话有礼貌,处事又稳重的姑娘,中午吃了一顿家宴,然后蒋叶丽才告辞离开。 第二天,蒋叶丽和她的女保镖出去逛街购物,晚上看了个电影,回酒店的时候,余志坚的吉普车停在酒店的楼下。 见两人回来,余志坚掐灭了烟,迎了上来说:“蒋姐,我们沈城怎么样?” 蒋叶丽笑着说:“不错,确实很有省会的范儿,走吧,上楼说。” 到了楼上,余志坚坐下来,蒋叶丽给他倒了杯水,余志坚端着水杯,说:“蒋姐,这都第二天了,姓杜的那儿可没什么信儿。” 蒋叶丽道:“这两天你约了几家酒吧的老板?” 余志坚道:“一共五家,规模都是中等的,我还特意让人把消息给散出去了,姓杜的肯定听到了。” 蒋叶丽微微一笑,说:“那就不着急,姓杜的应该比我们更急。” 余志坚道:“蒋姐,我倒是不担心的别的,我是怕聚一堂从中插一道,我怀疑他们是不是已经知道我们要来沈城了?” 蒋叶丽脸上的笑容忽然凝滞,眉宇间一抹凝重,道:“如果聚一堂真的要从中插一道,那结果就不好说了。” 余志坚道:“是啊,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这个,而且我听说聚一堂最近来了一个能人,对我们百凤门了解的很。” “哦?” “我找人打听了,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我猜应该是从我们百凤门出来的人,对我们百凤门很了解,应该是丁锦玉!” “呵呵……”蒋叶丽笑着说:“有这个可能,丁锦玉被林昆赶出了中港市,来沈城这边投奔聚一堂,待遇也一定不会差了。” 余志坚道:“昆哥就是太善良了,要是我,就彻底废了那娘们。” 蒋叶丽道:“那还不是看在刘刚的面子上,才给了她一次机会。” 余志坚道:“姜姐,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要主动联系那姓杜的一下?” 蒋叶丽道:“先沉住气,我们这时候要是主动联系他,那就代表我们主动低头,上杆子的都不是买卖,已经等了两天,我们不介意再多等一天,真要是被聚一堂从中插了一杠,那我们也只能认栽,再去找别的酒吧谈谈。” 余志坚点了点头。 聚一堂总部的大厅里,身形彪悍的王勤虎,稳稳的坐在太师椅上,在他的面前站着一个垂着脑袋毕恭毕敬的小弟,这小弟刚刚向他汇报了情况,此时大哥不说话,他也不敢动弹。 在这大厅里,坐着不少面目狰狞的汉子,都是聚一堂的骨干人物,可以说每一个人的身上都背负过命案,双手沾满了血。 在王勤虎左边的第二个座位上,丁锦玉一身黑色的职业装坐在那儿,和周围那些面目狰狞的汉子比起来,显的格外文弱。 王勤虎将目光看向丁锦玉,笑着问道:“丁姑娘,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丁锦玉道:“百凤门来沈城收购酒吧,很明天是想要进军沈城,说一句大当家的可能不太爱听的话,林昆这是将目光放在了聚一堂上。” 王勤虎笑了一下,说:“哦?麻烦丁姑娘能详细说说?” 丁锦玉道:“上一次外省的力量去犯中港市,林昆曾派人来大当家的这儿寻求帮助,他表面上是来寻求帮助,实际上是在试探大当家。” 王勤虎笑道:“哦?” 丁锦玉道:“那林昆看起来心胸宽广,实际上也是一个心胸狭隘之辈,大当家当时没有帮他,他心中暗暗记恨,这一次来沈城,一定要想要找大当家的麻烦,所以大当家你要小心。” 王勤虎呵呵的笑了起来,说:“丁姑娘说的是,我自当小心提防,那丁姑娘再说说,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这……” 丁锦玉目光游离,从在座的每一个人的脸上一扫而过,论资历她只是刚刚加入聚一堂的,在场的每一个人,哪怕是站着的这个小弟,资历都比她要高,自己要再继续说下去,免不得会被眼前这些盯着她看的男人们挑剔。 丁锦玉道:“实在抱歉大当家,这个锦玉不能随便说。” 王勤虎笑着说:“丁姑娘,你是怕惹来我手下的这帮兄弟的非议?放心,我问你的话,你尽管答就好了。” 丁锦玉心中暗暗窃喜,王勤虎能对她这么说话,就证明还是很看重她的,所以接下来的话,她必须要让人心服口服。 丁锦玉快速的在心里琢磨了一番,按照正常人的逻辑,一定是希望从中作梗,让百凤门收购酒吧不成,她必须要说出一个与众不同的观点来,这样才能够彰显自己的智慧。 想到这,丁锦玉心里已经有了主意,只是她怀着满心的兴奋,刚要开口,突然一个身材粗犷的大汉扯开了嗓门,说:“大哥,这么简单的问题还用问这娘们么,这是在咱们的地盘上,只要咱们出面搀和一下,谁敢把场子卖给他们?” 大汉声音落罢,在座的其他人纷纷赞同,道:“对!” “安静!” 王勤虎冲众人说道,嘈杂的大厅里马上安静了下来。 王勤虎目光又看向丁锦玉,笑着说:“丁姑娘,说说你的想法,我对你的想法比较感兴趣,希望不要让我失望。” 丁锦玉道:“多谢大当家的抬爱,我认为我们不应该从中阻拦,不让百凤门过来买场子。” “哦?”王勤虎意外的笑了笑,说:“丁姑娘,接着说。” 丁锦玉道:“大当家的,我能先问你一个问题么?要是有冒犯的地方,还希望大当家不要介意。” 王勤虎道:“丁姑娘尽管问,我王勤虎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丁锦玉道:“百凤门的底细,我想大当家的一定叫人查过,姓林的在省里有关系,这件事大当家的也一定知道,我想问的是,大当家的聚一堂有没有信心灭了百凤门。” 王勤虎沉默,大厅里的每一个人都在沉默,都在心底暗暗衡量,也有人想马上站出来说上一句,怕它百凤门个球,可在座的这些身材粗犷或是面目狰狞的大汉,可不是一群没脑子的货,他们自然知道要在心底仔细衡量。 王勤虎面色平静的看向丁锦玉,说:“丁姑娘的意思是?” 丁锦玉道:“大当家的一只很看重中港市的地盘,我想这一次姓林的彻底统一了中港市的地下世界,一定让大当家的心有余悸,大当家心里也肯定有过带着兄弟们去中港市一战灭了百凤门的想法,毕竟谁都不喜欢养虎为患。” 王勤虎呵呵的笑了起来,说:“说的好,继续说。” 丁锦玉道:“在中港市的地盘,大当家一定忌讳很多东西,已经不是在自己的地盘上,但在沈城可就不同了,这里是大当家的的根据地,所有对大当家的有利的关系都在这。” “常言道关门打狗,这门要关上了才好打狗,要是这门开都不开,狗怎么进来?狗不进来,就更别说打狗了。” 王勤虎微微一怔,旋即哈哈大笑起来,道:“好,丁姑娘好见解!看来这次我是没请错人。”问向大厅里的众人道:“兄弟们,你们觉得丁姑娘说的有道理没有?” 丁锦玉跟着谦逊说:“各位大哥,丁锦玉初来乍到,要是有说错话的地方,希望各位大哥能指正出来,锦玉好改正。” 大厅里的大汉们面面相觑,其中一个面堂发黑的汉子朗声笑道:“丁姑娘的见解果然让我们大开眼界,我没有什么异议,不过还是有一个提议,不知道丁姑娘肯听不?” 丁锦玉道:“这位大哥有什么提议尽管说,锦玉一定虚心采纳。” 面堂发黑的大汉哈哈笑道:“丁姑娘太客气了,我这提议吧,就是我们大当家的刚刚和女朋友分手,现在孤家寡人一个,我们大哥偏偏还就喜欢聪明的女人,不知道丁姑娘……” 王勤虎笑骂一声,道:“老黑,再乱说话,撕了你的嘴。”回过头笑着冲丁锦玉道:“丁姑娘,别听这老黑瞎说,他这人就是比较喜欢开玩笑,你就当他放了个屁就成。” 丁锦玉红着脸颊低下头,声音忽然间羞答答的如同糯米一般柔软,小声的道:“大当家的怎么可能看上我这样的女人。” 此话一出,大堂里先是安静了一下,紧接着众人便开始起哄起来,刚才说话的黑面膛大汉笑着说:“大哥,看见没,人家丁姑娘对你有意思,你可别负了人家姑娘的心意!” “就是啊大哥,你不就喜欢聪明的女人么,丁姑娘可是够聪明的,而且长的也挺俊呢!” “大哥,你又犯桃花运啦!” …… “都住口,没什么事都散了吧!”王勤虎笑着冲众人喊叫道,挥了挥手。 “走走走,咱们别留在这耽误大哥的好事了。” “大哥,多注意身体啊。” “大哥,明天我给你带壮阳酒过来。” …… 众人熙熙攘攘,气氛热闹而又和谐,都是一群跟着王勤虎出生入死的兄弟,自然也就没那么多的约束,一个成功的人的背后,必定会有一群人支持着,不管王勤虎还是林昆,都一样。 偌大的大厅里,马上空荡荡下来,只剩下王勤虎和丁锦玉两个人,还有一旁站岗的年轻小弟,王勤虎冲两人递了个眼色,两人马上也识相的退了下去。 王勤虎笑着对丁锦玉说:“丁姑娘你别介意,我的这帮兄弟跟我说话随意惯了,平时什么玩笑都能开。” 丁锦玉还是一副低头羞涩的模样,道:“我没介意。” 王勤虎向丁锦玉走了过来,距离越来越近,丁锦玉似乎很紧张,脚底下往后退了退,结果王勤虎突然上前,一把将她搂在了怀里,丁锦玉作势想要逃脱,却又被王勤虎的另一只大手按在了屁股上,王勤虎尽情的揉捏,笑着说:“跟了我,你和你的弟弟的以后就不用发愁了。” 丁锦玉慢慢的将头靠在了王勤虎的胸前,嘴角狡猾的一笑,声音却依旧如同糯米一般柔软道:“大当家的,我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