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干掉大狼狗 - 神兵奶爸

第一百一十八章:干掉大狼狗

第一百一十八章:干掉大狼狗 一杯酒,一仰而尽,林昆是真不怎么喜欢这洋酒的味道,一点也不如老白干喝起来痛快,老白干喝完后酒香能在胸腔里燃烧,这洋酒喝完之后啥味也没有。 放下酒杯,林昆忍不住好奇的问:“你为什么要这样?” 韩心笑着说:“因为我喜欢你。”笑容里不自觉的有着一抹说不出的苦涩。 林大兵王可是通过过特工训练的,对于一个人说话的真假,以及基本的心理反应,还是还容易就能掌握分辨的,透过韩心的眼眸和表情,他知道她是在说话,也知道她一定是有所苦衷,她活的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开心。 林昆笑着说:“你在撒谎。” 韩心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樱红的嘴唇轻轻的抿了一口:“你是我第一个愿意去骗的人。” “那我很荣幸,能你这样的大美女欺骗,你欺骗我,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 林昆的话不等说完,韩心的嘴唇突然吻过来,她抬着一双朦胧的眼睛,目光里充斥着妖娆与妩媚,“骗你是真的,喜欢你也是真的,不是我不想告诉你我的事情,而是我告诉你了也没用,一个人烦恼总比两个人强。” “必须要一个人扛么?” “嗯。” “如果扛不动了,就告诉我,只要我能做得到,就一定尽全力帮你去分担。” “谢谢你……” 风花雪月之声再次将整个房间填满,明亮的灯光下两具躯体紧紧的抱在一起,在这一场彼此尽情消耗着对方的战役中,战场从床上到了窗台上,又从窗台上到沙发上,然后又从沙发上到了浴室里,又从浴室里到了马桶上…… 回到房间的时候,已经是下半夜两点多了,令林昆感动的是,小海东青自从他离开之后,就一直站在澄澄的旁边守候着,他刚推门进来的时候,小家伙的目光立马犀利的射了过来,当看到是他之后,目光马上柔和了。 第二天没有旅游形成,只是应众家长的要求去趟沈城,所以这一天出发的比较晚,上午九点钟的时候,七辆大巴才缓缓的离开了酒店大院。 上车的时候,林昆特意留意了韩心,她今天看起来有些憔悴,而且走路的时候显的比平常更小心翼翼,林昆在心里暗暗的淫笑,这都是他昨天晚上折腾的。 要说,林大兵王今天很拉风,上车的时候一手拎着大行李箱,一手牵着陶瓷娃娃一样精致的儿子,重要的是他的肩上站着小海东青,马上就引来了无数人的目光,这小海东青是鹰科,平时除了在电视上和马戏团里,根本看不到这样的场景。 李春生没有和林昆他们坐在一起,而是和珍妮单独坐到了后排,也不知道昨天晚上他们聊了什么,两个恶人脸上的表情看起来不是很明媚,有着一股说不出的阴霾笼罩。 孙志、耿军狄和林昆坐在了一起,两人对林昆肩上的小海东青有着极其浓厚的兴趣,其实不光他们俩,整个车厢里的人见到了小海东青后都觉得好奇,许多家长都拿出手机拍照,照相机快门的声音此起彼伏。 耿军狄平时就大大咧咧,性格又是十分的豪迈,见林昆的肩头站着这么一只小鹰,天真的就以为这小家伙很温驯,伸出手就向小家伙摸了过来,结果被小海东青突然就啄了一口,疼的他赶紧把手缩了回去。 耿军狄一看自己的手心,起了忒大的一块大紫豆子,以小海东青的凶悍,一口啄掉一块肉都不成问题,这小家伙之所以手下留情了,完全是看在林昆的面子上。 孙志本来也想伸手摸摸,但看耿军狄吃了瘪以后,他马上就打消了念头。 “啧啧……”耿军狄称奇道:“这小东西还挺凶的嘛!不老实我把它给铐起来!”说完,周围的人顿时被他逗的哈哈大笑起来。 “林昆兄弟,你这只小鹰从哪弄来的?”孙志好奇的问道,周围的人纷纷都向林昆看过来,他们也好奇这样一只可爱的小鹰是从来弄来的。 林昆笑着道:“山上捡的!” 耿军狄羡慕的道:“山上能捡来这东西?”周围的人也都是一脸羡慕的表情。 凤凰镇距离沈城不远,没用上一个多小时大巴就开进了沈城,沈城是辽疆省的省城,是辽疆省第一大城市,但和辽疆省最富有的中港市比起来,除了地域辽阔之外,其他并不优势可言,中港市这么多年的发展,一直想要脱离辽疆省的管辖,成为东北第一个直辖市,可惜一直未能成功。 大巴停在了沈城市中心的汽车站附近,那些有需要拜访走关系的家长们,全都带孩子下车了,有的坐出租车走,有早已经有专车候在那儿。 林昆提前给余宗华打过电话了,余宗华本来要安排专车来接他,被林昆拒绝了,一来他需要去给余宗华准备礼物,二来他不想省人大书记的车子出现后在幼儿园的这些家长们的中间引起骚乱,该低调还是得低调得。 孙志带着孙洋跟着付国斌去拜访付国斌的一位老战友了,耿军狄也带着耿乐乐去拜访一位老同学,几个人里也只有李春生没人可拜访,他和珍妮带着苏有朋没有出去逛街,留在了大巴里。 林昆现在是真心不想管这小子,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应该十年怕井绳才对,这小子已经被身边的那女人给坑一回了,还把那女的留在身边,这一点林昆很腹诽,男人好点色没什么,关键好色也有该有个底线原则吧。 林昆带着澄澄和小海东青,打车到了意识中心最繁华的一条商业街,过去他从来没来省城逛过街,想买东西也不知道什么地方好,所以只好直奔着商业街来了,毕竟这商业街上的东西肯定齐全,而且能保真一些。 出租车司机看着林昆肩膀上站着的小海东青,一脸的好奇,笑着问:“兄弟,你是马戏团的呢?” 林昆不打算和这出租车司机解释太多,直接笑着回道:“是啊。” 一路上出租车司机没少闲扯,林昆也就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扯上一句,从出租车上下来后,林昆直接就奔着商业街上最大的酒坊过去了,余宗华喜欢喝酒,林昆打算去挑两瓶最好的茅台带过去,澄澄手里拿着半根火腿津津有味的吃着,刚路过酒坊门口的时候,斜刺里突然冲出了一只大狼狗,冲着澄澄手中的火腿肠就扑了过来,林昆反应不及,挥拳就要向那大狼狗砸过去,可那大狼狗的速度太快,眼瞅着就要扑到了澄澄,这时林昆肩上的小海东青,突然嗖的一下像箭一样射了出去,那锋利的勾嘴奔着大狼狗那贪婪狰狞的眼睛就啄了过去,就听‘嗷’的一声惨叫…… 大狼狗凌空飞在半空的凶悍身躯突然佝偻起来,林昆趁机抬起脚就踹过去,就听‘砰’的一声闷响,这只足有一百多斤的大狼狗直接被踹飞! 大狼狗倒在地上之后便爬不起来了,哼哼唧唧的十分痛苦的惨叫着,左眼很快就流出一大滩的血,那只眼睛十有八九是被小海东青给啄瞎了。 怕小海东青有危险,林昆赶紧冲它道:“红叶,回来!” 小海东青听到林昆的召唤后,马上扑棱棱的半飞半跳的回到了他的肩膀上。 突发的事件,马上引来周围无数人的围观,这商业街本来就是繁华之地,一时间围观的人围的足有里三层外三层,人群的外围突然响起了一声叫喊,“让开,都特么的给我让开!” 一个身高一米七左右,穿着时尚,年纪大约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冲了进来,他身后跟着一个一米八左右,穿着同样时尚的年轻男子,两人看到倒在地上的大狼狗后,马上心痛的嚎叫了一声:“大熊,我的大熊!” 一米七的男子甲的目光很快就阴森的看向林昆,站起来恶狠狠的道:“是你伤了我的大熊!?” 林昆不想惹事,想先跟他讲讲道理,毕竟这是在沈城,要是闹大了什么事,怕对余宗华不好,否则就凭这大狗突然过来袭击澄澄,他必须把这狗干死了之后找个馆子给炖了,除此之外也得把狗的主人狂虐一顿。 “哥们,是你的狗突然向我儿子扑过来的,我要是不出手,我儿子就……” 不等林昆好言说完,男子甲愤怒的咆哮起来:“我管你儿子怎么样,你伤了我的大熊,今天想要善了没那么容易!” 呵,这还真是个给脸不要脸的主儿,林昆脸上和善的笑容瞬间消失,不屑的道:“别废话了,你想怎么着吧?” 男子甲就要挥拳相向,这时蹲在地上的男子乙突然站了起来,一把拉住了男子甲,并俯首在男子甲的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男子甲的目光陡然一变,看向了林昆肩头的小海东青,语气阴测测的道:“大熊的眼睛是这个小东西啄瞎的吧!” “是!”林昆淡淡的道,心里明白,这两个给脸不要脸的东西八成是打上了小海东青的主意,他心里已经暗下决心,如果这两个不要脸的玩意儿实在皮痒痒了,管它是沈城还是燕京城,今个非揍他个六亲不认不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