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收购酒吧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收购酒吧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收购酒吧 旁边的服务员明显一愣,本以为刚才眼前这哥们只是想图便宜,所以才说认识他们老板,结果没想到还真认识呢! 余志坚掏出手机,拨出了电话,响了两声之后,被对方挂断了。 余志坚继续拨,响了两声之后还是挂断了。 “蒋姐,杜老板不接电话。”余志坚看向蒋叶丽说。 “那等会儿再打。”蒋叶丽道。 “先生,女士,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我先去忙了。”服务员微微一笑,退了下去,心里头却是冷笑着暗暗嘀咕,这年头也不知道咋的了,竟遇到喜欢装牛x的主儿。 不是说认识杜老板么,怎么打电话也不接?哼,这种人见的多了,明显就是想打着老板的旗号来这蹭吃蹭喝,或者蹭打折的。 在这酒吧附近不远的一个酒店里,一个中年身材干巴瘦的男人,正在那铺着白色被单的大床上,在一团白花花的肉上面忙活,他累的满头大汗,身底下的那团白肉娇喘连连。 为啥说是白肉? 因为实在是太肥腻了,简而言之呢,就是一个白白胖胖的女人。 人这东西呢各有所好,就比如说这杜老板,偏偏喜欢又白又胖的少妇,每次在这种少妇的身上放完一枪,那个舒坦哎。 可是一听这娇喘声就知道,这白花花的少妇总是达不到最高点,这干柴烈火的已经烧上了,满足不了只能干着急啊。 “快,快点!” 白花花的少妇白打着杜老板的后背催促道:“啊,使劲儿!” 闻言,杜老板牙根紧咬,硬是将速度和力道提了起来…… 啪啪啪! 白花花少妇脸上的表情马上变的陶醉起来,眼瞅着要登上那山峰的最高点,身上像是个小耗子一样勤劳的杜老板突然偃旗息鼓了,喘着粗气,脸上密密麻麻一层汗珠。 “好,好爽……”杜老板虚弱无力,但却极其满足的道。 “我去你的!”白花花的少妇心里火大,“你是爽了,老娘我还没呢……”两只手脚一用力,直接把杜老板给踹地上了。 要说身为开酒吧的老板,这多多少少都会有点脾气的,不过这杜老板在这种肥腻的少妇面前,却是好脾气一副,笑嘻嘻的说:“咋的了,没满足,要不我再叫上两个兄弟过来?” 说着,却是坐在床边,拿起了手机,两个被他挂断的电话,看了一眼号码之后,眉头一皱,“我得赶紧回过去!” 床上的肥腻少妇道:“哟,这该不会是家里的查岗吧?” 杜老板说:“家里的是瘟神,这个可是财神爷!我先回个电话。”转过身就向卫生间走去。 床上的肥腻少妇小声的嘀咕了句:“哼,还说不是家里的那位,都躲到卫生间里去了,长的獐头鼠目也就算了,还是个有贼心没贼胆的东西,今天晚上可真是赔了。” 说着,一直白白的小胖手,不自觉的就向那地方摸了去…… “喂,余先生,不好意思啊,刚才这边有点急事,就没能马上接你电话……”杜老板站在卫生间里笑着说,话刚说到这儿呢,外面突然传来了哼哼唧唧的豪放声音。 靠,这骚浪女人! 杜老板心里一声暗骂,赶紧关上了卫生间的门,生怕被对面的余志坚听到了,笑着说:“好好好,我马上过去。” 杜老板从卫生间里出来,看见床上的胖少妇正自己玩的不亦乐乎呢,见他从卫生间里出来,胖少妇眼神迷离的说:“要,要……” 杜老板嘴角淫邪的一笑,骂道:“真特么够骚浪贱的,你等着,我这就叫上两个身强体壮的兄弟来伺候你。” 胖少妇眼神迷离的笑道:“好,好哇,叫不来才不是男人呢。” 杜老板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出去,“喂,你和阿奎过来一趟,xx酒店xx号房间,怎么搞你们知道,别让我失望。” 床上的胖少妇表情一愣,有些期盼又有些担心,手指头放进嘴里嘬了嘬,望着杜老板说:“你该不会谋财害命吧?” 杜老板嘿嘿的一笑,道:“今天晚上哥有正事,就先不陪你了,不过哥也不会亏待你的,待会儿来的这两个,可都是一等一的标志猛男,都是我手下的小弟,你尽管玩。” “那你……” “走了,十分钟后他们两个就应该能到,改天再约你。” 砰! 杜老板穿上衣服,走出门外,床上的胖少妇心怀忐忑,这家里头的那个不行,出来偷腥找的这个也不行,不过接下来的两个猛男,倒是很让人期待呢,会不会爽上天呢? 杜老板开着车,匆匆的向酒吧赶去,这酒吧放在他手里也不是赔钱,但男方的一个好兄弟有好买卖,他继续把这酒吧卖了钱过去投资,那买卖要是干成了,自己可就是大老板了。 杜老板走后不久,就有两个身材魁梧的大汉来到了房间的门口,仔细的端量两个人的长相,长的还算不错,至少是比他们的老板要好。 两人站在房间的门口,却是犹豫了起来,他们知道这里面有女人,还是他们老板刚刚玩剩下的,他们倒不介意这女人是不是刚被人玩过,而是他们老板的口味一向是很独特,正常的男人都喜欢肤白貌美大长腿,再或者是那种白皙丰满的少妇,而他们老板喜欢的却是地地道道的胖子。 而且都不是一般胖的那种,几乎趴在那女人的肚皮上,都能荡秋千了。 两人站在门口一脸的纠结,可又不得不进去,老板的命令要是敢违背,那以后自己的这碗饭可就端不住了。 两人互相递了个眼神,暗暗的一咬牙,大有一股豁出去的架势。 咚咚咚…… 门敲响,里头的肥腻少妇心怀忐忑的透着猫眼看了一眼后,两只眼睛顿时一亮,哇塞,真的真的是猛男耶! 半个小时后,两个大汉赤裸裸的坐在床沿上,肥腻的少妇在那忙活着,小嘴吧唧吧唧,已经鼓捣了这么久了,嘴唇都要累肿了,可人家的两个的丁丁一点反应也没有。 本来还满腔空虚,一肚子激情欲发泄的少妇顿时翻了白眼,大骂一声:“混蛋姓杜的,叫来了两个性无能!” 两个大汉表示很冤枉,他们这哪里是性无能,分别就是对眼前的这坨肉毫无兴趣,看着她还不如看大猩猩呢。 不醉不归酒吧里,杜老板坐在蒋叶丽的对面,刚聊了两句,突然打了个打喷嚏,小声的念叨了一句:“谁偷着骂我呢。” 旁边站着刚刚给蒋叶丽他们端酒的那位服务员,此时这服务员的心底满是惊讶,没想到这几个人居然真认得老板。 服务员心情忐忑,一边站在边上等着随时候命,一边在心里头暗暗的检讨,自己刚才没什么地方办的不妥吧。 客套话已经说过了,蒋叶丽微笑着直奔主题说:“杜老板,咱们初次见面,我能感觉的出来你是一个爽快人,咱们不如就不绕弯子了,给彼此留个好印象,也节省大家的时间。” 杜老板笑着说:“好,没想到蒋女士也是个爽快人,对脾气!” 蒋叶丽看了一眼身旁的服务员,这服务员的心底顿时咯噔的一声,心说这该不会是要当着老板的面告他的状吧。 杜老板会意,回过头对服务员说:“你先退下去吧。” 服务员心怀忐忑的退了下去,周围都是些玩乐的人,也没人会注意他们这边的谈话。 蒋叶丽笑着说:“我们是诚心实意的收购这酒吧,你也是诚心实意的往外卖,咱们直接谈一个最低价吧,我们买的实惠,你卖的也不亏,大家彼此开心最重要。” 杜老板笑着说:“蒋女士真会说话,就冲你这话,本来我是打算卖三千万的,给你一个最低价,两千八百万!” 蒋叶丽微笑着,但并没有马上表态,杜老板解释说:“蒋女士,我这酒吧的地脚你也是看到了,而且这房子也是咱们自己的,就这房子的空壳价,也得个两千多万,再算上这酒吧的装修等等,这个价格确实很实惠了。” “而且,你们来买的时候应该也调查过了,这酒吧街上的酒吧,多少钱都没人往外卖,就这酒吧买了就等于赚了!” 蒋叶丽微笑着说:“既然这酒吧这么赚钱,杜老板为什么要卖?” 杜老板干巴瘦的小脸笑着说:“实不相瞒,我朋友在南方有个大买卖,就等着我拿钱过去投资了,稳赚不赔的,酒吧干了这么多年,我也打算转行了,出去赚点更大的钱。” 蒋叶丽笑着说:“哦,原来这样啊,杜老板我可以说些实话么?” 杜老板道:“当然,蒋女士有什么话,尽可以说。” 蒋叶丽笑着说:“根据我今天晚上过来的观察,杜老板这酒吧里的生意虽然看似不错,不过也没什么大赚头,每天晚上的营业额刨除成本恐怕也剩不了多少吧。” 杜老板笑着说:“蒋女士,一看你就是不懂酒吧了,眼前这人流攒动的,每一个人可都是不小的收入啊。” 蒋叶丽笑着说:“我刚才观察了一下,许多人都是端着一杯啤酒来回走的,而且一看就不像是出来玩的样子,你想要卖酒吧,找一些群众演员来也正常,咱再算一下成本开销,我大致的数了一下,你光这一楼就有三十多个酒吧小妹,六个保安,不算台上唱歌的还有dj打碟的,这些人的工资加在一起,一个月基本上就是十多万的开销。” “额外的呢,还有水电以及各项的税务流水,还有其他的员工,音响灯光这些设备也需要经常的维护,这些又是多少钱?” 杜老板脸上的笑容抽搐了一下,道:“没看出来,蒋女士还是个内行人,那我就说个实数吧,两千七百万,不能再少了!” 蒋叶丽并没有答复,而是笑着接着说:“我刚才说的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提起杯中的酒,轻轻的晃了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