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小子找打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小子找打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小子找打 林昆和姜夔生沿着台阶向山上走去,不得不说政府对人民还是相当优厚的,当初这黑山公园的修建投入了打量的人力财力,可惜被刘三发那个不法分子钻了空子,变成收费景点。 林昆想起刘三发,笑着问姜夔生:“刘三发最后怎么处置了?” 姜夔生道:“这小子猴精,你头天晚上举行宴会,宣布中港市以后是百凤门的天下,第二天凌晨他就带着家人离开了。” “走的这么干脆?”林昆笑着说:“那他名下的产业怎么办?” 姜夔生道:“开发区这边主要是八指处理的,我听说这刘三发所有的产业几乎都是空壳,根本就没有什么实际的投入,所谓的他名下的那些场子,其实他根本就一分钱也没出,只是强行的占了人家的股份,反正本来自己就没投钱进去,在这地方赖了十几年,每一分钱都是白白的赚的,够本了。” 林昆笑着点点头,道:“这么说,他还是很有脑子的,基本上从入了这一行开始,就已经给自己留好了退路,我喜欢这种聪明人。” 姜夔生道:“可你不喜欢这种行善作恶,没有什么江湖道义的人。” 山上的寺庙就在前面不远,林昆笑着说:“我得去拜访一下净空法师。” 姜夔生道:“我就不去了,我身上的煞气太重,别脏了佛门净土。” 林昆笑着说:“老姜,你言重了,在佛的面前众生平等。” 姜夔生道:“那我也不进去,手上沾染了那么多的血腥,被诸佛看着,我心里头发虚。” 林昆道:“你杀的又都不是什么好人,你那叫惩恶扬善。” 姜夔生道:“你小子不刚说的在佛的面前,众生平等么,不管好人坏人那都是人命,我杀了人,就是做了孽。” 林昆道:“照你这么说,那我岂不是也满身的罪孽?”咧嘴一笑,道:“不过我相信佛会原谅我,宽恕我的。” 姜夔生呵呵一笑,林昆向寺门口走去,正好有两个小和尚在扫地,将寺门前的一方土地扫的干干净净,看见林昆过来,两个小和尚向他行了个佛礼,道:“林施主,您来了。” 林昆也学着两个小和尚的模样回了个礼,道:“两位小师傅,我是来求见净空法师的,不知道净空法师现在方便不方便。” 小和尚道:“林施主,真不巧,师傅一早上就去后山了。” 林昆道:“那我进去上一炷香就走。” 小和尚道:“林施主,请跟我来。” 林昆上完了三柱高香,在寺庙的大堂里跪下来虔诚膜拜,双手合十,闭着眼眸,在心底默念道:“佛祖在上,弟子在此虔诚跪拜,求您保佑我师傅今天能够平平安安……” 砰、砰、砰…… 磕了三个响头。 林昆从寺庙里出来,姜夔生正站在寺门前的大柳树下,另一个小和尚正在跟他攀谈,可他似乎并没有什么兴趣,理都不理。 “夔生哥,走了!” 林昆笑着向姜夔生招呼了一声,向两个小和尚作揖告辞。 两个小和尚同样回礼,道:“林施主慢走,欢迎再来!” 林昆笑着问:“刚才那小和尚跟你说什么?” 姜夔生道:“那小秃驴说我身上煞气太重,桃花难近。” “桃花?” “是啊,那小秃驴说我最近会有桃花,让我好好珍惜。” “好好珍惜?”林昆笑着说:“老姜,你老实招待,看上哪家姑娘了?” 姜夔生嘴角微微一挑,道:“那小秃驴纯在那瞎说,我看上哪家子姑娘,先不说我这副尊荣,人家姑娘能不能看的上,我本来对女人也没什么兴趣,真要是找了也是累赘。” 林昆道:“话不能这么说,这天地万物阴阳有道,男人总是需要女人的,就像女人也需要男人一样,这样和谐社会才会美嘛。” 姜夔生转过头,有些发愣的看着林昆,“你小子这都是哪学来的歪门邪说,前半句说的有模有样,后面可就下道了。” 林昆笑着说:“前半句是净空法师说的,后面的是我杜撰的,我觉得像我这么说吧,更好理解……哎,我想起了个人。” 姜夔生道:“谁?” 林昆笑着说:“刘一燕,你说这刘一燕的心思也是够缜密的,趁着内家和外家的高手对决,然后等双方斗的两败俱伤,她再突然出手,到时候那个仇家就算再厉害,怕是也……” 姜夔生微微的眯着眼睛,说:“如果我们同时出手的话。” 林昆道:“那胜算绝对大增,那些老家伙活蹦乱跳的时候,我们不是对手,可真要等到他们受了伤,可就不好说了。” 姜夔生转过头看着林昆,道:“昆子,如果那仇人是你师傅,你该怎么办?” “我师傅?” 林昆犹豫了一下,旋即哈哈大笑起来,道:“老姜,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我师傅是个妻管严,而且据我对他的了解,像那种欺侮徒弟媳妇的禽兽事,他是绝对不可能做的。” 姜夔生道:“你就这么确定?” 林昆笑着说:“我看人一向很准的好吧,要是我觉得这老头人品有问题,就算是他要教我全天下最厉害的功夫,我也不可能拜他为师。” 姜夔生道:“那如果仇人是你师傅一伙的呢,你下的去手么?” 林昆挠挠头道:“老姜,你这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的,待会儿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么?” 姜夔生道:“我们是兄弟,没什么不能问,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林昆笑着说:“好,要的就是你这句话!那我先回答,如果真是我师傅这一方的话,我想我们会更省劲儿,告诉我师傅之后,我师傅就会出手了,咱们连出手的机会都省了。” 姜夔生点了点头,道:“有道理。” 林昆道:“那现在该我问了,你觉得刘一燕怎么样?” 姜夔生道:“什么怎么样?” 林昆笑着说:“大家都是兄弟,又都是男人,你懂的。” 姜夔生道:“你……哈哈,这个问题我从来都没想过。” 林昆道:“那杨雯雯呢?” 姜夔生道:“哪个杨雯雯?” 林昆道:“燕京城的那个小护士,你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 姜夔生道:“这个我就更没想过了,人家小姑娘会看上我?跟你掏心窝子的说一句吧,我想过要替铁男照顾刘一燕母女,但从来没往那方面想过,我一个孤独的习惯了。” 姜夔生面色平静,深邃里的眼眸里一股说不出的哀伤弥漫,那是内心里无法消弭的仇恨在蔓延,他的孤独说不出。 林昆拍了拍姜夔生的肩膀,笑着说:“老姜,你还有我,你兄弟。” 两人说着话,不知不觉的就到了山顶的点将台,明媚的阳光照在点将台上,令这周围的一片方寸,看起来暖融融的。 林昆看着点将台中央站着的三个老人,曲韶华站在中间,剩下的两位老人年纪要比他小一些,但至少也都是五六十岁了,其中一个老头身材微微发胖,头顶的头发有些稀疏,手里头提溜着个旱烟袋,看上去有些熟悉,可在哪见过呢? “林昆,来了啊。” 林昆还在愣神呢,曲韶华倒是先打招呼了,林昆回过神道了句:“师傅……”和姜夔生一起向三个老头走了去。 “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是你北重派的师叔。”曲韶华笑着介绍道,指着一个身形削瘦的老头说:“这位名叫李道兴,是你的二师叔。” “二师叔好!”林昆有礼的笑道,并双手作揖拜了一拜。 李道兴捋着花白的山羊胡子,上下打量着林昆,笑着说:“今天这一早上就光听你师傅说你了,不错不错,这次你师傅没吹牛,将来咱们北重派,甚至内家功夫的江湖地位,可就是你们年轻人的担子了,你可不能辜负了我们啊。” 林昆笑着说:“二师叔,你太抬举林昆了,这江湖还是你们的天下。” 李道兴哈哈笑道:“不错不错,还懂得谦虚礼让,好苗子啊!” 林昆笑着说:“二师叔,你再这么夸林昆,林昆可真不好意思了。” 李道兴笑着说:“没事,你师傅说了,你脸皮厚,夸不坏。” “额……” 林昆目光幽怨的看向曲韶华,曲韶华微笑的脸上神色一板,道:“你小子干嘛这么看着我,我说的都是实话好不好。” 唉…… 林昆心里惆怅的叹了口气,有一股拍脑门的冲动,自己的脸皮啥时候厚了? “咳咳……” 曲韶华清了清嗓子,又指着另一个微胖的老头说:“这是你三师叔洪钧,你师爷最得意的小弟子,天赋也是我们几个里最高的,以后要是有什么内功不明白的地方,可以问他。” “三师叔好。”林昆拱手行礼。 “我们见过。”洪钧笑着说,“不知道林昆你还记得不?” 林昆笑着说:“说实话,我也觉得三师叔见过,让我再想想……哦,我想起来了,是在巷子里的那家茶馆,那茶馆是三师叔的!” 洪钧笑着说:“罪过罪过,我一辈子生性散漫,受不了这江湖的条条框框,所以就出来开了间茶馆,偷得浮生半日闲。” 李道兴道:“老三,你可别在这瞎扯了,你那叫偷得浮生半日闲?自打师傅没了以后,你小子哪天过的不清闲?” 洪钧老脸一红,道:“二师兄,你能不能当着林昆的面,给我留几分面子,实话固然是好,可它出说来不好听啊。” 李道兴哈哈笑道:“好,你小子承认就好。”转而看向林昆,苦口婆心的说:“林昆,你可千万别学你三师叔啊!” 林昆咧嘴笑笑,没敢说答应,也没敢说不答应。 洪钧却是不满的道:“二师兄,你这是公然诋毁我在师侄心里的形象啊,我也得揭你的老底!” 李道兴脸上的表情一愣,“你小子,敢……”说着就要来捂洪钧的嘴。 洪钧却是向后一个闪身,敏捷的躲开了,道:“师侄啊,你二师叔这辈子先是被情所伤,后来又喜欢上了赌博,隔三差五的总跟我借钱,他要是问你借钱,你可千万别借!” “你这老小子,拆我台!”李道兴气的山羊胡子都竖起来了,追着洪钧就要打。 曲韶华站在一旁,却是笑而不语,林昆在一旁倒是紧张起来,道:“师傅,这二师叔和三师叔要打起来了,你快拦住啊!” 曲韶华笑着说:“叫他们闹吧,都快闹了一辈子,慢慢你就适应了。” “哦。” 林昆忽然笑着说:“师傅,两位师叔都有老底,你的老底是什么?” 曲韶华瞪了林昆一眼,道:“你个小东西,该问的问,不该问的别问!” 林昆偷偷的向旁边的柳花花看了一眼,回过头笑嘻嘻的说:“师傅,你不说我也知道,你的老底就是怕老婆,哈哈!” “你小子,找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