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忆往事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忆往事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忆往事 司蓉儿和慕容白正凑在门口偷听,林昆故意咳嗽了两声,道:“咳咳,两位小同志,站在门口偷听可不好啊!” “林昆哥,你……”司蓉儿咬着整齐的贝齿,回过头恨恨的向林昆看过来。 林昆摊摊手,一副很无辜的表情说:“大家都是兄弟,向着你们谁也不好啊。” 吱…… 病房的门打开了,一个可爱的小萝莉站在门口,正仰着小脸看着门口的几个大人,说:“叔叔阿姨,你们找谁?” 屋里传来了刘一燕的声音,道:“小雯,别挡在门口。” “哦。” 小姑娘乖巧的应了一声,很有礼貌的站在一边,说:“叔叔阿姨,里面请。” 慕容白笑着摸摸小姑娘的头,“小姑娘,你真乖。” “谢谢叔叔。”小雯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眨了眨,有些腼腆。 林昆推着澄澄走进来,楚静瑶手里拎着便当,刘一燕认得林昆,但不认识慕容白、司蓉儿还有楚静瑶,向床上的姜夔生看了一眼,说:“这几位是?” 不用姜夔生介绍,司蓉儿主动站了出来,笑着自我介绍说:“刘姐你好,我叫司蓉儿,这是我男朋友慕容白,这位大美女是林昆哥的媳妇,这个小朋友是林昆哥的儿子。” “哦……”刘一燕微微的笑了笑,说:“你们都是姜哥的朋友吧,那你们先聊,我带孩子回家去了。” “刘姐,你先别急着走嘛,留下来咱们聊聊天,互相认识一下。”司蓉儿甜甜的笑道,热情的模样让人难以拒绝。 刘一燕笑了笑,还是想要拒绝,躺在床上的姜夔生这时开口了,“都是朋友,互相认识一下吧,以后也好有个照应。” 刘一燕笑着答应一声,道:“嗯,那我留一会儿,希望不打扰你们。” 司蓉儿笑着说:“刘姐,我听林昆哥提起过你,大家都是姜哥的朋友,互相呢也算是朋友,你不用这么客气。” 刘一燕笑了笑,目光却是看向楚静瑶,楚静瑶这时正站在床边,将手里拎着的便当取出来,只是很普通的一些个小动作,可从她的身上演绎出来,竟有一阵说不出的美感。 楚静瑶微笑着对姜夔生说:“姜哥,这是林昆今天晚上单独为你炒的,他说你爱吃猪大肠,就特意做了红烧大肠。” 姜夔生笑着说:“弟妹,谢谢!” 刘一燕望着楚静瑶的笑脸,心底微微的一动,她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女人呢,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间,都是那么的完美,目光再看向林昆,笑着说:“林昆,你可真是好福气。” “哦?” “有这么漂亮的媳妇,还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儿子。” 林昆指了指已经和澄澄玩在一起的小雯,说:“小雯也是个可爱的孩子呢,将来长大了,肯定也是美女一枚。” 楚静瑶笑着对刘一燕说:“刘姐,你太夸奖我了。” 刘一燕笑着说:“没有,我这个人从来都不喜欢阿谀奉承,你在我见过的所有女人当中,绝对排的上第一。” 楚静瑶微笑说:“谢谢刘姐。” 接下来,楚静瑶、司蓉儿、刘一燕三个人,很快就聊到了一起,小雯则和澄澄在边上说笑,只见小雯声音稚嫩的说:“澄澄,你怎么了,为什么要坐在轮椅上呢?” 澄澄道:“我被坏人打伤了,身上被刀扎了一下。” “啊!那你现在没事了吧?那些坏人呢,被警察叔叔抓起来了么?” “嗯,没事了,医生阿姨说,我只要多休息就行了。那些坏人呀,他们没有被警察抓起来,都被我爸爸给打跑了。” “哦……”雯雯脸上的表情突然有些失落,低下头抿着嘴角。 澄澄道:“雯雯,你怎么了,好像突然就不高兴了呢?” 雯雯小声的说:“我没有爸爸,我从来就没见过爸爸。” 小丫头的声音不大,但屋里的几个大人全都清楚的听到了。 正在和楚静瑶、司蓉儿聊天的刘一燕,脸上的表情突然一动,一阵说不出的哀伤涌上脸颊,眼眶竟有些湿润了。 楚静瑶轻轻的拍了拍刘一燕的手,刘一燕猛然的回过神,看着楚静瑶,急忙强行的挤出一丝笑容装作坚强。 楚静瑶笑着说:“刘姐,我能和你出去单独谈谈么?” 刘一燕点点头,笑着说:“可以。” 司蓉儿本来也想跟着一起搀和,但也能感觉的到,楚静瑶是有什么特殊的话要对刘一燕说,也就没跟着出去,起身走到低着头的问问身前,从头上摘下了一个漂亮的发卡,说:“雯雯,你看阿姨的这个发卡好不好看呀?” 雯雯抬起头,点点头说:“好看。” 司蓉儿笑着说:“那雯雯喜不喜欢?阿姨送给雯雯好不好?” 雯雯摇头,道:“不行的,妈妈不让我随便要别人的礼物。” 司蓉儿笑着说:“阿姨不是别人,阿姨是妈妈的朋友呀。” “真,真的可以么?”雯雯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眼前的发卡,一双小手攥着衣襟,又想伸出手,又担心妈妈会生气。 “来,阿姨给雯雯戴上,妈妈要是生气呢,就告诉阿姨,阿姨给跟妈妈解释的。”司蓉儿笑着将发卡戴在了雯雯的头上。 抬起手摸了摸脑袋上的发卡,雯雯的小脸上立马漾起了开心的笑容。 林昆坐在床边,望着雯雯笑着说:“小孩子的世界多单纯,开心是一阵,不开心也是一阵,我们大人就不行了。” 说完,回过头看着姜夔生,道:“老姜,你现在心里有什么想法没有?” 姜夔生道:“什么想法?我什么想法也没有,你还不了解我?” 林昆笑着说:“我也没说什么具体的想法,你怎么好像就知道了一样?难不成我心里想的和你想的一样?” 慕容白在一旁帮腔道:“昆哥,我看也是这么回事。我看那刘姐挺好的,而且这小女孩也挺可爱的,也不是跟老姜你没关系,她是你好朋友的孩子,也算沾点亲哈。刘姐的年纪也不大,老姜你要是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可以再生啊。” 慕容白是一边望着雯雯,一边在这儿说,等他津津有味的说完,忽然感觉到一阵冰冷的杀气蔓延到了脊椎上,回过头一看,只见姜夔生正阴森的瞪着他,吓的他赶紧往林昆的身后躲,还在那嘴硬道:“老姜,我不怕你啊!” 林昆促狭的笑道:“不怕你躲我身后干嘛。” 慕容白道:“我,我这是不想和他一个病号动手,咱好歹也是华夏江湖上的知名杀手,欺负一个伤者,不是我的风格。” 林昆道:“行了,小白你先到一边,我有话和老姜单独说。” “好,你们慢慢说。”慕容白丢下一句话,麻溜闪人,跑到司蓉儿那边陪两个小孩子玩耍了。 林昆把桌子上的红烧大肠端了过来,拿了一双筷子给姜夔生,道:“尝尝吧,趁着还热乎,待会凉了就不好吃了。” “嗯。” 姜夔生夹起一块大肠,放进嘴里嚼了嚼,嘴角咧开笑容,说:“吃过这么多的大肠,还是你小子做的好吃!” 林昆笑着说:“要说这大肠,虽然味道香,但我不喜欢,能做出这么一道菜来,也是被漠北的老家伙给逼的。” 姜夔生道:“漠北的一号首长?” 林昆笑着说:“除了他还能谁,这老胡是吃惯了山珍海味,你可别误会,老胡可没有贪赃公款,实在是边境上的那些个毒枭还有犯罪分子太富了,每次端掉一个窝点,都快够我们漠北的兄弟们好吃好喝半年了,中央觉得我们辛苦,就特发了一个条令,除了必须上缴的一些物件之外,我们荡平犯罪分子老窝所缴获的战利品不用上交。” “当初我还是一个二年级的兵蛋子的时候,我想进特种部队,本来各项考核已经达标了,可这老家伙就是不让我进,其实也还是因为我在部队里打过架,老胡故意借这个机会来磨磨我的性子,那时候我混的也不开,也不敢轻易的找他谈,后来还是我的那个团长给我指了步,叫我做个红烧大肠给那老家伙端去,结果你猜怎么着?” 姜夔生道:“一下子就进了特种部队?” 林昆笑着道:“我做的大肠太难吃了,差点把老胡给吃出阴影,老胡当时就火了,给我下了一个死命令,我要是不能挽回他对红烧猪大肠的热爱,永远也不让我进特种部队。” “咱本来就是穷苦出身的,出来当兵也是奔着混出名堂的,何况我当初也答应过我爷爷,不管将来怎么样,做哪一行,都要做的出类拔萃,否则就是他老人家的脸。我说的这个爷爷不是燕京城里的那位,是乡下埋在土丘里的。” “后来我就跟我们漠北军区的大厨学做猪大肠,可别小瞧了我们军区的伙夫,他家的祖上据说是清朝皇宫里的御厨,家里在海南那边有大饭店,他是因为一个姑娘跟家里闹掰了,所以才大老远的跑到漠北当伙夫来了。” 姜夔生道:“你的厨艺都是跟他学的?” 林昆笑着说:“是啊,后来我学成了,用他的话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老胡自从吃了我做的猪大肠,就再也不吃他做的了,不过老胡那老家伙可没守信用,我挽回了他对猪大肠的热爱,他却没马上把我安排进特种部队。” “当时他对我说特种部队暂时没有空缺,结果应让我多给他做了三个月的猪大肠,直到把这老家伙给吃腻了,不过后来他也算是补偿我了,直接把我安排进了漠北最顶级的作战部队狼牙兵团。” 姜夔生笑了一下,说:“我敢保证,你是他最得意的病。” 林昆笑着道:“这个我不敢说,我只知道我退伍离开漠北的时候,这老家伙又是放鞭又是放炮的,还整个军区大吃三天。” 姜夔生哈哈笑了起来,“我怎么觉得这是像送走了瘟神。” 林昆笑着说:“老姜,跟你说了这么多,主要是我想起以前了,以前的事不管是美好的还是不美好的,它都过去了,回忆就像我们的影子,割舍不去,但也不能影响我们的生活,刘一燕这女人不错,孩子也挺可爱的,你要是心里头不嫌弃,我倒是真觉得你们俩个可以发展一下。” 姜夔生笑着道:“干嘛,你这是要动员我找对象啊。” 林昆道:“就你这倔脾气,我动员也没用,还是希望你自己能想明白。” 澄澄打起了呵欠,小家伙有些困了,楚静瑶和刘一燕也从外面走回来了,两人的脸上都挂着笑容,似乎聊了很轻松的话题。 楚静瑶向林昆招呼道:“林昆,澄澄困了,该睡觉了。” “好的,老婆!”林昆应了一声,笑着对姜夔生说:“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该怎么拿主意,你自己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