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对决前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对决前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对决前 沈城火车站,丁锦玉和弟弟丁涛刚从车上下来,就被人拦住。 “等等!” “你是?” 丁锦玉和丁涛抬起头,疑惑的看着面前的人,一身黑色的行头,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冷笑,正目光阴鸷的看着两人。 丁涛害怕,一把挽住丁锦玉的胳膊,哆嗦道:“姐,这该不会是那姓林的特意安排在这等咱们的吧,他是要杀咱们啊。” “放心,我没接到命令说要杀你们,只是有人想见你们。”面前的男人冷笑道,看向丁涛的目光里,闪过一抹鄙夷。 丁锦玉面色平静,看着眼前的男人说:“是谁要见我们?” 男人道:“我们大哥姓王,名勤虎,是辽疆省地下世界的一哥!” “王……王勤虎。”丁涛更哆嗦起来了,带着哭腔冲丁锦玉道:“姐,咱们刚从林昆的手里逃出来,又要落到王勤虎的手里,咱们姐弟俩怎么这么命苦,我还不想死啊。” 丁锦玉没有搭理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弟弟,道:“好,我也正想见见王老大,还请麻烦大哥在前面带路,谢谢!” “不错,不愧是我们大哥看上的女人,处事不惊,淡定从容。”男人呵呵一笑,举起手里面的一面小绿旗摇了摇。 周围,那些守在每节车厢出口的男人,见到讯号后都围了过来。 丁涛依旧哆嗦的说:“姐,那王,王勤虎是想要娶你?” 尽管是自己的弟弟,可丁锦玉还是忍不住的一阵嫌恶,语气不善的说:“你能不能安静一点,思考事情动动脑子!” …… 阳光明媚,连日的气温攀升,中港市的春天已经来了,大街小巷,人们不用再穿的厚厚臃肿,步伐似乎也轻盈多了。 已是三天后,约战时。 对于普通人而言,这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日子了,早八晚五的工作,中国随意的吃点便当外卖,等待着下班回家。 可此时的开发区黑山脚下,山体自然公园的路口,被人把守住,一些个前来爬山的市民百姓,被无情的拦在了外面。 嗡…… 远处发动机咆哮,一辆黑色的野马车如同闪电一般,驰骋在山下的公路上,到了山体公园外的停车,一个漂移加甩尾,吱嘎的一声清澈响声,车子稳稳当当的停在了车位上。 车门打开,林昆和姜夔生从车上下来,由于出场的太拉风,滞留在山体公园门口的一些市民百姓或是外地来的游客,纷纷将目光看向两人。 林昆和姜夔生穿过人群,山体公园门口把守的小弟马上恭敬的喊了一声:“林老大好!姜哥好!” 林昆笑着点点头,和姜夔生一起走了进去,滞留在大门外的一群人马上不开心了,纷纷的叫喊起来:“凭什么他可以进,我们不可以进!”说着,一群人群情高涨的就要冲进来。 “都给我老实点!”负责把手的小弟们一声喝吼,手中亮出了家伙事,群情高涨的老百姓,马上偃旗息鼓下来。 “你们把东西都收拾起来!”林昆转过身,冷冷的说道。 几个把守的小弟赶紧乖乖照作,林昆走到一群老百姓的面前,礼貌的笑了笑,说:“大家不要生气,我们派人在这把守,是因为山上有危险,等危险排除了大家就可以登山了。” 有人喊道:“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林昆笑着说:“过去这山体公园是收费的吧,现在不收费了,就是我搞的结果,你还觉得我说的话不可信么?”说着,目光看向喊话的中年男人。 林昆目光平静,可看在这中年男人,却像是一把刀扎进心底,全身上下彻底的透寒,语气怯弱的说:“相,相信了。” 林昆拱了拱手,对所有人说:“给诸位带来的不便实在抱歉,等上面的危险解除了,马上放大家到山上游玩!” 一群人面面相觑,又见林昆模样和善,不像是撒谎的样子,一个个也都散了。 林昆和姜夔生一起上山,姜夔生难得露出一丝笑容说:“你小子忽悠人的本事见长啊。” 林昆苦笑说:“我哪是忽悠他们,是真的为了他们的安全着想,待会儿上面万一要是打起来了,伤及无辜怎么办?” 姜夔生道:“嗯,也是。” 叮铃铃…… 这时林昆兜里的手机响了,是侯小宝打过来的,“什么情况?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林昆笑着对姜夔生说:“果然如我们推测的那样,这刘一燕的仇人,就在今天对决的双方里,会是谁呢?可惜让陆婷去查,没有查到邱铁男的详细资料,否则我们就用不着这么猜了。” 姜夔生点了点头,面色凝重起来,说:“她的仇人,也是我的仇人。” 林昆看向姜夔生,玩笑说:“这话说的有点暧昧啊。” 姜夔生哈哈一笑,道:“你小子,怎么变的和八指一样讨人嫌。” 林昆笑着说:“我可比八哥可爱多了,好吧,他才是真的讨人嫌。” 姜夔生笑着说:“确实,每次不管干什么,他的话最多,听都听烦了,下次他要是再乱说话,就用胶黏上他的嘴!” 南城区,百凤门的大堂里,这大白天的,八指就约了两个漂亮的妹子喝酒聊天,正聊的起劲儿呢,喷嚏却是一个接一个的打,八指搓着鼻子,小声的骂道:“哪个王八蛋念叨我呢。” 黑山顶上,有一个点将台,传说是西征大将军薛仁贵的点兵之地,点将台是距离黑山最顶峰最近的一块空地了,此时点将台上静静的站着三位老人,中间的是身形枯瘦的曲韶华,旁边两个须发洁白,看起来要比曲老头年轻许多。 三人面色平静,静静的等待着以仇云鹤为首的外家功夫的老爷子们赶过来,这一战等了三十年,等的白了少年头。 在点将台的外围的石椅上,静静的坐着三个人,曲韶华的老伴柳花花,孙女曲筱筱,以及小徒弟杨星雨,三人脸色凝重,都在替曲韶华老人担心,若是状态全盛的时候,倒不用太担心,可此时的曲韶华,已经几近人生的尽头了。 曲筱筱看看四周,宁静的大山上不见人影,小声的说:“奶奶,你说那个林昆会来么?” 柳花花道:“会来的。” 杨星雨道:“大师兄要是来的话,我心里还能踏实些。” 柳花花笑着说:“为什么?” 杨星雨很天真的说:“天塌了有个子高的顶着,大师兄个子高呀!” 柳花花笑了起来,问向孙女说:筱筱,你也是这么想的?” 曲筱筱笑着说:“嗯。” 一个不算玩笑的玩笑,让三个人紧张的情绪稍稍缓解了一下。 山下的公路上,一辆黑色的奔驰商务车缓缓的靠近,车里坐着仇云鹤,还有另外的两个老者,仇云鹤微微眯着双眼,一副闭目养神状,其中一个老者恭敬的问道:“仇老,今天这一战,我们需要特殊做点什么么?” 仇云鹤微眯着双眼说:“内家与外家恩怨了这么多年,是时候该了解了,那曲韶华身体抱恙,不如我们送他一程。” 车里的两外两位老者脸色一凛,旋即点头应道:“好!”话语里透着一丝阴寒。 “还有,今天如果他新收的那个徒弟也在场的话,一起解决。” “哦?”两位老者都不解,对付一个晚辈,有失他们的身份。 仇云鹤睁开了眼睛,阴森的笑着说:“因为我想要他死!” 两位老者点头,道:“明白!” 仇云鹤呵呵呵的冷笑起来,兜里的手机滴答一声响,是周汉涛发来的短讯——师傅,钱已经打到您的卡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