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因为是兄弟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因为是兄弟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因为是兄弟 当天晚上,刘刚就站在了家门,敲门——咚咚咚…… 防盗门轻轻的打开,站在门口的刘小刚哭着了一声:“爸爸!”一把就扑到了刘刚的怀里,父子俩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妈妈呢?” 刘刚松开儿子问道,话音刚落,系着个围裙的耿月娥从厨房里出来,手里端着一盘刚炖好的鱼,笑着说:“洗手准备吃饭吧,还有两个菜,再稍等一会就能端上桌了。” “老婆……” 刘刚神情错愕的看着耿月娥,要不是她的双眼还留下清晰的哭红的痕迹,他真的会以为前段时间什么都没发生,一切都没变。 “怎么了?”耿月娥疑惑的看着他,旋即微微一笑,道:“我今天带着小刚去静瑶家了,静瑶跟我说,就当你是出去用了趟尿壶,总不能因为用了尿壶,就把你给撵出去。” “哦……” 刘刚笑了笑说:“这话真的是静瑶说的?感觉有点不太像。” 耿月娥笑着说:“原话说的比较委婉,我记不住,反正就是这个意思。” “那……你真的原谅我了?”刘刚笑着小心翼翼的问道。 耿月娥说:“那要看你以后的表现,你要是再出用尿壶,我和儿子就彻底的不要你了,你以后就抱着尿壶睡吧。” 刘刚嘿嘿的笑了起来,道:“老婆你放心,绝对不会再有下次了!” 耿月娥解下了围裙,道:“要不,今天就罚你做法吧,还有两个菜,都是我和儿子爱吃的,给你机会表现一下?” “好!” 刘刚忙不迭的接过围裙,钻进了厨房,风风火火的干了起来。 刘小刚眨巴眼睛,不解的看着耿月娥问:“妈妈,爸爸为什么出去用尿壶啊,家里不是有马桶么?” “这个呀……”耿月娥想了想,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和孩子说。 “妈妈,我知道了!”刘小刚嘻嘻的笑着说:“因为爸爸淘气。” 耿月娥微微的一愣,旋即被孩子的天真无邪逗的笑了起来,心里却是暗暗的默念着:“静瑶,谢谢你……” 夜里,晚风透着一丝寒意。 万国食府的大堂里,热热闹闹的坐满了人,在场的都是百凤门的兄弟们,足足有好几百人。 林昆端起说中的酒杯,对着众人说:“这一杯酒,我林昆敬诸位兄弟,这一次咱们齐心协力,将中港市彻底的统一了!” “好……” “干!” “林老大威武!” 人群中一片喧闹,气氛鼎盛到了极点,现场百凤门的各位骨干都在,就连浑身上下缠着绷带的狗哥也在。 这次庆功宴是临时搞起来的,几天来,中港市那些能站的上台面来的大小帮派全都分崩离析退出了中港市,余下的一些街头的小混混,一听到百凤门的大名,吓的腿都哆嗦。 这对于百凤门来说,是一次史诗般的胜利,所以蒋叶丽临时准备了这么一个庆功晚会,以此来犒劳一下众兄弟的心。 知道林昆决定重新启用刘刚,蒋叶丽没有反对,倒是八指几个人,对刘刚的成见颇大,喝酒的时候八指把林昆拉到了一边,眼睛瞪着不远处的刘刚,道:“昆子,你还敢用他?” 林昆笑着说:“都是兄弟,给一次机会,何况他也是被利用的。” 八指道:“我总觉得这小子不妥,当心他背叛你一次,还会有第二次。” 林昆笑着说:“八哥你放心,我心里有把握。” 八指点了点头道:“嗯,我相信你做的决定,不过丑话我还是要说在前面,这小子如果再敢背叛你,我第一个杀了他!” “嗯。”林昆笑着点了点头,道:“走,咱们喝酒去!” 大厅里推杯换盏,大家伙纷纷的来敬林昆,不管是普通的小弟,还是在众兄弟中间颇有名气的小头目,但凡是来敬酒的,林昆全都一口喝下。 这大厅里足足几百名小弟呢,大家都对林昆十分敬佩,都抢着来敬酒,这要是真的从头到尾喝下来,估计得酒精中毒了。 蒋叶丽冲龙大相和余志坚递了个眼色,两人赶紧走过去替林昆挡酒,结果没几个回合下来,两人都有点喝高了。 不是他们的酒量太差,实在是兄弟们的情绪太高涨太凶猛了。 没办法,最终只好蒋叶丽亲自出马,大家见蒋姐亲自来挡酒,蒋姐是个女人且不说,又是刚刚的从鬼门关里走回来,一群小弟们就是再热情高涨也不能没心没肺的来灌她。 “兄弟们,你们的林老大是条英雄好汉,可你们几百个人,真要是每人敬他一杯,等他喝完了之后,估计命都没了!” 蒋叶丽举起酒杯高喊道:“来兄弟们,姐替你们的林老大敬你们一杯,谢谢大家为百凤门抛头颅洒热血,为百凤门做出的贡献,百凤门不会亏待大家,奖金已经打到各位的卡上了!” “好哦!” “谢谢姜姐,谢谢林老大!” “誓为百凤门效忠!” …… 众人的热情再一次高涨起来,酒杯高高的举起,而后一同一饮而尽。 林昆笑着对蒋叶丽说:“谢谢你啊,蒋姐,今天晚上我真要是一圈喝下来,别说英雄狗熊了,命估计都没了。” 蒋叶丽道:“那你刚才还逞能喝。” 林昆咧嘴一笑,道:“我就知道你不能不管我。” 蒋叶丽白了他一眼,道:“臭贫!”目光向旁边的角落看了一眼,说:“去看看老姜吧,他好像有什么心事。” 林昆循着蒋叶丽的目光看去,只见姜夔生正坐在角落自顾的喝着闷酒,手里拎着个酒瓶子,咕咚咕咚的硬往下灌。 姜夔生喜欢喝酒,可他很少一个人喝闷酒,而且像现在这么喝酒的,林昆还真是没见过。 “我过去看看。” 林昆向姜夔生走过去,顺手从酒架子上拿起一瓶酒,手指稍稍用力的一撬,瓶盖就飞了出去,坐到姜夔生的对面,碰了一下姜夔生手里的酒瓶子,说:“来,走一个!” 姜夔生笑了笑,说:“好,那就比比谁的快,输的再罚一瓶。” 林昆道:“先等等!我不跟你赌,我已经喝了不少了,现在比我吃亏。” 姜夔生目光向旁边指了一下,地上横七竖八的有十多个空瓶子。 林昆看了一眼,说:“好吧,那我今天就舍命陪君子,跟你这酒痴比一回。” 姜夔生眸光闪烁,战意高昂,道:“好!早就想和你小子比了!” 两人拎起酒瓶子,仰起头,咕咚咕咚的就喝了起来,瓶子里的酒水迅速下降,半分钟的功夫,一瓶酒就已经下肚了。 铛! 两人几乎同时酒瓶子给摁在了桌上,各自喘了一口气看对方。 林昆咧嘴笑了一下,道:“这算谁赢啊?” 姜夔生道:“算平手。” 林昆道:“那怎么办?” 姜夔生道:“再喝!” 林昆道:“好,今天我非把你这个酒痴给喝服了不可!” 铛! 酒瓶子碰了一下,两人仰起头又喝了起来,同样不到半分钟的功夫,两人还是打了个平手,接下来第三瓶,第四瓶,第五瓶…… 当第五瓶喝到一半的时候,两人都忍不住了,放下了酒瓶子捂着嘴就往卫生间的方向跑去,肚子本来就那么大,这五瓶酒下去,就是气球也要撑爆了,两人趴在卫生间的水槽边上,哇哇的吐了起来。 吐的差不多了,林昆洗了一把脸,靠着水槽站了起来,掏出根烟冲姜夔生递了过去,姜夔生接过烟叼在嘴里,林昆替他点着,然后自己又点了一根。 林昆深吸一口,吐出一团白烟,道:“因为什么事?” 姜夔生道:“不想说。” 林昆侧过脸看着他,说:“还是不是兄弟了?” 姜夔生也侧过脸看向林昆,道:“就因为是兄弟才不想说。” 林昆笑了笑说:“你不说我也知道,是因为女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