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逃跑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逃跑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逃跑 “混蛋,我要杀了你!” 柳花花怀里抱着安详合眼的曲韶华,整个人发狂一般,起身向仇云鹤扑了过去。 仇云鹤冷哼一声,道:“比武切磋,难免会有意外伤亡。” “我要杀了你!”柳花花已经扑到仇云鹤的近前,一双拳头挥了出来,却也是非同凡响,她也是个练家子。 “找死!” 仇云鹤冷眉倒竖,脚底下突然一个劲踢,就踹向柳花花的胸前。 柳花花会武功不假,可哪里是仇云鹤的对手,一双拳头还不等逼近,仇云鹤的一只脚却已经到了近前。 不过,她已经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宁愿和老伴一起死去,完全不顾这胸前的一脚,依旧是挥着拳头向仇云鹤砸去。 “师母!” “奶奶!” 林昆和曲筱筱还有杨星雨同时大喊了一声,三个人同时向柳花花扑过去,想要把她给拉回来。 林昆抢先两人一步,直接横的撞向了柳花花,砰的一声闷响,紧要的关头,柳花花被林昆一下子撞开,而紧接着又是一声闷响,仇云鹤那势大力沉的一脚踢在了林昆身上。 林昆抬起手两手格挡,踉跄后退,那强大的力道经过双臂的缓冲,倒是没有给他造成致命的伤害,但两条胳膊都麻了。 仇云鹤目光冰冷的向林昆瞪了一眼,冷笑道:“小子,今天我就废了你!”言罢,挥起一双拳头就冲了过来。 林昆眉头一挑,冷声道:“杀我师傅,我要替我师傅报仇!” 仇云鹤道:“那我就杀了你!” 林昆挥着拳头迎了上去,硬碰硬的跟仇云鹤对了两记,明显不是他的对手,脚底下铿铿铿的连连后退,胸口一阵憋闷。 杨星雨和曲筱筱想要一同上来帮忙,却是被林昆喝止住,道:“你们两个照顾师母,我来对付他!” 仇云鹤冷笑道:“小子,你好大的口气,待会儿我就送你去见你那死鬼师傅,黄泉路上他还没走的太远,你应该能追上。” 姜夔生走了过来,站在林昆的身旁,独眼冰冷的瞪着仇云鹤。 仇云鹤冷笑道:“呵呵,又来了一个送死的,好!今天我就把你们一起送去见阎王!” 林昆深呼了一口气,按照曲韶华教他的调整呼吸的方式,将自己身上所散发出的戾气渐渐的收于体内,经过这些日的反复练习,现在基本上已经能够熟练掌握内功的运气了。 林昆转过头向姜夔生看过来,道:“老姜,你不等她了?” 姜夔生神色平静的说:“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兄弟,不想再失去,他的确很强,但他身上有伤,我们联手起来,慢慢的磨他。” 林昆笑着说:“好!” 仇云鹤却是皱起了眉头,旋即又是冷哼一声,道:“宵小之辈,你们真的以为联起手来就能磨垮我?搞笑!” 林昆和姜夔生互相点了下头,一起向仇云鹤冲了过来。 砰砰、铿铿…… 拳脚的交击声铿锵凛然,震荡的周围的一方天地都跟着颤动,十几个回合走下来,姜夔生被仇云鹤一拳击中的胸前,口中喷出一道血箭,整个人临空向后倒飞。 与此同时,林昆也被仇云鹤一脚给扫到了另一边,仇云鹤脚底下猛的一踏,身形如箭一般的向姜夔生追击来。 眼看着他手中的一拳,就要捣中姜夔生的心窝,这一拳倘若要是捣中,姜夔生即便不死,至少也得丢掉半条命。 “老姜!” 林昆大吼一声,此时想要过来救姜夔生已是来不及,他满眼的不甘于紧张,浑身上下的气势再一次爆发开来。 望着仇云鹤逼近而来的拳头,姜夔生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似乎嗅到了死亡来临的味道,他放声冲林昆大喊道:“昆子,帮我照顾她们母女!” 这时,点将台旁边的一片树林里,突然冲出了一道身影,手中握着两柄短刀,空气中抖落无数的刀芒,向着仇云鹤的后背就杀了过来。 仇云鹤被逼的只好放弃对姜夔生的追击,躲闪到一旁。 唰唰……两刀劈空,几乎是贴着仇云鹤的衣襟劈落。 仇云鹤眉头一皱,回过头,当看清刘一燕的相貌之后,冷声骂道:“贱女人,躲了我这么多年,终于肯出现了!” 刘一燕咬牙切齿的骂道:“老畜生,今天要你偿命!” 林昆和姜夔生脸上的表情一愣,仇云鹤就是刘一燕的仇人!? “哼,当年是你害死了铁男,今天我就替我徒弟报仇!”仇云鹤眼睛微微一眯,冷光湛湛,厚颜无耻的大喊道。 “老禽兽,你不要脸!明明是你见色起心,对徒弟的女人下手,像你这种丧尽天良的禽兽,人人得而诛之!”刘一燕一声喝喊,挥着手里的两柄短刀再次向仇云鹤扑过来。 “哼,满口胡言,今天我就送你去见铁男!”仇云鹤迎了过来。 姜夔生紧咬牙关,强忍着胸前那撕裂般的疼痛,向仇云鹤扑了过来,另一边林昆也是运足了气冲了过来,三人成三角的架势对仇云鹤进行了围攻。 仇云鹤面目狰狞,不敢大意,一下子使出了浑身解数,这厮战斗力全开起来,那绝对是相当的可怕,华夏江湖上外家功夫宗师级别的人物,绝对是当之无愧的。 几个回合过后,一脚踹飞了使双刀的刘一燕,紧接着又是一脚扫飞了姜夔生。 呼通,呼通…… 一连的两生响,姜夔生和刘一燕都摔在了地上,姜夔生挣扎了一下,没有爬起来,刘一燕也挣扎了一下,也没爬起来。 只剩下林昆一个人和仇云鹤缠斗在一起,仇云鹤战意高昂,脸上一阵孤傲的神色,他根本就没把林昆放在眼里。 可接下来一连缠斗了十几个回合之后,他的脸色渐渐凝重起来,尤其和林昆硬碰硬的对了两拳之后,他竟丝毫没占到便宜。 他刚才和曲韶华对战的时候,本来就受了伤,和林昆又对了这两拳,体内再次受到波及,身体里涌起了一阵疲惫。 可再看林昆,嘴角虽然挂着一丝血丝,但全然没有任何的颓败萎靡,一对剑眉之下眸光闪亮,战意高昂。 仇云鹤擦了擦嘴角,目光变的凝重起来,回过头看了一眼在旁边一直负责记录的百晓生,今天自己打死曲韶华事小,江湖上比武争斗,出了人命很正常,到哪儿都无可非议。 可关键是刘一燕这突然的一出现,足以令他武林宗师的身份身败名裂,他的眼睛里闪过一抹冰冷杀机,突然向百晓生冲了过去。 仇云鹤这一举动,惊动了所有人,包括另一旁对峙的洪俊和李道兴,以及另外两个和仇云鹤一伙的老头,杀百晓生,这可是江湖上的大忌。 百晓生那姑娘,似乎也没预料到仇云鹤竟然会对她动手,紧张之余赶紧将手中记载的小本子给收起来,对于他们百晓生而言,这记录江湖事实的本子可比生命更重要。 “小心!” 林昆距离百晓生最近,他大喊了一声,赶紧就紧追了上去。 仇云鹤亮起掌刀,就要向百晓生的脖子扫去,林昆这时凌空一脚飞起来,冲着仇云鹤的后背就踩了下去…… 所有人屏气凝神…… 砰! 一声浑然有力的闷响,百晓生向后退了一步,他们行踪江湖的百晓生,自然还是有些身手的,仇云鹤扑了个空,林昆的叫却踏了个实诚,仇云鹤喉咙一咸,一大口血水喷溅了出来,整个人向前扑倒,他单手往地上一撑,凌空一个翻身,又稳稳的落在地上。 林昆挥起拳头紧追过来,仇云鹤咬紧牙关挥拳迎上。 轰! 两人再次对擂,林昆退了五步,仇云鹤退了散步,两人的身体同样摇颤不定。 仇云鹤冲着两个和他一起来的老头喊道:“别打了,走!” 说完,仇云鹤转身快速的向林子里逃去,另外的两个老头掏出兜里的粉沫,向着李道兴和洪钧两人一扬,漫天的粉沫扑面而来。 李道兴和洪钧两人躲闪不及,一下子吸进了身体里不少。 李道兴大喊一声:“追,替大师兄报仇!”刚要迈出脚步,却是被洪钧给抓住。 洪钧道:“二师兄,这粉沫有问题。” 李道兴眉头一皱,马上觉察出身体里一阵无力的匮乏感。 林昆抬脚想要追,身体里的伤势蔓延开来,脚底下一软,险些栽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