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林昆的担心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林昆的担心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林昆的担心 回家路上,林昆放上了一首老歌,路过海滨路,车窗外的风景有些凄迷,不过再有一个多月,树木花草都会渐渐的绿起来,当春天的阳光洒满这座城市,一切又都是新的开始。 回到家,陪着老婆孩子吃过午饭,饭菜都是慕容白做的,这个往日里杀人技术高超的男人,潜心做起饭来也很有天赋。 司蓉儿鼓掌表扬,慕容白笑不拢嘴,她开心,他就跟着开心。 这一对小情侣,被林昆要求住在七号别墅,主要是为了保护楚静瑶和澄澄的安全,幼儿园已经开学了,澄澄目前最着急的就是上学,他想念自己的那些小伙伴们了。 孙洋和耿乐乐还有刘小刚前两天刚来看过澄澄,给澄澄讲了许多学校里有趣的事情,听完之后澄澄更急着去学校了。 澄澄的伤势已经很稳定了,剩下的就是静养了,昂贵的进口药物,和专业护士的护理,结果就是恢复速度比正常的快了三倍不止。 前天夜里,楚静瑶在做一个钢材厂的后期发展文案,一直到深夜才从书房里出来,路过小护士房间门口的时候,听到里面有打电话的声音,门虚掩开了一道小缝,声音很清晰。 楚静瑶敲了敲门,走进去,小护士连忙挂断了电话,以为是吵到楚静瑶休息了,后来楚静瑶和她聊了聊才知道,她男朋友在燕京,她来中港市燕京有段时间了两人每天晚上都会打电话到很晚。 说起自己的男朋友,小护士的脸上满是幸福温馨的笑容,同样身为女人,楚静瑶能理解小护士心里的柔情旖旎。 所以,在确定澄澄身上的伤已经没有大碍之后,就让小护士提前回燕京了,成人之美,解了小护士内心的相思苦。 吃过午饭,林昆和慕容白收拾碗筷,楚静瑶和司蓉儿还有澄澄坐在沙发上,澄澄看动画片,司蓉儿和楚静瑶聊天。 灯厨房收拾干净了,这一大家子人又推着澄澄到外面散步。 路过十七号别墅的大门口,八指和姜夔生他们几个,最近几天都在忙着肃清中港市大小帮派的事情,对于那些不肯离去的帮派,林昆这一次真的没有手软,在地下世界的这条道上混,太过仁义得不到尊敬,反倒是恶人被人尊敬。 每个世界都有每个世界的法则,有时候也不是林昆非要怎么样,而是处身世中,不得已而为之。 在外面逛了半个多小时,澄澄困了,睡在了轮椅上,林昆和楚静瑶把澄澄推回七号别墅,司蓉儿和慕容白继续逛。 回到家,把澄澄放到床上盖上被子,林昆在小家伙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楚静瑶站在身后,道:“你有心事?” 林昆直起身,笑着说:“没有。” 楚静瑶说:“我们出来说吧。” 两人来到了客厅,窗外的阳光正暖暖的照进来,很温馨。 楚静瑶倒了两杯水过来,坐在林昆的对面,说:“说吧,到底什么事?” 林昆知道瞒楚静瑶不过,笑着说:“媳妇,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楚静瑶道:“职场从商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要能读懂别人的心思,你过去在部队里也学过心理学吧,你学的应该是针对军事行动的特工技巧,我学的是专门针对商业的。” 林昆笑着点点头说:“殊出同归。” 楚静瑶道:“从你进家门的那一刻起,你脸上的笑容就有点僵硬,说话的时候偶尔还会反应慢半拍,这不像你。” 林昆笑了笑,旋即又叹了口气说:“媳妇,你说我有你这么一个聪明的老婆,到底是幸运呢,还是不幸运呢?我要是想学别的男人,回家跟老婆撒个谎,都瞒不过你。” 楚静瑶道:“是百凤门的事?” 林昆点点头,道:“猜对了一半,继续说?” 楚静瑶道:“刘刚的事,我听蓉儿说了,你不打算重用他,目前百凤门名下各个场子的盈利状况有所下降吧?” “可以啊,老婆,这你都猜的出来!”林昆笑着道。 楚静瑶微微一笑,道:“林昆,你听说过一个战国时候的故事么?” 林昆道:“什么故事。” 楚静瑶道:“战国的时候,有一个国家君王的王后长的非常美丽,一次酒宴的时候,大厅里的灯火突然被一阵风吹灭了,这时有人趁着黑暗,偷偷的摸了一把王后,王后惊讶的大叫,大喊有人犯了忤逆之罪亵渎王后。” 林昆笑着说:“不会是那个国王自己摸了王后吧,封建君王社会,哪个大臣会有那么大的胆子非礼王后。” 楚静瑶摇头,道:“故事里,确实是臣下非礼的王后。” 林昆道:“那还得了,肯定得拖到午门外斩首,然后诛九族。” 楚静瑶笑着说:“那个非礼王后的大臣最终死了,但不是被斩首。” 林昆道:“哦?” 楚静瑶道:“当时大厅里一片黑暗,国王听到往后被非礼大怒,可当王后说她已经趁乱将那名大臣的帽子踢掉了以后,国王马上又平息了怒意,命令所有人在开灯之前都把帽子摘掉。” 林昆疑惑的道:“这国王这么大方呢?自己老婆就这么被白白的摸了?” 楚静瑶没有搭理他,继续说道:“后来王国与邻国战乱,首都被攻陷了,最终有一个大臣冒死将国王送出了城。” 楚静瑶看着林昆说:“你知道这个大臣是谁么?” 林昆带着玩笑的口气说:“不会是那个占王后便宜的大臣吧。” 楚静瑶道:“就是他。” 林昆诧异的道:“这……” 楚静瑶语气平静的说:“这故事里面有很多不合逻辑的地方,抛开逻辑不谈,这故事其实是告诉了我们一个道理。” 林昆道:“得饶人处且饶人?” 楚静瑶点了点头,说:“还不错,你一点也不笨。” 林昆笑了笑说:“媳妇,瞧你这话说的,我要是一个笨蛋,你能喜欢我?” 楚静瑶平静的笑着说:“谁说我喜欢你了?我倒是真希望你是个笨蛋,那样就没有那么多的女孩喜欢你了。”说完,目光深邃的向林昆一眼,林昆顿时就有些心虚起来。 “媳妇,那个啥……”林昆尴尬的笑了笑,赶紧岔开话题。 楚静瑶不等他说完,继续说道:“你心里之所以犹豫不决,是因为你知道刘刚犯下的事算不上罪大恶极,他只是错误的喜欢上了一个错误的女人,而并不是对你不忠。” 林昆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怔,楚静瑶的这番话说到了他的心坎里,道:“可我心里还是担心,凡是有第一次,就有可能有第二次,我这一次原谅了他刘刚,那下一次呢?” 楚静瑶看着林昆,嘴角微微一笑,道:“你一向都是行事果断,现在之所以心里头有顾虑,是因为你把刘刚当兄弟了。” 林昆笑着点头,道:“媳妇,全都被你说中了。” 楚静瑶笑着说:“我有一个建议,你想不想听听看?” 林昆道:“什么?” 楚静瑶道:“你可以从刘刚如何处理丁锦玉和耿月娥的这件事上来找答案,如果刘刚抛弃耿月娥和孩子,只能说明他是一个背信弃义而又薄情寡义的小人,如果他肯回心转意的回到耿月娥的身边,说明他还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男人。” “我相信,经过这次事之后,他以后绝对不会轻易的爬上别的女人的床上,也不会再轻易的做出背弃你的事。” 林昆点了点头,沉思一会儿,道:“媳妇,你说的对。” 楚静瑶道:“当然了,你如果想把百凤门发展壮大,就不能在经营上只仰仗一个人,万一这个人哪天出了问题,就好比现在的刘刚,会给你的整个产业链带来致命的损失。” 林昆笑着说:“所以呢?我是不是应该再找些能人过来。” 楚静瑶点了点头,道:“为百凤门的以后着想,你手底下至少还需要有两个刘刚这样的经营能人,他们会分担的帮你管好场子,有了钱,你的帝国才能越来越壮大,至于以后发展到了别的城市,或者别的省里,就更是一个大的产业链了,到时候你需要更多的人来替你经营管理。” 林昆皱了皱眉头,说:“媳妇,必须要这么复杂么?” 楚静瑶笑了笑,说:“你以为经营公司管理企业那么容易呢?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一个建议,将来如果有机会将百凤门的产业做大,你可以考虑股份加盟的方式。” 林昆道:“算了吧,听起来更复杂。你说的再找合适的人来帮我经营,我倒是想过人选,只可惜……可惜啊……” 楚静瑶道:“可惜什么?” 林昆笑了笑说:“我最先想到的人是你,还有秦雪。” 楚静瑶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愣,旋即笑着说:“将来如果可以的话,我会跟我爸说说,出一笔钱把百凤门的产业收购了。” “啊?” 林昆道:“收购了百凤门的产业……媳妇,你这是要让我彻底的倒插门啊?我不干,绝对不干,我可是男人。” 楚静瑶笑着说:“你误会了,只是收购一部分的股份。” 林昆道:“哦,这样啊,那都好说,咱们夫妻俩的事儿,怎么都好说,别说你拿钱收购了,白给你股份都行。” 楚静瑶微微一笑,心里一丝暖意滑过,开口道:“你还在这愣着干嘛?” 林昆疑惑的说:“要不我应该干嘛?” 楚静瑶道:“去找刘刚谈谈,有些事情还是尽快解决的好。” “嗯,对!” 林昆站了起来,说:“媳妇,那我先走了,你在家好好照顾儿子。”走到门口,马上又折了回来,一脸认真的看着楚静瑶说:“媳妇,有件事我得跟你说一下。” “什么事啊?” “就是……” 林昆突然咧嘴一笑,道:“要是有人敢对你动手动脚的,我就把他的手和脚全都剁下来,我林昆的女人,谁也不许碰!” 楚静瑶愣了下神,没料到这家伙会突然说出这么一番无厘头的话来。 “媳妇,我走啦!”林昆快速的在楚静瑶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吹着口哨走了出去。 楚静瑶摸了摸脸颊,上面残余着这家伙的口水,脸上却是噗嗤的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