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咖啡泼渣男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咖啡泼渣男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咖啡泼渣男 江雪坐在办公桌后,正低着头在处理文案,不大的一张桌子上,摆满了各种档案资料,她每天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处理这些东西。 从大学毕业到现在,几年的青春她都奉献在了报社里,最初进入报社的时候,周边的人都羡慕她找了一个好单位,可几年后发展下来,同学之间再聚会的时候,即便她已经坐到了三组主编的位置,别人也提不起半点兴趣。 窗外的阳光明媚,暖暖的如同三月里的温情,江雪忽然停下了笔,拿起桌子上的手机,放在掌心里摩挲了一会儿。 她忽然想到了郝涛文,想打电话给林昆,希望林昆不要太针对他了。 电话的屏幕被滑开,又熄灭,反反复复了几次之后,江雪自嘲的笑了笑,自己本来就是一个弱者,却要去怜悯伤害过自己的人? 手机重新放到了桌上,拿起桌子上的钢笔刚要继续工作,手机的机身嗡嗡的抖动起来,屏幕上显示着一个陌生号码,几天前这个号码还是那么亲切的写着:老公,此时却只是一串看上去熟悉,却陌生的冰冷的一串数字罢了。 “喂……”江雪接听了电话,语气平静的像是一杯水。 “小雪,你现在有空么?”郝涛文的声音听起来也很平静,微弱的语气间,似乎还带着那一丝说不出的忏悔的味道。 江雪的心动了一下,她不是郝涛文那般绝情的人,几年的感情不能说忘就忘,表面上告诉自己,这个男人和自己已经没有半点关系了,可内心里的那一丝不舍,只有自己最清楚。 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贱呢?女人,不应该让自己这么贱吧。 江雪微微的犹豫了一下,语气平静的说:“我在忙。” 郝涛文道:“那我可以等你么?我今天没什么事,就在你们公司对面的咖啡馆。” 江雪的手指微微颤抖,嘴唇轻轻的抿起来,她站起来,来到办公室的窗边,向楼下对面的那家她经常光顾的看咖啡厅看去。 门口还是老样子,郝涛文穿着那件去年生日的时候,她送给他的黑色大衣站在那儿,一只手握着电话,另一只手抄在兜里,和往常无数次他站在咖啡厅门口等自己没什么两样。 要不是几天前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身上的伤痕还在疼痛,她真的会以为一切都没有变,她和他还是原来的样子。 “小雪,要不要我现在买一杯你最喜欢的黑咖送上去?”电话里又传来了郝涛文的声音,像以前一样的温暖。 “不用了。” 江雪回过神,语气平静的说了声,眼角有泪光闪烁,一滴清澈的眼泪滚落到了地上,在那精致的地板上摔的粉碎。 坐在办公桌前,江雪无论如何也静不下心来了,她说中握着钢笔,望着眼前一份份文件上面的字,静静的坐了五分钟,最终将钢笔冒套上,起身拿了件外套走了出去。 郝涛文坐在咖啡厅里,他此时的心情很纠结复杂,他进来来找江雪,是希望她能帮帮他,他真的不想失去牟欣然,那个足以令绝大数的男人少奋斗三十年的漂亮姑娘,是他这辈子迄今为止遇到的最大的机会,他想要做人上人,他在这座城市的底层苦苦挣扎了这么多年,熬够了。 可江雪会帮自己么? 郝涛文手里握着咖啡费,小口的嘬着咖啡,心里乱的很。 吱…… 咖啡厅的门开了,吧台后的服务员认得这位衣着得体的漂浪姑娘,甜甜的笑着说:“江总编,欢迎光临哟!” 说着,还用眼神向郝涛文的方向指了指,小声的说:“你那帅男朋友来啦!” 江雪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向郝涛文的座位走了过去,突然又回过头,笑着冲吧台后的服务员道:“黑咖。” 年纪二十多岁的小服务员笑着说:“你男朋友已经帮你点了。” “小雪,你来啦!” 江雪面色平静的坐下来,郝涛文马上殷勤的打招呼。 “我点了你最爱喝的黑咖,没加糖。”郝涛文笑着说。 “嗯。”江雪轻轻的答应一声,目光平静的看着郝涛文说:“来找我有什么事么?” 郝涛文尴尬的笑道:“也没什么,就是想过来看看你。” “呵……” 江雪冷笑一声,看着郝涛文说:“我们大学的时候认识,到现在也快有十年了吧,说这样的谎话有意思么?” 郝涛文道:“小雪,我真的只是想来看看你。” 江雪站了起来,道:“好,那现在看到了,我要回去忙了。” “别,雪……”郝涛文站了起来。 “说不说?”江雪道。 “我说……”郝涛文道:“你先坐下来,行么?” 江雪坐了下来,郝涛文也坐了下来,道:“小雪,我说了你别生气行么?” 江雪道:“郝涛文,你要是再这么墨迹,我马上走!” “好好好……”郝涛文道:“我说还不行么。我想让你帮我个忙。” 郝涛文观察着江雪脸上的表情,这才吞吞吐吐的说道:“雪,谢谢你陪了我这么多年,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很快乐,你是我这辈子遇到过的最好的女人。” “呵,现在说这些,还有用么?”江雪冷冷的道。 “雪,你是知道我的,我是一个心有志向的男人,当初跟我在一起,你也是看中了我是一个有理想的男人。” “说重点吧,你想让我帮你什么?”江雪抿了一口咖啡,咖啡是苦的,此时喝起来格外的,她从不加糖,却忍不住的放了一块糖进去。 “我想……我想让你帮我去跟欣然解释一下,就说……” “什么!?”江雪突然抬起头,目光冰冷的瞪向郝涛文,语气马上平静的下来,淡淡的说:“你继续说吧。” 郝涛文暗暗的深呼一口气,继续说道:“你帮我解释说,我们是在我跟她开始之前分的手,这样欣然就不会认为我是为了图她家的钱,才选择和她在一起,跟你分手了。” “ok!” 江雪轻松的笑了笑,说:“郝涛文,可真有你的,你干脆让我直接去跟牟欣然说,说你是一个好男人,不是那种为了虚荣和金钱而抛弃前女友的渣男,这样不更好?” 郝涛文道:“小雪,我……” 哗! 江雪站了起来,直接将杯里的咖啡泼到了郝涛文的脸上。 咖啡还很热,郝涛文顿时疼的‘啊’的一声,赶紧用手擦脸。 江雪拿起外套,走出了咖啡厅,咖啡厅的门关上,将身后那些错愕的眼神,以及郝涛文那气急败坏的叫喊声关在了门后。 她掏出了手机,拨出了林昆的电话号码,道:“谢谢你!” 林昆正在医院的病房里,听曲韶华老头给他讲解武功的奥妙,兜里的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是江雪打来的,接听了之后还不等他开口,对面就是一声莫名其妙的谢谢,然后不等他再开口,电话里传来了‘嘟嘟嘟’的盲音。 林昆握着手机发愣,曲老头笑着说:“小子,有惹上事了?” 林昆咧嘴笑着说:“一个朋友。” 曲老头笑着说:“这两天你小子的事我听过不少,你还跟燕京城宋家的千金小姐有一腿呢?还真不简单啊!” 林昆道:“师傅,那都是谣传。” 曲老头笑着说:“无风不起浪,事出必有因,你小子就承认了吧。” 林昆道:“师傅,咱们继续讲武学好吧?” 曲老头突然神秘兮兮的问:“小子,你觉得你师妹怎么样?” “师妹?” 林昆被问的一愣,脑海里浮现出一个英姿飒爽的姑娘,脸蛋漂亮,身材又好,而且目测之下还能再发育发育,随口笑道:“漂亮啊,师妹一看就是个美人胚子!” “漂亮你妹!”曲老头直接一记爆栗赏在了林昆头上。 砰! 林昆被敲的哎哟一声,两只手捂着脑袋说:“师傅,你干嘛打我,不是你问我师妹怎么样么,我实话实说啊。” 曲老头道:“我可警告你小子,你可是祸害了不少的姑娘,可不准把歪点子打到你师妹的头上,否则我……” 林昆一脸冤枉的耷拉着眉毛说:“师傅,你放心,我对师妹绝对没有歪心思。” 曲老头眨巴着眼睛盯着林昆,见这小子表情决绝,倒不像是在撒谎的样子,道:“行吧,我就勉强相信你了。” 林昆说:“不过师傅,师妹要是对我有心思可咋整?” “嘿,你小子想的倒挺美,我的孙女什么脾气我不知道?”曲老头得意的笑道:“就你这样的花花公子,她看不上!” 林昆道:“那可不好说。” 曲老头眉头一皱,道:“你小子怎么着,还想找打是吧。” 林昆赶紧岔开话题道:“师傅,咱们继续说武功,继续说……” 此时一道倩丽的身影站在病房的门口,手里拎着暖壶,旁边站着一个少年的俊朗身影,本来曲筱筱是要敲门的,可一听到房间里爷爷和林昆的对话之后,小丫头的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 一旁的小师弟声音怯弱的问:“师姐,你真会喜欢大师兄么?” 曲筱筱直接一个爆栗赏了过来,小师弟躲闪不及,咚的一声,“喜欢你个头!” “疼!” 小师弟两只手捧着脑袋,一脸委屈,不过心里头却是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