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不醉不归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不醉不归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不醉不归 红色的大轿跑车停在了别墅门口,回家的时候,林昆经常习惯性的往旁边的六号别墅看一眼,脑袋里也总会浮现出顾微的模样,她时而倔强,时而又感性的让人心痛,时而又火辣辣的像个小辣椒,也不知道她现在在中越边境的那片大山里怎么样了。 回到家,澄澄很快就睡着了,林昆坐在二楼的阳台上抽着烟,对着远方那一望无际的夜色发呆。 楚静瑶换上睡衣,洗漱完毕之后坐在了他身边,笑着说:“你刚才单独跟姜哥说什么了?” 林昆笑着说:“咱俩说的应该都是一个事,刘姐什么态度?” 楚静瑶道:“什么态度还不好说,但我觉得他们两个有戏。” 林昆笑着说:“老婆,你说咱们这是不是在当月老。” 楚静瑶微笑着说:“撮合姻缘是好事,行善积德。我跟刘姐推心置腹的聊了聊,跟她讲了讲我以前是怎么带澄澄的,她挺羡慕我的,稀里糊涂的生了孩子,然后稀里糊涂的把孩子他爸给找着了,更幸运的是孩子他爸还算一个不错的男人,要不然的话,我也不会让孩子跟他相认的。” “咳咳……” 林昆表示抗议,道:“老婆,什么叫孩子他爸还算是一个不错的男人,孩子他爸明明就是一个很优秀的男人好不好?” 楚静瑶笑了一下,说:“我说林昆,咱可以不这么自恋么?你身上有一个致命的缺点,不用我非得把它说出来吧。” “我有缺点!?”林昆嘴角一笑,表示不服,“我有什么缺点啊?” 楚静瑶呵呵的一笑,道:“你有所有男人的通病,沾花惹草!” “额……”林昆咧嘴笑了笑,说:“媳妇,咱们换下一个话题。那个你跟我说说,咱们未来的姜嫂子什么态度?” 楚静瑶撇嘴一笑,道:“现在又多了个缺点。” 林昆道:“啥?” 楚静瑶道:“面对错误不敢承认,还故意绕弯子岔开话题。” “那个啥……”林昆站了起来,要往客厅里走,道:“媳妇,这天儿也不早了,我也困了,咱们早点休息吧。” …… 市人民医院,刘一燕把饭盒都洗刷干净,又给姜夔生打了一壶热水,回来打算待小雯离开的时候,孩子已经躺在边上陪护的床上睡着了,姜夔生正弯腰在那儿给孩子盖被子。 刘一燕道:“这,这孩子怎么睡着了,我得把她叫醒。” “嘘!” 姜夔生拦住刘一燕,道:“孩子困了,让她在这睡吧。” 刘一燕道:“可是我……” 姜夔生道:“这床你们娘俩应该躺的开,不行我在让护士拿一个临时的折叠床过来,怎么都能凑合一宿。” 刘一燕犹豫了一下,道:“不行,这孩子晚上要是起夜了,留在这儿会耽误你休息的,我还是把她叫起来吧。” “没事,我一个大人的,睡觉不怕吵醒,倒是孩子刚刚睡下,你现在给她叫起来,这孩子肯定不舒服,就听我的将就一晚上。” 刘一燕微微的点了下头。 夜半,冷风在窗外作祟,那呼啸的声音令人心底难安。 病房内关着灯光,除了小雯睡熟的呼吸声,闻不到任何声音,两个躺在两张床上的两个大人,似是连呼吸都小心翼翼。 也不知道是下半夜几点钟了,一直静静僵硬的躺在床上的姜夔生开口问:“你睡了么?” 侧身面向墙壁,背对着姜夔生的刘一燕回了一声:“没。” 姜夔生道:“等报了仇以后,你有什么打算?” 刘一燕道:“要是真能杀了仇云鹤那个老禽兽,我就带着小雯去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生活,把她养大成人。你呢,你报了仇以后有什么打算,继续留在中港市?” 姜夔生道:“我应该不会离开林昆吧,除非我变成了他的累赘,我的这条命是他救的,这个恩情一辈子都还不上。” 刘一燕说:“真能欠下一个人的恩情也挺好的,至少心底会有一丝牵挂,不至于像个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飘摇。” 姜夔生笑着说:“我会帮你报仇的,到时候你算不算欠我的?” 刘一燕笑着说:“不算,铁男是你兄弟,你这也是在为兄弟报仇。” 姜夔生笑了笑说:“也是,睡觉吧,这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好。” 刘一燕嗯了一声,两人便再次陷入了沉默,差不多又过了十多分钟,刘一燕出声问道:“姜哥,你睡了么?” 姜夔生道:“还没有。” 刘一燕道:“等真的把仇报了以后,我们再谈谈吧。” 姜夔生道:“好。” …… 夜幕降临后的沈城,格外的繁华起来,若是将沈城和中港市拿到一起作比较,沈城的各方面一定不如中港市,这是天然的地理位置所决定,不是某一个单方面的因素所影响。 可沈城也有他的优势存在,作为辽疆省的省会,沈城的地域面积差不多是中港市的三倍大,其中新兴起的工业区,也是招商来了许多全国知名的企业,而且有调查显示,沈城老百姓的幸福指数,要比中港市的老百姓高不少。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来说,沈城老百姓人均收入比中港市的人均收入稍微的低那么一点点,可沈城的物价,尤其是房价,却比中港市低的很多,综合的一折算下来,沈城老百姓的生活压力,可比中港市的老百姓轻多了。 要说这其中的原因,主要也是由中港市的城市性质决定的,中港市是北方最著名的旅游城市,但凡是旅游城市,全国各地都算上,这物价肯定要比普通的城市高。 余志坚开车来接站,开的是一辆挂着部队牌照的军用吉普,这车最大的好处就是,在马路上一旦不小心违个章啥的不用担心被罚,而且交警轻易的也不会拦这种军车。 华夏的地方政府和部队是分开管理的,就算这军车真的在马路上犯了事,严格意义上来讲,交警也是无权扣押的。 不过这也要视情节的严重程度,这军车真要是撞死了人,即便是无权扣押,那交警也得先把人和车控制起来。 余志坚开着车,先是载着蒋叶丽和她的女保镖在沈城的几个城区之间转悠了一圈,这不是他不懂得怜香惜玉,不知道考虑蒋叶丽怎么说也算是长途而来坐车劳累,而是蒋叶丽要求的。 得嘞,这蒋叶丽名义上是百凤门的大姐头且不说,就凭她和林昆的私人关系,严格来说余志坚还得喊一声嫂子,既然嫂子提了要求,咱这做小叔子的必须恭敬不如从命不是。 沈城地域广阔,要想真的彻底给转悠下来,非得个几天几夜不可,看了一眼时间差不多了,蒋叶丽叫余志坚把车开到即将谈购的那家酒吧去。 军用的吉普车去逛酒吧,那也有点太扎眼了,余志坚还是先找了个地方把这车挺好,然后打了个车带蒋叶丽去那酒吧。 酒吧在沈城的几条酒吧街排名第二繁华的酒吧街上,霓虹灯的牌匾上闪烁着几个艺术大字——不醉不归吧。 蒋叶丽站在酒吧的门口看了看,笑着说:“一看这名字,吸引力就不大,不醉不归,来酒吧里喝酒的有几个是奔着醉来的,不管男人还是女人,哪一个不是春心暗动。” 余志坚笑着说:“有道理。” 蒋叶丽笑着说:“话是这么说,不过处在这个地脚上,生意想不红火都难,只是它应该不如其他的酒吧火。” 余志坚竖起拇指道:“蒋姐,你太厉害了,全都猜对!” 蒋叶丽笑着说:“行了,都自家的兄弟姐妹,拍什么马屁。” 余志坚道:“蒋姐,我说的可都是真的!” 蒋叶丽笑着说:“走吧,进去看看。” 三个人走进酒吧,马上引来了一阵侧目,蒋叶丽不属于那种漂亮到极致的女人,但属于那种耐看型的,而且一身成熟大方的气质很有魅力,可以说是许多女人梦寐以求却修炼不来的。 蒋叶丽身后带着的女保镖,身高至少有一米七,短发披肩,表情严肃,用一个不太妥当的形容词,就好像全世界都欠她钱似的,可就是这样的女人,偏偏有不少男人喜欢。 余志坚也算是一个亮点,大个头,硬身板,脸上的线条刚毅,十分英俊,比起那些总喜欢嗲声嗲气的孔雀男,男人味简直足到爆棚,随便的往这一站,顿时引来无数浪女眼神发光。 三个人来到了酒吧一楼的卡座区,找了一个位置极好的卡座坐下来,马上就有服务生端着酒单过来,面带微笑说:“先生女士,你们坐的是贵宾卡座,最低消费三千!” 三个人,喝三千块的酒,对于有钱人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于普通人来说,却是很奢侈。 余志坚不差钱,但总觉得这钱花的不值当,招呼着服务员,说:“来兄弟,你过来,你们老板姓杜是吧,我和他认识,我们呢也就三个人,三千块的酒确实有点多。” 服务生有些为难,道:“这位大哥,不是我不给您行方便,实在是……” 不等这服务生把话说完,蒋叶丽道:“给我开一瓶九零年以前的xo,要是假酒,我今天你晚上就砸了你们的场子。” 服务生脸上的肌肉跳动了一下,被蒋叶丽的大姐头范儿给震慑住了,另外这九零年以前的xo,至少也是上万的,虽然第一眼就感觉这位美女不简单,没想到出手这么大方,再扭过头看看余志坚,这老爷们却不怎么敞亮。 “美女,我们这儿的酒都是保真的,您稍等,我马上给你去取。” “等等。” “美女,您还有什么吩咐?” “这光有酒怎么行,其他的小菜你看着给我们上,我们就三个人,别上多了,我不喜欢浪费,也别太少了。” “是的,美女,您稍等!”服务生恭恭敬敬的退下去。 余志坚道:“蒋姐,咱们只是来看看这酒吧的生意,没必要给他们送钱吧。” 蒋叶丽笑着说:“志坚,你不用心疼钱,你蒋姐今天晚上就是要享受一把,经营了那么多年的酒吧舞厅,还从来没出来好好的消费过呢,再说了不真真切切的喝上一口,怎么知道这儿的酒好不好喝?我第一次在酒吧工作的时候,就曾遇到过一桌客人故意刁难,说的话跟我刚才说的差不多。” 余志坚道:“哦?刚才的话,我没感觉出哪儿刁难啊。” 蒋叶丽笑着说:“那是因为你没仔细去听,光惦记那xo了。” 余志坚咧嘴笑了笑,“我不是抠门,就是觉得和钱不值,酒吧里的好酒,有几个是真的,几乎全都是挂羊头卖狗肉。蒋姐,你刚才到底说了什么,怎么刁难了?” 坐在蒋叶丽身旁的女保镖替她开口道:“蒋姐刚才说上小菜,多了怕浪费,少了怕不够吃。” 蒋叶丽笑着说:“志坚,如果你是那服务生,怎么办?” 余志坚道:“这问题还真把我给难住了,也不知道顾客到底能吃多少呀。” 蒋叶丽笑着说:“我当时给他们上了许多的小菜,等客人吃完了要结账,发现还剩了一些,我就对他们说,我们酒吧今天搞活动,多出来的这些全部免单,免费赠送。” 余志坚道:“这……” 蒋叶丽笑着说:“我的半个月实习工资就这么没了。” 酒开上来了,小菜也端上来了,摆满了卡座前的方桌服务生礼貌的笑道:“先生,美女,我们经理说了,由于咱们开的酒属于豪酒系列,今天所有的小菜免费赠送。请问,酒是现在就开么?” 蒋叶丽笑着说:“开吧。” 服务生将酒打开,杯子摆在三人的面前,将酒缓缓倒出,动作很细致,仿佛生怕浪费了每一滴酒,酒香四溢,很快就吸引来周围人的目光。 服务生礼貌的笑着说:“先生,女士,请你们品尝。” 蒋叶丽微笑着说:“还少一个杯子,再拿一个过来。” 服务生马上拿了个一杯子过来,琥珀色的酒水缓缓倒进去。 蒋叶丽笑着对余志坚说:“志坚,把杜老板约过来吧。” 余志坚微微诧异,旋即恍然明白,心里头冲蒋叶丽竖起大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