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章:最难逃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最难逃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最难逃 吉森省,洪林门总部,偌大的办公室里,周汉涛垂首站在一个头发花白的男人面前,男人六十多岁,神色平静,手里夹着半截香烟。 周汉涛毕恭毕敬,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全然没有在外面时的嚣张劲儿。 这名六十多岁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洪林门的总舵主周典,周汉涛的亲爹。 周典的一生,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狠辣,不管是对待敌人,还是对待亲人,哪怕是自己的儿子,他从来不曾手软。 周典今天的心情似乎不错,尽管自己的好几个场子都被红缨帮给砸了,甚至一些个地盘还被红缨帮给霸占了,他依旧没有冲周汉涛发火的打算,可对面的周汉涛冷汗已经流了下来。 漫长的煎熬与等待中,周汉涛终于等到周典开口了。 周典语气平静的说:“小涛,知道为什么我今天菜把你叫来单独训话么?” 周汉涛低着头,鼻尖上一滴汗珠落了下来,“不知道。” 周典道:“你没有经过我的同意,私自将我们帮派里的精英调走,这使得我们帮派的实力大减,才会被红缨帮钻了空子。” 周汉涛道:“爸,对不起,我不应该一意孤行,请……请您责罚。” 周典笑了笑说:“怎么,你很怕我?” 周汉涛点头,道:“是!” 周典道:“我如果不让所有人都怕我,这洪林门老大的位子怎么坐的稳?你以为洪林门的诸位舵主,还有你的几个亲兄弟,我的那几个亲儿子,都是真心实意的服我?” “你这次犯下的事,严重的损害了我们洪林门的利益,如果按照我给帮派里定下的规矩,理应断手断脚,终生残废。” 周汉涛咬了咬牙,说:“我知道。” 周典笑了一声,道:“你们兄弟几个里,你是最有胆识的,我年轻时候一直想做却没做的事,你却敢去做,所以此这次我决定不处罚你。” 周汉涛扑腾一声跪了下来,道:“谢谢爸,我以后一定小心行事,有可能危害洪林门利益的事情,坚决不做。” “不……” 周典摆了摆手,道:“年轻人就需要点闯劲儿,俗话说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洪林门今天的规模,都是我一手打下来的,我的年纪越来越大了,这位子将来一定是你们兄弟几个里的某一个的,既然守江山难,那我就希望你们打江山。” “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没有灭了红缨帮,还有其他的一些小帮派么?洪林门本来可以在吉森省一家独大,可我却没有,外面的人都以为我没那个实力,只能说他们目光太短浅。” 周汉涛想了想说:“爸你是怕我们洪林门成为吉森省一家独大的帮派之后,我们帮派里的兄弟们会过的太安逸,从而失去了战斗的力量?” 周典道:“你只说对了一半,还有另外的一半。我们吉森省如果一家独大,上面的人就会把全部的注意力都盯在我们的身上,还不如留着红缨帮这些个小丑在那蹦跶,好分散一下上面对我们的注意力,我们干的毕竟不是正规买卖。” 周典吸了一口烟,看着神色恍然的周汉涛道:“洪林门想要在东三省称雄称霸,中港市这块五花肉就必须吞下,别人都以为你是奔着中港市去的,可我知道你的意图并非如此,你的几个哥哥有野心,可就没你这胆识。” 周汉涛道:“爸,你这是在夸我么?” 周典笑着说:“怎么,我夸你你都觉得害怕了?” 周汉涛道:“有些意外。” 周典笑着说:“今天把你叫过来,有一件事要和你说一下,中港市的百凤门我找人去仔细的调查过了,并非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那个姓林的年轻人,能坐到今天的位子,可不光是个人能力的问题,他上面有人。” 周汉涛小声的重复道:“上面有人?” 周典点了点头,道:“而且不是一般的人,是个大人物!” 周汉涛神色惊讶的道:“难道是燕京皇城里的人?” 周典笑着道:“你也找人调查过?” 周汉涛道:“调查是调查过,但结果只是一些表面上的东西,他的真实背景我还是没摸透,还请爸明示。” 周典道:“燕京皇城里的四大家族你了解多少?” 周汉涛道:“只听说过传闻,并没有了解太多。” 周典道:“那是因为四大家族距离我们太远,或者说我们根本没达到能够去了解四大家族的位置。这姓林的小子,和四大家族的朱家还有宋家关系匪浅,现在你明白了吧。” 周汉涛道:“这么说,儿子这次是一脚踢到铁板上了?” 周典笑着说:“算是,你就这么跟他去斗,毫无胜算。” 周汉涛道:“父亲你放心,我还有另一手准备。” 周典被勾起了兴趣,道:“什么准备?” 周汉涛道:“我已经跟我师傅说好了,等他这次解决了内家功夫的那几个老家伙,就会替我送了那姓林的的命。” “嗯。”周典沉吟了一声,道:“你师傅出手,再好不过。不管他跟四大家族里的谁有关系,只要他死了,一切就都好办多了,重要的是他的死还不需要我们来负责。” “不过你那个师傅,你可一定要多留一个心眼,他肯收你做徒弟,可全都是看中了咱们家的影响力以及钱财。” 周汉涛阴测测笑道:“爸,这个我心里清楚,我拜他为师,何尝又不是看中了他的身后,以便于我可以更好的利用他。” 周典满意的点点头,道:“不愧是我周典的儿子!不过,我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即便你师傅得不了手,等吉森省这边的动荡彻底平息以后,我们也还有跟那姓林的小子叫板的筹码。” 周汉涛道:“爸,你不是说姓林的和四大家族的朱家和宋家有关系么,我要是再和他叫板的话,岂不是自寻死路?” 周典笑着说:“这件事说起来也多亏了你,在中港市折腾出了那么大的动静,朱家有人听到了消息,传来了话。” 周汉涛惊讶道:“什么话?” 周典笑着压低声音,说:“周家有人希望姓林的死,哪怕他不死,也希望他能身败名裂,无法在东北立足。” 周汉涛道:“这人是谁?” 周典阴测测的一笑,道:“孩子,永远记住一句话,该知道的知道,不该知道的,知道的越少越好。” 周汉涛应了一声是,又问道:“那红缨帮,爸你打算怎么解决?” 周典笑着说:“红缨帮的老头有一个宝贝闺女你知道吧,那小姑娘长的不赖,有没有信心去把她给娶了?” “娶?”周汉涛惊讶的张大了嘴巴,道:“这怎么可能,红缨帮的那老头能同意么。” 周典冷笑道:“我要是想灭了他红缨帮分分钟的事,尤其这次他主动出击,我更有灭了他的借口,他想要保全帮派,总得放点血出来吧,更何况他把闺女嫁给你也不吃亏,以后说不定还能凭你这贤胥在吉森省多活两天。” 周典抽了口烟,继续道:“现在问题的关键是,你对红缨帮的那个小丫头有意思么?不管你有没有意思,这只是我计划的一部分,你可以把这小丫头当做一个筹码。” “计划?” “有燕京朱家的人在背后撑腰,我们想要跟百凤门斗的筹码也还是不够,要是能把红缨帮给联合起来,胜算可就大了不少。我不吞并红缨帮,但不代表我不算计它。” 周典看着周汉涛,笑着说:“到时候你要是真能把百凤门给抹平了,这洪林门的位置,爸可以提前让你来坐。” “爸……”周汉涛目光惊诧。 “我说话算话。”周典嘴角笑着说,目光异常的决然。 …… 夜,还是那般的冷,燕京皇城最近又赶上了一拨降温。 朱家府邸,院子深处,朱老裹着貂皮大衣站在院子里,抬头仰望着星空,那忽闪忽明的夜空,尽在老人的眼中。 老管家又拿了一件棉大衣出来给朱老披上,朱老不许,老管家执拗,嘴里头还叨咕着就算被朱老打也得给朱老披上。 朱老笑呵呵的说:“这冬天的节气已经过去了,气温再低,也没几天折腾了,阳光该来的总会来,这就是人生啊。” 老管家似懂非懂,想了一会儿,说:“少爷那边有最新消息了。” 朱老道:“说说吧,我现在每天就听着这小子的事有趣。” 老管家笑着说:“整个中港市都是少爷的地盘了,吉森省的那个帮派灰溜溜的回去了,中港市本土的帮派也都被少爷给清了出去,一些不肯离开的,下场都很惨。” 朱老点了点头,道:“不错,为人君子,该仁义的时候仁义,不该仁义的时候一点也不手软,这才是能成大事。不过,这小子这回这么折腾,没触碰法律的底线吧?” 老管家道:“除了打人之外,别的还真没有,反倒是帮警方破了不少的案子,也打击了中港市地下贩毒的气焰。” 朱老哈哈笑道:“这么说,这小子还有功劳了?” 老管家笑着道:“是这个理儿。”话锋一转,道:“不过还有一个消息,算是小道消息,准确性还不确定。” 朱老道:“说说吧。” 老管家道:“上一次打伤少爷的那个江湖老生,好像要对少爷不利。” 朱老脸色唰的一冷,冷哼道:“不识抬举的老东西,我朱炳山的孙子也是他一个江湖宵小能动的?马上安排人过去监视,他要是真敢再动我孙子,马上打的半死带来见我。这次我就给他好好的上一课,你一个江湖匹夫的武功再高,看能斗得过豪门权势!” “好……” 老管家没想到朱老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就准备下去安排。 “慢着!” 朱老突然又叫住了老管家,道:“你跟手下的人交代一声,除非林昆有生命危险,否则绝不准轻易出手。” 老管家想了想,笑着说:“朱老,你这是要磨炼少爷?” 朱老叹了口气说:“我如今权势再大,也终有归西的那天,将来我若是不在这世上了,只有他自己能保的了自己,所以趁着现在我还在,就要最大限度的磨炼他。” “嗯。” 老管家答应一声,神色也随着朱老的情绪而哀伤起来。 日暮西山之苦,人生的宿命最难逃,也是逃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