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交杯酒 - 神兵奶爸

第一百一十七章:交杯酒

第一百一十七章:交杯酒 电话的另一头,中港市某个角落,周晓雅醉酒哭泣的声音通过无线电波传来,林昆听着她的声音,即便知道这女人有八成是在作秀,可心里还是隐隐作痛,毕竟在他人生第一次触碰爱情的时候,她给过他最美的憧憬,只可惜物是人非的太快,现实将曾经单纯的爱怜摧毁的支离破碎。 “昆哥,我想你……” “昆哥,我真的好想你……” “昆哥,我想回到从前,我还做你的小妹妹,你带着我漫山遍野的跑……” “昆哥,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昆哥……” …… 林昆把手机从耳朵上拿开,放在了腿上,闭上眼睛,回想着过去的种种,那些美好的画面在记忆的深处绽放,可到了最后现实就像暴风雨一样降临,所有的美好都变的支离破碎,主要是那个笑起来有两个浅浅酒窝的女孩变了。 时间随着心跳流逝,远处的喧嚣在一片灯火中弥漫,天空中的月光那么清冷,就像是写进了心里一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电话里的那个女孩是否还在哭诉,林昆握着手机的拇指轻轻一按,电话挂断了。 每个人小的时候都会有愿望,在曾经的那个年纪,林昆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和周晓雅在一起,和他一起住在那个穷乡僻壤却山清水秀的山村,盖一栋四间的大瓦房,再用篱笆扎个小院,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 可现在,那曾经美好的愿望,就像这凡尘间炫丽的灯火一样,被世俗侵染的变了颜色。 站起来,抽根烟,烟圈在空气中蔓延,划向冷静寂寞的夜空,划出一道成长中无法言说的忧伤,林昆很少这样多愁善感,在漠北待的八年,经历了无数次的生死,也熬过了无数次的生死离别,这世间真的很少再有事令他忧伤了,可回想起往事,回想起那些曾经的物是人非,还是忧伤起来了。 小海东青爬上了林昆的肩头,小家伙眼睛黢黑的向着凤凰山的方向凝望,林昆微微侧过头,知道小家伙这是想念它妈妈了,也不管它能不能听懂,指着天上的一颗最亮的星星安慰道:“红叶,你妈妈在那儿呢!” 小海东青仰起脖子,向夜空中望去,突然哀伤的‘咯咯’的叫了两声。 旁边的阳台上突然传来了开窗的声音,那是冯佳慧的房间,林昆转过头看去,就看见冯佳慧拿着电话走到阳台上,声音里满是说不出的哀愁,道:“行了,妈,我知道了,这两天我就抽空回去一趟,你别再催我了。” 冯佳慧挂了电话,转过头正好看见了林昆,她的脸上马上露出尴尬的表情,冲林昆笑了笑:“澄澄爸爸,还没睡呢?” 林昆笑了笑说:“没呢,有点失眠了。” 冯佳慧指了指林昆肩头的小海东青,道:“这小家伙很可爱。” 林昆笑着说:“澄澄给它取了个名字,叫红叶。” “红叶?”冯佳慧微笑道:“这名字也好听,澄澄真是个聪明的孩子。” “嗯。”林昆微笑着说:“时间不早了,冯老师你早点休息吧。” 冯佳慧微笑着道:“你也早点休息,那我先回房了。” 林昆笑着点点头,冯佳慧转身向房间里走去,快走进屋里的一瞬间,林昆突然叫住她:“冯老师!” 冯佳慧停下,转过头,目光中有些疑惑。 林昆笑了笑说:“要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事,可以跟我说说,我或许能帮的上忙。” 冯佳慧感激的笑了笑,“谢谢……” 外面的街道灯火依旧繁华,只是喧嚣热闹的声音渐渐散去,临近午夜的时候,整个凤凰镇像是睡在了灯火阑珊中,时而的响起一声轻鼾。 林昆不睡,小海东青也不睡,海东青一天只睡两个多小时就足够了,已经临近午夜了,也该去韩心的房间赴约了,林昆就把小冬青从肩上卸了下来,小声的对小家伙叮嘱道:“红叶,你在这守着澄澄,我出去一下。” 小海东青转转了脑袋,臻黑的大眼睛看着林昆,林昆笑着摸摸她的头,转身出了房间。有小孩懂在房间里守着,林昆很放心,别看这小家伙还小,战斗力可不俗,凤凰山的几个保安被啄进了医院,就能看出它势力的一斑。 咚咚咚…… 林昆站在韩心的房间外,轻轻的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了韩心的声音:“谁啊?” “我来品酒的。”林昆对着门口小声的说。 房间的门打开了,韩心穿着一件白色的丝质的睡衣站在面前,那睡衣的面料很朦胧,隐隐能看到她胴体的痕迹,林昆眼神不由自主的上下打量了一眼。 林昆的身体本能的就起了反应,为了掩饰尴尬,他微微的将身子欠着,但即便如此,韩心看了之后脸颊不由的一红,转身走进了屋里,林昆跟在后面,也走进了屋里。 房间的桌子上,摆着两个酒杯,点亮一个蜡烛,蜡烛已经烧了一大半,在旁边放着一瓶还未开封的红酒,红酒的商标很醒目,是——xo。 ——果然是好酒。 “过来晚了,久等了。”林昆笑着说,快走了一步,正好进贴着跟在了。 “没关……”韩心边说边转过身,只是没料到林昆紧贴在她的身后,她这么一转过来,几乎完全就扑到了林昆的怀里,林昆向来是个行事果断的主儿,直接张开双手把她抱在了怀里,淡淡胡须的嘴唇吻了下来。 韩心被吻的正着,一句话只说出两个字就被吻了回去,她有些慌乱的想要挣扎,尽管她心里早有准备,可没想到林昆一上来就动作这么迅速,几乎不给她任何的反应机会,不过这样倒让她更觉得有刺激感。 “林……林先生,我……我是让你……来喝酒的……”韩心支支吾吾的说道,口中吐出阵阵的芬芳热气,扑打在林昆的脸颊上,让他更兴奋。 “你不就是那美酒么?”林昆语气灼热的道,他浑身的血液流速加快,这一刻他骨子里的那些涌动的血液,仿佛被欲火点燃了一样。 “啊……” …… 风花雪月无限美好,却终有剧终落定的时候,望着床上白色床单上绽放开的那一朵红花,林大兵王心里的感觉说不出,震惊、愕然、甚至还有着一丝愧疚。 “你是……”林昆望着泪水侵染了脸颊的韩心问:“你是第一次?” 韩心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露出一个笑脸:“你们男人不是都喜欢女人第一次么?” “我不知道……”林昆尴尬的笑了笑,道:“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但我真的不知道你是第一次,否则的话我也不会那么唐突……” “后悔和我做了?”韩心问。 “没有没有……”林昆惭愧的笑着,脸上掩不住的愧疚:“我是觉得对不住你,女孩的第一次都很重要,我却给不了你什么……” “要不……”韩心停顿一下,脸上倏尔微笑起来,笑的扑朔迷离令人难以寻味,道:“要不你娶了我吧,我知道你有老婆,我不嫌弃给你做小的。” “啊?” 林昆不可思议的看着韩心,咧嘴尴尬的笑道:“你,你是在开玩笑吧?” “我是认真的。”韩心裹着传单站了起来,走到桌边打开了那瓶红酒,倒了两杯酒拿过来,把其中一杯递给林昆,然后举起酒杯道:“我们现在就可以喝交杯酒!” 林昆端着酒杯犹豫了,他不是没有胆量喝下这杯酒,而是不知道喝完这杯酒之后该如何做,眼前的韩心无论是从身材还是相貌,都可以轻松的入美女之列,更与众不同的是,她还有一副好的天籁般的嗓音,要说心里不喜欢这个女孩是假的,但喜欢跟爱情以及责任是两码子的事儿。 “怎么,你害怕了?”韩心嘴角勾起一丝妩媚的笑容,“这可不像你哦。” “我是什么样子的?”林昆笑着问道。 “你是我喜欢的样子。”韩心笑的更加妩媚动人,嘴唇向林昆凑了过来,贴着他淡淡胡须的嘴唇吻了一下,然后轻轻的笑着说道:“我跟你开玩笑的,就知道你不敢娶我,第一次见到你我就知道你是个怕老婆的男人。” “我……”林昆苦笑。 “不用解释,解释就是掩饰。”韩心笑的妖娆,笑的百媚丛生,“不过这杯交杯酒你还是得陪我喝,你夺了我珍贵得第一次,总该补偿我吧。” 林昆笑着,擎起了酒杯,韩心将胳膊伸过来,跟他的胳膊缠绕在了一起,“我不要你娶你,我只希望我想你的时候,你能在我身边陪陪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