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他谁啊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他谁啊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他谁啊 “涵莘妹妹,我来了!” 沈曼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林昆和沈涵莘一起闻声看去。 沈曼面带微笑的走进来,穿着一身便装,没了穿警服时候的那股子飒爽劲儿,但却有着一股邻家姑娘般的温柔。 在她的身旁,并肩走进来一个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男人。 沈涵莘目光深意的看了看,起身笑着迎了上去,“曼姐,你来啦!” 沈曼的目光都在沈涵莘的身上,倒是没太注意坐在屋里,背对着她的林昆,笑着说:“是啊,带来了一个朋友,来尝尝你的手艺,我说你调制的饮料世界第一,他不信。” 沈涵莘羞答答的笑着说:“曼姐,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厉害。” 沈曼道:“怎么没有?你调制的饮料,是我从小到大喝过的最好喝的,不管别人怎么想,反正在我的心里,你就是世界第一!” “来,我给你们介绍说一下,这位是侯振,国外刚回来的,家里给我介绍的朋友,今天正好妹妹也替我把把关。” 沈曼笑着说,落落大方,倒也没有什么小女人的羞涩,一方面是性格,再一方面她和沈涵莘之间非常熟悉。 “侯振,这位就是涵莘,全名沈涵莘,是我的好朋友。” 被唤作侯振的男生,礼貌的伸出手,“沈姑娘你好,我是侯振,初次见面,还希望以后多多关照。” 沈涵莘也笑着伸出手,两人轻轻的一握,“侯先生,你太客气了。”转过头对沈曼说:“曼姐,快里边坐吧。” 沈曼笑着说:“好,涵莘,你最近又研制什么饮料了么?” 沈涵莘笑着说:“上星期刚推出了一个新的饮品,一统天下。” “一统天下?”沈曼道:“这个名字,好奇怪啊。” 沈涵莘笑着说:“其实也没什么奇怪的啦,就是几种饮料层次分明的搭配在一起,外加上一点点的酒,喝到嘴里之后呢,几种饮品混合在一起,再加上酒精的点缀,就会别有一番味道啦,曼姐你待会儿尝尝就知道了。” 沈曼笑着说:“听起来蛮不错的样子,快端上来尝尝。” “嗯。”沈涵莘微笑一下,对侯振说:“侯先生,我先失陪一下。” 沈涵莘路过林昆的身旁,又冲他递了个眼神,关于林昆和沈曼之间的一些恩怨纠葛,沈涵莘听沈曼提起过。 记得一次喝醉酒,沈曼将内心的苦水都倒了出来,其实在沈曼的心里是有林昆的,说不上是爱,但却很喜欢,或者说很欣赏这个男人,她天生就是一个要强的性格,从小到大还真没欣赏过什么男人,喜欢就更谈不上了。 可沈曼的心里也明白,她和林昆之间是不会有结果的,他是有妇之夫,而她抛开所有的一切不说,只是一个简单而又普通的女人,不管年轻的时候在感情的世界里怎么折腾,到最后肯定还是谈婚论嫁,找一个能娶她的男人。 沈涵莘当时小心的问沈曼:“曼姐,你的心里痛么?” 沈曼借着酒劲儿簌簌落泪,伤心的模样叫人心痛,冷笑了两声,说:“林昆就是王八蛋,全天下最大的王八蛋!” 沈曼很少喝醉,那一次喝醉了之后说了太多的心里话,可等她醒酒过来之后,却又什么都不记得了,也挺好。 林昆笑着站了起来,转过身的一瞬间,沈曼看过来的表情明显一愣,脸上那一抹温柔的笑容,瞬间僵硬了一下。 “沈警官,这么巧啊!”林昆笑着走过来,打招呼道。 沈曼脸上的表情恢复了正常,笑着道:“是啊,林先生也来这喝饮料?像你这种男人,不是应该只喜欢酒么?” 林昆捎捎头说:“我是哪种男人?” 沈曼没再继续说,顾忌到面前有侯振在,也不好太任性,这个侯振她谈不上喜欢,但如果作为一个结婚对象,还是可以考虑的,学历不错,家庭不错,暂时的接触来看,人也挺踏实的。 侯振注意到沈曼脸上的表情变化,转过身站起来,冲林昆微笑说:“你好,我叫侯振,是小曼家里介绍的相亲对象。” 面带微笑,阳光灿烂,话说的也是彬彬有礼,让人挑不出毛病,可这话听在耳朵里却不是那么舒服,明显带着挑衅。 说实话,这侯振表面上对林昆看似礼貌,实际上还真没把林昆当盘菜,他刚刚从国外回来,自然没机会认识这位中港市地下世界里的一哥,只觉得眼前这小子笑起来有些猥琐,吊儿郎当的模样看了就不招人待见,再说说他身上的穿着,看似干净利索,也都不是什么大牌。 尽管沈曼还没答应他,可在侯振的心目中,他们已经是男女朋友了,他对沈曼这个家里介绍的相亲对象很满意,不光人长的漂亮,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家庭条件还不错,而且工作还是拿出来倍儿有面子的那种。 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城区警察局的局长,这以后就是拿出来在自己的那群死党朋友面前显摆,也是足足的资本啊。 本来他出过留学的时候,是有女朋友的,还是个金发碧眼的洋妞,可自打见了沈曼第一面之后,就果断的分手了。 侯振看向林昆的目光里闪烁过一抹鄙夷,心说就你这德行,还来跟老子的妞搭讪呢,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林昆打量了这侯振一眼,就这个海归男人的那点小心思,自然逃不过他的法眼,面上他还是蛮客气的,笑着说:“侯先生你好,早就听小曼说,家里给她介绍了个相亲对象,我还一直很好奇呢,今天总算见着活的了!” 尼玛,什么叫叫着活的了,言外之意老子之前是死的? 侯振嘴角的笑容抽搐了一下,真正让他生气的不是这句话,而是林昆的那一句‘小曼’,叫的也太亲切了吧。 这本来和沈曼还八字没一撇的事呢,这侯振却是暗暗醋意横生,不过良好的教养,倒是让他面上不动声色,笑着说:“林先生,还有别的事情么,我和小曼在约会。” 林昆笑着说:“也没什么别的事,就是遇见熟人了,过来打个招呼,那我就先不打扰侯先生和沈警官了,再会!” 林昆笑着冲沈曼挥挥手,“沈警官,那我就先走了。” 沈曼黑着脸颊没有说话,眸光里隐隐一道寒光闪烁,这混蛋是来砸场子的么,小曼?自己什么时候和他这么熟了! “小曼,这位林先生?”侯振回过头,文质彬彬的问道。 沈曼脸上的表情马上恢复正常,笑着说:“没什么,他叫林昆,之前因为犯过点事,被我给抓进局子里过。” “哦……”侯振笑着说:“我说嘛,看着也不像是好人,他要是惹了你,你告诉我,我马上找几个人教训他。” 沈曼的眉头顿时一皱,侯振马上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当着警察的面,怎么能说雇人行凶这种事呢,马上笑着解释说:“小曼,你不要误会,我只是表达一下情绪。” 沈曼语气突然冰冷的说:“以后别叫我小曼,还是叫我沈姑娘吧,咱们这也是刚刚第二次见面,如果是奔着结婚去的,就不要发展的过快,认真稳重一点对我们都有好处。” 侯振尴尬的笑道:“好,一切都听你的。”心里头却是暗暗的小声嘀咕,哼,臭女人,跟老子摆个毛脸色,跟刚才的那个小子的关系肯定不一般,等我非教训教训那混蛋不可! 趁着去洗手间的功夫,侯振掏出了手机,给他发小打了个电话,他的这个发小从小就不学无术,中学以后就开始混社会,现在据说加入了中港市的一个大帮派,跟了一个很牛x的大哥混,找他来帮自己打一个人,应该不难。 可结果他没料到的是,当他把林昆的名字往外一报之后,换来的却是发小的一顿臭骂,“侯振,你特么给老子记住,你要死我不拦着,别特么的拉着老子和你一起!” 嘟嘟嘟…… 听着电话里的盲音,侯振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这尼玛什么情况,不就是让你小子去帮我打个人么,多少年的发小情谊了,不帮忙也就算了吧,至于劈头盖脸的骂人么? 重新回到座位上,两杯一统天下已经端上来,沈曼笑着说:“侯先生,你尝尝看,味道还真的是别有风味。” 侯振端起饮料杯子,放到嘴边又停了下来,看着沈曼说:“沈姑娘,刚才的那个林先生,他到底是干什么的呀?” 沈曼脸色微微一变,道:“侯先生,你问这个做什么?” 侯振笑着说:“没,没什么,我就是好奇心在作怪。” 沈曼目光平静的看着侯振,她一年下来审讯的犯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对于人的心思反应她还算是很有见解的,笑了笑说:“侯先生,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想找人收拾他吧?” “啊?” 侯振微微一愣,马上矢口否认,“没有,怎么会呢。” 沈曼面色平静的笑着说:“你不用不好意思承认,想收拾他的人多了去了,但中港市真能收拾得了他的人只有一个。” 侯振道:“谁啊?” 沈曼笑着说:“你还是别琢磨他了,惹不起的,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虽然不太得意这个人,但和他也没什么深仇大恨。” 侯振尴尬的笑了笑说:“哦,这样啊,那我知道了。”端起杯子喝了一口,马上竖起拇指说:“嗯,好喝!” 侯振和沈曼从酩悦坊出来,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侯振本来还想约沈曼一起吃个午饭,看个电影啥的,都被沈曼拒绝了,倒也不是生硬的拒绝,只是说警局有事要忙。 侯振明显感觉到,自从沈曼见了那林昆之后,情绪有些变了,目送沈曼坐进了出租车里离开后,他又硬着头皮给自己的那位发小打了个电话,电话一接通,他马上说:“你小子先别骂人,听我把话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