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何为天下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何为天下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何为天下 望着怀中的尸体渐渐冰冷,柳花花泪如雨下,她那布满皱纹的脸上,那一道道岁月留下的痕迹,被泪水湮没。 一辈子享受,几十年的同甘共苦,活了一辈子,纵然亲眼见过太多的生离死别,可真当自己生命中那一个独一无二的人离去,这种难以形容的痛苦,昏天暗地如同世界末日。 “老头子,老头子……” 柳花花抱着曲韶华的尸体,一声声的呼声着,可回应她的只有这晴朗天空下的黑山上那微微拂过的风声,无力哀鸣。 曲筱筱蹲在一旁,已经是泣不成声,杨星雨守在一旁,泪水也是簌簌的落下,林昆嘴角淌着鲜血,神色哀伤。 虽然和曲韶华老头相识不久,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此时面对这生离死别,脑海里不多的回忆翻来复去的上演。 李道兴和洪钧两人站在一旁,两人垂首哀伤,长兄如父,他们从小就和大师兄一起拜师学艺,这么多年下来,师兄弟之间的感情不比亲兄弟差,长兄之情尤如父子之情。 百晓生走了过来,她的笔下将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清楚几下,次日江湖上便会传开今天这里所发生的一切,仇云鹤将会名誉扫地,他这个外家功夫的元老级宗师,将不再被人尊重。 可这一切又有什么呢?死去的人不能复生,留下的仇恨还要继续。 林昆握紧了拳头,他平静的目光望向天空,远处一只落伍的大雁飞过,哀鸣的声音在天地间悠悠回荡,这仇一定要报! 姜夔生捂着胸口,面色平静,他受伤不轻,但他不敢倒下,因为他怕自己一倒下,身旁的刘一燕就会做出什么傻事。 刘一燕强撑着站了起来,那柔媚的一张脸上,满是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哀伤,是绝望,也是发自内心的失落。 有的人活着,她已经死了,可有的人死了,她还活着。 刘一燕想到了自己,想到了自己已故的丈夫,在她的心目中,自己活着已经跟死了没什么区别,而自己深爱的那个人,虽然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却一直活在自己心里。 孤独,绝望,痛恨,不甘…… 种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了一起,化作了内心的一片空白。 百晓生的姑娘走了过来,站在曲韶华的尸体前鞠了一躬,转身走了。 七天后…… 林昆从北重山回来了,这一去亲手埋葬了师傅,跪在他的坟前磕了三个响头,与此同时还发生了另一件悲伤的事情。 在曲韶华入土的那一天,坟前柳花花哭死了过去,之后便再也没醒来。 那一天曲筱筱哭的很凶,林昆想起了爷爷不在的时候,他跪在坟前也是这般的哭,仿佛整个世界崩塌,自己再无依靠。 曲筱筱也是孤儿,这么多年一直都和爷爷奶奶相依为命,爷爷奶奶没了,家就没了,偌大的北重派孤立在山巅之上,也不过是座天外楼阁一般的囚笼,所以林昆回到中港市以后,她和杨星雨也跟着一起回来了,杨星雨打算彻底走出那片大山,到外面来见识世界,而曲筱筱害怕孤独。 姜夔生住院了,他伤的太重,实力不如仇云鹤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完全是用搏命的方式和仇云鹤对招,或许在他的心目中,自己活着和死也没什么区别,他现在活在这世界上的每一天都是苟且偷生,为的是将来有朝一日能复仇。 自己的仇,还有好兄弟邱铁男的仇,这两个仇恨仿佛两座大山一样压在他的心底,也正是因此他才有动力活下去。 刘一燕也受伤的,但伤的不重,最近在医院里,经常到姜夔生的病房里聊天,聊的都是过去,话题围绕着他们各自眼中的邱铁男。 他们俩相视多年,但真正见过的次数都能数的过来,也没什么单独的相处,刘一燕很感激姜夔生,感激他帮她替邱铁男报仇,感激他以为自己要被毙命的时候叮嘱林昆照顾她们母女俩,这绝对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男人。 后来,刘一燕也问了一些姜夔生的事情,慢慢才知道姜夔生的心底也埋着一道无法逾越的仇恨,他们同病相怜。 或许是因为内心有类似的悲伤,两人渐渐聊的越来越开,最终姜夔生劝刘一燕不要妄自轻生,就当为了孩子。 刘一燕笑着说:“铁男哥的仇没报,我是不会死的。” 林昆回到中港市之后,一家人出来吃了顿饭,澄澄的身体恢复的越来越好,再有半个月就可以去上学了,燕京钢材厂那边,秦雪打理的非常好,眼看着就要步入正轨了,楚静瑶最近也可以歇息一下了,每天带着澄澄出来转转。 在八指、龙大相、余志坚三个人的共同努力下,中港市的地下世界已经完全被百凤门掌控了,目前百凤门最大的问题是缺人手,不过好在现在中港市的地下世界是百凤门一家掌控中,一般情况下倒也不用担心名下的场子被闹事。 蒋叶丽在万国食府给林昆摆了一个接风宴,召集了帮派里所有的头目,算下来也有个二十多人,这二十多人里,有的林昆认得,有的还是第一次见面。 宴会上林昆和大家推杯换盏,一点老大的架势也没有,等宴会结束后,林昆私下对蒋叶丽说:“战争要开始了!” 蒋叶丽微笑说:“希望战争结束以后,沈城的那位以后不用再因为算计琢磨而睡不着觉了。” 刘刚继续担任着百凤门名下各个场子的经营,与此同时还带着两个蒋叶丽亲自招聘进来的新人,教他们经营的技巧。 林昆能够原谅刘刚,刘刚的心里很感激,带的这两个新人,也是毫无保留的倾囊相授。 燕京城方面,李明哲不好意思亲自给林昆打电话,拜托李春生打电话过来,李明哲想来中港市跟随林昆发展,林昆当时就拒绝了,李明哲本来感到挺失落的,可林昆紧接着又说了,准备让他在燕京城帮忙经营一个场子。 这场子指的是酒吧,挂了电话之后,林昆马上就联系了秦雪,让秦雪帮忙留意着,在燕京城物色一个酒吧买下来,到时候就由李明哲出面搭理,另外叫上杨雯雯的哥哥杨勇帮忙。 杨勇的伤也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接到林昆的电话之后,很愿意去帮李明哲管理场子,而且他本来就没有什么工作,突然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杨雯雯都替他高兴。 天气逐渐放暖了,承包世外桃源建设的鲁老带着孙女鲁婉儿回到了中港市,世外桃源的项目,林昆单独约了罗纲出来见面,希望他能够全权的负责下来,并且答应了他一份优厚的薪水。 罗纲那城管队长的位子虽然是铁饭碗,可赚的也不够,他又要去敬老院做慈善,那点微薄的工资真不好干什么。 听到林昆开出的优厚薪水,罗纲欣然就答应了,而且马上就开始准备辞掉城管队长的职务,仅在城管大队挂个职。 金凯的伤已经好的能下地了,金家的产业现在由他全权打理,他不足的地方,闵小优就细心的教他,别看闵小优现在是一个全职太太,过去她也是读商业管理专业的。 林昆开着车,沿着南城区的海滨路慢慢晃悠,路过了酩悦坊的门前,车子停了下来,酩悦坊还是和以前一样,里面环境幽静,不管什么样的天气,总是有三三两两的客人坐在里面喝着沈涵莘亲自调制出的各种美味饮料。 林昆走了进来,他已经很久没见到沈涵莘了,海辰别墅区现在八指和姜夔生住着的十七号别墅,最早就是沈涵莘和她母亲的,林昆不明白她和她母亲为什么突然搬走了,也从来没机会问。 “你来了。” 看见林昆走进来,坐在一旁桌子上看杂志的沈涵莘笑着说道。 林昆笑着说:“最近又有什么好喝的饮料么,来点。” 沈涵莘起身温婉的笑道:“最近新研制了一款,一定适合你。” 林昆笑着说:“那我很期待。” 十多分钟后,沈涵莘端来了一杯层次分明的饮料,有淡淡柠檬的香味,也有着一股沁心的酒香,还有苹果汁的味。 “尝尝。”沈涵莘站在林昆的面前,笑着说。 林昆端起饮料杯子,点了点头笑道:“一看就很有卖相。”仰起头,使劲儿的喝了一大口在嘴里,那层次分明的饮料,马上乱了起来,浓稠出一片形容不出的颜色。 入口的口感十分柔和,有着一股说不出的怪怪的味道,但味道却是很特别很好喝。 林昆慢慢品尝,最终将一杯饮料都品尝的干净了,笑着问沈涵莘,“这饮料叫什么名字,味道确实很别致,只是不知道说它适合我,却是从何而来。” 沈涵莘笑着说:“这个饮料的名字叫一统天下,如今这中港市的地下世界都是你一个人说的算,这一统天下很适合你。” 林昆笑着说:“沈姑娘,你太过奖了,只是一个中港市,何以叫做天下呢?我倒是有个问题想问问你,不知道可以么?” 沈涵莘道:“请说。” 林昆道:“为什么卖掉了十七号别墅?” 沈涵莘道:“因为不喜欢那里了,想要换一个地方。” 林昆笑着说:“是在撒谎么?你的脸都红了,不过不管怎么样,我们相识一场,有什么困难可以跟我说,说不定我就能帮上忙了。” 沈涵莘笑着说:“林先生,谢谢你!” 就在林昆准备离开的时候,沈曼和一个年轻的男人走了进来,之前林昆曾带沈曼来这里喝过饮料,从那以后沈曼就经常过来,今天带来的这个男人林昆没见过,不过看他那文质彬彬的样子,应该就是沈曼父母给她介绍的海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