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血洒点将台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血洒点将台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血洒点将台 百晓生从点将台的中央退开,留下双方对峙的六个老人,如果在大街上或是茶楼里遇见这六个老人,绝对和普通的老人无恙,看他们的年纪,应该都属于退休在家颐养天年的那种。 而此时,这六个老人的身上若有若无的散发出一阵气急,冷飕飕的带着寒意,就是天上那明媚的阳光,似乎也靠近不了。 仇云鹤目光阴鸷,嘴角冷笑,“曲老头,我知道你身体有恙,可你也别指望我今天能手下留情,咱们的恩恩怨怨今天就来一个了解吧!” 曲韶华笑着说:“放心吧,仇老鬼,能把你打死,我也不会留一口气的。” 仇云鹤眼眸中冷光闪烁,道:“好,要的就是你这句话!”言罢,一记掌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曲韶华的脖子劈来。 与此同时,另外对峙的两组老人也动了起来,或拳或掌,挥舞的猎猎作响,仿佛要将这周围的空气撕裂一般。 曲韶华脚底下向后一溜,躲过了迎面劈来的这一记足以毙人命的掌刀,迎面仇云鹤占了先机,挥着拳头紧追不舍,气势尤如那下山奔腾的猛虎,一瞬间使出浑身解数。 曲韶华脚底下连连向后躲闪,仇云鹤的势头正盛,他不迎其锋,短短几秒钟的功夫,仇云鹤已经接连打出了十几招,把曲韶华从点将台的中央,一只逼退到边缘。 仇云鹤冷嗤一声:“曲老头,几十年没见了,你变成缩头乌龟了么?不敢和我正面过招,还不如跪地求饶!” 曲韶华微微一笑,道:“仇老鬼,你的脾气还是这么急躁,这比试才刚刚开始,你就这么笃定的下结论,未免也太早了吧!” 仇云鹤大喝一声,道:“看拳!” 只见他突然的一拳,尤如那满弓离弦之箭,嗖的一下射向曲韶华的胸口,这一拳速度奇快,力道也是十足,曲韶华的身后就是点将台的边缘,再后退一步就要掉到山下。 “老头子!” 不远处的柳花花、杨星雨、曲筱筱大惊,林昆脸上的表情也是一怔,虽然心里知道师傅不至于这么轻易的就被那仇云鹤给打下山,但还是忍不住的替他捏了把冷汗。 铿…… 一声闷响,眼看着这一拳就要捣中曲韶华的心窝,紧咬关头,他突然一只手掌迎上,将这一拳牢牢的抓在手中,同时脚底下马步站稳,由于这一拳的力量实在太大,至少凝聚了仇云鹤浑身上下八分的力道,曲韶华的双脚稳稳扎在地上,身体却是向后躬起了一个夸张的弧度。 那腰身仿佛随时都能断裂一样…… 仇云鹤眼神中一抹寒光闪过,这时只要他再来一拳,就能立马的把眼前这个老冤家给打到山底下,可是不等他挥拳,突然感觉自己被曲韶华抓住的那只拳头,被一股大力带着就向山下牵引去,同时他的脚底下微微有些腾空。 借力打力! 仇云鹤脸上表情突然紧张,赶紧凝聚全身的力道问问扎住脚跟,与此同时猛的一股大力使出,想要将拳头从去曲韶华的掌心里给抽出来, 可曲韶华抓着他的那只手掌尤如铁钳一般死死锁住,他往后这么一用力,曲韶华紧跟着就欺身过来,同时另一只手化掌向他的胸口推了过来。 砰! 一声闷响,曲韶华的这一掌看似慢慢悠悠,速度却是奇快,并且凝聚了一股强大的气,气力相通,实实的印在了仇云鹤的胸口。 仇云鹤猛吸一口气,浑身上下的肌肉绷劲,增强防御力,可胸口挨了这一掌之后,还是一股难以形容的窒息碾压过来。 噗! 仇云鹤连连倒退,嘴里喷出一团血箭,抹了一把嘴角,目光阴鸷的看着曲韶华冷笑说:“老家伙,这样就对了!” 曲韶华微笑着说:“仇老鬼,承让了!” 仇云鹤猛的一挥拳,这一次速度和力量几乎都达到了极致,整个人再次向曲韶华扑了过来。 曲韶华脚底下还想要躲闪,可仇云鹤这一次根本不给他机会,直接一个扫荡腿,向着他的下盘就扫了过来,曲韶华原地一跳,仇云鹤整个人却尤如弹簧一样跳了起来,一记重拳狠狠的擂向曲韶华的胸口。 砰! 又是一声闷响,曲韶华已经抬起双手格挡,可还是被这一拳给弹出了四五米远,脚底下连连倒退,最后生生止住。 曲韶华单手捂着胸口,脸色红一阵白一阵,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噗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整个人身体一晃,险些倒下。 “老头子!”柳花花再一次站了起来,就要冲过去扶他。 曲韶华冲柳花花摆摆手,道:“我没事,别过来!” 仇云鹤得意的冷笑说:“曲老头,你刚才偷袭了我一掌,现在我还你一拳,几十年前我能赢你,今天也一样!”目光陡然冰冷起来,“你现在若是跪地求饶,我或许能放你一马,如果你依旧执迷不悟,呵呵,可就别怪我……” 曲韶华擦了一把嘴角的鲜血,微笑着打断:“仇老鬼,这才是刚刚开始!”说完,脚底下迈着太极步,向着仇云鹤就主动攻击了过来,速度看似缓慢,却大有玄妙。 仇云鹤眉头一皱,冷笑一声,道:“好,那我就送你归西!” 砰! 铿铿! 砰砰砰! …… 双方你一拳,我一掌,你给我一拳,我再推你一掌,两人都不再躲闪,面对面的见招拆招,不到八分钟的功夫,已经三十多招走罢,胜负暂时还未分出来,但明显是曲韶华占了上风。 外家功夫以力量刚劲,速度快如闪电闻名,而内家功夫注重的是人与自然的合一,气者,强能摧枯拉朽,弱能滋养生命,最简单而又形象的比喻,就是自然界中的风。 渐渐的,曲韶华似乎完全掌握了仇云鹤的武功套路,将借力打力演绎到了几乎完美的境界,仇云鹤越来越觉得手脚受缚,不管他怎么出招,速度如何的快,总能被曲韶华抓住。 站在点将台边上的林昆几个人,目光中都洋溢起高兴的色彩。 啪啪啪! 就在仇云鹤手忙脚乱,不知道该如何使招之际,曲韶华突然三记连环掌,拍在了他的胸口上,仇云鹤脸上的表情突然狰狞痛苦起来,脚底下连连向后,仿佛被火车撞了一般。 口中的血水再次喷溅,最终止住颓势,整个人单膝跪在了地上,抬起头目光幽怨的看着曲韶华,一只手捂着胸口,另一只拳头紧紧的握紧。 点将台边上的百晓生从怀里掏出一个小本子和一支笔,准备做记载了,结果已经很明显,仇云鹤已经败了。 可就在这时,曲韶华突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整个人单膝跪在了地上,嘴里一大团一大团的鲜血往外吐,触目惊人。 “老头子……” 柳花花赶紧就向曲韶华跑了过去,他这是病疾发作了。 杨星雨和曲筱筱,还有林昆和姜夔生都紧跟在身后 这时,单膝跪在地上的仇云鹤,眼中突然冷芒一闪,起身就向曲韶华冲了过去,拳脚挥下,先是一记重脚,紧接着三记重拳,全部落在了曲韶华的胸口上。 轰隆轰隆的几声响…… 曲韶华那枯瘦的身体凌空飞了起来,口中的鲜血如同泉涌一般,半空中挥洒下来,尤如一道红色的匹练,他的目光在涣散,嘴角却是微微漾起一抹笑容,望着天空…… “老头子!” “爷爷!” “师傅!” 尘世间的叫喊声已经越来越远,人生眷恋的再长久,终究是要离开的,曲韶华渐渐的合上眼睛,安详没有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