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章:飞来的酒瓶子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七十章:飞来的酒瓶子

第一千一百七十章:飞来的酒瓶子 灯红酒绿,音乐舒缓,台上一首美妙动听的歌声缓缓流淌…… 爱情的美妙在于彼此相惜的那一瞬间所绽放出的无穷魅力。 而人们往往会因为爱情火花擦起的一瞬间,错认为自己面前的人,就是此生苦苦寻觅,肯与自己白头偕老的那个人。 悠悠扬扬的歌声落罢,台下一片欢呼声,台上唱歌的是百凤门集团最具实力的歌手夏卉,她被誉为中港市夜场歌后。 林昆的话也说完了,目光投向舞台上方穿着绚丽的夏卉。 小丫头似乎很享受这种给人带来快乐与欢呼的感觉,她笑的很开心,灯光下那种年轻而又漂亮的脸颊生动迷人。 一个喝醉了酒的男人冲上了舞台,保安猝不及防,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个男人已经扑到了夏卉的跟前,眼看着就要扑到夏卉的身上,夏卉突然间紧张的小脸煞白几欲尖叫。 这时,半空中突然‘嗖嗖嗖’的一阵冷风卷动的呼啸声,一只挥洒着朱红色酒水的瓶子,隔空一般的飞了过来。 嘭! 一声结实的闷响,酒瓶子精准的砸在了男人的头上,啪的一声碎裂,灯光下那飞溅起的玻璃碴子闪烁着钻石一样的光芒,朱红色的酒水连同那红色的血水喷溅,血腥而又美丽。 台下的观众一片惊讶,或是捂着嘴巴,或是瞪大了眼睛,心里别的感觉说不出,只能说这只瓶子飞来的太及时了。 夏卉惊恐的目光向楼上看来,正好看到了林昆站在围栏旁那微笑的脸颊,小姑娘脸上那恐慌的表情瞬间消散,暖暖的微笑起来。 保安将地上的男人拖了出去,林昆在楼上打了个响指,喊来了酒吧里的负责人,简单的交代了几句,那负责人马上恭敬的退下。 等林昆再坐下来的时候,牟欣然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他,说:“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么,涛文他真是那样的人么?” 林昆笑着说:“我有必要骗你么,也没有任何理由骗你吧?” 牟欣然平静的起身,脸上那股子富家千金的倔强任性,此时消散的无影无踪,她拿起精致的包包准备离开,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回过头看着林昆说:“谢谢你的酒,但我还是很讨厌你。” 林昆坐在椅子上,翘着个二郎腿,嘴角咬着半截的雪茄,抖落着巴掌冲牟欣然挥挥手,道:“再见,后会无期。” 牟欣然瘪瘪嘴,做出一副很不开心的表情,转身下楼。 望着牟欣然的背影,林昆嘴角笑了笑,掏出手机拨出了江雪的电话,隔了一会儿江雪才接听,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语气也有些恍惚,呢喃道:“喂,什么事啊?” 林昆笑着说:“如果那个渣男回来找你了,你还要他么?” “啊?”江雪有些没反应过来,“我没听明白你什么意思?” 林昆道:“我是说,如果那个渣男被那个富家千金给甩了,再回来找你,你还会要他么?” “呵,呵呵……”江雪失声的笑了起来,隔着电话也能想象的到此时电话的另一端,她醉醺醺的模样,“要他?我凭什么再要他,就算是天底下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要他!” 林昆道:“哎,我说,你不能这么咒全天下的男人,我也是男人。” “你为什么要帮我?” “我比较有爱心。”林昆笑着说,嘴里咂巴了一口雪茄。 “呵……”江雪醉蒙蒙的道:“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对我们女人不好,不就是为了想和我们女人上床发泄么。” 林昆笑着道:“你喝多了,早点休息吧,记住自己说过的话。” 江雪道:“我,我说过什么了?” 林昆把手机从耳边拿了下来,笑了笑,摁下了挂断键。 “林昆哥,你怎么来了!”夏卉高高兴兴的上楼来,已经换上了一套正常的休闲装,头上扎着一个漂亮的马尾。 百凤门的各个场子里,那些管事的都知道夏卉和林昆的关系挺近,所以平时在场子里夏卉几乎没有任何的约束,每天晚上最多三首歌,唱完了之后小丫头想干嘛就干嘛。 林昆笑着说:“我来请一个朋友喝点酒。” 夏卉坐到了林昆的对面,道:“那人呢?我在这不会打扰你们吧。” 林昆道:“她走了。” 夏卉哦了一声,漂亮的一双大眼睛闪闪发光的看着林昆。 林昆道:“干嘛这么看着我?” 夏卉道:“哥,我有一个想法,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 林昆笑着说:“干嘛?只要是不让你哥杀人越货,应该没问题。” 夏卉甜甜的笑着说:“我今天晚上已经唱了两首歌了,待会儿还有一首歌,你上台陪我唱好么?” “唱歌?” 林昆脸上的表情一怔,旋即频频摇头说:“这可不行。” 夏卉眨巴着大眼睛,一副失落而又委屈的样子,道:“为什么嘛?” 林昆道:“因为,因为你哥我唱歌不好听啊,就别上台去献丑了,台下这么多人看着呢,你往下面瞅瞅,就你上来这功夫,多少双男人那火热的眼睛,都盯着你看,那些可都是你的骨灰级粉丝,我要是跟他们的女神往台上那么一站,他们还不把我当成全民公敌啊,你哥我这么老实的一个人……” 夏卉嘟着小嘴,一脸鄙夷。 林昆笑着说:“你干嘛这么看着你哥?” 夏卉道:“哥,你要是老实人,这全天下就没有不老实的人了!” 林昆笑着说:“你这是在夸我?” 夏卉拿出了漂亮女孩的看家本领,撒娇生气的道:“我不管,反正今天晚上你必须陪我唱歌,否则的话……我以后不理你了。” 林昆磕了磕烟灰,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望了一眼楼下那群男人火热的目光,这些人都是把夏卉当成女神来崇拜的。 这些仇恨可不少啊…… 林昆继续笑着调侃说:“妹妹,我看楼下的这群哥们里有几个不错的,长的不错,穿戴的也不错,要不你干脆从他们里面找一个和你对唱的得了,他们一定会感激死你的。” 夏卉低着头,小声的嘟囔了句:“我又不喜欢他们……” 林昆道:“小丫头,你嘀咕什么呢?” 夏卉抬起头,一脸果断的说:“今天你要是不和我唱歌,我……我就……”说着,果断的从座位上站起来,两只手撑着旁边的围栏。 林昆眼睛一瞪大,道:“你要干什么?” 夏卉道:“我就跳下去!” “啊?” 林昆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怔,旋即哈哈的笑了起来,道:“行啊小丫头,你学会来威胁你哥了,不就是唱首歌么,哥答应你,咱这如花似玉的年纪,可别真想不开跳下去,这要是脚先着地了,将来得半身不遂,要是脸先着地了,以后肯定就惨不忍睹,可惜了咱爹妈给的漂亮脸蛋了。” 夏卉嘟嘟嘴道:“哥,你臭贫!” 林昆站了起来,说:“你就给你哥拉仇恨吧,走,下去了。” 夏卉跟在后面,脸上一阵得意的笑容。 舞台上,负责主持的漂亮姑娘报幕,这种报幕不是每个节目都有,通常都是酒吧里的腕儿们登场才会出来报一下,让大家伙集中一下注意力。 “下面有请,我们中港市夜场小歌后夏卉登场,这一次和往常不一样,我们的小歌后请来了她的神秘搭档,两人将同台对唱,请我们广大的顾客朋友,将热烈的掌声送给他们!” 一听到夏卉到了名字,台下至少一半以上的观众沸腾了,其中多数以男人为主,热烈的掌声里夹杂着欢呼声,口哨声,酒吧里的氛围一下子上升到几点,似要将屋顶掀翻一样。 酒吧里的一个吧台前,坐着两位妙龄小姑娘,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脸上妆容精致,但还是掩不住身上透出的那股子青涩,一看就是在校的女大学生,或者刚毕业不久。 在医院连续忙了一个星期的苗青青,此时还上了休闲装,脑袋上扎了一个马尾,手里端着酒保刚刚推过来的鸡尾酒。 苗青青看起来有些疲惫,身旁的苏小曼去不然,这小丫头新烫了一头时尚的卷发,披在肩上很洋气,比起苗青青,她可灵气的多。 苏小曼端着酒杯和苗青青碰了一下,说:“来,咱们聊点最近见到的有趣的事情吧,你有没有遇到什么有趣的事?” 苗青青眨巴着大眼睛摇摇头,有气无力的说:“小曼,我真的累了,咱们喝完这一杯回家吧,我想回去好好的睡一觉。” 苏小曼道:“不行,咱们俩好不容易出来玩,回家睡觉多没意思。我跟你说呀,我最近在单位遇到了一个很有趣的男人,他那天咋咋呼呼的来到我们公司,把我们的老总给打了!” “哦?” 苗青青提起了点兴致,道:“敢到你们公司打你们老总,那他……” “他很厉害啊!”苏小曼两眼放光的说:“我们老总当时领了好几个手下,就我们那老总是混黑社会的你知道吧,结果没几下就全都被那人给打倒了!不过,最后是我让我二叔来给抓走了,我二叔半道上又给放了。” 苗青青道:“你认识他?” 苏小曼摇头说:“不认识,早知道问他要个电话就好了。” 苗青青笑着说:“你犯花痴啦?” 苏小曼扬着下巴说:“不行呀?” 苗青青说:“我在医院里也遇到了一个人,他帮了我,还打了坏人,我跟他偶尔倒是能见到,但也没好意思答话。” 说着,苗青青的脸上漾起了一层温软的笑容,似是那心底的柔情被拨弄了一下。 苏小曼看着苗青青脸上的表情变化,笑着说:“臭丫头,你说我犯花痴,我看你这也是思春呢,喜欢上人家了吧!” 这时,台上的主持人宣布,台下的场面一片轰烈,苏小曼和苗青青疑惑的道:“这夏卉什么人呀,这么受欢迎?” 吧台后的酒吧笑着说:“两位美女不经常来夜店吧,夏卉是咱们夜场小歌后,刚才的那首致青春就是她唱的。” 苏小曼和苗青青恍然回过神,道:“好听!”两人一起向台上看去……