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余志坚 - 神兵奶爸

第一百一十九章:余志坚

第一百一十九章:余志坚 男子甲和男子乙见林昆态度说不出的嚣张,心里的怒火顿时噌噌的,不过他们打定了林昆肩上的小海东青的主意,所以暂时耐下了性子,男子甲冷笑一声,说:“我的大熊是纯种德国黑背,你知道多贵么?” 林昆直接冷笑着反问一声:“关我鸟事!?” 男子甲和男子乙的眼眶顿时瞪圆了,怒吼着道:“你特么牛逼个叼毛啊!” 林昆对这两个小青年印象实在太差,懒得跟他们墨迹,直言道:“你们别墨迹了,老子的时间紧,想怎么着的赶紧放个屁,否则别怪老子过时不候。” “嘶……” 男子甲和男子乙同时倒吸一口凉气,眼神微微眯起,打量着眼前这哥们,看他的穿衣打扮,不像是什么有钱人,肩上扛着只鹰隼,倒像是马戏团的……麻痹的,你一个马戏团的牛逼个毛啊!? 男子乙冷冽的一笑,冲林昆威胁道:“是你肩上的那东西伤了我们的大熊,你得用它来赔!” 林昆轻佻的一笑,故意反问道:“怎么赔?难道你们也想弄瞎我的小鹰一直眼睛?” 男子甲阴测测的冷笑,“你想多了,我们可没有那么残忍,你这只小鹰得归我们,咱们之间得事就两清,否则大熊受伤的钱你根本赔不起!” “靠,瞧不起人是吧,一条狗几个叼钱啊!”林昆猖狂的笑道,把背在身上的包拿下了,当着围观所有人的面把拉锁拉开了,里面那一沓沓崭新的票子马上就暴露在眼前,围观的众人顿时吸了一口凉气,真他娘的人不可貌相,本以为这小子就是个普通的工薪层吊丝,没想到人家居然这么有钱! 男子甲和男子乙也傻了眼,能养得起德国纯种的黑背,那绝对都是有钱人,他们不是被那包里闪烁的百元大钞给震慑到了,而是和周围所有的人一样,没想到这小子这特么的有钱!光现金就背了一包…… “哼!”男子甲冷笑一声,他打定主意要林昆肩上的小海东青,就是耍赖也要得到,阴声道:“你就是有钱也没用,我的大熊不是你能赔的起的,今天你必须把那鹰隼给留下,否则你今个别想离开这地!” “威胁我?”林昆哈哈笑道。 “对!”男子甲答的很干脆。 林昆笑着摇头,就准备上去揍这两个不长眼的东西一顿,麻痹的想老子的小海东青想疯了,都特么的不要脸要这份儿上了,不揍一顿怎能解气? 林大兵王刚准备动手,人群的外围突然传出一声高亢的声音,这声音滚滚尤如闷雷一样响亮,震颤的人心乱颤,就听这声音道:“呵呵,大白天在街上耍无赖,也真够不要脸的,不过那条狗做下酒菜倒是不错!” 地上躺着这条半废的黑背,少说也要二十多万,敢说拿二十多万的大狼狗做下酒菜的,这人的气魄还真不是盖的,围观的人纷纷循声望去,男子甲和男子乙脸上的表情瞬间发黑,也循声望去,气的牙根直哆嗦。 走过来的是一个身高一米九左右的大汉,站在人群当中明显高出半个头,这人身形强壮,穿着一件黑色的背心,将他胸前背后的肌肉勾勒的棱角清晰,脖子上拴着一个暗灰色的挂坠,那挂坠是一个虎头的形状,普通的老百姓不知道那是什么,林昆却知道那是东北特种兵团东北虎的图腾,腿上穿着一条迷彩的军裤,脚上套着一双高帮的军靴,十分的有派头。 “昆哥,你觉得这狗肉当下酒菜成不?要是成的话,我马上让人来拉走。”大汉一脸灿烂的笑容冲林昆道,他不是别人,正是省人大书记余宗华的独子余志坚,三年前在一次行动中中了圈套被俘险些丧命,是林昆救了他。 林昆脸上马上露出亲切的笑容,笑打趣说:“怎么,你小子馋狗肉了?” 余志坚笑着道:“单位的伙食太差,最近一直没怎么吃饱,这条狗好像挺肥实的。” 林昆哈哈笑道:“行,既然你小子馋了,那咱就整回去做它个下酒菜。” “好嘞!”余志坚哈哈笑道,转而看向澄澄,疑惑的问林昆道:“昆哥,这孩子是……” “我儿子!”林昆笑着道。 余志坚心里一阵疑惑,过去也没听说过昆哥有儿子啊,不过转念再一想,咱们林哥是什么人,现在多少的腐败官员都在外面有私生子,咱林哥堂堂的英雄豪杰,有个私生子也正常,再仔细的看看这孩子,也和林昆有些神似。 “哟,原来是大侄子呀,快来让叔叔抱抱!”余志坚亲切的冲澄澄笑道。 澄澄看向林昆,林昆点点头,小家伙这才让余志坚抱起来,余志坚打量着澄澄,又冲林昆笑道:“昆哥,我大侄子长的可比你好看多了!” 林昆笑着道:“像他妈。” 余志坚笑道:“那嫂子是个大美人喽?” 林昆哈哈笑道:“那必须的呗。” 余志坚又注意到林昆肩上的小海东青,目光陡然一亮,道:“昆哥,这小家伙可是好东西啊,你从哪弄来的!” 林昆玩笑道:“你小子还挺识货呢。” 余志坚笑着道:“必须的!”又仔细的端量了一下,脸上露出惊讶之色,“是海……” 林昆不让他说出口,不等他说完就打断道:“是!” 余志坚顿时双眼冒出灿烂的光芒,他身为东北虎军团里的精英,自然知道海东青这种鸟儿的厉害,许多西方国家的特种部队,都用海东青做图腾。 两人这边有说有笑,浑然不把男子甲和男子乙放在眼里,男子甲和男子乙的脸都黑成了锅底色,这就连旁边围观看热闹的人都看不过去了,旁边围观的人起哄道:“大个子,你说这狗肉是炖了好还是烤了好啊!” 余志坚大大咧咧的冲众人一笑:“不管是炖了还是烤了,都没你们份儿,哈哈!” 男子甲和男子乙按耐不住了,男子甲冲上来就冲余志坚大吼道:“你特么的算什么东西,老子的狗是你说吃就吃的,今个你们要是不把那鹰隼赔给我,谁特么的也别想走!” 余志坚脸色黑了下来,嘴角冷冷一笑,冲男子甲道:“后果自负呗?” 男子甲盎然道:“自负!” 话音刚落,余志坚的大巴掌就冲男子甲挥了过来,周围的空气顿时被带起了一阵风,就啪的一声清冽的响声,实实的抽在了男子甲的脸上。 “哼……” 男子甲顿时闷哼一声,脑袋被打的甩向一边,同时整个身子向一旁趔趄倒去,好在被男子乙给接住,否则必然得摔在坚硬的板油马路上。 “你特么的敢打人!”男子乙愤怒的冲余志坚吼道。 “废个鸟话啊!”余志坚冷笑着冲男子乙道:“不服你就上来跟老子干啊!” “麻痹的,欺人太甚!”男子乙扶好男子甲,挥起拳头就向余志坚砸过来,只是他的拳头还不等触碰到余志坚的汗毛,余志坚直接把大脚板子一撂,就踹在了他的小腹上,男子乙顿时把身体躬成了虾米状,捂着小腹就向后倒去,连带着男子甲一起撞到在地。 “昆哥,你在这等我一下,我去把这狗扛车上。”说完,余志坚就向那只半死不活的大狼狗走去,那大狼狗看到余志坚过来后,立马惨叫起来,余志坚抬脚冲它的脑门一踩,顿时咔嚓一声响,这大狼狗顿时没了气息。 男子甲和男子乙同时哀嚎:“大熊!” 男子甲发疯的向余志坚扑过来,“麻痹的,有本事你别走,今天我要弄死你!” 余志坚一脚把男子甲给踹趴下了,嘴角冷笑着道:“仗着自己有两个逼钱,领着条狗仗人势的东西出来得瑟,老子今天就给你点教训!” 顿了一下,余志坚接着道:“老子今天就不走了,不管你是叫人还是报警,都赶紧麻溜的,耽误了老子的时间,老子把你也给弄残废了!” 男子甲被余志坚的气势震住了,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余志坚大吼一声:“愣你麻痹,赶紧打电话叫人!今个你要是不打电话叫人,老子照样弄残你!” 男子甲赶紧掏出手机打电话,余志坚也打了个电话,男子甲是打电话叫人,余志坚也是打电话叫人,男子甲是叫人来对付余志坚和林昆,余志坚却是叫人来帮忙把大狼狗给拉回家去,他可不想这一身血糊糊的大狼狗弄脏了他的爱车。 打完电话,余志坚笑着对林昆道:“昆哥,还没问你,你咋在这儿了?” 林昆直言不讳,笑着说:“这不是要去拜访余叔么,我也没准备啥礼物,就准备来给他买两瓶酒带过去。” 余志坚哈哈笑道:“昆哥,你太客气了。不过也巧了,我家老爷子知道你要来,特意让我过来买酒,还真别说哈,你和我家老爷子还心有灵犀呢。走,咱们先进去买酒,买完酒再出来跟这两个装逼分子玩。” “嗯。” 围观的人纷纷给两人让开一条路,躺在地上的男子甲和男子乙对望一眼,目光的屈辱与愤怒统统化成了强烈的杀气,两人都在心里暗暗的发狠,今天要是不扒了那两个小子的皮,他们誓不为人!这时,男子乙又悄悄的打了个电话。 林昆和余志坚都买了酒,买的都是酒坊里最好的酒,这酒坊里的老板认得余志坚,余志坚经常会来买酒,只是不知道这位身高马大的军爷竟然会是省人大的余书记的儿子。 刚才外面发生的事,酒坊的老板都看在眼里,好心的提醒余志坚道:“余兄,刚才你打的那两个人好像来头不简单,你还是小心点的好啊,要不待会儿你从我这酒坊的后门出去得了,免得摊上不必要的麻烦。” 余志坚哈哈笑道:“怕他个球,就是省长那不争气的儿子我都揍过,在这辽疆省我还有怕过的二世祖?今个谁来了都不好使,待会儿我还得再削他一顿!” 酒坊的老板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外面很快的就响起了警笛声,一辆警车停在了酒坊的门口,下来了三个警察……

下一篇   第一百二十章: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